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十三章 霸王排山助金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章 霸王排山助金蓮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舒服!秦浩軒自從吃了絕仙毒谷的變異靈藥,身體無時無刻不在炙熱的煎熬之中度過,剛剛挨了這一掌反而令他有著說不出的舒服。

他不知道,這靈草在其體內無法消化吸收,長時間若是積鬱下去,身體不但沒有任何裨益,反而會有著很大的惡損,若是這靈草中的靈源徹底固化,那秦浩軒不死也要癱在那裡。

秦浩軒不知道亂吃靈草雖然修為漲的快,卻也有著巨大的隱憂。

袁山虎也一樣不知道,他揍的這人如果不挨揍,可能過幾天不死也殘廢了,更加不知道自己這惡意的前來揍人,反而變成了給秦浩軒推拿按摩,對其有著極大的幫助。

秦浩軒一身靈氣護體的安然無恙,驚得旁觀眾人懷疑自己看花了眼,袁山虎剛才那一掌的力道足以在泥土地上打出個坑,一些入門好幾年的種植仙根境弟子自忖自己都很難接下袁山虎那一掌,秦浩軒才修鍊了兩天,只是一個剛剛破開仙種的凡夫俗子啊,他們完全無法想象他為什麼受了那一下還能安然無恙的。

不止這些人想不通,袁山虎本人也想不明白。

張狂告訴他,秦浩軒武功底子好,身強力壯,所以剛才那一掌雖然不是往死里打,但也用上他四成的力道,本想足夠讓秦浩軒一兩個月下不來床,可他怎麼能跟沒事人一樣?

怎麼會這樣?張狂遠遠的看著,雙眼充滿了詫異,這個秦浩軒我是了解的啊!他確實比我強壯,但也不會比我強壯這麼多吧?難道以前他打我的時候,都沒有用全力?

「這就是排山掌?」秦浩軒眼睛里同樣充滿了詫異,剛剛那一道黃光突然飛過來,我看都看不清楚,想躲閃更是不能,本以為會被打的很慘,卻沒想到完全不疼啊!

怎麼會這樣?秦浩軒心中同樣奇怪,挨了這一擊不疼不癢,反而身體燥熱大減,爬起來后又渾身燥熱起來,難道我是傳說中的賤骨頭不成?這燥熱讓人真不舒服,是不是再被袁山虎給打,我會舒服呢?

在能令自己渾身舒坦又能大減體內燥熱的誘惑下,秦浩軒猛然沖向袁山虎,就算不能打到袁山虎,被袁山虎打一拳自己也會很爽,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為呢?

「好小子1袁山虎眼中精芒閃爍,這麼多雙眼睛看著,竟然一掌沒能將個新入門弟子打趴,又主動衝上來襲擊自己,這讓他感覺顏面大失,出手也更重了些。

不過畢竟是在大庭廣眾下,失手打出人命可不好,他只加了一成力道,從四成力道加大到五成。

袁山虎入門二十五年,仙苗境第三葉,這資質進度丟在整個太初教絕對是墊底的貨色,但在靈田穀這個廢柴聚集地,也算是中等水準。

黃色掌影再度出擊,秦浩軒突然發現自己可以稍微勉強看清那之前黃光掌影的飛行路線了!身體下意識的躲避,卻還是無法躲避開這排山掌,胸口一聲「噗」的悶響秦浩軒身子再度橫飛出去!這一次飛出去的距離,比之前還要遠!足足飛了近十米的距離,在掉落在地上,又滑行了兩米。

疼?不疼!爽?太爽了!秦浩軒好像死狗一樣的趴在地上,感受著體內的燥熱又一次消減,更多的燥熱好像變成了一股清流,灌注到了骨骼,跟五臟六腑之中,但這清爽的感覺極為短暫,片刻后,討厭的燥熱又升騰起來。

秦浩軒雙手撐著地面,再次猛的跳了起來,雖然不能明白為什麼他打不疼我!但是趁著我不會被打疼的機會,要再次衝擊去還擊才行!在被打疼之前,把這幾個人都打趴下!不然萬一這種奇特的感覺沒了,我就真的爬不起來了。

