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四章 太初山中絕毒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章 太初山中絕毒谷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張狂心裡更是打著小九九,如果我混到掌教位置,豈不是翔龍國護國仙師,這可是比皇帝都威風的名號啊!

這時徐吞虎接過話頭:「哼,若我太初能走入絕仙毒谷,取仙魔大戰時遺落的法寶靈法,又豈止是區區翔龍國的第一宗教1他頓了頓,自豪的說道:「我們太初教有一個其他宗門沒有的優勢,那就是最接近數十萬年前仙魔大戰之一的戰唱—絕仙毒谷1

「那場仙魔大戰隕落了無數強者,而他們耗費一生心血收集的各種寶貝都散落在絕仙毒谷,有失傳已久的上古靈法、魔術、還有許多能令整個修真界掀起血雨腥風的法寶1

「那……那還不快去拿?」一直裝老實的張狂豎著耳朵聽趙嘉龍和徐吞虎的話,生怕漏了一個字,當聽到散落了無數寶貝的絕仙毒谷就在太初教附近,而且那還是一塊未曾開發的處女地時,頓時急了:「若是被別的宗門偷走寶貝,那不糟了1

徐吞虎鄙視的瞪了聽到寶貝智商瞬間為零的張狂一眼,冷笑道:「若能隨意予取予求,還用你來提醒?再說其他宗門若膽敢侵入我太初教勢力範圍內,當我太初教無人?」

被呵斥的張狂心底狂罵徐吞虎,表面卻露出憨厚的笑容,連連稱是。

「當年仙魔大戰到最緊要關頭,魔道露出敗象,魔道老祖之一的萬毒魔尊一怒之下自爆,毒死仙魔兩道強者無數,除了極少數和他境界修為差不多的強者僥倖逃脫外,無一倖免!萬毒魔尊乃是絕頂強者,至今修仙者進入絕仙毒谷還會被毒死,即便知道裡面有寶,又哪敢闖進去尋寶1

「萬毒魔尊自爆后,毒氣蔓延了大半個大嶼山,形成絕仙毒谷!現在的大嶼山只是當初大嶼山的三分之一,即便是境界極高的修仙者也不敢輕易闖入,也一樣難入毒谷,難擋毒氣。偌大的絕仙毒谷從來只有進沒有出。」

秦浩軒聽得暗暗咋舌,他附在小蛇身上,也曾探索過小嶼山深處,那裡都危險無比,極易迷路,更何況是比翔龍國第一山大嶼山還要大上三倍,是當年仙魔戰場的絕仙毒谷!

徐吞虎低聲嘆息了一聲:「天地間至陰、至毒或至陽的地方,都很容易生出變異靈藥,經過這麼多年的孕育,絕仙毒谷肯定孕育了許多變異靈藥,若能將這些變異靈藥弄出來,說不定咱們宗門壽元將盡的老祖宗就能突破到第五層仙嬰道果境,再獲得幾百年壽元,那樣我太初教實力又能得到一次騰飛了1

聽著徐吞虎的話,秦浩軒漸漸總結出來,這些所謂神仙原來都是修仙者,雖然能飛天遁地,但還不是真正的神仙,這個世界上仍舊有他們不敢去的地方,也有紛爭和勢力範圍,而且不像傳說中那般長生不老,想要長命就必須突破新境界,逆天奪命增添壽元。

「兩位師兄這麼厲害,想必也是第三層第四層的高手吧1張狂憨笑著拍馬屁。

「哪有這麼簡單1徐吞虎說起修行也是嘆氣:「修仙第一層種植仙根境,只有引導天地靈氣進入體內,澆灌仙種,讓仙種發芽長葉才算突破到第二層仙苗境,仙苗能生長出四十九葉,仙葉越多實力越強,生齊四十九葉後方有機會拔苗成樹1

「我入門三十年,只突破仙苗境,長出十一片仙葉!趙師兄是我們這一輩中翹楚,花了三十多年時間開了二十二片仙葉,如果無法拔苗成樹,突破第三層仙樹境,一百五十年壽元耗盡后,又沒有靈丹妙藥延長壽元,就只有死之一途!修仙路上的第三層第四層豈是嘴上說得那般簡單1

「如果有靈丹妙藥輔助修鍊,會不會事半功倍?」

「廢話,如果輔助修鍊的靈丹妙藥唾手可得用之不盡,就算是黃長老那名廢柴兒子都有仙苗境境第十七葉的修為,如果趙師兄的爹也是教中長老,以趙師兄的天資資質……」

見徐吞虎越說越離譜,趙嘉龍假咳幾聲,冷聲道:「徐師弟!慎言1

徐吞虎面色一寒,意識到自己說多了,閉上嘴巴不敢再做聲。

秦浩軒三人則各有思量,各自盤算著小九九。

看來修仙一途光有絕頂資質也不行,必須要有無數靈丹妙藥奇珍異寶作為輔助,這樣進展才能更快!自己資質雖然不如張狂,但勝在有百毒不侵的小蛇,或許可以附身進那絕仙毒谷,如果能獲得一兩個寶貝,自己定能在太初教大放異彩!

