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三百六十一章 買馬,買母馬(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一章 買馬,買母馬(求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同人競技

二月初,玩家進入副本第20日。

竇嬰領一萬后軍趕赴滎陽,莫小白再次出城相迎。

不過莫小白真正迎接的並非竇嬰,而是跟隨竇嬰一起來的宣賞官員。

嗯,不是太監。

宣旨內容也不是寫在布質聖旨上的,而是被宣旨官員捧在手中的三尺長簡。

一番宣讀之後,書簡便交到了莫小白手中。

當莫小白伸手接過這份『天子敕策』,耳邊的智腦提示也跟著響起:

「因玩家『莫小白』立保滎陽、敖倉不失,天子特賜獎勵100金、隨機特殊領地建築×1、1200功勛。」

力保滎陽、敖倉的獎勵!

不但給了功勛,還有金幣、道具。

莫小白對此十分滿意,臉上都笑開了花。

與此同時,已經離開了滎陽的阿獃,也收到了一道獎勵提示。作為從屬莫小白守城的玩家,他同樣獲得了200功勛,只不過道具什麼的就沒有了。

看著前方遙遙在望的汝南平輿城,阿獃甩了甩馬鞭,加快了行進步伐。

排隊入城,汝南一地並沒受到太多戰亂的波及,此刻依舊是人來人往,好不熱鬧。

而汝南一地之所以能在中原大亂中保留幾分祥和,有一人的功勞不可磨滅。

汝南王,劉非。

十五歲的年紀,卻已經深諳理國、強國之道,算是漢室皇族年輕一輩中的頂尖野心家,當然現在劉非的野心,還只能用『抱負』來概括。

加上自小崇拜武力,劉非自然不是什麼溫和王侯。

在他治下,不算太大的汝南國,成了此刻中原難得的安定場所。即便劉非本人已經披甲執銳東擊吳國去了,汝南還是那個汝南。

背靠劉非這樣的諸侯王,汝南城內百姓過的十分安心,就連以往很多習慣在吳地做交易的商家,戰時也都雲集與此。

自然而然,酒店業務就變得炙手可熱。

來到汝南最大的一間酒樓前,阿獃只瞧了一眼,也能看出幾分『車水馬龍』。

把自己的坐騎交給小二照看,阿獃只說了句來找馬商的,立刻就被另一名小廝請上了三樓。

相比下面兩層,三樓更顯清凈、華貴。

最里的廂房中,一位富商打扮的胖子,正搖頭晃鬧的聽著琵琶曲,看的門口阿獃眼皮直跳。

好嘛!

自己和白日做夢在滎陽累得昏天暗地,這傢伙在汝南過的快樂賽神仙。

「咳咳」

重咳了兩聲,搖頭晃腦的鱸魚才看到是阿獃來了,趕忙招手:「來來來,你們總算是來了,快進來坐。」

「這日子,過的真不錯。」阿獃嘖嘖兩聲,走進了包間。

「就你來了?白日沒來?」

「沒,他還有其他事。」

「哦哦。」

胖子點了點頭,隨後嘿嘿笑道:「既然你來了,那個,帶錢了沒?」

「當然帶了。」

阿獃當即點頭,把身上的包袱取了下來。

包袱『當』一下砸在案桌上,震的酒盞都翻了一支。

「這麼多?」看著頗具分量的包袱,胖子兩眼一亮就要伸手去拿。

「等等。」

阿獃右手一按,把胖子的肥手給攔了下來:「你先告訴我你要幹嘛,我帶著兩千金幣過來,得為白日的錢負責。」

「還能幹嘛,當然是先付這兩日的房錢、酒錢,哦,還有賞錢。」

胖子撇嘴開口,然而他說完后,阿獃兩顆眼珠都瞪出來了:「你自己沒錢?還住這麼好的酒樓?不行,這錢不能給你1

見阿獃一副『不能公款吃喝』的態度,胖子頓時無語,先抿了一口酒釀,隨後說道:「白日讓你帶錢來,是怎麼說的?」

「就是讓我把錢給你,然後在這幫你的忙。」

「就是直接給我,沒毛病吧?」

「額」

「放心,胖爺做事有譜的。」

鱸魚摸了摸剛吃半飽的肚子,也沒再去拿包袱,繼續開動筷子:「咱們這次要做的是上千金的生意,接觸的是大商家,我不來這裡,去哪找他們?這是個抬高自我身價的門檻,也免得那些商人小瞧了咱們,在生意上拖延使絆。」

「我自己那幾十金早就當第一筆定金付出去了,要不然也不至於結不起賬。來來來,先不說那個,咱們先吃,吃飽了再談錢的事。」

和鱸魚比,阿獃更關心這次來汝南要辦的事,只動了兩三筷子,就最追問道:「我來的時候,白日什麼都沒說,只讓我來找你。到現在都不清楚要用兩千金做什麼,你總該讓我有點底吧。」

「他沒說?那我跟你說吧,這事不是什麼秘密,就是來買點東西。」

「買東西?神神秘秘的,什麼東西要花這麼多錢?」阿獃腦海中瞬間冒出不少問號,猜測道:「不會是什麼盜墓、古董吧?」

「噗~」

聽到阿獃開口,胖子好懸沒一口酒全噴出來,連喘了幾口大氣,才笑道:「你這是什麼思維,那種生意,有在大酒店談的?我是來買馬的。」

「買馬?這裡有馬賣?」

「當然有,大漢一直鼓勵民間養馬,雖然現在還達不到未來武帝時期那種超低價,但一匹普通公馬不過接近兩萬銅的價,母馬更便宜,8000一匹,買得多還有打折。」

胖子把最近大漢碌了出來,阿獃不禁點頭:「那這次我們要買的是戰馬?戰馬應該很貴吧。」

「不,這次我們買的是母馬。」

胖子聳了聳肩,努嘴道:「別問我為什麼,我是自己馬場要,白日他說最少要兩三千匹母馬,我也不知道他要來幹嘛。」

「兩三千?那麼多?」

阿獃有些膛目結舌,這個數字實在是讓他心驚。

白日做夢要那麼多母馬做什麼?

「你別說,一時半會想要搞到這麼多母馬也是不容易的,我在這已經談了三四天的生意,到現在搞定的數量也才不到三成。」

三四天,三成。

那也有好幾百匹,不少了。

「匈奴、騎兵、母馬。」

嘴角輕聲嘀咕,想著臨走前在室的談話,阿獃隱約感覺到了莫小白是有什麼計劃。

可是想要想通這些看似相關,但又毫無關聯的名詞之間究竟有什麼玄機,卻又不是那麼容易。

白日做夢的思維,太天馬行空了。

想知道其中究竟,還得先把母馬買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