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十五章 是非黑白豈顛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五章 是非黑白豈顛倒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不遠處一直看戲的張狂知道,這時間如果自己不出面的話,姓袁的恐怕不只是要受罰了,很可能真的會被廢掉修為,化為痴傻逐出門派。

太初是有門規的,平日里沒有教中路引令,是出不了教的。但若是違反了教規,也並非只是廢去修為那麼簡單,定然會用法術將其變為痴傻才讓離開,保住太初所有的秘密。

「這位師姐,可否問清原委再做評判?」張狂面對執法隊也不敢過度狂妄,連忙擠上前去抱拳拱手說道:「袁山虎師兄是我朋友,剛剛的事情我也有看到,可否聽我說上一二?」

黃鸝知張狂是無上紫種,也知道袁山虎這種老油條定然是去拍其馬屁,卻不得不給無上紫種點面子,哪怕對方只是一個剛剛入門,甚至還沒有入道師兄帶領的新弟子。

「張師弟,請講。」黃鸝心中也有定論,不論你張狂怎樣講,便是不能講袁山虎廢去修為住處門派,也還是要將其處罰一番,因為……這裡是太初!自己是執法隊!

「我的同鄉秦浩軒衝撞了袁山虎師兄不肯道歉,雙方口角幾句,秦浩軒還打傷袁山虎及張傘李斯兩位師兄,事情原委就是這樣1張狂說罷,眼睛早已經不看黃鸝,而是看向她旁邊的執法長老虛雲子。

比起黃鸝,張狂更知道長老的權力,同時也能感覺到黃鸝對太初規矩的維護,而長老則會站在更高的位置看待事情,那便是哪一方的價值更大!

紫種對上弱種?那還用說?用膝蓋想也知道誰的價值大!張狂臉上又多了幾分自信。

黃鸝聽的只想笑,雖親眼見到袁山虎三人身受重傷躺在地上,而秦浩軒若無其事的站在一旁,但一名剛入太初的弟子,腦子壞了才會主動挑釁入門二十多年的師兄。

虛雲子看到黃鸝的神情,搶在她之前開口說道:「既然如此,那麼便將秦浩軒給綁了吧。」

黃鸝一驚,連忙想要為秦浩軒出頭說話,隨後感覺到了虛雲子那警告的眼神,頓時明白了……價值……在長老看來,這不過是張狂有些輕狂年少的鬧事罷了,回頭私下說兩句便是,不必為了一顆弱種弟子而去找掃了紫種弟子的面子。

「誰敢1幾名白衣執法人員正要上前,徐羽哪裡還沉得住氣,兩步快跑衝出,橫在秦浩軒和執法弟子之間,怒目圓瞪,一改往日的膽小內向,直視虛雲子,毫無懼色道:「虛雲子長老,我也是紫種1

一句簡單的話,卻讓虛雲子面色很是尷尬,剛剛支持了一顆紫種,轉頭的功夫,又一顆紫種跳出來給秦浩軒這顆弱種撐場子!

「今日之事,你們若是不弄個明白,誰也別想碰秦師兄一根指頭!除非我死了1

徐羽目光掃過全場,語氣堅定決絕,無上紫種弟子發飆,全場一片死寂,虛雲子心中暗叫不妙,就算他是長老,但徐羽和張狂這兩個紫種弟子,又哪是他敢得罪的。

別看徐羽平時文靜內向,但一涉及秦浩軒的問題,她就像被夾了尾巴的兔子般跳起來,旁觀者們望向秦浩軒的眼神無不是羨慕中帶點嫉妒,自己怎麼就沒這麼一個無上紫種的紅顏知己捨命維護自己呢?

夾雜在人群中,看完整場熱鬧的李靖心中暗暗可惜,痛恨自己當初太過勢利眼,偏偏忽略了最不起眼的徐羽,否則給他留個好印象,拉攏過來,而不是站在秦浩軒那邊,那麼自己未來打敗張狂,登上太初教掌教寶座還不是易如反掌么。

虛雲子望著徐羽心中無奈滿滿,你死?你要是因為秦浩軒來個自殺,掌教不但會讓我全家給你陪葬,恐怕我家祖墳都能讓掌教給刨了!

「還請長老為袁山虎師兄主持公道。」張狂看到徐羽的態度,知道今天若是退了,恐怕袁山虎這幾人的下場便不是逐出太初,很可能性命都不保了,若有人因為幫自己而死了,那日後誰還會在自己的麾下出力?如今能做的便是硬來了!

虛雲子看了看徐羽,又看了看張狂,心頭暗暗叫苦,你們紫種之間的矛盾何苦為難我這麼一個老頭子?早知道事情會這樣,還不如剛剛任由黃鸝人懍耍

「此事,我看還是需要詳加詢問。」虛雲子努力擠出幾分尷尬的笑容,用幾乎商量的口氣說道:「在事情查清楚之前,我先將四人都給帶走。兩位看如何?」

看到執法隊將秦浩軒和袁山虎三人一同帶走,李靖若有所思,雙方各有一名紫種弟子撐腰,自己這時間站在哪邊便會令哪邊產生一定的優勢,同時也算是結交了哪邊的紫種弟子,那麼……在這時間該支持哪邊好呢?

