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太初>第十一章 未學丹道強生吞【第十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一章 未學丹道強生吞【第十章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科幻小說

ps:第十章因為上傳出了點問題,已經修改過了。延時過後,應該可以看了。抱歉抱歉。我的問題

按照徐羽之前記錄的講義,虛還丹、化生丹是極為高級的丹藥,這種丹藥就連四大堂首座級別的高手都用不上,乃是仙嬰道果境那級別用的,而整個太初教,除了掌教黃龍真人外,就只有四名老祖宗級別的強者是仙嬰道果境,其中一個幾十年前壽元耗盡老死,兩個常年閉關不理俗事,另外一個壽元將盡,四處尋天材地寶煉丹延壽去了。

一葉金蓮,竟然是一葉金蓮!仙門老祖宗都在苦苦尋覓的極品靈藥!

秦浩軒頓時激動了,但覺熱血沸騰,還殘餘的那點睡意頓時一掃而空,看來明天還得在課堂上睡一天啊,因為他決定今晚就去絕仙毒谷把那寶貝給采了,有一葉金蓮那種寶貝,哪怕是被人鄙視也無妨。

好不容易挨到夜幕降臨,大夥吃了晚飯後都各自盤腿修鍊,在那幾名紫種弟子四周靈氣沸騰,身子如汪洋大海,大量鯨吞靈氣,這速度即便連楚長老也嘆為觀止,這就是紫種弟子的資質么!

在兩名灰種弟子四周,也是靈氣濃郁,但速度汲取速度明顯和紫種弟子沒得比,但也比那些弱種弟子要強許多。

靈田穀是大嶼山靈氣較為充裕的地方,汲取靈氣的速度遠比其他地方快,但秦浩軒卻只能汲取到很少的靈氣,別說和和紫種弟子了,就算和張揚慕容超這些灰種弟子,也有若天壤之別。

如果說張狂等紫種弟子速度快如兔子,那秦浩軒等弱種弟子的速度就慢如蝸牛了。

不行,這樣下去,不用三個月就會被拉開距離,到時候不論是張狂還是李靖,都不會讓自己好過。

秦浩軒一咬牙,決定修鍊不死巫魔的道心種魔大法。

這種魔道功法是魔道的功法,修鍊起來是否會比較兇險?秦浩軒不敢確定,但為了不被張狂等人甩開進度,未來不被人隨意揉捏打壓,他決定拼上一拼!

道心種魔大法那玄奧莫名的文字出現在他的腦海,看了下簡短的簡介:道心種魔大法乃無上大法,傳承於無上魔神。

道心種魔大法第一篇是迥異於引氣術這種低級功法的高級法訣,而且將其解釋的非常明白,這道心種魔大法雖是魔道功法,卻需要仙道功法輔助修鍊,若不修鍊仙門道法,只是修鍊著道心種魔大法也煉不成。

秦浩軒試驗幾次后引氣成功,頓覺天地靈氣如滔滔江海,連綿不絕的湧入他的丹田,澆灌仙種。

一道一直攀附在秦浩軒丹田的灰黑色真氣,也隨著海量的天地靈氣,悄然進入秦浩軒的仙種。

汲取靈氣速度提升無數倍的秦浩軒心頭狂喜,卻馬上停了下來,畢竟自己一個弱種弟子,如果汲取靈氣的速度太快會被人懷疑,但是他一看自己身邊雲淡風輕,別說靈氣沸騰,就連靈氣濃郁的樣子就連都沒有。

秦浩軒暗喜,原來道心種魔大法汲取靈氣如此低調,不會被人瞧出來,其實這是所有高級功法的共性,如果都像引氣術那種低級功法,那麼門中老祖宗汲取靈氣時,豈不是會天地變色風起雲湧猶如世界末日?

繼續修鍊道心種魔大法,秦浩軒汲取靈氣的速度比用引氣術要快許多倍,甚至隱隱和灰種的張揚和慕容超持平,但和張狂李靖比起來還是有天壤之別,無怪乎每個紫種弟子都是得天獨厚的修仙界寵兒,更加堅定了秦浩軒前去絕仙毒谷,採擷一葉金蓮并吞食的想法。

修鍊幾個小時后,已是深夜時分,苦修的弟子們都已經陸續睡下,刻苦修鍊雖然重要,但他們現在還是凡胎肉體,廢寢忘食的修鍊反而會適得其反,而且修鍊本就是個辛苦活,所以不管是強種還是弱種弟子,一沾枕頭便呼呼大睡。

秦浩軒雖然累,但為了儘快提升實力,待大夥睡熟后便附身小蛇,一溜煙朝絕仙毒谷跑去。

儘管今夜月朗星稀,天氣爽朗,但絕仙毒谷附近天域烏雲密布,暮色深沉,還在谷外就能聽到裡面傳出的凄厲風鳴。

有了昨夜的經歷,秦浩軒毫不猶豫一頭鑽了進去。

「你又來了1秦浩軒剛踏入絕仙毒谷,距離谷口不遠的不死巫魔便和他打著招呼,秦浩軒也不理會,徑直朝那株一葉金蓮奔去。

靠近一葉金蓮時秦浩軒心臟狂跳,這可是太初教老祖宗級別的人物用的靈藥,如果用來煉丹的話能最大程度的保證藥力不流失,但如果生生吞下去,藥力就要流失一大半了。

采了一葉金蓮的秦浩軒決定今夜就生吞了它,雖然太過奢侈,但他基本的煉丹都不會,更別提拿一葉金蓮這種寶貝煉丹了。

請別人煉丹再將丹藥五五分成的想法在秦浩軒腦海中一閃而過,但很快被他否決,如果他能附身小蛇進出絕仙毒谷的秘密讓外人知道,即便是宗門老祖宗都會生出貪慾,到時候將他抓起來,逼他時時進入絕仙毒谷尋寶貝,還不會分他好處。

