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三百七十章 淮南平定,邯鄲危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章 淮南平定,邯鄲危急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歷史穿越

「大漢王朝公告~領主玩家『白日做夢』成功奪取淮南大倉,致使聯軍陣營失去糧草支撐,半個月後將陷入斷糧危機。X23US.COM特此獎勵『白日做夢』1000功勛,獎勵淮南戰場全體長安陣營玩家100功勛。」

正午出發,深夜抵達淮南大倉。

以最快行進速度趕來,莫小白幾乎兵不血刃的就詐開了營門,並且趁勢拿下了整個副本戰場的關鍵樞紐。

緊隨而來的智腦公告,也將他的又一戰績公佈於眾。

這一次的公告,顯然要比前一次擊殺淮南王更加令人咂舌,特別是對於吳楚陣營的玩家而言,接連幾場敗仗下來,他們雖然還沒被強制退出副本,但情況也好不到哪去了。

一個敖倉、一個淮南大倉,中原兩大糧倉都被白日做夢搞定。

他們這些造反派的玩家還能指望什麼?

打下樑國緩解危機?

就是再天真的人,也不敢這麼想了。

「看來闌珊的選擇是對的,這次副本又要被白日做夢主宰,自己不如趁著副本還沒結束,去挖掘一些其他獎勵,這樣總好過什麼都沒有。」

梁國外,聯軍大營。

無常小妖算是看明白了,吳楚聯軍不管怎麼折騰,都逃不過失敗的下常吳楚鬥不過周亞夫,自己這些玩家也沒能戰勝莫小白。

周亞夫和莫小白這對npc、玩家組合,已經能鎖定七國之亂的勝局。

差別只在於,究竟還要多久才能徹底結束叛亂。

與其在這坐等和吳楚一起覆滅,無常小妖決定和公子闌珊一樣,放棄戰場功勛,轉而尋求副本內的其餘獎勵線索。

而碰巧的是,他剛好有那麼一點頭緒。

水河北,通往洛水支脈的大道邊。

一支龐大的馬隊正停留在一片平地暫歇,其中領頭的是個身著錦衣綢緞的胖子,一手抓著烤兔腿,一邊嘖笑:「咱哥們就是厲害啊,每次都能在副本里攪風攪雨的。」

「是啊,不管副本還是活動,就沒有他失手的時候。」

鱸魚身側,阿獃也是不住點頭。

先是敖倉一場大戰,緊接著又幹掉了大名鼎鼎的淮南王劉安,現在更是直接斷了吳楚的軍糧。

這種收割副本戰功的本事,不服都不行。

「就咱們現在的行進速度,等我們順利過河,估計中原的戰事都要結束了。」

胖子撕下一塊兔肉咀嚼了兩口,又繼續道:「接下來就剩最後一個趙國,嘿嘿,我琢磨著到了那邊,你能撈著一筆功勛。」

「你是說,送馬?」

「嗯。」

胖子點了點頭:「這次進副本,我什麼事都沒幹,就只做了這一件事,但我不是你們陣營的,肯定賺不到功勛,你就不一樣了,送馬的玩家只有咱們兩個,我拿不到,你肯定能大賺一筆。」

「那你呢?就為了幫白日送馬?對了,我一直都沒問,你這次選的是哪個陣營?吳國?楚國?」

聽到阿獃的詢問,胖子神秘的笑了笑:「不,選吳楚我怕我會很快被智腦送出去,我選的是膠東國,不出意外應該能撐到最後。」

「為了給白日送馬,你這麼選不是等於一點副本收穫都不要了?」

「誰說的?我這次副本收穫並不少,等結束了你就知道。」

胖子咧嘴笑了笑,把手裡吃的只剩下骨頭的兔腿扔進火堆,擦了擦手才道:「接下來幾天要抓緊時間趕路,咱不能讓北邊的匈奴人太猖狂。」

「是啊,哪怕知道這是副本,聽到趙國勾結匈奴的時候,我也忍不住憤怒和擔心。」阿獃同樣點頭,隨後打了個哈欠,就這樣靠著火堆,眯著眼睛陷入沉睡。

翌日一早,在手下兵卒和雇傭馬夫喂好了周圍數千母馬後,這支龐大的隊伍再次踏路北上。

行程加快,只用了三天就來到了濤濤黃河沿岸。

兩人也沒東進去滎陽或者昌邑,而是就近選擇渡河,花費了一天時間,才將所有馬匹都運至對岸。

過了黃河,要去邯鄲也就不遠了。

………

胖子和阿獃領著馬匹沿途北上,莫小白在結束了淮南一戰後,也帶著兵馬重回昌邑。

回來第一件事,自然是向周亞夫稟告軍情。

將整個淮南一戰從初至到定計,再到壽春叛亂、詐取大倉的詳細過程解說一遍后,周亞沃望著莫小白足足盯了好一會,才突然笑道:「之前倒是小看了你,連淮南王都死在了你手上。」

周亞夫一說這話,莫小白哪能不明白他說的是什麼。

要知道淮南王可不是死在亂軍中的,甚至遠在千裡外的周亞夫,都可以看的出來,莫小白就是一心想殺劉安。

膽子不可謂不大!

「太尉,淮南王蓄謀叛亂已久,不臣之心淮南皆知,卑職這麼做也是為了防患未然。」

「罷了,戰陣無眼,你也沒落人口舌,此事休要再提。」周亞夫其實也就是提點一句,沒有什麼太大的深意,畢竟他和劉安不熟,不會為一個將死之人多說好話。

擺了擺手,很快又拿了一份竹簡給莫小白:「看看吧,中原戰局已有眉目,但匈奴騎兵卻是咄咄逼人吶。」

結果竹簡,莫小白很快就明白了周亞夫的意思。

竹簡是北路統帥酈寄發來的戰報,和淮南一地的喜報不同,邯鄲一地的戰況卻是沒那麼順利。

起初兵圍邯鄲,雖說拿不下來但也沒有吃虧。

可匈奴騎兵一到,酈寄在吃了一次虧之後,就只能死守本寨,根本沒法出擊。眼睜睜的看著匈奴騎兵耀武揚威,內心的憋屈可不是一句話就能說清楚的。

再加上圍城不成,趙國兵馬已是蠢蠢欲動。北面的僵持局面,已經快維持不下去了。

酈寄也是沒有辦法,才火急火燎的找竇嬰、周亞夫求救。

「一摸一樣的戰報,滎陽那也有一份。」

周亞夫沉著臉捏了捏拳頭,隨後凝眸望著莫小白:「男爵屢立戰功,麾下謀士奇策百出,不知對此有何見地?」

見地?

莫小白看完戰報,臉上也露出了一抹笑容:「見地不敢當,卑職只有一問,還望太尉賜教。」

「說吧,有何良策?」

「太尉可知,一年之中馬匹進入發情期,是在幾月?」

莫小白笑著開口,周亞夫只想了一會,便直接回答:「當在三月。」

話剛說完,周亞夫也愣了一下,緊接著馬上恍然:「你是說,效仿昔日趙國李牧以母馬誘敵騎之計?」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