距離學舍大約兩三里遠,有一大片種植了許多靈藥的靈田,而從這一大片靈田中穿過,可以看到一棟紅磚綠瓦的建築,這裡就是執法堂設在靈田穀的分堂所在,管轄著靈田穀及附近的雜役弟子,是這些弟子心中的活閻羅殿。

弟子私鬥也不是沒出現過的事情,一般關幾天禁閉,略施懲戒了事,碰到比較頑固的就由冰羅剎黃鸝出面,被她整治過的人無不俯首帖耳乖乖認錯,很少有驚動執法長老的,可今天偏偏驚動了靈田穀的執法長老。

靈田穀執法堂正廳「光大嚴明」的牌匾下,依次坐著四大執法長老,虛雲子、驚雲子、元雲子、楚雲子。

正廳之中,二十多名執法弟子如牛頭馬面,手執紅白相間的執法棒,面無表情的站在大廳兩側,一直排到執法堂正門口,秦浩軒、徐羽、張狂站在大廳正中央,而重傷不起的袁山虎三人癱躺在地上,身體和精神受了雙重打擊的他們驚魂未定,面無人色,尤其在這光線暗淡,氣氛陰森的「活閻羅殿」中,更是戰戰兢兢,連大氣都不敢喘。

經過黃鸝的多方調查,綜合當事人口述,以及袁山虎等人的老案底,一個欺負新人反被教訓的典型案例出現在眾人眼前。

按說孰對孰錯大夥心裡都有定論,執法堂也可依據宗門律例懲罰肇事者袁山虎三人,並無罪釋放秦浩軒,但就這個再明了不過的案例,使得幾名執法長老眉頭緊皺,緊張的商量著究竟如何處理。

如果只是袁山虎欺負秦浩軒,那事情就簡單了,這種破壞門規的弟子殺掉就是了,執法堂又不是沒殺過人。

只是……如今還牽扯了兩名紫種在其中,雖然他們現在還非常的稚嫩,但畢竟是紫種,各大堂的堂主看他們時候的眼睛里都冒著綠光呢。

雖說宗規教義是死的,可執法長老是活的呀!這件事不管怎麼宣判,勢必要得罪一個紫種弟子,沒有誰會願意得罪一個潛力無限的無上紫種,若是一定要要得罪,那就盡量不要得罪未來成就更高的紫種弟子。

虛雲子等人一陣商議,最終認為都是紫種的徐羽和張狂,徐羽因為性格內向恬淡,未來發展很難比張狂更好,為此他們決定賣張狂一個面子,懲戒袁山虎三人的同時,也從重懲罰秦浩軒。

就在他們基本商議妥當,就要宣判時,一名執法弟子面色古怪的跑來,稟告那四名執法長老道:「本屆新弟子李靖前來拜見四位長老,並請求旁聽宣判1

為了維護律法公正,執法堂原則上允許他人旁聽,但別的弟子對執法堂畏之如蛇蠍,別說主動申請旁聽,就算請都請不來,現如今一個新入門弟子竟然大模大樣跑來申請旁聽,這還是靈田穀執法堂分堂設立以來的頭一遭,也難怪那名通報弟子神情古怪。

虛雲子本想說讓他哪來的回哪去,少來湊熱鬧,但轉念一想,本屆三名無上紫種中不就有個叫李靖的么?難道就是他?

「讓他進來吧。」虛雲子揮了揮手,在通報弟子詫異的眼神中,將李靖帶了進來。

三個月初訓期間,新弟子們還沒配備宗門統一的宗袍,還是穿著各自的衣衫,所以李靖還是那身著雙龍搶珠圖案的金黃色長袍,十分搶眼。

從門口到大廳,有大約三十步,許多人在兩側鐵面無情氣場十足的執法弟子注目下,根本邁不動腳步,然而李靖卻是大步走來,面含微笑,目不斜視,那一身金黃龍袍更是凸顯王者之風,令人為之拍案叫絕,好一個丰神俊朗的少年。

果然是那無上紫種的李靖,在他走過來時,三名執法長老起身相迎,以示尊重,唯獨楚雲子仍坐在椅子上,陰沉著臉,眼中閃爍著仇恨的光芒,死死瞪著李靖。

「弟子李靖拜見各位長老,久聞咱太初教宗規教義森嚴,弟子嚮往已久。今日恰逢其會看到事情始末,心中好奇究竟會如何宣判,故而冒昧申請旁聽。」

「好說,好說。坐吧,坐吧。」虛雲子一臉笑容,心中卻犯上了嘀咕,俗話說無事不登三寶殿,這李靖肯定不是久仰太初教宗規教義才來旁聽的,必定有所圖謀,眼神在徐羽和張狂身上掃過,當他看到張狂一臉不爽時,頓時明白了什麼。

虛雲子試探道:「既然看到了事件始末,你就簡單複述一遍吧?」

「其實很簡單,袁山虎三人欺壓挑釁浩軒師弟,沒想到自己撞上了鐵板,反被浩軒痛揍一頓,為平日里那些被袁山虎欺壓的其他弟子出了口氣。真是快哉啊1

幾名執法堂的長老聽到這話,紛紛心裡暗罵,快哉個屁!快哉你妹啊!這事跟你有一兩銀子的關係嘛?你跑出來搞什麼啊?我們剛剛才討論出來的判決,你這麼一鬧騰,讓我們還怎麼判?

虛雲子點了點頭,李靖這句話已經充分表明了他的立場,徹底站到張狂的對立面,明面上為秦浩軒說話,實則是針對張狂,看來這兩個紫種弟子為未來掌教寶座,已經開始互相打壓排擠了。

李靖出面為秦浩軒作證,秦浩軒這邊站了兩顆紫種弟子,分量不可謂不重,看來之前商定好的判決結果要改動了,就在虛雲子準備和其他三名長老重新商議時,一直坐著的楚雲子忽然暴跳起來,怒斥道:「放屁1

楚雲子暴躁的表現將包括李靖在內的所有人嚇了一跳,尤其是李靖,從他走進來就發現楚雲子望著自己仇視的眼神,心裡還在想究竟是哪裡得罪了他。從他被測出是紫色仙種開始,太初教哪個人對他不是和顏悅色帶點討好,這還是第一次莫名其妙被人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