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三百六十四章 四三二一的奇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四章 四三二一的奇思(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

從天而降?

換做其他人,別說是王爺了,就算是普通平民也會對這種說法嗤之以鼻。

從天上來?

咋不說你能飛呢!

然而劉安不是俗人,他是能把道家黃老之說、庄列思想、外加一點科技墨學融合重注的大漢新一代神棍。

很早的時候,劉安就有一個夢想。

他要上天!

雖說沒想過要與太陽肩並肩,但天人學術一直是這位大漢4A級玩主非常感興趣的事。

聽到四三二一說『從天而降』,劉安的第一反應不是叫人把他轟出宮去,而是閃爍著亮彩急切道:「從天而來?如何做到?」

「大王,這件事我稍後會為您演示,但現在我想與您詳細說說我的計劃。」

四三二一併不意外劉安的心態變化,畢竟眼前這位可是要編寫出『淮南子』的人物,只不過淮南子再怎麼好,也無法幫助劉安獲得天子帝位。

「就在一日前,我與城中三名校尉成功取得了聯繫。他們都曾受過您的大恩,願意為您效死力,只不過職位不高,在起事之初沒能將您及時解救出王宮。而我也有本部兩千兵卒在城內,算上他們的兵馬,一共是五千人。」

五千。

看上去不少,但對於此刻囤聚在淮南國的總兵力來說,其實少的可憐。

這一點,哪怕是不怎麼通曉兵法的淮南王,也是十分清楚。

「五千人,怕是敵不過蠱捷。」

劉安搖了搖頭,如今他自己的兵權幾乎被淮南國中高層架空,所以原本屬於他自己的兩萬人馬,幾乎指望不上。

就算說服三名校尉,又能掀起什麼浪花?

「大王,這五千兵馬並非要與蠱捷斗個高低,而是與吳楚兩國兵馬內外呼應。」四三二一再次開口,右手也指向了西北方:「要不了多久,吳楚聯軍會派遣一支精銳兵馬前來淮南,屆時內外夾擊,蠱捷斷然抵擋不祝」

「吳楚要增援我淮南?」

劉安一聽這話頓時來勁了,可想想又覺得不對:「此刻吳楚大軍應該急於攻克河南一地,梁王那傢伙可不是好啃的骨頭,哪會派兵南下。」

「大王有所不知,此一時、彼一時也。」

四三二一知道這位淮南王整天被關在王宮內,已經是消息閉塞到不行,當下解釋道:「吳楚聯軍層蓄謀奪取敖倉,但最終沒能成功。如今泗水一帶有不少漢騎出沒,周亞夫已經盯上了那邊運糧的糧道。」

吳楚運糧糧道,淮南王是知道的。畢竟在起兵之前,他還秘密往大倉屯過一批去年秋收的軍糧,就等著和吳國一道發兵了。

現在糧道不保,劉安也不禁皺眉。

「大王不必擔心,周亞夫有他的計劃,吳楚聯軍也有能人。我們已經定好了策略,淮南大倉依舊照例往泗水發糧,不過要發的是用沙石冒充的『假糧』,同時暗中調派船隻,將糧草通過淮水、潁水運往碭山,那邊有新建的要塞,足以作為大軍囤糧之所。」

聽完四三二一的解釋,劉安很快就聽明白了。

因為要改糧道,原本不算重要的淮南,一下子就成了吳楚必須倚仗的對象。所以吳楚才要先發兵淮南,把自己『救』出來,好讓自己幫他們運糧。

「此事,你有幾成把握?」劉安此刻已經心動,但他還是有些遲疑,畢竟眼前的男爵,對他而言是完全陌生的。

「至少八成,甚至十成。」

四三二一很清楚現在要做的就是給劉安信心,說完之後還嫌不夠,又補充道:「大王,敢問您志向何在?」

作為劉家皇室,劉安可不希望被人問這種敏感的話題,兩眼一瞪:「你為何有此問?」

「大王,此刻有天賜良機在眼前,就看您想不想要了。」

「良機?我坐困王宮,能使喚的就這一二侍婢,何來良機?」

「大王,我等只要借吳楚之力脫困,您定能重掌淮南大軍。」

四三二一再次開口,眼中也閃爍著几絲興奮:「當周亞夫與吳楚聯軍將注意力全都放在糧道上的時候,您只需親領一支精銳,繞道潁川、北進武關,不消月余,即刻抵達長安城下。如今長安大軍幾乎盡數調往前線,大王以為天子還能剩下多少實力與您相爭?」

四三二一之所以選擇淮南王,沒有別的原因,就是看準了這個被很多人忽視的傢伙,他也有成就帝王的機會。

七國之亂,吳楚是公認的反派主角。若淮南王搶戲成功,直接拿下長安的話,可想而知他四三二一會獲得多麼豐厚的獎勵。

絕對比跟著吳楚混功勛要好上百倍、千倍!

雖說計劃有些冒險,但它的確是可行的。

「武關雄偉,有那麼容易躍過?」

「大王,這一點您不必擔心,我有一奇物,可破武關。」四三二一笑了笑,隨後示意淮南王和自己一同走出寢殿。

「今日之談,望大王三思,來日起事之時,我會接您離開。」

來到大殿後方的空曠平地,四三二一取出了一個,莫小白在第一次『官渡之戰』中使用過,並且之後也一直在使用的制勝法寶。

須彌袋。

隨後又從須彌袋中拿出另一個道具。

沒有任何攻擊力,原本純屬玩具的一個小道具。

熱氣球!

作為智腦出品的玩具物品,熱氣球就和柏樺林擁有的翼裝一樣特殊。

不需要人工點火,確認使用后就會在短時間內製造高溫環境。

緊接著,淮南王就看到了他這輩子,做夢都想完成的『壯舉』。

上天!

真的上天了!

這一刻,不止淮南王劉安看到,部分沒睡的侍婢也看的清清楚楚。不過好在人數不多,也就是劉安身邊四五人。

眼中泛著炙熱的亮彩,劉安恨不得現在就一起飛走,但他最終還是忍了下來。

目送四三二一飛離,轉過身時雙眸中露出了一抹寒意。

「你們,都隨本王進來。」

「是。」

侍婢們還處於極度的震驚,完全沒聽出劉安言語中,與以往不同的森冷。

跟著劉安回到寢宮,很快一柄利劍就迎面而來。

「今日之事乃絕密,孤不得不如此,去了地下可莫要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