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三百七十四章 失落者再現身(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四章 失落者再現身(求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

齊地,臨淄城。

和吳楚大軍圍攻睢陽一眼,膠西、膠東、淄川、濟南四王同樣正圍著齊國臨淄城猛攻。

但四國聯軍並不像吳楚那麼龐大,面對比睢陽更加雄厚的臨淄,沒有太多攻城手段的四國聯軍,打了兩個多月楞是沒能打下臨淄,以及擊敗領兵前來支援的欒布。

當莫小白帶著麾下兵卒趕赴齊地,更是發現這邊的形勢早已不像之前所探知的那麼激烈。

受到吳楚聯軍潰敗的影響,四王心底已有退意。眼見以莫小白為首的八千昌邑兵馬趕來加入齊地戰場,幾位封王更是知道這次舉事已無力回天。

失敗的結局已經擺在面前,但幾位大王都不是三歲小孩,很清楚當今天子什麼秉性脾氣,即便此刻退兵也不可能保全自身性命。

所以在聯軍當中,還是有一部分人的聲音,表示應該做最後一搏。

其中的代表人物,正是膠西王長子劉德。

「你們是說,我聯軍應該主動出擊,截殺從昌邑遠道而來的兵馬?」

劉德年輕氣盛,從小又在膠西養尊處優,自然是有一些桀驁。此番兵敗的後果,他也是知道的,所以劉德並不甘心失敗。

特別是在兩位同屬貴族的男爵獻策后,劉德更覺得自己要做點什麼。

擊敗昌邑來的漢軍,這樣就能免於包夾的困境,即使最終不敵,也能想辦法殺出去,不論北上還是出海,都是不錯的選擇。

可劉德雖然這麼想,但他也有自己的顧慮:「我雖有此念,但我父親,呵,吳楚幾十萬大軍這麼快就兵敗,讓他嚇破了膽,如今是不敢再戰,也不讓其他人再戰。」

「世子,您其實可以這麼做。」

劉德身前,一名男爵玩家低聲開口道:「假意順從大王所念,並前去迎接昌邑大軍,讓那群遠到兵卒放下防備,隨後暗中調集兵力,趁夜一舉殲滅。」

「這樣做?能行?」

劉德雖說是世子,但他卻沒多少帶兵打仗的本事,計策他是能聽得懂,但真要他自己去實施,他只覺得難以布置。

好在來找他的兩位玩家也知道這貨的本事,當下把整個計劃詳細解說一遍,又向劉德推薦了他們的領兵將領。

知道這事與自己關係不大,不需要自己衝鋒在前,劉德才放心點頭。

如果真能順利解決昌邑兵馬,那麼對於膠西或者他自己,都是有一線轉機的。

三人當下又商量了一些細節,敲定之後劉德立刻離開大帳去找自己父親。而另外兩位玩家在離開后,也來到了他們的地盤。

在這,赫然還有第三位玩家正等著他們。

「計劃已經展開,這次就算難以挽回敗局,至少要把白日做夢麾下將士全都幹掉。」二人中的一人率先開口,說話時雙眸一直盯著在場的第三人,也就是一直呆在營內的傢伙。

「在副本中把莫小白的兵力吃掉,等副本結束后,大夢鎮的防禦體系肯定糟糕的一塌糊塗。」

「是啊,哪怕賺不到功勛,滅掉一個最強的對手也是不錯的選擇。」身邊的同伴點頭接話,目光一樣看向右側的『第三人』:「我們是領主玩家,早晚會和大夢鎮起衝突,才想著利用眼下機會削弱白日做夢,甚至解決大夢鎮。你和他做對又是為什麼?居然設下這般毒計算計白日做夢?和他有過節?」

過節?

『第三人』聞言冷笑。

自己和白日做夢之間,存在的何止是過節?

若非白日做夢,現在何必依附於兩個蠢貨!

就這兩個蠢貨的水平,也想對大夢鎮取而代之,簡直可笑。

「我與白日做夢,有殺身之仇。」『第三人』森冷的回答了一句,一旁兩位男爵玩家頓時明白過來。

什麼殺身之仇,不就是被白日做夢掛過。

莫小白並不在這,若他人在的話,不難發現這位『第三者』其實也算的上老朋友。

失落者!

昔日被大夢村守備藤甲兵生擒,並且當場擊殺的玩家,也是莫小白攪亂位面大漢王朝青州世家的重要棋子。

當初當了一回莫小白的棋子,把衛家送上了萬丈深淵后,失落者就消失無蹤。

現在出現,他就是來報仇的。

………

失落者的出現,莫小白並不知情。

但膠西國派出世子來請罪,卻讓莫小白多少有些意外。

不單是世子親自來了,還帶足了禮數,不論是勞軍吃喝,還是一些齊地珍寶,都擺在了臨時客串兵馬指揮的莫小白面前。

嗯,沒錯。

和當初第一次副本被臧霸抓來當『臨時工』一樣,莫小白再次榮登『臨時工』寶座。

而與上次相比,這次他能率領的兵馬就更多了不少。好在莫小白此刻麾下文武同樣不少,把李績等人分派下去,統籌幾千將士卻是不在話下。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膠西王世子能親自請罪,莫小白也犯不著對他板著張臉,一番盡興吃喝,酒都喝了兩三壇。

直到劉德以不勝酒力,還需回去向自己父王稟告為由離開這座新立的援軍大營,莫小白才擦了擦臉,把周瑜、郭嘉兩人叫入帳中。

「以你們之見,這位世子跑來是做什麼來了?」莫小白不是那種吃吃喝喝,受點吹捧就得意忘形的人,迷醉的目光逐漸恢復,莫小白沉聲開口。

「主公,此人所來,無非是兩件事。」

「哪兩件?」

「其一,窺伺營地;其二,以寬軍心。」

周瑜說的很簡單直白,莫小白一聽不由樂笑:「剛才那頓酒是白喝了,公瑾看樣子是不領他的情埃」

被莫小白打趣,周瑜不禁搖頭:「主公,膠西王起兵反叛已是死罪,不論如何都開脫不得,這般淺顯的道理他們會不明白?」

「繼續。」

「以瑜所見,那世子劉德心中必有不甘,這才假借請罪勞軍的名義,來探查我軍虛實。」

「哦?還有呢?」

「若還有其他,或許今夜會有一番波折變故。」周瑜摸了摸下巴,不確定的開口。

今夜?

聽到這個詞,莫小白笑了。

「那就讓他們來吧,也好讓我見識見識,這些藩王究竟是何等水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