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十七章 岩漿地窖好修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章 岩漿地窖好修行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只要不是犯下欺師滅祖或傷人致死的大罪,犯其他小錯往往關十天半月的禁閉了事,聽起來似乎很輕鬆,但提起禁閉二字,太初教弟子無不談虎色變,尤其是關過禁閉的,打死也不願再回那鬼地方。

由兩撥執法弟子分別押著袁山虎三人和秦浩軒,前往禁閉所在地,感受到路人投射來的憐憫目光,哭喪著臉的袁山虎三人更是戰戰兢兢,秦浩軒心中坎坷中又有些期待,這岩漿地窖和寒冰崖究竟恐怖到什麼程度,竟然光提名字就讓人如此害怕?

禁閉所在地距離靈田穀不遠,走過一條羊腸小道,可以看到一座鐘靈敏秀的山峰,這就是太初教十分有名的禁閉山,又名思過峰。

太初教門人弟子上萬,每天都有不少弟子犯錯關禁閉,為防止弟子在關禁閉時還拉幫結夥,引發大規模混亂衝突,有先見之明的太初教前輩高人用大神通在思過峰山腹中開拓了許多禁閉點,諸如岩漿地窖、寒冰崖、刀山窟之類不勝其數,每個禁閉地同時可以關押十多人,既保證了屢教不改的弟子每次都能享受不同「待遇」,又大大降低了管理風險。

走近思過峰,以前關過禁閉的袁山虎,望著開在山腰那個兩米來高,一米來寬的黑不溜秋的入口,回想起那段不堪回首的禁閉史,登時面無人色瑟瑟發抖,哪有欺負秦浩軒時的那股豪氣,張傘和李斯更是冷汗涔涔。

執法弟子冷冰冰的提醒道:「岩漿地窖和寒冰崖都在思過峰山腹中,山中別有洞天,環境與外界不同,尤其走在山腹小道中,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危險,你們要運氣抵禦,實在不行就出聲求助,我們會出手幫你們的。」

順著石梯走到半山腰,望著和普通岩洞沒什麼兩樣的思過峰入口,秦浩軒心裡生出一股巨大的壓迫感,這個入口就像一隻遠古巨獸張開了血盆大口,彷彿能吞噬一切。

在執法弟子嚴厲的眼神中,袁山虎三人忍著被秦浩軒打斷骨頭的陣陣劇痛,硬著頭皮走進讓他們心驚膽戰的山腹入口,秦浩軒也緊隨其後,當他們走進去時,原本黑黝黝的山腹小道豁然開朗,這哪裡是山腹小道,展現在秦浩軒等人眼前的是一條足有四五米寬,深不可見底的康庄大道,牆壁上每隔一米就安置著一個照亮的火把,火光跳動,昏黃明暗更迭,更將這裡點綴得陰森恐怖。

每兩個火把間,就有一個小門,這一個個不起眼的小門后,連接著令每個太初教弟子聞風喪膽的各式各樣的禁閉地,門的上方寫著該禁閉地的名字,諸如刀山窟、風刃谷,雷電峽。

每經過一道小門,就能感受到門后禁閉地傳來的恐怖氣息,他們經過刀山窟時,數道凌厲的刀氣透門射出,若不是之前有執法弟子的提醒,加上這些刀氣的威力不算很強,在它們射來之時,袁山虎等人在全身布滿元力護體,而秦浩軒則有執法弟子化解危機,以他的實力還不足以抵擋這幾道刀氣,但作為兩名紫種弟子力保的人,執法長老們已經囑咐執法弟子,務必不能讓他有失。

看到這些凶煞的名字,感受著陰森恐怖的氣氛,以及從小門裡逸出的各種威脅,早已嚇得面無人色的袁山虎三人差點沒哭起來,原本就受了傷的他們再去這種地方關十五天,豈不是九死一生么?

走過大約十多道門,袁山虎三人被押著走進了寫著寒冰崖的小門,秦浩軒的岩漿地窖,正在寒冰崖的對面。

一步踏進岩漿地窖,但覺一股熱浪撲面而來,這種溫度的熱浪雖然令人很難受,甚至呼吸不暢,卻沒有生命危險,那幾名執法弟子一路為秦浩軒保駕護航,到了禁閉地,也沒必要再護著他,反而帶著揶揄的表情,想看看兩名紫種弟子力保的人有什麼特別的。

小門之後是一條狹小漆黑的洞窟小道,越往下走,熱浪越來越重,行走了大約五百米,沒有開啟靈力護體的那幾名執法弟子也微微出汗了,然而秦浩軒依舊沒事人一樣,似乎還很享受這種熱的氛圍。

因為在他踏進岩漿地窖,非但沒有感覺熱浪逼人,倒是覺得清風拂面,讓體內燥熱難忍的他感到十分舒爽。

執法弟子冷笑著望著秦浩軒,看你能熬到什麼時候?

順著洞窟小道走向地下深處,溫度逐步攀升,熱浪也將他體內的燥熱抵消得越多,普通人在這裡喘口氣都會燙傷肺部,陣陣能烤焦頭髮的熱浪就像夏日涼風撲在秦浩軒身上,美妙得讓他直感激將他發配來這裡的幾位執法長老,這個別人眼裡的鬼地方,在秦浩軒看來簡直就是人間天堂!

