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五章 顯靈台上鑒仙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章 顯靈台上鑒仙眼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少年們紛紛爬上床,在寒風中只能無奈的接受了又臟又硬的大通鋪,和潮濕霉臭的薄被子。都想好好休息一晚,消解晝夜趕路的疲累,準備迎接明天的最終測試,譜寫人生新的篇章。

徐羽緊挨著秦浩軒躺著,在薄薄的被子中凍得嘴唇青紫,不止是徐羽,包括身強體健的秦浩軒在內的其他新弟子,都感覺到刺骨的寒意。

昏黃的燭光中,一隻黑手伸向徐羽,將緊緊裹著她的被子抽走。

徐羽嚇得大叫一聲,是他身旁一個身強體健的少年,搶走徐羽被子后,他怒目一橫,罵道:「叫什麼叫!有本事你就搶回去1

被他一吼,徐羽眼眶中含著委屈的淚水,瘦弱的他卻不敢據理力爭,在這個時候說道理是沒用的,誰的拳頭硬誰就有理。

徐羽旁邊的秦浩軒將一切都看在眼裡,那搶被子的人如此理直氣壯,讓他怒髮衝冠,若不是考慮初來乍到不要太出風頭,他早就一拳打過去了。

「來,我們共睡一床吧,這樣還能暖和些呢1秦浩軒拉著在寒冷中蜷縮成一團的徐羽,將自己的被子分一半給他蓋著,但被子實在太小,他不得不將徐羽抱在懷裡。

徐羽凍得發白的臉蛋登時紅得燙手,被秦浩軒摟在懷裡一動都不敢動。

抱著徐羽的秦浩軒沒有覺得不好意思,兩個男人睡一個被窩也沒啥大不了的,徐羽身上的一縷香味傳到他鼻子里,倒沖淡了被子難聞的霉臭氣味。

搶被子的先例一開,凍得瑟瑟發抖的少年們豁然開朗,有幾個自忖強壯的少年開始明目張搶劫起來,而被搶者則拚死捍衛自己的被子,有幾個地方頓時打得熱火朝天。

離秦浩軒不遠的李靖也蠢蠢欲動,在他的眼神示意下,他身邊那幾名權貴子弟也大搖大擺出去搶被子。

這些權貴子弟自幼學習拳腳,身體素質遠比其他少年要強,他們一出來便搶了好幾床,不服者都被狠揍一頓,打得鼻青臉腫,接下來便再沒人敢反抗。

搶被子變成收被子,很快就收到秦浩軒這了。

那個叫慕容超的權貴少年,抓住秦浩軒的被子一抽,剛剛睡暖和點的秦浩軒身子一冷,徐羽一哆嗦,又冷又怕的他眼淚嘩嘩流下。

秦浩軒二話不說,從床上一個鯉魚打挺爬起來,喉嚨里發出胸腔的放勁悶鳴之音。

「啪」!

一拳打在慕容超的臉上。

慕容超身子橫甩出去,就如風中落葉,摔在一兩米外的地上,好半天爬不起來。

直到慕容超哎喲慘叫出聲,其他幾個人才反應過來,一個個為秦浩軒的拳腳震驚得目瞪口呆。

慕容超出身將門,自幼習武,學的都是軍中搏殺術,反應速度在他們幾人中是最快的。

最強的慕容超被秦浩軒一拳放到,其他幾名權貴子弟正要硬著頭皮一擁而上,一直保持沉默的李靖出聲:「放肆,誰讓你們打擾秦兄弟休息的?」

那幾名權貴子弟立馬收手,雖然有懼怕李靖的成分,但更多是害怕野獸般兇悍的秦浩軒。

然而剛從地上爬起來的慕容超卻不顧這麼多,只見他怪叫一聲,從腰間拔出一柄匕首刺向秦浩軒,因為距離不遠且速度極快,匕首發出嗤嗤的破空聲。

像是側面都長了眼睛的秦浩軒明顯不是吃素的,反手一抓慕容超手腕,扣住他動脈,慕容超手中匕首應當是個削鐵如泥的好玩意,落地時深深插入地面,只露出刀柄。

扣住慕容超的秦浩軒一腳踢在他屁股上,將他踢開,怒目冷視幕後黑手李靖。

秦浩軒狠辣的身手著實把李靖震住了,心道這人有些本事,若能把他拉入自己陣營,也是一個不錯的助力。

他走過來狐假虎威訓斥了慕容超幾人一頓,然後撿起秦浩軒掉落在地上的被子,塞給秦浩軒,示好道:「明天一早就要最終測試,秦兄弟早些休息。」

秦浩軒繼續摟著徐羽睡了,雖然還有些零星的搶被風波,但再也沒人敢搶到秦浩軒頭上。

對秦浩軒一來就得罪了三皇子李靖,張狂有些幸災樂禍,三皇子是他能得罪的么?

