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七章 淡然明鑒道初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章 淡然明鑒道初心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被黃龍真人目光掃中,他們四人心裡發毛,既然掌教一錘定音,古雲子等人也不再多說,一雙雙飢餓眼神閃著青光,臉上堆滿笑容,紛紛向張狂狂拋媚眼。

「張狂啊,沒事多來古雲堂轉轉,你和張揚互相提攜,一同進步嘛1

「古雲堂有什麼好轉的,多來夏雲堂走走,我們一起探討卦理1

待他們幾個說完,一直沉默不語的蘇百花忽然道:「三個月入門初訓后,正值寒冬,百花堂的寒梅也要盛開了,張狂你可來我百花堂一同溫酒賞花。」

內堂四大堂主,在太初教是僅次於掌教和一些老牌長老的存在,高高在上,尋常弟子想高攀也沒可能,為了搶張狂,他們已經顧不得體面了,尤其是平日里嚴禁男弟子踏足的百花堂,堂主蘇百花竟然主動相邀,這待遇讓廣大男弟子心頭積鬱。

無數弟子向張狂投去艷羨的眼神,剛才還不可一世的張揚更是屁顛屁顛跑過來,一口一個老大叫得肉麻,哪還有之前半點傲氣,灰種和紫種的巨大鴻溝,他從一干長老的表現就瞧得出來。

「張狂兄弟,能和你一同拜入太初教,實乃我之榮幸1皇子李靖立刻帶著一干權貴子弟走過來,將張狂團團圍住,無比熱情,那一臉求賢若渴也不知是裝出來的還是發自內心。

「張狂兄的家還在小嶼山大田鎮吧?我在京城有一座新修的王宅,如果張狂兄弟不棄,可以請二老移居,我父皇必定以公侯之禮待之,榮華富貴安享晚年。」

一些眼高於頂的權貴子弟們紛紛附和,一時間張狂就被吹成翔龍國未來棟樑,太初教邁向無上大教的領頭羊,不過以張狂紫種的資質,也當得起這些讚譽。

許多寒門子弟哀嘆自己為何不是紫種,不然自己父母也能享公侯之禮,一步登天,光宗耀祖。

「下一個,李靖1

隨著落葉真人的點名,李靖走上測試台。

皇室每一代都會選一名資質極佳的皇子前往太初教修仙,肩負著成為李家皇朝未來守護神的使命,以保皇朝千秋萬代,李靖就是這一代被選中的皇子。

出身皇家的李靖,自幼吃著各種靈藥長大,就連泡澡水都是葯湯,對世俗權位雖然也大,卻沒什麼繼承帝位的機會,最後乾脆把心一橫,想要試試自己的仙途是否可走的順些。

在凡人國度,皇子的身份尊貴至極,但在以實力說話的修仙界卻沒什麼用處。

原本李靖對自己的資質極為自信,但從張狂被測出是紫種后,他心裡登時升起一股強烈的危機感。

在修仙界一切以實力為基準,哪怕他貴為皇子,如果沒有超卓的實力和潛力,照樣無法立足,更別提拉起一支屬於自己的勢力。

畢竟是見過大場面的人,儘管心裡七上八下,李靖面色淡定從容,走上測試台。

艷陽高照,暖風和煦,在太初教掌教和諸多地位崇高的前輩高人面前,再次爆出璀璨奪目的紫色光芒,亮瞎了許多人的眼!

「紫……紫種1

看台上那些長老們,四大堂堂主,以及掌教黃龍真人,俱是瞪圓了雙眼,不可置信的盯著紫得炫目的。

看台上的

「太初教……咱太初教要逆天了么?」

「連續兩顆紫種,這在那些無上大教都是無法想象的,有他們在,太初教的未來是多麼輝煌1

「嘖嘖,皇子李靖竟然是紫種,李家皇朝註定要千秋萬代了。」

連續兩名紫種弟子,即便是沉穩如黃龍真人,也是狂笑起來:「十年前大慶國上清教掌教長眉老兒收了一名赤種弟子,揚言在三百年內超越我太初教,今日我太初教連續兩名紫種弟子,豈不比他上清教強千百倍?」

即便是那些無上大教數千年也才出現一顆紫種弟子,今天的黃帝峰,連續出現了兩顆紫種,這換在其他無上大教也是難以想象的,黃龍真人現在的表現不但不失態,反而相當穩重了。

有了張狂和李靖兩名紫種弟子,太初教註定將要崛起,甚至可能成為超越某些無上大教的存在,可以想象有了張狂和李靖的太初教,將無比興盛強大!