秦浩軒不知道這完全是昨夜吞食的那株一葉金蓮的效果,以他現在的實力吞食一葉金蓮,吸收的藥力不到百分之一,流失了一小部分后,多餘的藥力堆積在他身體各處,如果短期內不能吸收,那就會徹底流失。

袁山虎每打他一下就像幫他吸收一次,存於秦浩軒體內的藥力被強行打入骨髓。若是換了常人,這樣挨揍,即便體內跟秦浩軒存了一樣多的藥力,也早就被打的殘廢了!

偏偏,秦浩軒服用一葉金蓮之後,用的是絕仙毒谷中,不死巫魔傳授的道心種魔大法,這法決之中卻有著修仙界都沒有修巫之術,巫修在當今修仙界幾乎早已經失傳,這巫修首先要修一個無比強健的體魄,最初便是吸收靈氣,然後找實力相當或者更強者排打身體,將吸入體內的靈氣,打入骨骼跟五臟六腑之中。

只是,這種修行非常的殘酷危險,修鍊者一個不小心就會被人生生打死或者打成重傷。

天地間的靈藥也稀少的很,以前的巫修根本不可能像秦浩軒這樣奢侈,拿一葉靈芝當飯來吃,體內更是無法囤積大量的靈氣,讓人幫忙排打吸收。

秦浩軒想顧不上其他,起身轉動了一下脖子,在眾人驚愕的注視下,再次發足狂奔直撲袁山虎。

「這小子是怪物嗎?」袁山虎一愣神的時間,秦浩軒已經入侵到了距離他十步的範圍之中,不好!

袁山虎顧不上驚嘆,生怕秦浩軒真的靠近他的身體,那樣就算不受傷,被對方摸一把,自己都沒臉在仙門中呆了,排山掌直接提升到了六成的威能再次擊出!

我快要能看清黃光了!秦浩軒腦海中閃過一道念頭,身體卻跟不上念頭的閃爍,人已經中招倒飛了出去,身體的燥熱又一次開始減輕,更多的靈氣化為瓊漿玉液進入他的骨骼跟五臟六腑之中,壯大著他的身體。

噗通!秦浩軒重重的摔在地上,腦海中回憶著連續幾次被打飛,每次被打中再次爬起來,就能夠更多的看清黃光的路線,或許再過幾次,真的可以躲過那每次都打中自己的攻擊!

「再來1

秦浩軒又一次站起來了,迎著圍觀者和袁山虎看怪物一般的眼神,再次急速衝上去。這一次距離袁山虎還有八步,又被打飛。

秦浩軒每站起來一次,袁山虎的力道就加大些許,一直到他用上了八成的靈力,一拳的力道足以開山裂石,但仍舊無法打倒秦浩軒,他甚至依然生龍活虎,除了沾上一身塵土外顯得狼狽外,渾身上下連一點傷痕沒有。

圍觀者們對秦浩軒彪悍的挨打能力有些麻木了,看著秦浩軒再次站起來,再沒有人驚呼,彷彿這是十分正常的事,如果秦浩軒站不起來反而不正常了。

這一次,秦浩軒衝到了距離袁山虎只有三步之遠,袁山虎越打越心慌,他這輩子大大小小的切磋決鬥和人打了上百場,即便是面對比自己強的對手,也沒有這麼六神無主過,一絲絲悔意瀰漫心頭,悔不該踢秦浩軒這塊鐵板,若自己不能打倒他,顏面全無不說,往後還怎麼攀龍附鳳出人頭地?

心急之下,他也將八成力道提到九成,也不再用排山掌,而是換上比排山掌高級些許的靈法!