考慮到明天是最終測試,秦浩軒強行按捺住前去絕仙毒谷尋寶的衝動,畢竟明天的最終測試十分重要,若昏昏欲睡沒精神,耽誤了可不好。

第二天天還蒙蒙亮,在三聲清脆的鐘聲中,這兩百多名少年立刻從床上爬起來,整理了下衣裝后。趕往平房前的空地集合。

在昨夜那名引路道人的帶領下,他們吃過早膳,穿過一片片精緻的建築,去往最終測試的場地。

大約走了半個時辰,引路道人將他們帶到一個露天的廣場,此時太初教負責最終測試的前輩高人已經恭候多時了,一個仙風道骨道人打扮的老頭被他們簇擁其中,他就是太初教掌教黃龍真人。

新弟子入門最終測試,在各大宗派都稱得上一等一的大事,太初教也不例外,今年這一屆就連閉關許久的黃龍真人都親臨現常

焚香祭天,在仙樂飄渺中,黃龍真人親自宣布開始,一名長老走上前台,宣布最終測試的內容。

「這一次測驗是檢測你們的天賦程度,資質好壞1

已有太初教弟子認出,站在高台上發須皆白,身穿青色道袍,頗有幾分仙風道骨的長老竟然是落葉真人,這落葉真人還是掌教黃龍真人的師叔,在太初教輩分極高,常年閉關,很少拋頭露面。

他和掌教黃龍真人齊齊現身,還有看台上的眾多長老,可見他們對這次最終測試的重視。

落葉真人道:「仙種依據強弱分為有色仙種和無色仙種,無色仙種又有飽滿和不飽滿之分,有色仙種則分為灰、褐、青、橙、赤、金、紫七種顏色。」

將仙種等級說完的落葉真人頓了頓,道:「測試完畢后,不論仙種強弱,希望你們都不要驕傲或泄氣,修仙者的最終成就並不能以資質好壞蓋棺定論,後天努力也能彌補先天不足1

測試開始,隨著落葉真人的點名,一連測試了幾十個新弟子,然而全都是無色且不飽滿的弱種。

仙門高層們神色如常,即便所有新弟子都是弱種也是很正常的,有色強種可遇不可求,只要這兩百個弟子裡面有一兩個飽滿的無色仙種就不錯了。

「下一個,大田鎮張揚1

張揚走上測試台,將手放在上。

隨著落葉真人打入一道仙靈之氣,頓時閃起灰色光芒。

「灰種1

黃龍真人猛地站了起來,雙眼綻放著不可思議的光芒,威嚴的臉上藏不住心底的狂喜,灰種啊!這可是灰種啊!一個仙門傳承百年時間,所招收的弟子之中,不見得會有一個是灰色仙種這種優秀仙種!

只要有這麼一顆灰種,太初教在未來兩百年,甚至更久都不會有任何問題,只要他可以成長起來,甚至可以成為太初教的新一任掌教啊!當今掌教,曾經測試仙種時,也是灰種!

或許個人的仙緣,在未來有著很大的不同,但這個灰種在未來,一定可以成為太初教的棟樑!

看台上的一干長老,更是興奮的站起了起來,彼此臉上掛著喜悅興奮跟震驚的同時,也彼此露出了幾分敵意。

這麼優秀的灰種,誰不想收他做徒弟?未來自己這一脈,很可能就是太初教的執掌者。

「黃龍師叔啊,我們古雲堂這一脈一直沒有收徒,這次我看下面那個叫做張揚的孩子,跟我們古雲堂一脈有師徒緣,不如黃龍師叔做主,等到仙苗期之後,令他投入到我們古雲堂一脈如何?」

其他幾名長老,一齊把視線都投放在了開口說話的胖仙師身上,這胖仙師個頭不算高,身體胖胖,臉上帶著的笑容很是慈祥,一把山羊鬍子隨著他說話時的下巴連連抖動,頗有一派仙風道骨的味道。

胖仙師感覺到其他人投來的視線微微一笑,沖著其他人抱拳拱手:「各位師兄,師弟還有師妹,你們都這麼看著我,也是這樣認為的?那古雲子在這裡感謝了……」

「古雲子,我怎麼沒聽說過你還懂相面,推卦之術。怎麼就知道此子與你有緣?在我觀來,此子同我夏雲堂倒是有些師徒緣分,在咱們太初教,我們夏雲堂的六爻卦,那可是無人能及的。」

古雲子胖眼一翻,順著聲音看向說話的乾瘦道人身上,這身穿著紫色道袍,看起來像是一個紅包,多過像是一個修仙道人的老道:「夏雲子師兄,你們夏雲堂這十年來,每次有人入門都被你搶,五年前那顆飽滿仙種的赤明也被你搶走了,不能所有的好苗子,都進入你夏雲堂吧?」

「古雲子這話我同意……你夏雲堂已經有不少好苗子了,再給你天理難容1

一身書生打扮,頗有幾分超凡脫俗味道的碧竹子忙不迭出聲道:「掌教師叔,落葉師祖,我碧竹堂一向與世無爭,弟子更是心無雜念,一心一意為宗門培養優秀子弟,發揚光大我太初教,張揚這弟子頗有靈根,若能進我碧竹堂,勢必能爆發出璀璨光彩1

古雲子和夏雲子白眼連翻,他們這才知道碧竹子這廝平日里一副與世無爭,清高無比的模樣,原來都是裝出來的。在灰色仙種的誘惑下,終於露出狐狸尾巴。

「咳咳。」一個清脆如出谷黃鸝的女聲響起:「幾位師兄,我百花堂一貫只收女弟子,陰氣過重,缺了點陽剛之氣,想必以幾位師兄的寬宏胸懷,一定會將這張揚讓給我百花堂吧?」

蘇百花的百花堂在太初教獨樹一幟,門下清一色女弟子,常被其他堂弟子牽挂,收女不收男乃是百花堂不成文的規矩,沒想到蘇百花竟然想破例。

「不妥不妥1古雲子搖頭晃腦,一面從懷中掏出一個白玉瓶。

這白玉瓶剛拿出來,整個台上頓時瀰漫著一股濃郁的仙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