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六章 紫氣東來驚仙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章 紫氣東來驚仙鑒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黃龍師叔,我前陣子在滄瀾山尋到一株涎靈草,可惜我對丹道一知半解,若是我拿去煉丹,那可是暴遣天物了1

古雲子拿出白玉瓶,其他幾個就知不妙,夏雲子等人頓時瞧出了古雲子的意圖,在心裡狂罵不已:「你姐!你妹!你全家!古雲這混蛋這是要賄賂掌教1

若是旁的東西,黃龍真人未必有興趣,但這株千年涎靈草卻恰好是一個上古丹方中極為重要的一味葯,黃龍真人多次暗示要用旁的東西換下古雲子這株涎靈草,這廝一直裝瘋賣傻,沒想到為了收張揚為徒,竟然捨得下如此血本。

果然,黃龍真人眼珠一亮,目光落在涎靈草上再也扯不開了,修鍊到他這境界想再進一步很困難了,如果有了這株涎靈草,煉出那上古丹方,百年內自己還能再跨一個境界。

「這怎麼行,這株涎靈草可是你心愛之物,我怎麼能收你這麼珍貴的東西。」黃龍真人一臉道貌岸然的推辭,但目光還落在涎靈草上沒離開。

黃龍真人意思很明顯,涎靈草雖好,卻不足以換一個灰色仙種弟子。

古雲子暗暗叫苦,都怪自己以前太摳門,掌教師叔這是想狠宰自己一刀啊!不過為了灰種弟子,為了古雲堂未來也出一個掌教,他決定豁出去了!

他一隻胖手在懷裡一陣摸索,拿出一顆晶瑩剔透的雲獸內丹,雙手各拿一寶物的古雲子想著要將它們送出去心都滴血了,臉上卻掛著笑容:「師叔,我沒事在內院種了些木,能提高丹火溫度,是燒丹火最好不過的材料了,回頭給您送去。還有這顆雲獸內丹,能提升煉丹成功率。只要您能收下這些,煉出羽化丹,帶領太初教走出更加輝煌鼎盛的未來,我古雲子拿出這麼點東西又算什麼!還請您念在弟子一片拳拳赤誠之心,不要拒絕才是。」

黃龍真人還要拒絕,古雲子連塞帶推將雲獸內丹和涎靈草塞到他手裡。

木、雲獸內丹、千年涎靈草,哪一樣不是煉丹的極品材料。自詡太初教丹道第一人的碧竹子心裡就像被無數只貓爪在撓,暗罵古雲子這胖墩常在幾個長老面前哭窮,家底卻這麼豐富,真是老奸巨猾,人不可貌相。

古雲子的「盛情難卻」,黃龍真人也就「卻之不恭」了,張揚這棵難得的苗子自然而然就落入古雲堂帳下了。

其他人沒料到古雲子竟然使出如此卑鄙手段,賄賂掌教收下這百年難得一遇的灰色仙種弟子,心中憤憤不平的同時,更是哀嘆不已,誰叫自己手裡沒有比雲獸內丹和涎靈草更珍貴的寶貝呢!只好眼睜睜看著張揚落入古雲子的手心!

這可是灰色仙種啊!很有可能是未來的掌教。

夏雲子扼腕嘆息,如果這張揚拜入自己門下,自己曠絕古今的六爻卦也就後繼有人了,說不定以此子的資質,還能將這一門絕學發揚光大!

不過黃龍真人點了頭,他們也只有嘆息的份了。掌教的決定可不是他們敢反駁的。

張揚仰頭看著眾多長老的爭奪,臉上浮現出了囂張的得意,看來這灰色仙種十分難得啊!這麼多大人物來搶我,恐怕從這一刻開始,我就要平步青雲了!不但可以收拾秦浩軒,甚至就算是張狂?待會測試完仙種,可能都要調過頭來,喊我老大了!

好!太好了!張揚忍不住想要仰天大笑,高傲的眼神掃視著其他所有等待測試的眾人,視線最後落在秦浩軒身上,等著吧!以前你為了給人出頭,打斷我幾根肋骨,等我修成靈法,把你全身骨頭都打斷。

秦浩軒感受到張揚的討厭的視線微微皺眉,這種人竟然能有如此好的資質,是老天不開眼?還是他家祖墳埋得好?看他那囂張的樣子,如此不穩重,在未來茫茫仙道上,成就也有限。

看到黃龍真人收了古雲子的賄賂,將張揚歸到他門下,旁人也不敢有絲毫異議,秦浩軒恍然大悟。

這些貌似不食人間煙火的修仙者法力再強大,生命再悠長,可畢竟還是人,有七情六慾,更有貪心私念,這裡就是俗世的一個清晰倒影,人的某些劣根性甚至比俗世更加明顯。

執掌太初教牛耳的黃龍真人,他的實力可以不懼任何人的非議,如果煉出上古丹方,他的實力能更上一層樓,話語權也就更大。

實力!你的實力和你的話語權掛鉤!實力越強話語權越大!

張揚走下測試台,皇子李靖立刻帶人走了上來把手一拱:「恭喜恭喜啊!張揚兄未來仙路上,那可是要多幫襯我們幾把埃」

「張揚兄,好仙緣礙…」

「昨天一見到張揚兄就覺得器宇軒昂,人中之龍,絕非泛泛!往後同門師兄弟,還請張師兄多提點1

「張師兄,小弟從昨晚剛見到你就想跟你混了,往後你就是我老大了。」

「對,老大!咱老大可是灰色仙種的牛人,據說掌教黃龍真人剛入門時也是灰色仙種!老大以後也是執掌太初教牛耳的大人物1

「好說好說。」張揚嘴角咬著得意的笑容,視線有意無意的掃視著不遠處,始終不為所動,臉色陰沉如水的張狂,這位家兄還在等什麼呢?難道他真以為自己會成為灰種嗎?

