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三百七十二章 不可共患難(求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二章 不可共患難(求訂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科幻小說

當靳強領兵與阿獃、鱸魚來回奔波一趟,花費兩日時間總算把數千母馬都安全帶回了大營。

馬匹交接完成,不出意外阿獃聽到了一道智腦提示:「叮~因玩家『阿獃』為酈寄軍團貢獻急需馬匹2821匹,特此獎勵1410副本功勛。」

一千四百點功勛!

都抵得上一顆淮南王的人頭了。

阿獃臉色難掩喜色,一旁鱸魚也是悄悄詢問。在聽到『1400』的回復后,更是忍不住嘖嘖了幾聲。

這麼多功勛,比上次副本跑西域划算太多埃

得到了這麼一大批母馬的酈寄同樣十分高興,當下開口道:「多謝二位義士慷慨相助,這批母馬權當我軍相借,待來日破敵後一併相還。」

「馬匹既已送到,我等就此告辭。」

阿獃笑著點頭,這批母馬本來就不是他的,現在送馬過來撈著一筆功勛,他已經非常滿意,至於母馬最後怎麼處理,靳強肯定是會接手的。

同時阿獃也明白了,這是白日做夢有意送給自己的一筆功勛,否則的話他完全可以讓麾下部將來做這件事。

阿獃開口告辭,到目前為止並沒撈著什麼好處的胖子更不會留下,當下拱了拱手,很快便與阿獃一同離開了漢軍大營。

等兩人一走,酈寄、靳強兩人回到中軍大帳后,立刻開始商議如何使用這批母馬。

準確說,要如何複製出許久沒出現在戰場上的『美馬計』。

………

大梁,睢陽城。

連日的攻城戰事,讓整座睢陽城看上去就像是一處人間煉獄。

短短月余時間,睢陽東、南兩處城門外,至少堆積了超出三萬具屍體。

而就在近日,聯軍的進攻也是愈發瘋狂。

數十萬大軍晝夜交替,幾乎是不間斷的進攻。

「這是他們最後的瘋狂,必須頂住1

「再撐一天,再撐一天吳楚聯軍必然徹底斷糧,我們不能輸在最後關頭。」

「勝利再望,將士們務必盡心儘力1

睢陽南門,半身染血的祖茂雙手執刀瘋狂劈砍面前敵軍。

聯軍仗著人多,幾乎是拿人頭往城牆上堆。

祖茂已經記不得這是第幾次有敵兵衝上城頭,他現在只知道自己不能後退,必須把來犯之敵全都趕下去。

祖茂身側,潘鳳手中長斧也不是吃素的。兩人背靠背互為依託,已經是鏖戰了足足一天兩夜。

至於他們的『主公』,其實也在城頭。

但因為實力問題,幾位協助守城的玩家都死了不止一次。也多虧這是副本戰場,死了無非是掉錢,否則這幾位根本不敢登上城頭。

鋪天蓋地的箭矢,黑壓壓的聯軍。

無時無刻不在挑戰他們的心神!

距離之前淮南大倉告破的公告時限,已經過去了三天,也就是說斷糧危機已經醞釀發生了三天。

他們現在只能祈禱,吳楚聯軍的危機徹底爆發。一旦聯軍因缺糧而內亂,他們才算是真正守住了睢陽。

或許是吳楚真的沒法在段時間內徵到糧食,又或者是智腦設定的副本規則如此。

當睢陽城下還在鏖戰,連綿十幾里的聯軍大營內,吳王劉濞正滿臉怒容的望著聯軍督糧官:

「你說什麼?我軍前線還剩多少軍糧?」

「回稟我王,如今前線軍糧已不足,不足十石。」

十石?

聽上去不少,有好幾百斤呢。

可是和偌大的聯軍相比,這幾百斤糧食夠幹嘛?

打一頓牙祭?

「混賬1

老邁的吳王這會已經是怒急攻心,一腳將麾下督糧官踹倒:「吳楚大地,廣袤何止萬里?這幾日怎麼就征不上一點軍糧?」

「我王,如今正值春耕,民間亦無閑糧埃」

「沒有閑糧?那他們的口糧呢?他們的種糧呢?」劉濞氣的不行,當即喝問。

聽到劉濞這麼說,督糧官頓時苦笑。

自家大王素來愛惜羽毛,什麼時候會說出這番話?

吳國一地能徵召數十萬民眾,靠的可正是大王幾十年來積攢的聲譽。現在為了攻城略地,竟然要奪百姓口糧?

督糧官這會終於發現,眼前的吳王已是萬分陌生。

不再是那個能為治下民眾免稅輕賦的吳王了。

眼前的吳王,一心只想登上九五之位。

「這些年多受大王恩惠,臣無以為報,此次督糧不利,只能以死謝罪。」

「臣,去也1

作為吳王身邊的老人,督糧官滿臉苦澀的叩首之後,很快就拔出了腰間利劍,利落的從頸脖處抹過。

鮮血濺撒,督糧官就這樣筆直的倒在了劉濞面前。

劉濞沒料到他會自殺,這會看著地上的屍身,也是半天說不出話。但眼底的目光,卻不似之前那麼狠辣,似乎在這一瞬間又蒼老了許多。

「怎會如此,怎會如此。」

就在劉濞暗淡失神的時候,帳外突然有人急步靠近求見。

劉濞低應了一句,來人立刻跨入帳中,第一眼就看到了死在地上的督糧官。

眉頭一顫,馬上就想到了什麼。

「有何事?快說1暮氣沉沉的劉濞,已經失去了平常的好脾氣,見來人沒說話,當即沉著臉開口詢問。

「回稟我王,右營許多士卒都不滿小斛分糧且一日只有一餐,如今正鬧騰的厲害。」

「軍法如山,誰敢鬧事?」

「全軍上下無糧可食,軍法也難以管束,再不想辦法,他們就要逃了。」

「我要你等何用1

一個個壞消息傳入耳內,劉濞一把抽出了自己的佩劍,直指面前的部下:「給孤聽著,誰人敢因缺糧鬧事、逃跑,就地誅殺決不姑息1

「喏1

來將見劉濞已是態度明確,當下只能抱拳領命。但口頭上這麼說,心底怎麼想卻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如今兵敗之勢已經無法逆轉,再死吊著聯軍這棵樹上。

肯定會一同送葬!

「既然你老吳王已無力回天,那也就怪不得我們獸聚鳥散。」

吳王身邊受重用的,無不是昔日因避難、利誘等因素靠攏他的,這樣一群人同富貴可以,想共患難卻幾乎不用指望。

當來將從中軍離開,剛回到自己的營地就立刻把昔日的兄弟召集到身邊。

「吳楚聯軍不足以成大事。」

「我們還要早做打算。」

這樣的對話,並不止發生在這一處寨口,幾乎是一夜之間,十數里的營地中到處都有類似的議論。

吳楚要敗了,不想一同覆滅就得儘早離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