走過長長的過道,來到地窖,入口處是一扇大鐵門,就連門鎖都是精鋼所鑄,除非修為境界極高的強者,沒有鑰匙根本打不開這扇大鐵門。

執法弟子打開鐵門,將秦浩軒一把推進去,隨即又當一聲關上,躲在鐵門之後悄悄觀察。

每個新來的都會享受一頓「新人餐」,任何人都不例外。

剛被一把推進去的秦浩軒還沒回過神來,就被一床大被單蒙住腦袋,然後一群人圍了上來,對著秦浩軒一陣拳打腳踢。

秦浩軒還沒來得及看清楚周圍環境,以及岩漿地窖中到底關了多少人,就挨了一頓莫名其妙的打。

從踏上大嶼山,就被李靖等人欺負,就連張狂也跳到自己頭上耀武揚威,還讓袁山虎三人來毆打自己,若不是自己命大,一條命早去了大半條。

原本想來岩漿地窖清靜幾天,努力提升修為,誰知剛走進來就被蒙頭蓋腦一頓毒打,這種種待遇綜合起來,就算泥人都有三分火氣,何況是血氣方剛的秦浩軒!

尤其是這頓爆打,頓時把秦浩軒的火氣打上來了。

「咦,不疼?」怒火三丈的秦浩軒想要掀開被單反擊,可是他發現,這些人打在自己身上,就像為自己按摩,不但不疼,原本身上難以忍耐的燥熱,在這頓暴打中似乎減弱了幾分。

舒服,這些人打在自己身上,雖然不如之前袁山虎用靈法打自己那麼舒服!但也十分過勁!

原本還想奮起反擊的秦浩軒立刻打消了反抗的念頭,換了一個舒服的姿勢,像死狗一樣趴在地上享受著拳腳相加的「按摩」,一葉金蓮的藥力加上道心種魔大法這種奇妙的巫修大法,讓秦浩軒這頓「新人餐」吃得暢快無比,恨不得讓他們再加重力道。

在岩漿地窖這個環境中,哪怕是稍微動彈都會出汗,更何況是這麼一番劇烈運動,毆打秦浩軒的這群人無不淌下汗水。

「這小子看起來境界很低,我們打了這麼久,他一聲都沒吭,不會把他打死了吧?」

終於,一個精瘦的漢子擦了把汗,氣喘吁吁的說出了自己的擔憂,同時也是其他人的心聲。

在岩漿地窖這種地方,就算敞開了喘氣都會覺得氣悶,更何況是蒙了一床被單,還加了這麼一陣拳打腳踢,就算是仙苗境弟子,恐怕也受不祝

這群弟子紛紛收住手腳,掀開都被打出好幾個窟窿的被單,看到面如冠玉,呼吸平穩綿長,渾身沒半點瘀傷,還一臉享受表情的秦浩軒,這和他們設想秦浩軒被打死或悶死的結果截然不同。

這……這是怎麼回事?

若說秦浩軒是一個修為精深的高人還說得過去,可是無論怎麼看,他都是一個剛入門不久,僅僅是出仙根境初期的雛兒!

雖說剛才沒有用上靈力,但將他打個半死不成問題呀!

就在他們疑惑時,身體重新燥熱起來的秦浩軒也睜開了眼睛,四顧張望,終於看清了岩漿地窖的模樣!關禁閉的地方往往很艱苦,但秦浩軒沒想到這裡除了四面石壁外,就只有十幾個被關禁閉的太初教弟子,除了少數幾個穿著薄薄的衣衫外,大多數人打著赤膊。

這些人大多是仙苗境二三葉的實力,這一番拳打腳踢后,一個個累得氣喘吁吁汗流浹背,然而被毆打者還若無其事四處打量,這徹底激怒了他們。

「我們打的這麼辛苦,這小子竟然連慘叫都沒一句,好,讓你嘗嘗老子的爆炎術1隻見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忽然怒吼一聲,雙手連連捏動法訣,他身邊溫度驟升,靈力激蕩,一個小火團出現在他手中,甩到地上的秦浩軒身上,砰的一聲爆炸開來,如一團燦爛的焰火。

爆炎術只是最低級的靈法,在他手裡使出來,威力也不足以致人死,但就算一個種植仙根境後期弟子,在爆炎術下都得受傷,把秦浩軒這級別打個半死還是不成問題。

「老葉,下手別太狠,這新人蛋子入門沒幾天,玩死了可不好1

一個粗獷的聲音如是說道,隨後響起一陣哄堂大笑。

「唔……」

秦浩軒嘴裡逸出一聲舒服的呻吟,吃了一擊爆炎術,他不但毫髮無損,還更加享受這種打擊。

那名叫老葉的漢子頓覺顏面大失,靈法一個接一個打在秦浩軒身上,緊接著其他人看得眼熱,紛紛加入打擊秦浩軒的行列,不大的岩漿地窖各種靈法呼嘯,紛紛砸在秦浩軒身上,一時間,各種火焰、風刃、冰雹將他淹沒。

他們怎麼也想不到,他們施展的各種靈法,不僅沒有打擊到秦浩軒,反而免費為他排打身體,將秦浩軒體內一葉金蓮的藥力打入五臟六腑和骨髓中,燥熱盡消,舒服莫名!

這種狂轟濫炸持續了足足一刻鐘,那些施暴者體內靈力耗盡,筋疲力盡趴在地上,無不用看怪物的眼神目瞪口呆的望著秦浩軒,就算同樣一個仙苗境三葉的強者,在這種打擊之下也非死即殘了,但這小子竟然一臉爽快……

「諸位師兄是否打夠了?若是的話,那麼接下來輪到我了1從地上站起來,秦浩軒晃了晃脖頸,拳頭的關節被按的里啪啦作響,他面色陰冷,雖然剛才那一頓打挨得很舒服,但如果自己是一個沒甚本事的普通人,在這一頓不分青紅皂白的毆打中,只怕非死即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