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重生之領主時代>第三百七十七章 俘虜膠西王(求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七章 俘虜膠西王(求訂

小說:重生之領主時代| 作者:白日會做夢| 類別:恐怖靈異

深夜,丑時。

劉昂領著身邊的護衛緊趕慢趕來到援軍營外,眼前發生的一幕幾近讓他崩潰。

兒子劉德所率領的兵馬,果然沒能偷襲成功,反被昌邑兵馬四面圍堵,已是無路可逃。

「快,快去把世子救出來1

作為一方藩王,百餘人的輕騎護衛,劉昂還是能養得起的。眼看兒子沒法自己突圍,立刻示意左右護衛衝進去。

騎都尉聽令遲疑了片刻,點頭便帶著80騎兵衝殺進去。

然而他們這支兵馬的到來並沒躲過李績的視線,幾乎是同一時間,原本正在外圍警戒的銳士弩兵就接到了命令。

射殺妄圖加入戰場的騎兵!

以四階兵種的優勢,配上大夢鎮出品的西域強弩。

直面騎兵衝殺路線的五十名弩士,有一個算一個,幾乎都是一箭便將自己鎖定的目標戰馬射倒。

除了少部分人選擇了同一目標,其餘人幾乎一馬一箭。

衝殺靠近的八十騎,眨眼的功夫就撲街了一半。

弩兵攻擊結束,沒有遲疑立刻後退。旁邊自有槍兵補上,長槍挺舉,僅僅面對剩下三十餘騎,衝殺力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至於先前倒地的騎兵,運氣好的只是摔的頭昏腦脹,運氣差點的不是摔斷骨頭,就是被戰馬砸在身下。

「昌邑漢軍,竟這般強悍?」

劉昂幾乎是眼睜睜看著自己的騎兵護衛隊在幾十個呼吸間覆滅。此刻他內心的第一想法不是心疼,而且膽寒。

這種戰力,比他麾下那些雜兵真的強太多了。

「你們,隨本王一同救人1

心底雖然恐懼,但劉昂卻不能眼睜睜看兒子被圍殺,戾喝了一聲立刻拍馬衝鋒,想領著最後幾十騎把人救出來。

只是劉昂才剛拍馬前沖,就看到昌邑兵卒硬生生的殺出了一道口子,直接靠近了劉德。

劉昂臉色瞬間大變,處於陣中的劉德更是心如死灰。

漆黑的夜晚,不論劉德還是劉昂都沒能注意到,在包圍圈內的另一側,一道明晃晃的箭尖已經對準了王世子劉德。

『嗖』

輕微的破空聲響起,在這種紛亂的戰場上更是毫不起眼。

利箭穿梭,不過半個呼吸就已經來到了劉德頸側。只要再往前一點,就能把劉德頸脖射個對穿。

「叮~」

可也是此時,一道清脆的金屬撞擊,在劉德耳畔響起。

一柄戰刀從劉德正面甩過,速度快到劉德都沒反應過來,就砸中了這枚側面偷襲的羽箭。

「鼠輩,安敢在某眼皮底下行兇1

負責沖陣的高覽一聲暴喝躥了上前,在戰馬落地的瞬間一把抄起,隨後就朝著利箭飛來的方向跨步猛追。

直到高覽如一陣風似得從身旁衝出,劉德才『噗通』一聲跌落在地。

就剛才的剎那功夫,他真以為自己死定了。

「想跑?」

「問過你高覽大爺沒有1

高覽救劉德,僅僅是因為軍令,所以他並不關心劉德有沒有受傷,一個勁的直追偷襲之人。

三步並兩步猛衝,很快就來到行兇之人面前。右手一探就要去抓人,因為李績吩咐了他要帶『活口』回去。

可行兇之人敢刺殺劉德,就註定不是易與之輩,知道難以逃脫后,翻身就抽出了一支匕首,狠狠刺向高覽。

高覽見狀更是氣笑,身子稍側便一腳踹出。

『轟』的一聲骨骼撞擊,直接把面前的兇徒踹飛七八米遠。

「負隅頑抗,找死1

高覽冷笑一聲便逼了上去,對於在千軍萬馬中闖蕩的戰將而言,小小刺客真不能拿他怎麼樣。

當高覽拎著還剩半口氣的刺客往回走,劉德已經在黃彥的控制之下。僅剩的寥寥兩千殘兵相繼投降,就連最後進入戰場的劉昂也被擒祝

父子相見,劉昂恨不得抽兒子幾個大耳光。但想到劉德差點被殺的畫面,劉昂最終只能深深嘆氣。

也是此時,莫小白才與郭嘉等人慢悠悠的從觀戰點回到大營。

………

「膠西王,你欠我一個天大的人情。」

大營主帳內,望著身下所跪三人,莫小白低哼一聲,目光落在最年長的劉昂身上:「要怎麼還,你得考慮清楚。」

劉昂主宰一地多年,如何不明吧莫小白說的什麼,沉默了半晌,點頭道:「我兒不受管教,受人挑撥魯莽行事,幸得將軍慧眼保全了他這條小命。我自知離死不遠,願為將軍做說客,勸膠東王主動領罪。」

「父王,我」

「你給我閉嘴1

劉昂見兒子居然還敢廢話,並沒被繩索捆綁的他直接一巴掌扇了過去。若非這是自己的唯一血脈,單是私調兵馬一條,不用昌邑一方出馬,他就會先殺了劉德。

「還想跟著我一起死不成1

喝罵聲隨之而來,劉昂是真的恨鐵不成鋼。

要真有勇氣,早先做什麼去了?

這時候兵行險招,顯然是受人蠱惑。

「好,膠西王深明大義,此刻能有悔悟,我想天子會知道的。」莫小白笑呵呵點頭,隨後便讓人帶劉昂父子下去。

等劉昂父子離開,莫小白才幽幽望向被高覽抓來的兇徒:「說吧,請你動手的人,花了多少錢?」

「三十金。」兩條腿幾近折斷的兇徒,此刻只能跪躺在地,咬著牙給出了一個答案。

「都用了?」

「嗯。」

「我再問你一遍,這筆錢用了沒有,你最好也想清楚再說。」

莫小白目光漸冷,對於這種刺客、殺手,他是沒什麼好感的,若不是還有點事情要解決,他不會留這傢伙廢話。

面對莫小白的威脅,和一旁虎視眈眈的高覽,兇徒終究害怕莫小白繼續折磨他,開口道:「錢在平昌縣,我分文未動都可獻於將軍,只求將軍給我一個痛快。」

莫小白點了點頭,努嘴道:「高覽。」

「末將在。」

「帶上一隊藤甲兵去平昌。」

「喏,末將一定為主公把那些錢財一分不少的帶回來。」

聽到高覽的回話,莫小白頓時無語,自己像是在乎那三十金的人?

「給我趕緊過去,如果有人拿錢,你只需要做一件事,給我暴打一頓,扒了衣服吊城門上。」

莫小白哼了一聲,他相信以那位設局玩家的能力,根本不會用真實姓名或者露臉買兇,所以懶得去追問。

但30金對於玩家而言,卻是個不小的數目。只要那傢伙想收回,自己就有機會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