為免後患,浪費就浪費吧,絕仙毒谷那麼大,裡面天材地寶想必多不勝數,只要自己的秘密不暴露,絕仙毒谷就是他的私人寶庫,就算這麼奢侈浪費的吃也吃不完。

秦浩軒正要離開絕仙毒谷,被冷在一旁的不死巫魔急了。

「喂喂,我說小蛇,你是準備就這樣吞食?這九葉金蓮雖然只長了一片葉子,但也是難得的寶貝呀!如果用來煉丹,對你將裨益無窮1

秦浩軒白了他一眼,附在小蛇上的他嘴巴不能說話,但這白眼的意思很明顯——說得輕巧,你能幫我煉么?

「也是,雖然你能進出絕仙毒谷,可畢竟只是一條蛇而已。」被白眼的不死巫魔自言自語,又嘆了口氣。

這株一葉金蓮是他幾百年前眼看著長出來的,也算是罕見的天材地寶,任何人得到都視若珍寶,再添置些靈藥為輔,可煉製一爐上好的丹藥,卻沒想到要被這條該死的小蛇生吞了。

如果能站起身,不死巫魔一定會踩扁奢侈浪費的秦浩軒,再狠狠唾上一句:敗家子!

秦浩軒懶得理會幾千年沒見活物,變得有些神神叨叨的不死巫魔,帶著一葉金蓮飛快離開。

看著秦浩軒帶著一葉金蓮離去的身影,不死巫魔乾枯的臉上綻露一絲陰險笑容,自言自語道:「嗯!再忍耐些時間就好了1

回到宿舍是二更時分,靈魂歸位的秦浩軒將一葉金蓮裝在一個隨身攜帶的玉盒子里,這是他以前採藥時購置的,很多靈藥若不能好生保管,藥力靈氣流失得很快,時間一久再厲害的靈藥也跟茅草沒什麼區別,秦浩軒這玉盒雖不是什麼高檔玉石製作,但也能減緩藥力流失的速度。

走出宿舍區,挑了個荒郊野嶺,秦浩軒將玉盒中的一葉金蓮拿出來,捧在手上仔細端詳,這株一葉金蓮長約四寸,通體金色,一片比拇指指甲大不了多少的葉子金光熠熠,反射著陰冷的月光。

「奢侈,太奢侈了1秦浩軒如珍似寶的捧著一葉金蓮,這株小小的金色植物如一座巨大的靈力寶庫,用它煉出的丹,或許可助在仙嬰道果境停滯許久的老祖宗晉級法相境,至少也能增長壽元。

以前挖掘的一些靈藥和它比起來,連茅草根都算不上。本還想再多欣賞一會,但一葉金蓮的顏已經比之前淡了許多,應該是藥力流失的結果,再說這種天材地寶捧著手上不安全,還是快點吞進肚子保險。

為免夜長夢多,秦浩軒心一橫,也顧不上什麼浪費不浪費,將一葉金蓮送到嘴邊,本想咬一小口,分成幾次吞食,誰知這一葉金蓮剛剛進秦浩軒的嘴便化作一道燥熱的津液,自動流入秦浩軒咽喉。

一葉金蓮吃進秦浩軒的肚子里,頓時覺得猶如一團火在腹中熊熊燃燒,身上燥熱無比。

秦浩軒立馬盤腿打坐,運行唯一修鍊過的引氣術,引導一葉金蓮化生的靈力遊走四肢百海

在他運行引氣術時,腹中那團火也熄滅了,身上也不再燥熱,體內充沛的靈力任由秦浩軒引導,原本一直半生不熟的引氣術,竟然也漸漸熟練,一面汲取天地靈氣與體內靈力融合,一面澆灌裂開一道小縫的仙種,那條小縫中也綠意盎然,瘋狂汲取秦浩軒送去的靈氣。

修鍊不知歲月,秦浩軒又是弄金蓮,又是打坐修鍊,一夜時間飛快度過,清晨的曙光照射在他臉上,將正沉浸在修鍊的美好中的秦浩軒驚醒。

一停止運氣,腹中那團火又死灰復燃,身子也重新燥熱起來,好像剛剛不是吞了一片靈草葉子,而是吞了一鍋辣椒湯,一顆大火球子,燥熱的讓身體好似要炸開,他不得不解開衣衫,光著膀子吹著清晨冰涼的山風,希望能夠好受一些,卻發現並非太過管用,僅僅只是比之前舒服少許。

這時附身小蛇后的後遺症也適時發作了,睡意一波波侵襲秦浩軒。

於是出現了這一幕:一個滿臉倦容的少年光著膀子打著哈欠,拖著沉重的步伐來到學堂,這幅頹廢模樣讓其他人目瞪口呆。這個秦浩軒真能搞事,而且每天都能弄出點新鮮花樣吸引眼球,楚長老更是直搖腦袋,嘆息孺子不可教也,朽木不可雕也。

「這身打扮,哪有點羞先人的樣子?」張狂的一句諷刺換來了楚長老欣慰點頭,仙人怎麼可以把自己打扮的跟個莊稼漢一般。

秦浩軒又熱又困,也知道張狂如今紫種威勢盛的連長老都會給其面子,乾脆不做反駁省得麻煩,還是睡覺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