「張狂,上台……」

台上落葉真人叫聲起,張狂面色沉重的走上測試台,他心頭猶如壓著一顆千斤巨石,若是自己測試結果是無色弱種,那往後在張揚面前可就抬不起頭了。

不過張狂轉念一想,初試時自己的成績遠比張揚要好,自己的資質又怎可能比張揚差呢?從小到大,自己哪一樣不比他強!

想到此處,張狂昂首挺胸踏上測試台,藐視的瞪了沉醉在各種馬屁中的張揚,心道:「小子,以前我是你老大,以後也會是1

這一屆弟子中已經有一個灰色仙種,已經讓黃龍真人等喜出望外,接下來這些弟子他們也不抱多大希望,出現一個灰色仙種已經是上天眷顧,做人不能太貪心不是?

哪怕接下來這些弟子全都是弱種,黃龍真人也能做夢都笑醒了。

誰知,就在張狂手接觸到那一霎,一道強烈而璀璨的紫光爆出,照亮了半邊天空,直刺到在場所有人的心窩。

這一霎,所有人都以為自己出現幻覺了,不由自主的擦了擦眼睛,沒錯,爆出的是璀璨的紫光。

「紫種1

黃龍真人瞪大了眼睛,近乎失聲的喊叫了起來,雙眼綻放著無法相信的狂喜,百年修持出來的處變不驚,天塌於眼前而面不變色的道心,在這一刻瞬間徹底崩塌。

紫種……紫種啊!無上紫種!

何為無上紫種?

一名擁有無上紫種的仙門,若是讓紫種徹底成長起來,甚至可以令所在仙門未來有機會晉陞為無上大教!那種大教,遠不是太初教可以媲美的存在。

即便是無上大教,數千年也不見得可以找到一名紫種傳人!這種傳人出現,足夠引起兩個教派大打出手的爭奪。

「紫種……真的是紫種……」

黃龍真人用力的揉搓著眼睛,這不是幻覺,紫種就在眼前!本以為有生之年,能夠見到一枚青種,都能夠死也瞑目了,卻沒想到見到了很多無上大教的教主,一輩子也看不到的紫種!

窒息,黃龍真人有一種窒息的感覺,太初教的崛起,真正的輝煌,成為無上大教的歷史,竟然是要在我的手中完成?歷代祖師啊!你們看到沒了?咱們太初教,有紫種了!

古雲怔怔的望著張狂,剛剛拿了那麼多資源換來了一個灰種,轉眼間就蹦出一顆紫種!我的個仙祖在上啊!你耍我吧?灰種已經難得,怎麼會出現紫種?我剛剛的投資豈不是……

古雲看向台下的張揚,頓時覺得怎麼看怎麼順眼的得意弟子這麼礙眼呢?只恨不得狠狠扇自己兩個耳光,要是沒用那株涎靈草換張揚,或許就能用它換這個紫種做徒弟了。

成為紫種弟子的師尊,這榮耀足以彪炳史冊照耀千秋,哪怕自己一無所成,太初教歷史上也要為他記上重重一筆!

有了紫種,自己大代價換來的灰種弟子哪有當掌教的希望。不行,說什麼也要再爭一爭!

古雲子剛要開口,一貫以豁達示人的碧竹子猛地站起來,顫音道:「黃龍師叔,這個張狂一定要到我碧竹堂來,碧竹堂重視弟子心境修為,每個碧竹堂弟子心性都極穩,張狂這孩子性子有菱角,我一定能將他性子里的特點留下,教導他……」

「狗屁!你看你心性都毛躁了,怎敢保證教好張狂!張狂的性子很對我胃口,來古雲堂最好1古雲子生怕黃龍真人被碧竹子說動,暴跳著開始反駁,哪裡還有什麼仙風道骨的意思:「古雲堂才不修什麼狗屁心境,實力,實力才能保證修仙路上一路暢通1

夏雲子譏笑著,反駁道:「古雲師兄,你剛收了張揚,莫非是想把好苗子一籮筐攬了?黃龍師叔,我的六爻卦曠絕古今,上知天下通地,有鬼神莫測之神奇,張狂天資絕佳,正是六爻卦最好的繼承人1

夏雲子說著,轉頭望向張狂道:「六爻卦乃上古絕學,不但可預知福禍,還能制敵於無形中,乃是我教最奧妙的絕學。」

「夏雲師兄,你那六爻卦只是上古六爻卦的皮毛,殘缺不全,這種功法傳給張狂,豈不是糟蹋了一枚無上紫種?」

出聲駁斥的是蘇百花,這個保養得極好,看著年輕漂亮的百花堂堂主出乎意外的刻薄,也深深印證了女人沒一個好惹的,尤其是活了幾百歲的老女人。

「對啊,夏雲子,你的六爻卦不是上知天下通地,通曉過去未來么?你乾脆算算哪裡還有紫種弟子,再去收一個就是,何必跟咱幾個搶張狂呢?」

蘇百花噎死人不償命,登時把夏雲子堵得面紅耳赤,一掠寬大的道袖,數枚六爻卦漂浮在他身前,眼看就要當場表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