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三百六十五章 壽春,來對了(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五章 壽春,來對了(求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恐怖靈異

七日後。

淮南國都,壽春。

「太尉派人來了?」

作為此刻壽春城的實際執掌者,蠱捷聽到手下傳令兵報告后眉頭一挑,起身道:「將來人直接帶來見我。」

「喏。」

傳令兵應了一句,立刻走出軍帳出去迎人。

不過片刻功夫,傳令兵便去而復返,身後還領著兩人。

「卑職,參見曲城侯。」

步入軍帳,面對正前方的男子抱拳一禮,莫小白不由打量起面前這位對天子忠心耿耿的大漢侯爺。

「原來太尉大人是把男爵派了來,來來來,入座一敘。」

因為是同陣營,蠱捷看到莫小白的時候,就默認了他的身份,笑著示意莫小白和旁邊另一位青年入側座:「聽聞男爵敖倉一戰,力克近萬敵軍,可謂是立了頭功埃」

「一點微末功勞,不想也傳入侯爺耳內?」

莫小白淡笑一句,所謂花花轎子人抬人,馬上回道:「侯爺能及時遏制淮南局勢,穩穩掌控壽春一地,論功勞可不比我校」

「哈哈~行了,我們就不說這些虛言,如今戰事焦灼,太尉派你們前來,可是有什麼變故?」蠱捷雖說是侯二代,但他絕非不學無術的那種,否則也不會在這種緊要關頭被天子委以重任。

「局勢是有一些不一樣了。」

莫小白點了點頭,先是拿出了臨走前周亞夫給的手書,隨後道:「自吳楚起事以來,中原戰局每日都在發生變化。太尉雖一直對梁國求援使者置之不理,但私下卻是頻繁探查吳楚糧道,就在我動身南下的前一夜,外出截擊吳楚糧道的騎兵隊回來稟告,成功截獲一批吳楚軍糧。」

「哦?這可是件喜事。」

「若真是軍糧,當然可喜可賀,然而打開一看裡面全是沙石,太尉如何能有喜色?」

外出截糧的兵馬,只截到了一批石頭?

蠱捷聽到這就已經能想象的出,一向自詡軍略大家的周亞夫,肯定氣的火冒三丈。

不著痕的笑了笑,蠱捷才問道:「此事與淮南又有什麼關係?」

「自然有關。」

莫小白當下就把吳楚會改變糧道,以及碭山那邊有人大興土木的事說了出來。

聽完這些,蠱捷的表情也凝重了。

吳楚換糧道,而且要走潁水。

那他把守的淮南,肯定會面臨巨大的壓力。

想到這,蠱捷也將呈上來的太尉書信仔細看了一遍,隨後嘆道:「太尉之深思,我蠱捷萬感欽佩。」

看著蠱捷一副把周亞夫當成偶像的模樣,莫小白心底就忍不住吐槽。

要不是自己把一系列情報告訴周亞夫,真讓那些聯軍玩家放開手腳的話,他周亞夫就是再牛叉也得跪。

而那封手書上的內容,莫小白在來的時候也已經看過。無非是要蠱捷多多注意,同時要和莫小白合作愉快。

末尾只隱晦的提了一句,若有人仍不死心,可斬於陣前,無需顧忌其他。

這『人』的身份,已是不言而喻。

「淮南一地能否掌控,還要拜託男爵。」

蠱捷很清楚自己的任務是什麼,雖說天子明面上給的詔令是『相助淮南抵禦叛軍』,但所謂的『助』字,不過是塊遮羞布罷了。

若淮南不反,吳楚聯軍得分出多少兵力,才能打下有兩萬兵卒把守的壽春?

那種情況下,又何必派他來『相助』。

現在形勢突變,他要防著外敵,還得監控內賊。縱使有三頭六臂的功夫,蠱捷也照應不過來。

好在太尉有『先見之明』,派來了能征善戰的部下。

要知道壽春離河南可不遠,莫小白敖倉一戰的戰報他早就收到了,這樣一位戰將相助拱手淮南,蠱捷怎能不高興。

既然來的是個能打的戰將,蠱捷自然不會把莫小白當空氣,當下問道:「不知太尉還有什麼指教?」

「太尉沒說別的,只是讓我們再盤查一遍淮南一地的領兵將校。」莫小白眯著眼睛開口,這話其實不是周亞夫說的,畢竟周亞夫可沒那麼多閑工夫,去關注底層將領。

想要這麼做的其實是莫小白自己,因為他需要認識那些人,而且他也擔心,有玩家會選擇淮南國陣營,雖說概率不大,但不得不防。

莫小白打著周亞夫的旗號,而且又是穩重舉措,雖說麻煩了一些,蠱捷卻點頭表示贊同:「需要全軍接受檢閱?」

「不用這麼興師動眾,就以中高層將校議事的名義,召集都尉以上的就行。」

「那好,我這就去安排,讓他們明日前來商議戰事。」蠱捷再次頷首,隨後道:「男爵乘船遠來,今日可先安心休息。」

「多謝侯爺照拂,卑職恭敬不如從命。」

…………

翌日,日上三竿。

包括淮南軍、蠱捷本部兵馬在內,三萬大軍的都尉、校尉及以上將領齊聚一堂。

粗略一看,至少有上百人之多。

莫小白並沒有直接和蠱捷一同檢閱將校,一來雙方級別不對等,二來莫小白還不想暴露自己到達淮南的信息。

只藏身暗處,觀察著這一百多號人。

原本莫小白讓蠱捷安排這麼一出只是以防萬一,然而就在他仔細觀察到一半的時候,還真發現了一張有些面熟的臉。

四三二一!

「這傢伙,居然在淮南國?」看到意外出現在眼底的『四三二一』,莫小白臉色頓時多了一抹笑容。

「大概又是找到了什麼自以為是的副本攻略?」

「選擇淮南王陣營,想象力真夠豐富的。」

對於四三二一,莫小白不會輕視,因為這傢伙的確很能捕捉一些通常被忽略的細節。但也不會太過擔心,眼下對方已經暴露,只要不給他施展的機會,再好的想法都是空談。

「主公,可是有什麼發現?」在莫小白身側,是陪同他一起來的周瑜,見自家主公表情變幻,立刻開口道。

「嗯,注意到第三列第五排的那個人嗎?讓咱們的人盯緊他。」莫小白摸了摸下巴,自己跑這趟壽春看樣子是跑對了。

此刻莫小白幾乎敢肯定,聯軍一方對淮南的部署,最重要的一環一定是在四三二一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