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十四章 神識自顯初展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章 神識自顯初展威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袁山虎腦袋空白,看向若無其事的秦浩軒,就像見到鬼一樣,眼睛里閃爍著無法掩飾的驚恐。

秦浩軒走前幾步,身上又重新燥熱起來的他對袁山虎道:「來,再來,就像剛才那拳那樣,挺舒服的1

袁山虎嚇得一臉蒼白,連連後退,嘴裡喊道:「別……你別過來……再過來我就不客氣了……」

秦浩軒如鬼魅般的表現,徹底擊潰了他的心理防線,他拜入太初教二十五年,還沒見過一個剛修鍊兩天的凡夫俗子,能經住仙苗境三葉這麼多次靈法打擊而不受傷,別說沒見過,聽都沒聽說過啊!

這種人如果不是天賦異稟,那就是妖怪!對,一定是妖怪!就算換那幾名天賦異稟的無上紫種,恐怕也早就死無全屍了。

人群中那名孤傲冷漠的絡腮鬍子望著秦浩軒,一直雲淡風輕的他臉上也掛著種種不敢置信!一個比普通人強不了多少的新弟子主動求被打,竟然把入門二十多年的雜役修士嚇壞了,這……這不符合邏輯啊!

袁山虎慫了,秦浩軒很不爽,這老小子敲打了自己這麼久,剛把自己敲舒服了,竟然不肯繼續打了!做人不能這麼不厚道不是!於是一步步逼上去,挑釁他們,只求一頓暴打換個神清氣爽,如果他們不打自己,自己就要出手打他們了,要讓靈田穀這群雜役弟子以及張狂李靖知道,自己不是隨便能挑釁的。

「你別過來,今天我們不跟你計較,你快滾吧……」和袁山虎同一戰線的張傘和李斯也開始膽怯了,他們自忖自己絕對比不上袁山虎,袁山虎在這怪物面前都崩潰了,更別提他們兩個。

若不是眾目睽睽之下,臨陣脫逃會導致往後抬不起頭做人,他們早掉頭跑了。

秦浩軒再逼近幾步,距離袁山虎等人只有幾步之遙。

「秦浩軒,你逼人太甚,我跟你拼了1李斯終於沉不住氣了,一揚拳頭就要撲上去。

情勢急轉直下,秦浩軒以弱敵強以一對三竟然還佔了上風,這結果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有人在為秦浩軒不知見好就收而惋惜,就算你再能挨打又如何,逼急了袁山虎幾個,也沒好果子吃。

看著做困獸之鬥的李斯三人,旁觀者們再次為秦浩軒捏一把汗。

「哥幾個,跟他拼了!秦浩軒,如果今天你袁爺爺不把你打得磕頭認罪,我就是你孫子1袁山虎也豁出去了,怒罵道:「就算你是鋼筋鐵骨,你袁爺爺也要把你拆了碾碎1

發狠的袁山虎和張散李斯三人都凝出各自最強攻擊,顧不得背上以多欺少的壞名頭,一同撲向秦浩軒。

袁山虎自稱袁爺爺,讓秦浩軒感覺有點好笑,看著對方就像看著村子里戰敗后的狗,一邊夾著尾巴逃跑,一邊在慘吠。不會半點靈法道術的他只會肉搏,這時面對凶禽猛獸時的沉著冷靜就出來了,他想在袁山虎幾人身上找出破綻,這樣才有可能打敗他們,否則只會被他們當靶子打,雖然不知為何自己不受傷,但也傷不到他們,在鬧騰一陣子不知道自己是否還這麼抗揍,還是速戰速決的好。

三人完全不顧是否輸出靈法過多,傷及到自己的仙苗,只想早點把秦浩軒這個好像怎麼都打不死的怪物給打死,將自己會的靈法,雨點般的全部砸在了秦浩軒的身上。

袁山虎三人每打他一擊,就像幫他吸收一次,存於秦浩軒體內的藥力被強行打入骨髓,尤其是之前的霸王拳,引起了靈氣爆炸,就像是一通亂拳將他全身無差別打了一遭,存於身體各個角落的海量靈力有近十分之一被打入骨髓。

袁山虎等人耗費靈力越打越疲,但秦浩軒每被打一拳都像勤奮刻苦練了半個月功,自然神采奕奕。

就在仔細盯著他們撲來的動作,要尋他們破綻的秦浩軒泥宮丸猛然跳動了一下,金色的光芒在腦海中驟然炸開,整個人的精神瞬間有了一種莫名的升華,天地間的一切,在這一刻從沒有過的清晰,同時秦浩軒眼中閃過一道不為人知的微光,微光閃過後,沖在最前面的李斯忽然頓住腳步,大腦更是一陣劇痛!整個人愣在了原地!

神識!