「黃龍師叔,我碧竹堂與李氏皇族關係向來良好,每年都要送去各種仙丹數百顆,李靖這孩子必定是吃著我煉的丹長大的,拜在我門下也是理所當然吧?」碧竹子第一個跳出來,哪顧得自己示人恬淡的形象已經毀得一塌糊塗,古雲子為收一個灰種弟子都不要節操了,自己還要形象幹嘛?

「呸,還是來我百花堂……」

蘇百花剛開口,立即被懷恨在心的夏雲子陰陽怪氣打斷:「修仙者首忌女色,六根不凈七情不斷,如何探求無上大道?百花堂陰盛陽衰,李靖如若去了,那點陽剛血氣還不被克得死死的?還是不去為好。」

「夏雲子,你……」

已經收了張揚的古雲子自知沒戲,一臉幸災樂禍的煽風點火:「夏雲子這話不無道理,不過萬事也無絕對,不是所有女子都是狐媚……」

眼見氣氛不太和諧,黃龍真人打斷和稀泥的古雲子,道:「李靖和張狂一樣,師從何人待他仙苗境后自己決定,你們不必再爭了。」

掌教真人一錘定音,其他人自然沒有異議,測試繼續進行。

後面測試的弟子一連三十個都是無色弱種,但絲毫影響不了黃龍真人的好心情,有一個灰種劍更何況還出了兩個無上紫種。

只是沒人注意到,在李靖也測出是無上紫種后,他看向張狂的目光不再是欣賞和拉攏,而是帶著敵意。

兩人都是無上紫種,但太初教掌教位置只有一個,不論是張狂還是李靖,心中都有不小野心,兩人誰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們註定走向對立面。

「下一個,秦浩軒1

終於輪到秦浩軒測試仙種了,由於昨晚拳打慕容超,就連皇子之尊的李靖也退讓三分,反而好言招攬,讓人猜想秦浩軒一定很強,紛紛猜測他會是什麼仙種。

秦浩軒大踏步走上測試台,對落葉真人鞠躬致敬后,將手放在冰冷的中。

在秦浩軒走上測試台時,落葉真人眼神閃過一絲詫異,秦浩軒不但氣宇軒昂,少年老成,在他面前不像其他弟子一般畏畏縮縮,且身上傳出一道若有若無的靈氣,十分微弱卻異常純正。

即便是根骨絕佳,天賦異稟的紫種弟子,身上都沒有靈氣波動,在仙種破種出苗前身上能傳出靈氣波動的人極為罕見,往往資質不凡,使得落葉真人對秦浩軒的測試結果生出幾分期待。

測試似乎有一股直探人心的魔力,秦浩軒的手剛放上去,它便生出一股黏力將他的手黏祝

落葉真人打出一道仙靈之氣,在這一刻彷彿洞悉了秦浩軒的身體,嗡嗡輕顫后,發出一陣微弱的光芒,卻無任何色彩。

無色仙種中的弱種,瀕臨死亡的最差弱種!

台下李靖一干人發出一陣唏噓聲,慕容超目光陰冷,已經在籌劃如何報復了,慕容超也是灰色仙種,和張狂李靖沒法比,仙苗境后拜入四大堂也是板上釘釘的事,秦浩軒一個弱種和他根本沒法比。

被一大群人圍著的張狂冷笑一聲,大罵了一句廢物,秦浩軒資質果然極差,待自己靈法大成,就是他受苦受難之時了!圍在張狂身邊的捧哏者猜出他們同鄉之間關係極差,一面吹捧張揚一面貶低秦浩軒,這些低級的馬屁拍得張狂舒服之極,自信心爆棚,十六年來被秦浩軒死死打壓的憋屈瞬間得到釋放。

秦浩軒測出是弱種,落葉長老眼神中閃過一絲疑惑,像他這種身上有先天靈氣的人,資質怎會如此之差呢?肯定是不會錯的,那一定是自己看錯了吧。

已經測出兩名紫種的落葉真人並沒有在秦浩軒身上多糾結,惋惜的望了他一眼,勉勵道:「別灰心,好好努力!修仙路上無限可能,後天努力和際遇也可彌補先天不足1

「謹遵老祖教誨。」秦浩軒彎身鞠躬,落葉真人在太初教輩分極高,身份尊貴,卻沒有高人的臭架子,還勉勵自己,值得尊重。

不過落葉真人的勉勵,勉的成分居多,除非有什麼奇遇,否則弱種弟子未來成就拍馬也趕不上強種弟子,但那奇遇豈是人人都能有的?

