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三百七十三章 三路齊動(求訂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三章 三路齊動(求訂閱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恐怖靈異

無論哪個世界,都沒有不透風的牆。

特么是吳楚聯軍的大營,原本就是整個副本的關注焦點,里裡外外不知道有多少或明或暗的哨探在觀察情況。

督糧官死了還沒超過半天,這個消息就從營內傳出。

最先得到消息的,是相距不遠的睢陽。知道吳楚聯軍已然斷糧,睢陽城內不論梁王勢力還是同陣營玩家勢力,對此都鬆了口氣。

同時幾位玩家也都聚在了一塊,彼此眼底雖說疲憊成分居多,但隱藏在疲憊下的興奮卻是難以掩蓋。

吳楚要完蛋了!

吳王劉濞、楚王劉戊兩顆最值錢的腦袋,也就等於是擺在了他們面前。

對於二王首級,他們是志在必得的。相比屯兵東北昌邑方向的周亞夫、莫小白,他們也是更具優勢。

至少他們衝出去,就能直面吳楚。

「之前讓白日做夢風光了這麼久,接下來這場副本最大的收穫,合該出力最多的我們去拿。」

「沒錯,我們先不能亂,齊心協力追殺劉濞、劉戊,等弄到手了再做其他商量。」

「沒能造反的劉安,人頭都那麼值錢,劉濞的人頭價值肯定更高,不論怎麼樣都不能再讓莫小白搶先。」

「那就這麼說定了,咱們先下手為強1

睢陽內的梁國陣營玩家已經盯上了二王的腦袋,然而他們並不清楚,正當他們在這商量的時候,一隻鴻雁已經振翅向昌邑飛去。

半小時后,莫小白也收到了相同的消息。

「吳楚已露潰象,懋功、奉孝,你們說我們下一步要怎麼做?」將鴻雁傳書遞給身邊幾位心腹,莫小白對劉濞的人頭同樣有著很大的興趣。

「主公,吳楚若要南逃,我等自然是不能錯過此番追擊。」

李績看完傳書,很快說道:「但我軍將士雖說折損不多,但幾番奔波,步卒已經略顯疲憊,實在不適合長途奔襲。不如主公向太尉建言,由李廣、張郃二位將軍,一同率領大夢鎮騎兵,隨同漢騎部隊從擊潰逃叛軍。」

「懋功的意思是,只出動騎兵?」

莫小白對此其實有些遲疑,因為吳楚即便敗了,潰軍數量卻擺在那的,光靠幾百騎兵,恐怕很難有什麼建樹。

換句話說,只出動麾下騎兵,未必能搶得到人頭。

然而莫小白問話剛說出口,一旁郭嘉卻笑著反問道:「主公只惦記吳楚,莫非忘了齊地?齊地諸國勢力不大,見吳楚已敗,必然心生膽怯。主公何不將吳楚一事交付飛將,帶全軍再休整四五日,便出擊齊地。」

齊地!

郭嘉這麼一說,也是提醒了莫小白。

在齊國一地,還有濟南王、淄川王、膠西王、膠東王正等著收拾。想要完成『屠王』大業,莫小白真得分兵行事。

而且自從出仕大夢鎮以來,李廣的確沒讓自己失望過。

或許,這次也該信任他。

「聽你們的,幫我把飛將叫來吧,出行前我還要叮囑一番。」

「喏1

………

當中原戰局隨著吳楚聯軍的潰敗,逐漸演變成赤裸裸的追殺。遠在邯鄲一地的匈奴人,仍然悠哉悠哉的放養戰馬。

前些日子的安穩,讓原本就沒多少警惕的匈奴人幾乎百分百放心。

然而也就是三月上旬的末尾,再一次把戰馬拉出來『散步』的匈奴人,卻遇上了讓他們滿頭問號的場景。

就在這片草原的邊緣位置,數以千計的零散馬匹,同樣在啃食著綠地。

以他們馬背上長大的閱歷,不難看出這就是一些不堪騎乘的尋常母馬,對於這樣一支馬群的出現,匈奴戰士撓了撓頭有些不明所以。

畢竟匈奴不像大漢,沒有史冊記載的習慣。

百年前發生的事,換了幾代人之後就可以忘得一乾二淨。

當第一匹匈奴戰馬感受到這群母馬的氣息,發出陣陣躁動嘶鳴,這群匈奴人已是註定要在同一個坑裡跌倒兩次。

「唏昂~」

「律~~」

匈奴的戰馬嘶鳴聲越來越強烈,此刻在他們眼中,已經完全沒有了腳下嫩草的影子,碩大的眼珠中只剩下面前的『異性』。

所謂『當年三年,母豬賽天仙』,對於這群匈奴戰馬來說,隨軍出征這麼久,同樣是頭一回見到如此多的母馬。

而內心的本能也正在告訴它們,自己需要去追求異性。

『踏踏』

『踏踏踏踏』

上萬匹戰馬隨風而動,一同奔向了母馬群。就連少部分放馬騎兵的坐騎也不例外,帶著各自的主人就往前直奔。

在本能面前,多年馴養、馴化全都化為泡影。

馬背上的匈奴騎兵已經發現不對,可他們卻沒法控制躁動的馬群,甚至還得緊緊抱著自己的戰馬,否則一個不慎掉下去,沒摔死也會被踩死。

不到一小會的功夫,一聲聲口哨聲突然響起。

聽到哨聲,眾多母馬立刻朝著聲音傳播的方向靠攏,而在他們周圍,則是亦步亦趨、緊緊跟隨的匈奴戰馬。

論數量,足有近萬匹!

這麼一大片的戰馬轉移,很快就進入了位於西側太行山脈的一處山谷中。

谷口處已經搭建出了簡易營寨,看到這種只有漢人才會搭建的營寨建築,一路跟隨而來的匈奴人,哪怕腦子再差也明白了。

這是漢人的地盤,漢人使詐搶來了戰馬。

只是沒等他們再多想,早就料到會有這一出的漢軍,在馬匹進入山谷逐漸安靜后,立刻蜂擁而上,把馬背上的匈奴人都抓了下來。

「不廢一兵一卒,繳獲匈奴戰馬上萬。」

「如此邯鄲一戰,你我總算有了些底氣。」

酈寄雖說一直沒露面,但實際上卻一直在關注著整個計劃,眼見萬馬歸營,整個人懸起的心神總算放下大半。

匈奴騎兵的強大,九成靠戰馬。

現在馬匹被奪了一萬,匈奴人的威脅已是降了大半。

靳強站在一側,笑著點頭:「這邊計劃順利,下一步匈奴勢必要來奪回戰馬,伏擊兵馬可以安排下去了。」

「平原野地難勝匈奴,他們若進山,一戰可定1六旬老頭突然露出殺氣騰騰的目光,就是旁邊的靳強也不由側眸。

邯鄲一戰出現這麼大的轉機,也難怪這老頭情緒激動。

而靳強自己,也在心底默默盤算著另一件事。

那是臨行前,主公特意叮囑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