雖然不會靈法,但身手敏捷的秦浩軒哪會放過這個機會,猛然撲上去就將李斯按在地上,狠狠兩拳打在他的鼻樑上,李斯被打得眼冒金星,鼻血長流。

這時,張傘也撲上來了,他正捏動手勢,要使出他最擅長的風刃術,但在秦浩軒眼中那道微光又一閃后,正在捏手訣的張傘忽然動作奇慢無比,被秦浩軒一個橫掃千軍打倒在地,按在地上吃了一頓老拳。

只是一瞬間功夫,秦浩軒的反擊放倒了張傘李斯二人,這兩人只是種植仙根境後期,無限接近仙苗境,但也不是種植仙根境前期的秦浩軒能比擬的,可偏偏秦浩軒輕而易舉就放倒了他們兩個,誰也不知道他用的什麼手段。

這不符邏輯啊!從沒聽說過以弱敵強的同時還能以一敵三的,今天終於看到了。

旁觀者們已經習慣秦浩軒帶來的驚奇,今天秦浩軒已經讓他們震驚得麻木了。

只剩下袁山虎一個人,他提起十足靈力,又要施展霸王拳!只見他周邊氣流急轉,捲起地上塵土,王霸之氣傳出!

旁觀者們翹首以盼,他們很想見證這場以弱對強的對決,究竟是以什麼方式落幕,秦浩軒如何接下袁山虎這凝聚全身靈力的一拳。

然而,袁山虎這一拳最終沒能打出來,秦浩軒雙眼再次閃過一道微弱的光芒,他好像看到了袁山虎的靈魂,那是一絲非常微弱的金光,遠不如自己腦海中那猶如河流般的龐大金光,自己腦海中的金光出現在了對方腦海中,瞬間將對方的金光給淹沒,只見他如遭重擊,面色蒼白,蹬蹬蹬後退數步,指著秦浩軒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剛才準備霸王拳時渾身散出的王霸之氣消失一空。

「這,這是怎麼個情況?」

袁山虎一泄氣,秦浩軒便已經撲了上去,如餓虎奪食,一通亂拳打在袁山虎的胸腔上,剛才還自稱袁爺爺的這位身上傳出一陣清脆的嚓聲,肋骨斷了好幾根,如果沒有靈丹妙藥輔助恢復,三兩個月根本別想下床。

旁觀者們無比好奇秦浩軒最後的攻擊手段是什麼,能控制人心,使人短暫失神,這種手段一經使出無往不利。

現場一片安靜,只有秦浩軒的揮拳聲和袁山虎的骨折聲,良久后才爆出一陣驚嘆。

「秦浩軒以一敵三,這是真的么?」

「如果我們沒有集體做夢,那這一切應該是真的……」

旁觀者們面面相覷,所謂官大一級壓死人,修仙者的境界高一級打死人啊,種植仙根境和仙苗境都是天差地裕秦浩軒這廝是怎麼越過的,而且他讓人短暫失神的是什麼手段,別說其他人不知這是什麼手段,就連秦浩軒自己也解釋不清。

架打完了,那幾名女弟子也放開了徐羽,徐羽一臉溫暖的笑容,向秦浩軒投去一個讚許敬佩的微笑。

剛才在危機時刻,徐羽敢說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敢說袁山虎若傷害秦浩軒,勢必不放過他,但現在秦浩軒走出危險了,徐羽也恢復了平時的恬靜。

在眾人的驚嘆聲中,他的頭腦無比冷靜,正在高速理順思路,忽然想到楚長老講課時說的神秘的神識攻擊。

難道剛才就是神識攻擊?不對啊,神識攻擊不是必須仙嬰道果境那級別才能修鍊么,自己還是種植仙根境剛入門,距離仙苗境都很遙遠,哪裡能使出神識攻擊?可要不是神識攻擊,剛才有一道奇妙的感覺幾次三番從自己眼睛透出去,而每次這種感覺后,在他眼裡敵人的動作就緩慢下來,像張傘和李斯這種也是種植仙根境的,直接就恪

那這一切又怎麼解釋?

雖然很好奇,但秦浩軒卻不敢求證,要是讓人知道他有這能力,勢必引起別人注意,這樣他擁有小蛇的秘密豈不是十分危險?權衡利弊后,秦浩軒也打消了打破沙鍋問到底的想法。

其實他不知道的是,自從他得到小蛇並且把靈魂放在小蛇身上,本身就是修鍊,這日積月累下來,他的神識已經非常強大,而且已經可以攻擊人了!而且還會和附身小蛇之後的後遺症一樣,第二天會十分睏倦疲乏,忍不住睡覺。

秦浩軒正在胡亂猜測著,這時遠處匆匆走來一名長老和幾名統一白色衣衫的弟子,這幾人正是太初教執法隊靈田穀小隊的成員,那名執法長老名叫虛雲子,領頭弟子黃鸝是一個面容俊秀的女子,看她名字秀氣、相貌姣好,卻常冰冷著臉,彷彿誰都欠她錢似的,在靈田穀中她有一個令人聞風喪膽的外號——冰羅剎。

「作為新入門弟子,你沒翻閱過宗規教義么?如果翻閱了為什麼還要私鬥?難道不知道私鬥犯了門規,事態嚴重者甚至要逐出山門,永不再錄么?」

黃鸝如連珠炮一般的訓斥,也不給秦浩軒辯駁的機會,這種私鬥的弟子,如果給他辯駁的機會,總會說出無數借口和理由,她轉過頭,繼續訓斥袁山虎:「你入宗門二十五年,難道不知道宗規教義中三令五申嚴禁私鬥?你不但私鬥,還欺負剛入門的新弟子?」

黃鸝欲言又止,最終將後半句「而且還輸了,真是丟人現眼」生生吞了下去。

被一個女子訓斥,袁山虎不但不生氣,反而低垂著腦袋,一副很怕黃鸝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