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十二章 袁山有虎排山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二章 袁山有虎排山力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落座的秦浩軒沒幾個呼吸的時間便睡了過去,楚長老更是見怪不怪,在他微微鼾聲伴隨下,一直講到午飯時間。

「行了,記住我所說的重點,現在吃飯去吧1講了一上午,有些口乾舌燥的楚長老也不欲多言,下課,臨走時瞟了一眼熟睡的秦浩軒。

彷彿是受了某種感應,秦浩軒迷迷糊糊的醒過來,那雙睡眼惺朧的眼睛偶爾和楚長老對上,登時將楚長老嚇了一跳。

人剛睡醒時眼神往往是渾濁無神,而秦浩軒的雙眼卻靈氣四溢,逼人耀眼至極。猶如一顆璀璨明珠,令人不敢直視,隱約還閃爍著一種震懾人心的力量。

此時的秦浩軒渾身燥熱,有些心煩意亂,也沒注意楚長老在打量自己,徑直往食堂走去,一路走一路敞開衣襟,讓山風吹在身上,這樣能緩解渾身燥熱。徐羽則跟在他後面不遠處,一雙美目連連閃爍,她想不透秦浩軒這麼堅定刻苦的一個人,連續兩天都在課堂上睡覺,還大搖大擺的光著膀子出門。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讓他變得這麼不顧形象、自暴自棄?

此時除了徐羽在關注秦浩軒外,張狂也在熱切的牽挂著他。

幾名靈田穀的仙苗境弟子圍在張狂周圍,人人臉上都掛著諂媚的笑容。

「袁山虎師兄,還有其他幾位師兄,我同鄉秦浩軒來靈田穀也有兩天了,可你們還沒為他準備點節目,要不就今天中午好好的為他接風洗塵吧?」

「好,好咧1這幾名雜役師兄點頭哈腰著,難得有無上紫種弟子有求於己,哪能不兢兢業業辦好?再說收拾一個修為淺薄的無色弱種,還不是手到擒來么?

張狂臉上的微笑帶著幾分滿意,微微拱手跟幾名早入山幾年的雜役弟子算是行了個禮,他知道這些人這輩子沒什麼大出息,但這些沒什麼大出息的人,畢竟修仙數載,收拾秦浩軒依然足夠用了。

學舍走到食堂不遠不近,大約五分鐘距離,敞開膀子走路的秦浩軒引來許多關注,在一個拐彎的角落,那幾名靈田穀的雜役師兄看到秦浩軒走過來,互相間交換了一個眼神,便徑直走上去,故意和魂游天外的秦浩軒撞在一起。

「小崽子,你瞎了眼吧?竟敢故意撞我1

秦浩軒抬頭望了這幾人一眼,見他們一臉惡意,已然知道這是來故意找事的,不論是否道歉恐怕都免不了一番糾纏,既然是這般情況,還倒什麼歉?只是,為何這人要故意找事?

秦浩軒張目四顧,不遠處的張狂正微笑著沖他打著不懷好意的招呼,便是傻子也能知道幕後是誰主使這事了。

秦浩軒在看張狂時,感覺也有人在打量自己,用眼角餘光看到一個滿臉胡茬,一身青色衣衫的漢子在觀察自己,可能也是被張狂拉攏的人,秦浩軒轉過頭去觀察時,那漢子已經轉身離去,只留給秦浩軒一個背影,傳來孤獨冷傲的氣質,迥異於其他雜役弟子。

「喂,瞎了么?撞到師兄連句道歉話都沒有?」一名雜役師兄一把推在秦浩軒身上,卻沒想到秦浩軒身體結實下盤穩健,這一推居然完全沒有推動,反而是讓自己上身搖晃的差點倒退半步。

秦浩軒雙眉緊鎖,暗想是不是乾脆去跟張狂認個慫算了!自己是來修仙求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可當秦浩軒抬頭看到張狂得意的模樣,讀書人的臭脾氣又一下子湧上心頭,若真是給這樣的人低頭認慫,那連自己都看不起自己,還修什麼仙,問什麼道?

「師兄在上,浩軒整個人有些沉乏,不小心衝撞了師兄,還請師兄寬宏原諒則個。」秦浩軒雙手抱拳禮把腰一彎,把禮數做的很是到位,計算好了若是待會真動手打起來,無論走到那裡評理,自己都不理虧。

『理』字!先給佔住了再說!

幾名雜役弟子被秦浩軒的回應給弄得都呆愣住了,心說這小子不按套路來啊!張狂師弟不是說這小子脾氣又臭又硬?若是猜到是故意找茬,絕對正面硬剛到底嗎?怎麼突然這麼賠禮?那這戲該怎麼往下唱?

「咳……」袁山虎乾咳一聲掩飾自己的尷尬,把臉一沉的說道:「你撞壞了我一顆丹藥,跪下道歉還差不多……」

跪?秦浩軒眉毛挑起,自小讀書的他只知道跪蒼天,跪父母,跪官員,如今修仙入道,便是見了官員也不需要跪了,何來下跪道歉之說?

袁山虎看到秦浩軒的表情,算是放下心來,這小子果然脾氣又臭又硬,這下子找到動手的由頭了。

「你們想對浩軒哥哥作甚?」

徐羽的話從圍觀的人群外傳來,眾人下意識的給這位紫種弟子讓開了一條通道,她很自然的站在了秦浩軒跟袁山虎兩人的中間,一雙漂亮的杏仁眼睛帶著幾分怒意跟威勢,盯著鬧事的幾名雜役弟子師兄。

怎麼回事?袁山虎看到徐羽也是嚇了一跳,怎麼收拾個弱種而已,來了個紫種撐腰?