儘管十分危險,但秦浩軒絕仙毒谷尋寶的想法更加強烈了!

在太初教資質比自己好的人多不勝數,還有許多含著金鑰匙出生的仙二代,資質一般又沒有特殊背景的自己,如果不能抓住這個機會放手一搏,根本沒希望在上萬門人弟子的太初教混出頭。

一路無話,不眠不休的驅馬狂奔了三天三夜后,他們終於來到大嶼山山腳。

大嶼山,翔龍國第一宗門所在地,山勢巍峨,連綿起伏。

在重巒疊嶂中,主峰黃帝峰直插雲霄,一條蜿蜒崎嶇卻氣勢磅的通天梯從峰頂直通山腳,通天梯的起點是一塊巨大青石鏤空雕刻的山門,簡單大氣,漂亮卻不花俏。

山門上書兩個血紅隸書——「太初」。

通天梯的盡頭是太初寶殿,整個翔龍國人心馳神往的仙家重地,如果不是太初教弟子,凡夫俗子即便是人中之龍的皇帝,一輩子中也只有在受冊封時能進一次。

四處充盈著仙家靈氣的大嶼山和小嶼山的窮山惡水截然不同,一路踏著鳥語花香來到黃帝峰腳下,尤其是黃帝峰,雲霧飄渺仙音縈繞,恍若仙境。

即便是心性沉穩的秦浩軒也不禁愣住了,原以為臨近絕仙毒谷的大嶼山是如何一片荒涼凄慘,太初教必定在大嶼山深處,原想大嶼山深處必定比小嶼山深處還要危險,都已經豁出性命,做好披金斬刺上山學藝的準備了,卻沒想到這裡簡直就是人間仙境!

「大嶼山乃是翔龍國風水靈氣最好的地方,又有我宗幾千年的仙氣浸潤,山清水秀人傑地靈也是正常。」徐吞虎並沒有嘲笑他們,因為三十年前剛入師門的他們也這般震驚過。

「匆忙趕了三天三夜的路,總算在明天最終測試前趕到了1趙嘉龍吁了一口氣,翻身下馬,對還沉浸在美景中的秦浩軒三人道:「黃帝峰禁止騎馬上山,你們順著通天梯走到半山亭,會有專人安排接應,你們今晚好好休息一宿,明天最終測試非常重要,切記1

指引秦浩軒三人在山門下登記處登記后,他與徐吞虎上山,速度奇快無比,很快就看不到人影了。

山門前除了秦浩軒三人,不斷有太初教弟子引來通過考核的新人,同樣交代了在半山亭有人接待后消失不見,急匆匆的估計是趕去打坐修鍊,補回這幾天外出的損失。

秦浩軒用最快的速度,也足足花了三個小時才走到半山亭,此時天色將暮,夕陽揮灑在大嶼山中,黃昏美景勾勒無遺。

站在半山腰,觸目所及是一片精緻的樓房瓦宇,紅磚綠瓦,高大挺拔的大樹,還有五顏六色散發著幽香的花圃,樓宇花樹布置得恰到好處。

半山亭其實是一條長長的走廊,更是太初教的對外宣傳欄,走廊半人高的矮牆上雕刻著各式圖案,有奇珍異獸,名山大川,更有許多造型古怪的神仙,還有太初教的部分歷史。

這條長廊上擠滿了人,約摸有一兩百,都是今年被選來的新弟子。

有著幾千年底蘊的太初教讓這些毛頭小伙驚奇不已,一個個聚精會神的看著壁畫和文字,心中無不生出一股我為成為太初教弟子而自豪的情緒。

等零零落落的新人來齊后,太陽已經下山,一名四十來歲的太初教弟子才施施然趕來,神情倨傲,道:「跟我來1

他帶著兩百多名新人在食堂用過膳后,在精緻的樓房中穿梭,去往住所。一名衣著華貴,腰掛玉墜的貴族少年忍不住感嘆道:「我哩個乖乖,這比皇宮御花園還要漂亮啊1

想到要住在比皇宮御花園還美的仙境中,大多出身貧寒的寒門弟子忍不住心緒激動,滿懷期待。

然而那名引路師兄七拐八折,將他們帶到一片低矮破舊的平房附近。

「明天清晨,你們在這裡集合,會有人帶你們參加最終測試,半山腰之上乃宗門重地,你們現在沒有資格進入,切記不要亂跑動,否則將逐出門牆永不收錄1他指著那片低矮破舊的平房,道:「那就是你們今晚的住處。」

