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三國之無賴兵王>第1933章 除了你還有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933章 除了你還有誰

小說:三國之無賴兵王| 作者:諱岩| 類別:女生小說

丁瑤特意來敘舊,荀彧哪敢回絕。

撤步站曹旁邊,他對丁瑤說道:「請大夫人進裡面說話。」

走進前院,丁瑤往四周看了看:「荀公住處好像不是十分寬敞。」

荀彧來到壽春,做了一些日子的官,由於年歲過長,漸漸也就交出了一些權力。

權力的縮水決定著他住處的寬窄。

如今他居住的地方,在同樣從鄴城過來的官員中,相對算是比較狹校

丁瑤說起他的住處,荀彧臉上露出一絲尷尬:「大夫人見笑了,壽春官員宅院以管轄事務多少決定佔地,我已賦閑許久,因此住處確實是窄了一些。」

「荀公現在還負責什麼?」往後院走著,丁瑤向荀彧問道。

荀彧回道:「眼下只是負責整理壽春今年賬目……」

「整理賬目,連個主簿都可以做,哪用得著荀公?」丁瑤停下腳步,轉身面朝荀彧:「子熔這麼用你,確實是他不對,回頭我得好好說說他。」

「大夫人千萬不要責怪主公。」荀彧連忙回道:「是我年紀太大,已經不適合為主公謀划天下。」

「唉1丁瑤突然重重的嘆息了一聲。

聽見他嘆息,荀彧錯愕的問道:「大夫人因何嘆息?」

「還不是為你?」丁瑤說道:「你這脾氣怎麼也不能改改?」

荀彧錯愕:「大夫人說的是……」

「當初你為什麼來到壽春?」丁瑤說道:「可不要以為我都不知道。」

「是我當初莽撞了。」提起那件事,荀彧面露愧疚:「先主從沒想過取代漢室,我卻當面頂撞,換做別人只怕早就身首異處。」

「你能明白就好。」丁瑤點頭:「其實我今天來,也是聽說你在街市上攔阻子熔,請他發兵討伐鄴城,重立漢家皇帝。」

荀彧嵯峨的看著丁瑤:「難道大夫人認為我這麼做錯了?」

「在你看來是沒有錯,可在子熔和壽春上下看來,卻是大錯特錯。」丁瑤說道:「子熔領兵征伐多年,將士們對他早已歸心。壽春上下除了荀公,還有幾個忠貞於漢室?」

荀彧眉頭緊鎖沒有吭聲。

丁瑤接著說道:「你我都不肯承認漢室已經亡了,可我們卻都知道,大漢早就不再是當年的大漢,漢室也早就沒有一統天下的能力。時局既然已經成了這樣,你我再不肯承認,又能怎樣?」

雖然丁瑤是個女人,她說出的這些話卻是天下人都知道,然而又有許多忠誠於漢室的老人不肯承認的現實。

荀彧也知道她說的確實是實情,可話聽在耳朵里,總覺得是那麼的讓人不爽。

看出荀彧面露不爽,丁瑤接著說道:「我只是個婦人,說的話也許荀公聽著會覺得不爽快。可荀公也知道,有些事情並不是你不承認就會改變的。」

「大夫人的意思是……」從丁瑤的話中聽出了些什麼,荀彧疑惑的問道。

他最不願意聽見的就是曹鑠也打算稱帝。

自從曹丕稱帝以後,益州劉備借口劉協可能被殺,也登基做了皇帝。

盤踞交州的孫權緊接著也宣布稱帝。

放眼天下,有實力稱帝卻沒有稱帝的只有曹鑠。

荀彧在街市上攔著曹鑠的時候,心裡想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請曹鑠攻破鄴城誅殺曹丕,然後扶持劉協重登帝位。

可他並沒有去揣摩曹鑠的心思,也沒有顧及曹鑠究竟肯不肯這麼做。

丁瑤登門拜訪,荀彧只覺得奇怪,卻沒想到居然是為了這件事。

看來曹鑠也早就有了登基稱帝的打算。

「我不說,荀公應該也明白了。」丁瑤說道:「子熔打算立國號為魏,與曹子桓的魏國遙遙對峙。」

「大夫人的意思是……」丁瑤已經把話說的特別明白,荀彧卻還是不肯相信一切都是真的,仍然懷著一絲希望。

「我會是太后,子熔會是皇帝。」丁瑤問道:「荀公打算做什麼?是階下囚,還是做大魏朝的開國功臣。」

丁瑤印證了他的猜測,荀彧緩緩閉上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氣。

他並沒有表現出像當初得罪曹操時的焦躁,而是調整了一下情緒,向丁瑤問道:「難道大夫人認為主公這麼做真的合適?」

「除了荀公,壽春上下異口同聲請求子熔登基稱帝。」丁瑤說道:「眾人意願,難道還抵不過荀公一人?」

荀彧錯愕:「難道壽春上下,就沒有一個人再忠誠於大漢?」

「大漢?哪裡還有大漢?」丁瑤問道:「壽春有今日是誰的功勞?是漢室朝廷,還是被曹子桓廢了的那位大漢皇帝?」

荀彧被問的張口結舌不知該怎麼回應才好。

壽春能有今天,當然和劉協沒任何關係。

曹鑠掌管這裡之後,想盡一切辦法調撥錢糧,歷經數年,才把這裡治理的井井有條。

要說功勞,當然都是屬於曹鑠。

「民心不可違,眾人之心不可違。」丁瑤對荀彧說道:「荀公是個明白人,不用我說也清楚該怎麼做。」

她欠身一禮,對荀彧說道:「我先告辭,荀公好好想想就是。」

丁瑤要走,荀彧把她送到庭院外。

離開的時候,丁瑤什麼話也沒說,荀彧站在門口望著她走遠。

當護送丁瑤的隊伍消失在街口,他陡然感覺到從后脊樑生起一股寒意。

大漢果然亡了,連曹鑠也要稱帝,即便再多幾個像他一樣忠誠於漢室的老臣,也不可能對天下局勢有任何的影響。

長長的嘆了一聲,荀彧轉身走回庭院。

他進了庭院之後,院落的大門緩緩關閉。

坐在馬車上,丁瑤也是沉默了好長時間。

直到離住處不遠,她才向跟在馬車旁的侍女吩咐:「你去把子熔請到我的住處,我有話要和他說。」

侍女應了。

陪丁瑤乘坐馬車的環夫人小聲勸道:「天色不早,子熔公子應該也歇下了,大夫人何不明天再請他來?」

「他每天忙得很,等到天亮又不知去了什麼地方。」丁瑤說道:「有話還是早些和他說比較好1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