秦浩軒跟徐羽的好關係,在整個太初教並沒有太多人知道,張狂也以為當日便是秦浩軒幫過還沒出頭的徐羽,也不會被這個小女孩記在心中,畢竟她如今在太初教也是天之驕女,未來雖然比不上自己,好歹也是個副掌教的苗子,怎麼會在意一個弱種那點點恩惠幫助呢。

可偏偏徐羽就是記得,不但記得,對秦浩軒那一夜摟著睡過之後,還有了少女對男孩產生的異樣情感。

袁山虎看到徐羽出頭,心中打起了退堂鼓,可他有心想退,卻看到不遠處的張狂一臉不善,今日答應了幫忙張狂找秦浩軒的麻煩,若此時退了,那就把張狂給徹底得罪了。

干他娘的!袁山虎心中暗罵自己倒霉,如今這情況真是騎龍難下,便是饒過秦浩軒也不會結好徐羽,還不如一條道走到黑算了!至少還可以結交張狂這顆紫種弟子!

袁山虎把心一橫,他不敢惹徐羽,卻敢惹秦浩軒,乾脆把話題饒過徐羽對秦浩軒說道:「秦師弟,你好運氣啊!有女人護著,這軟飯吃的師兄我都羨慕了。」

秦浩軒全身被靈氣撐燒的難受,情緒本就有些煩躁,聽到這話腦門上也有些冒火,可他也知道若真動手,自己九成九不是這幾位師兄的對手,挨揍幾乎是肯定的事情了,既然如此……還是忍一下子的好。

徐羽臉色已經很是陰沉,邁步上前便要抬手打人!

紫種打人?那被打的便是再有理,也只能白白挨打,若是敢還手……掌門都能親自出手把碰到紫種一根汗毛的人給打成齏粉!

袁山虎心中這次真是倒了八輩子邪霉了!為怕徐羽受傷,他連體內仙苗之力都不敢催動,而且還連連將仙苗之力全部收起,生怕那力量反震傷到徐羽,自己便是有一百條舌頭,也辯不過埃

張狂在徐羽插手之後便開始來到人群中心,提防著這位師妹出手逼退袁山虎等人,這時間一見到徐羽要動手,連忙一步跨出擋住了徐羽的去路說道:「徐師妹,人家的事情你摻和什麼?我雖與秦浩軒是同鄉,這次也必須主持公道,剛剛確實是秦浩軒的不對。」

別人怕紫種,張狂本身便是紫種,自然有所依仗,憑藉著身高力大,抓住徐羽的胳膊就往人群外面扯,絲毫沒有半點憐香惜玉的一絲,將徐羽的蓮藕白臂捏出了幾道淤紫,徐羽想要掙脫卻也掙脫不得。

秦浩軒看到徐羽吃虧邁步便追,嘴裡說道:「張狂,你欠揍了是吧?」

這話一出,把圍觀的所有人都給嚇了一跳,一個弱種弟子要揍一個紫種弟子?那紫種弟子可是掌門捧在手裡怕掉了,含在嘴裡怕化了的寶貝疙瘩,你這是不想活了吧?

張狂雖驗證紫種,卻還是本能的有些怵秦浩軒,一聽到往日同鄉張嘴就說要揍自己,後退的腳步不由加快,隨即才在眾人的注視下反應過來,自己何必怕他?

可這倉皇的樣子,大家都已經看到了眼中,張狂頓覺面子難看的緊,直拿狠戾的眼睛去瞪袁山虎幾人,他怕秦浩軒去不怕這幾位師兄,令遠處看戲的李靖感覺有些像是在下斗獸棋的感覺,大象吃老虎,老虎吃豹子,豹子吃老鼠,老鼠秦浩軒吃大象張狂。

袁山虎感應到張狂的眼神命令,邁步便去追秦浩軒,嘴裡同時喊道:「張傘!李斯!動手1

秦浩軒聽到身後有追來腳步,也知張狂不會真的傷徐羽,倒是自己如今陷入挨揍的危險境地,他把追人的腳步突然一個急停,調轉運氣術,用沸騰燥熱的金蓮靈氣護住身體,一個大迴轉身,拳頭從腰眼的位置就捅了出來!直奔袁山虎的鼻樑!

自小讀書的秦浩軒很是明白,打人不過先下手,先下手者容易佔先機!

袁山虎冷笑一聲,身上閃過一陣靈光,雙手捏動法訣,只見一道黃色毫光從他手中衝出,直印在距離自己十步之外的秦浩軒身上,將他擊飛數米遠:「排山掌1

圍觀的眾人一驚!這出手也太狠了吧?排山掌雖然只是太初教最初級的戰鬥靈法,但秦浩軒肉體凡胎受這一掌,勢必斷掉幾根肋骨爬不起來了。

「袁師哥的排山掌又精進了,恭喜恭喜1張傘和李斯溜須拍馬的功夫也日漸增長:「這小子竟敢跟您叫板,真是活膩味了1

旁觀者扼腕嘆息,這小子恐怕仙路要斷了!剛剛那一掌下去,秦浩軒最少也要修養上月余時間,失去了一個月的修鍊時間,到考核時便是有紫種撐腰,最好結果也僅僅是個雜役笛子了。

舒服……前所未有的舒服啊!剛才那一掌打在身上,秦浩軒趴在地上,非但沒有感覺到一絲疼痛,反而感受到體內那股燥熱在被打的一瞬間全部消失,大量躁動的靈氣,好像化為了瓊漿玉液,入侵到了骨骼,還有五臟六腑之中,全身更有充滿了力量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