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三百七十五章 作死的劉德(求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五章 作死的劉德(求訂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歷史穿越

臨淄城,四國聯軍大營。X23US.COM

當劉德將白天去見莫小白的情形告知他的父親,身為膠西王的劉昂勉強擠出了一絲笑意,隨後就擺手讓兒子回去。

昌邑來兵的主帥願意和兒子共座一桌吃飯,這是好事。

至少,自己死後應當不會連累子孫一同被誅。

劉昂其實也想過自己兒子在此前的一些建議,但都被他一一否決。身為大漢皇族,劉昂覺得自己哪怕要死,也是死在大漢中原之地。

而不是逃亡大漢以外,苟延殘喘客死他鄉。

目前他唯一不放心的就是自己兒子,他希望在自己認罪之後,天子能饒恕自己的後人。而從今日情形來看,情況還沒壞到超出他的預估。

天子終究還念及,那麼一絲絲血脈親緣。

這麼想著,劉昂臉上又多了幾分笑意。

在膠西一地,實際上他與帝王無異,主宰一國數十年,他的遺憾已經沒剩多少。

這次起兵,他膠西王也沒想過要登帝位。無非是氣不過晁錯的削藩,以及天子對他們這些藩王的態度。

如今既然鬥不過天子,那也沒什麼好說的。

膠西國必將回歸大漢郡制,他只求子孫能夠平安。

嘆了口氣,劉昂準備去與另外三位老哥們最後商議一下,也去看看他們的態度,好為接下來的事做最終準備。

四王在營內齊聚,帳外三十步內不留任何外人。

沒知道濟南王劉辟光、淄川王劉賢、膠西王劉昂、膠東王劉雄渠四人究竟談了些什麼,只知道他們至少在裡頭呆了足足兩個時辰。

隨後濟南王劉辟光、淄川王劉賢率先離開,表情多有幾分憤恨。片刻后劉昂與劉雄渠也出來了,二者抬頭之時,雙眸中卻浮出了幾分淡然。

二人已經達成了共識,待會就遣散部將,索性徹底表態請罪。

等二人回到自己的營地,劉昂一個人枯坐了許久后,再次命人把兒子找來。畢竟這次請降后,他是不會也不可能再回封地。

自己的後事和家小,都要交託給兒子。

然而當劉昂派出手下去叫兒子,過了半天也沒見人回來。等了足足小半時辰,雖然等回了部下,但自家兒子劉德卻沒一同前來。

「讓你去請世子,他人呢?」

「回稟我王,世子,世子他」

見部下一直支支吾吾,劉昂頓時皺眉:「他怎麼了?回來的時候不是好好地?」

眼看大王布滿,站著的部下立刻低頭抱拳:「啟稟我王,世子已不在營中。」

「什麼?」

乍然聽到這句話,劉昂還沒反應過來,但下一刻猛地上面一步:「我兒哪去了?他和誰一起出去的?」

「還,還有龐將軍。」

「龐會?他們怎麼會一起,不,不對,他們從哪出去的?帶了多少人馬?」劉昂想到了一個可怕的可能,的寶貝兒子要闖大禍。

「從后營走的,有六千人。」

后營。

六千。

剎那間,劉昂腳步一軟,險些摔倒在地。

旁邊的部下立刻上前攙扶,卻被劉昂一把推開:「你們,你們為何不報?為何不攔著他1

劉昂此刻的表情,已經從之前的淡然變成絕望。放棄退守封地而主動請罪,為的就是儘力保留最後一分血脈。

可現在,自己的兒子卻在往死路上闖。

星夜領兵出營?

妄想夜襲昌邑漢軍?

他難道不知道,這次領兵來的是那個在滎陽、壽春兩戰兩勝的男爵?

偷襲成功的概率何其渺茫!

「他們,走了多久?」帶著沙啞的口音,劉昂臉上的苦澀任誰都看的出來。

「就在大王前去議事後,約莫走了有一個時辰。」

「給我備馬,快去1

劉昂根本不敢去想自己兒子這次領兵離開會是什麼樣的後果,但他必須去追。

………

同一時間,相隔不過二十里的援軍大營。

不論是周瑜、郭嘉,還是負責統兵的李績,其實都看出了劉德的那點小心思,專門就等著這位大漢王世子上鉤。

而劇情的發展,也沒出乎他們的預料。

不過幾個時辰,時間才剛剛過第二日的子時而已,那位世子就帶著兵馬趕來,想要趁夜突襲。

「指揮這種戰鬥,對懋功而言怕是一點都沒有埃」

站在營外半里處的一片高地楓林前,莫小白不禁搖頭:「換做是我,也會等幾個時辰,快天亮再動手。」

「他估計也沒那麼多時間。」

執筆沒有下場戰鬥,站在莫小白旁邊,笑道:「如果是膠西王劉昂自己要放手一搏,就不會派他來。」

「應該是,這個世子這次作的一手好死。」莫小白點了點頭,劉德如果是私自調兵,肯定沒法選擇一個最好的時辰,畢竟他老子不是擺設。

說完看向左右兩側,卻發現自己麾下的智囊表情有些不對勁。

眼下這場反伏擊就連他都能看出來,劉德翻不起什麼浪花,郭嘉怎會皺眉?

「奉孝可是想到了什麼?」

聽到莫小白問話,郭嘉眉頭皺的更深了:「嘉只是在想,究竟何人慫恿劉德如此做?」

「慫恿?奉孝所指?」

「若四國聯軍有這等魄力,何至於被臨淄一城拖了數月?」郭嘉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可他又說不出哪裡不對。

劉德不甘心兵敗,選擇偷襲剛來不久的援軍,這一點毫無問題。

但是促使他這麼做的原因,又是什麼?

僅僅是不甘?

似乎還缺了點東西。

畢竟膠西國父子,不論從哪看都不像是能想出這連環計劃的人。

執筆也聽到了郭嘉所說,立刻問道:「會不會是四國聯軍的部下將領?」

然而他剛說完,莫小白就搖頭:「目的呢?和我們斗的話,贏了也改變不了大局,只會激怒周亞夫,周亞夫若再調兵過來,那可不是幾千人,聯軍將領不會這麼主動找死。」

目的!

這才是關鍵所在,也是郭嘉皺眉的原因。

莫小白之前沒考慮過,只當是劉德垂死掙扎,現在這件事能讓郭嘉覺得不對勁,他不得不慎重思索。

劉德他要幹嘛?

或者說他背後的人要幹嘛?

「主公,事情不對。」

莫小白一時間沒了思路,倒是邊上琢磨有一會的郭嘉突然變臉:「速速通知懋功,不可讓王世子死在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