走下測試台,秦浩軒在無數嘲諷的眼神中,看到徐羽一雙大眼睛中閃爍著深深的失望和惋惜。

無色弱種本也沒甚大不了的,只是昨晚秦浩軒的強勢就連皇子都忍讓三分,讓人以為他很厲害,卻不料是個紙糊老虎,外強中乾。

徐羽動了動嘴唇,本想安慰秦浩軒幾句,秦浩軒卻反過來安慰他道:「弱種而已,沒啥大不了的,落葉老祖不是說修仙路上無限可能,後天努力也可以彌補先天不足么?」

徐羽羞赧一笑,飽含惋惜和落寞。

看到徐羽的神情,秦浩軒雖然一臉淡定從容,但心頭卻猶如亂麻。

以自己弱種的資質,且不說與自己有宿怨的張狂,昨夜得罪的李靖等人也會給自己下絆子,必須得儘快提升實力,否則往後的日子將無比難過了。

不過秦浩軒卻不灰心,他堅信後天努力可以彌補先天不足,更何況他還有小蛇這個底牌,如果只是仙種強的才能成就大,那太初教還留弱種弟子幹嘛,不如直接帶個,看誰仙種強就收誰算了。

徐羽是這一批新弟子中最後一個上測試台的,除了秦浩軒,其他人都爭先恐後的討好紫種的張狂和李靖,沒人關心徐羽的成績會怎麼樣,直到爆出瑰麗的紫色仙光。

璀璨紫光再次揮灑在測試台每個角落,沒人會想到徐羽瘦小的身子里竟然蘊藏著一顆紫色仙種,昨夜搶徐羽被子的那弟子登時嚇軟了腿,癱坐在地上,老天啊,你這是玩我吧,昨晚我竟然搶了一個無上紫種弟子的被子,往後可怎麼立足。

至於看台上太初教前輩高人們,已經激動得麻木了,一個紫種弟子足以將一個宗門變為無上大教,那麼兩個三個呢?太初教這是要一統修仙界了么?最起碼過一百幾十年,待三個紫種弟子成長起來,便是對上萬載大教的盟主教,也可硬氣說話,等他們徹底成長起來……萬載大教也要臣服,將盟主之位讓出來給太初了!到那時……靈山靈脈還不是隨便太初來拿?

「嗤噗1蘇百花面色古怪的仔細端詳徐羽,忽然笑了,對古雲子等人道:「張狂和李靖你們爭去,我百花堂有徐羽就夠了1

「憑什麼1夏雲子陰陽怪氣的反問道:「徐羽怎麼就是你百花堂的?」

「你不是精通相術么?連她是女人都瞧不出來!咱太初教女弟子拜入百花堂,不是順理成章么?」沒仔細瞧的夏雲子被諷刺得滿臉通紅,猶在死鴨子嘴硬。

蘇百花一點破,別人才發覺徐羽面目清秀,五官精緻,雖然故意在臉上抹了點黑灰,但也遮不住她雪白的肌膚,他女扮男裝瘦瘦小小不起眼,但越看越像女人。

「哼,那可不一定,你百花堂不是還想收男弟子么?我們夏雲堂就不能收女弟子了?」

蘇百花一臉滿足的笑容,也懶得理夏雲子,不出意外的話,徐羽拜入百花堂是跑不掉的,剩下兩個就讓他們狗咬狗去吧。

見夏雲子還在喋喋不休,黃龍真人板著臉,呵斥道:「這些容后再議,我要親上麒麟峰,向老祖宗彙報此事,由他做定奪。」

聽到此話,蘇百花等人震驚的同時暗暗叫苦,老祖宗閉關麒麟峰幾百年不理俗事,收幾個紫種弟子這種「小事」還叨擾他老人家幹嘛。

萬一老祖宗起了愛才之心,將他們三個攬到自個門下做關門弟子,那豈不是沒自己什麼事了?不過掌教的決議,也由不得他們反對。

得知徐羽是女孩子,昨夜距離秦浩軒鋪位近的弟子立刻朝他投去艷羨的眼神,靠啊,自己怎麼沒那福分抱個紫種女弟子睡一晚上?

很快,關於秦浩軒和徐羽的八卦在交頭接耳中迅速傳開,更多羨慕嫉妒恨的曖昧眼神投向秦浩軒。

張狂和慕容超看向秦浩軒的眼光也變得複雜,萬一徐羽念著昨夜之情,往後護著秦浩軒,倒也不好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