一群希望破滅的少年,雖然都在心頭咒罵太初教小氣,可誰也不敢把自己的不滿表示出來,眼睜睜看著引路師兄轉身離去。

「慢著!這是狗窩嗎?這是給人住的嗎?」一名器宇軒昂的少年皺著眉頭,毫無顧忌的質問。

他一身黃衫,胸口著兩條戲珠的金龍,一條白玉簪子盤著頭髮,腰間掛了一枚雕工精緻的龍形玉佩,手上還套了一枚琥珀色翡翠扳指,一看就知道不是尋常人家子弟。

那名引路道人頓住腳步,轉過一臉陰霾的臉,若不是看到這少年的裝扮,猜出他的身份,一個新人弟子還沒混出頭就這麼大架子,他早發飆了,但也語氣不善的回復道:「新入門弟子只有這待遇,不服找長老理論去1

「大膽,你知道他是誰么!他是翔龍國當今皇帝最疼愛的三皇子李靖1三皇子李靖旁邊一位跟班大聲說道,這跟班也一身錦衣華服器宇軒昂,應當也是權貴子弟。

這引路道人臉上浮現的笑容滿是看不起的味道,大袖一甩的說道:「便是你們的皇帝老小子親臨,在大嶼山也要守太初教的規矩,三皇子?區區凡人的身份,少在太初擺譜。」

說罷,他施施然離去。

吃了癟的李靖和身邊幾名權貴子弟陰沉著臉,李靖哈哈一笑,道:「父皇不是常教導我們,要深入民間,了解民間疾苦,這不就是個體驗的好機會?」

不愧是皇家子弟,這番自我解圍成功給自己找了個台階下,還博得不少寒門子弟的好感。

李靖一馬當先走進平房,一股霉味撲鼻而來,這個狹長的平房裡陰暗潮濕,一腳踩在地上還踩出水來,發出滋滋的響聲。

李靖的皇子身份引起了許多人的關注,不少人已經主動湊上去和他攀交情了。

張狂和張揚二人洋溢著熱情的笑容,已經籠絡了好幾個少年,聊得熱火朝天。

在所有人都在結交好友,為自己未來拉幫結夥時,也有少數人坐在床沿一聲不吭,這些人要麼自卑,要麼生性內向不善交流。

秦浩軒沒有去湊熱鬧,對於主動和他搭訕的少年敷衍幾聲,選定一床被子,開始鼓搗起衛生。

在秦浩軒身邊,一個只有秦浩軒肩膀高的瘦小男孩畏畏縮縮的站著,長得十分秀氣的他無所適從,似乎是第一次出遠門,第一次和這麼多人同處一室,因為瘦瘦小小很不起眼,也沒人主動和他打招呼。

「嘿,幫我一起扯下被子吧?」看他那孤苦無依的模樣,秦浩軒惻隱之心大動,主動和他打著招呼:「小嶼山秦浩軒,你呢?」

男孩微微一笑,露出潔白的牙齒,麻利的接過被子,和秦浩軒一起抖去上面的灰塵后,怯生生的說道:「徐……徐羽……」

當大多數人都在交際時,整理床鋪的秦浩軒和徐羽引起了李靖的注意。

瘦瘦小小的徐羽不說,秦浩軒卻十分磊落陽光,一身古銅色肌肉和健壯的身板,昭示著他的身體素質不錯,資質應當也很不錯。

李靖走到秦浩軒身前,拱手道:「李靖,請教兄台尊姓大名1

「秦浩軒。」秦浩軒同樣抱拳回禮。

「秦兄弟,往後咱們都是太初教的弟子,又是同年的師兄弟。太初教強者如雲,咱們剛入門的弟子不受重視,往後大家互相提攜,共同進退1

李靖熱情洋溢的笑容,勾著秦浩軒肩膀,十分親密的模樣。

畢竟李靖是翔龍國的三皇子,主動跑來跟自己搭話,自己若是敷衍就顯得太擺譜,秦浩軒微笑著和他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然而瘦小的徐羽就站在秦浩軒身旁,但李靖卻看都不看一眼,彷彿壓根沒這個人似的,完全不搭理他。

很快,秦浩軒心裡就有一個評價,李靖這人表面熱情心底十分勢力,只結交他認為有價值有潛力的。

這群少年聊了一會兒,天徹底黑下來,冰冷的山風呼呼從牆縫中吹進來。

早秋時節白天氣溫不低,但晝夜溫差極大,尤其還在這間陰冷潮濕的平房裡,一些體質弱的已經凍得瑟瑟發抖了。

雖然這兩個大通鋪睡兩百個人還是綽綽有餘的,而且也擺了兩百多床被子,但這些被子又濕又薄,用力一捏能捏出水來,還散發出刺鼻的霉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