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三百六十二章 會哭的梁王(求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二章 會哭的梁王(求訂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

阿獃和鱸魚正忙著在汝南國買馬,莫小白這會已經領著麾下將士,與韓頹當一同開拔前往昌邑。

滎陽距離昌邑不過百餘公里,即便是步兵緩行,兩日一夜之後,這支混合兵團也是趕到了昌邑。

偌大的河南範圍,已經形成了滎陽、昌邑、睢陽三角布防體系。

在力學上說,三角形是最穩定的,在戰爭局面上,三方兵力互為犄角的事態,同樣非常牢固。

當然,這種牢固只是竇嬰和周亞夫的理解。

梁國國都,睢陽城。

呆在城內的梁王劉武根本不覺得這個三角形態有多牢固,甚至他都不覺得自己的王都是安全的。

原因也很簡單,吳楚聯軍此刻已經全面入侵梁國,就在兩天前,棘壁一場大敗,讓劉武整個人陷入了陰霾。

「安國,前往昌邑的使者回來了嗎?」

睢陽王宮,劉武看著眼前的美味,完全失去了往日的胃口,煩心的丟下筷箸,望向自己最為信任的大臣。

劉武身側,韓安國默然站立。

使者?

早就連夜趕回來了。

但是一同帶回來的,卻不是梁王想聽到的消息。

「我王,太尉領兵初至,兵馬勞頓,恐要暫歇一段時間,才能應對眼下戰事。」

韓安國無愧忠厚之臣,並沒有在此刻給梁王與周亞夫之間,挑起無端矛盾,並且把周亞夫『固執不出』給改成了『勞師休整』。

但他這麼說,劉武卻一點都不『領情』,一巴掌掀翻了面前的餐食:「他周亞夫恃兵而驕,我梁國危在旦夕,為何還不來援1

對於劉武來說,他會發火的原因很簡單。

一來,梁國的確到了危難時刻,幾十萬大軍威逼而來,任誰都德掂量一下自己是不是能擋得祝

二來,這場戰爭是他那位當天子的兄弟一手造成,卻要梁國來承擔阻敵重任,梁王心底潛台詞用一句話就能形容。

寶寶超委屈,哇的一下就哭出來了。

怨氣和憂慮交加,同時也不甘心讓大梁的實力太過消耗,劉武現在巴不得周亞夫趕緊過來。

可惜,他的算盤打錯了對象。

周亞夫根本不接招!

兩天催三次,周亞夫都懶的搭理。

隨便梁王順著懇求還是逆著勒令,周亞夫都是一副『我自巋然不動』的姿態。

「不行,我要上書天子。」劉武愁眉了一陣,也知道發脾氣於事無補,馬上想到了另一個辦法。

我不是你周亞夫的老闆,叫不動你,我讓你老闆跟你說。

飯桌撤掉,換上筆墨紙硯。

劉武到底是有老劉家傳統,不但人會哭,寫出的『表奏』更是潸然淚下。

其中核心思想很明確,劉武認準了自己老媽那個點。直言天子再不救他,他就見不到母親了,要天子代他好好照顧太后。

換而言之,這就是一份『至孝絕筆』。

可想而知,景帝看到這玩意會是什麼反應。

弟弟耍招數,哥哥也沒轍埃

韓安國一直默默看著劉武寫完這封『絕筆』,幾次想要開口都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他知道,自己阻止不了劉武寫這封信。

這信與其說是寫給天子,不如說是給太后看的。

一直等到劉武洋洋洒洒寫完表奏停筆后,韓安國才低聲開口:「我王,此信去長安,再有回復不知要多少時日,您與梁國都不能把希望放在一封信上。」

「你說的這些,我何嘗不知?可現在我又能如何1劉武對此也是頭疼不已,雖說表奏上用了誇張筆法,但他現在真的到了寢食難安的地步。

但凡有點辦法,也不會對天子用這種耍無賴的招數。

「大王,安國以為,梁國或可一戰。」

「一戰?還戰什麼?已經死了幾萬人,沒死夠嗎1劉武一聽到『戰』字,火氣就噌噌往上冒,若非站在這的是韓安國,他絕對要拿硯台砸出去。

「非戰於野,而是死守王都。」

韓安國行了一禮,又接著解釋道:「睢陽城厚民眾,甲士仍有數萬,大王莫要太傷神,吳楚再強也難破王都。」

「說的簡單,可我手上沒有堪當大任之人埃」劉武嘆了口氣,苦笑道:「安國你雖知兵,但久不入軍營,何況偌大睢陽,你一人怎行?」

「王上如果是擔心此事,我有幾人,或可推薦給大王。」

「推薦?何人?」

「先說兵馬統籌,張羽將軍統軍多年,其人不失戰勇,可由他統籌王都戰事。另外幾員督戰將領,則是由幾位男爵所薦,安國昨日也見過,皆為難得強將。」

韓安國一邊說著,腦海中也在回想前一夜,幾名男爵聯袂造訪他府上的畫面。

那幾位男爵可以忽略,但他們帳下門客大將卻是勇猛不凡,似乎每一個都不比梁國自己這邊的張羽差。只不過統籌兵馬的大事,不可能交給外人,所以韓安國才會先推出張羽。

只要劉武同意,韓安國覺得整合睢陽所有的力量,不說擊破吳楚聯軍,至少能堅守半年。

半年時間,朝廷和天子無論如何夠該認清梁王的『忠心』,不會坐視睢陽城破。

「王上,您是否要面見那幾位男爵和將領?」

當韓安國再次開口,劉武沉思了一會,才點頭:「明日我去城西大營,你帶他們同去見我。」

「喏。」

………

翌日,城西大營。

劉武先是對都尉以上將領訓話,隨後就在軍營中賬接見了韓安國所說幾位男爵,和他們的門客將領。

「參見梁王。」

五位男爵玩家一字排開,在他們身後,同樣站著五名身著甲胄的將領。

「諸位不必多禮,可否為我介紹你等所薦大將?」

劉武對幾個小小的男爵並不感興趣,但以他漢室皇族的身份和見多識廣的眼界,不難看出後面五人很是不凡。

「在下祖茂。」

「末將潘鳳。」

「某家張。」

「末將,石守信。」

「馮翊,魚俱羅。」

五員大將,各個儀錶不凡。

劉武特別注意的張、魚俱羅,更是讓他覺得一點不比長安那些名將差。

「諸位請入座,今日相見恨晚,必要暢飲才行。」

面對這種層次的人物,劉武自知不能怠慢,就連隱藏在眼底的愁容都淡去了不少。

有此大將相助,梁國之煩十去七八。

睢陽無憂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