只見袁山虎身上徒然升起一股逼人的霸氣,整個人彷彿化作一個巨大的鐵拳,散發出凌厲的殺意,咄咄逼人。

「霸王拳!竟然要使出霸王拳了1

「天吶,袁山虎這是要痛下殺手么?對一個新弟子用如此霸道的靈法,要是出了人命,難道他不怕執法隊么?」

「霸王拳霸道無比,以袁山虎的實力使出來,就算是塊鐵板也能碾碎……這,這要出人命了……」

聽到旁觀者們的驚呼,徐羽慌了,聲音中帶著幾分凄厲,大喊:「秦師兄,秦師兄,快退開……袁山虎,你要傷了秦師兄,我不會放過你1

徐羽一邊喊一邊掙扎,擺出一副要衝上去為秦浩軒擋拳的架勢,嚇得之間將徐羽架下來的幾名女弟子面如土色,忙死死拖住她。

開玩笑,霸王拳威力如此大,就算一個同樣是仙苗境三葉的弟子,也沒萬全把握能接下來,徐羽雖然是無上紫種,但現在修為淺薄,衝上去只能多死傷一個人。

如果她傷了一根汗毛,相信掌教都不會放過自己幾個。

此時的袁山虎也騎虎難下,因為他看到張狂正滿臉期待,一副置秦浩軒於死地而後快的模樣。

反正已經得罪了徐羽,就算停下來,待她修為大成時也未必能饒過自己,除了繼續討好張狂外,他別無他法,再說霸王拳一經使出不能停止,強行收力的話將會導致靈力反噬,很可能經脈寸斷,輕則變成廢人,重則變成死人。

感覺到袁山虎身上傳來逼人的殺意,秦浩軒也剎不住腳,於是再度撞在袁山虎的拳影上。

「1

一聲巨響,靈力爆炸,掀起漫天塵土,在秦浩軒所在的位置出現了一個直徑一米,深約半尺的大坑,秦浩軒就躺在那坑中,生死不明。

不知什麼時候,之前孤獨冷傲的絡腮鬍子也出現在人群中,他完整的看到了這場實力相差巨大,結局令人震驚的對決,秦浩軒變態的身子和堅毅的態度讓他極為欣賞,卻沒想到袁山虎敢冒天下之大不韙下此殺手,就算秦浩軒再經打,挨了仙苗境第三葉師兄九成力道的一拳霸王拳,必死無疑。

這絡腮漢子盯著袁山虎的眼中閃過一道殺意,但當目光落在笑顏如花的張狂身上時,搖了搖頭,微微嘆息一聲,正要離去。

其他旁觀者也準備離去了,因為出了人命,執法隊很快會趕過來,為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煩,還是儘快離開此地為妙。

就在這時,在所有人眼中必死的秦浩軒發出一聲長長的呻吟。

沒錯,是舒服的呻吟,之前袁山虎打在秦浩軒身上,他身上的燥熱多多少少還剩一些,但剛才那一拳力度恰到好處,彷彿全身全方位的被袁山虎打了一遍,這種舒爽的感覺就像累得快散架的人泡了個熱水澡,又做了一個全身按摩,對,就像按摩一樣舒服。

秦浩軒享受著這份徹底的清爽,不過好景不長,不一會兒那股討厭的燥熱又來了……

「我靠1秦浩軒暗罵一句,利索的從土坑中站起來,此刻的他就像一個乞丐,渾身泥土,但絲毫不妨礙他的形象迅速在他人心中拔高,再拔高,無限拔高……

「我的個仙祖在上,這小子究竟是什麼怪胎,霸王拳都打不死他……」

「何止是怪胎啊,我看簡直是妖怪,你瞧他不過是種植仙根境最初期,剛剛破種,竟然能和仙苗境三葉抗衡……」

「宗門的壞了嗎?他……他只是無色弱種,你信嗎?」

「我去!他要只是無色弱種,那老子豈不是渣啊?」一名入門十多年,當初同樣是無色弱種的雜役弟子大喊出聲,頓時贏得諸多附和。

就算他們這些入門十多年的老油條,在袁山虎那一拳下都不可能不受傷,可秦浩軒偏偏就完好無傷,他那赤裸的膀子上連塊淤血都找不到。

這還是人嗎?簡直就是妖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