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太初>第二十章 你方唱罷我登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章 你方唱罷我登場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都市言情

如果道心種魔大法不是失傳已久的巫修秘法,自己早在吞食一葉金蓮時就爆體身亡了!一個仙苗境強者吃一枚遠不及一葉金蓮的朱果,都爆體身亡了,更何況自己一個肉體凡胎!

而之後如果不是袁山虎和這些老油子欺負他,歪打正著助他把體內狂躁的靈力吸收了小部分,加上岩漿地窖的地熱,他早被藥力撐爆了!

翻閱完一本主要記載靈藥的書,秦浩軒重重嘆了口氣,原來一葉金蓮這麼珍貴,可以煉製這麼多門派老祖宗級別用的丹藥,就算老祖宗級別的修仙者也是一葯難求,如果讓人知道自己就這麼生吞了,估計死人都能氣活!

翻了一陣書後,秦浩軒感覺身體燥熱得又比較厲害了,於是再度打坐修鍊起來,在岩漿地窖這種嚴酷的環境中,修仙者睡眠不足對身體損害極大,那群昏昏欲睡的老油子們見秦浩軒看了半天的書後,又龍精虎猛的入定修鍊,一個個震驚得目瞪口呆,原來武道先天這麼彪悍呀!

在岩漿地窖中一呆就是兩天,這兩天中秦浩軒除了打坐修鍊就是看每天下午徐羽送來的筆記,每天的睡眠時間最多兩三個小時。

倒不是他不想睡覺,而是體內藥力燥熱得很,一旦停止修鍊,光憑地熱是抵消不了的,不多久就會被這燥熱鬧醒來,若不是一葉金蓮的藥性滋補著他的身體,在這種高強度的修鍊狀態下,一般人早撐不下去了。

被一葉金蓮藥力折騰得苦不堪言,不得不修鍊抵消燥熱的秦浩軒不知道,在那些老油子眼中,他就是一個變態,連睡覺都不用的變態修鍊狂!雖然老油子們每餐的飯都要被他搶走一半,對秦浩軒無不恨之入骨,但他們看向秦浩軒的眼神由最初的懼怕變成敬畏,隱約有那麼一絲尊重的味道!

因為有實力,有毅力的人,在哪裡都受尊重!

這天下午,秦浩軒剛合上徐羽送來的筆記,正要入定修鍊,鐵門當一聲打開了,一個渾身是爆炸性肌肉的漢子,在幾名執法弟子的押送下,也被關到岩漿地窖中。

這兩名執法弟子正是前兩天押送秦浩軒進來的那兩個,他們眼神曖昧的望了一眼秦浩軒,知道要發生什麼事的他們悄悄躲在鐵門后準備看大戲。

新來的那彪悍漢子一走進來,渾身充滿爆炸性力量的肌肉極為搶眼,一股子兇悍的匪氣從他身上透出,即便是老油子中匪氣最重的老葉和他比起來,也是小巫見大巫。

他那透著煞氣的目光在所有人臉上掃過,最終目光定格在秦浩軒的身上,眼神中閃過一絲冷厲。

自從在秦浩軒身上吃了虧之後,老油子們再不敢胡亂送上「新人餐」,再仔細看新來的這位,雖然透出一股匪氣,但氣勢渾然天成,赫然是仙苗境五葉的強者!不由得暗自慶幸,如果動了手,下場絕對比得罪秦浩軒還凄慘。

這漢子便是受張狂所託,前來岩漿地窖收拾秦浩軒的袁山象!

他沒有絲毫掩飾的走到秦浩軒身前,如利刃一般的眼神鎖住剛剛入定修鍊的秦浩軒,一聲不吭,捏動法訣,靈力匯聚指尖,經過兩息的靈力凝聚,化作一團火球很是乾脆的轟向秦浩軒。

「赤雲炎爆1

在進入房間之後的古怪狀態,便引起了秦浩軒的暗暗戒備,岩漿地窖這個地方,雖然是太初關禁閉的地方,但又有一些法外之地的味道,到了這裡必須隨時隨地留個心眼,尤其是修鍊的時候,若是被人偷襲走岔了氣,那可就麻煩大了。

可是以秦浩軒眼下的修為,就算有所警覺又如何,他完全沒辦法避開仙苗境五葉高手的一擊,只能眼睜睜看著那道火球,以勢不可擋的洶洶來勢,擊在他的身上。

頓時,一股衣服燒焦的焦臭味傳來,那道火球將秦浩軒擊飛,狠狠撞在岩壁上,堅硬的岩石都被撞的掉落了些碎石。

痛?不!是爽!

秦浩軒由地上沒事人的爬起,體內的燥熱在剛剛挨轟的時候,立時減弱大半,只是打的他渾身舒坦,但也讓他腦門冒火。

剛剛關入這岩漿地窖時,便莫名其妙挨了一頓打,美其名曰「新人餐」,都在這裡關了兩天,隨便進來一個人,屁都不放一個的便直接動手。難不成還有什麼「老人餐」?

袁山象微微皺了皺眉,剛才這一擊赤雲炎爆,尋常仙苗境一二葉都難以接下,他卻跟沒事人一樣,看來他的傳言果然不假,只是這廝到底是什麼怪胎?

借著昏黃的火光,秦浩軒發現偷襲自己這人的面部輪廓和袁山虎有幾分相似,很快想通其中關節,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張狂啊張狂,看來你是想趕盡殺絕啊!

好強橫的身軀!難道是先天武者不成?袁山象手印靈決連掐,一道道赤雲炎爆接連不斷形成轟向秦浩軒。

打打打!不能給這小子半分喘息的餘地!袁山象猛憋一口氣,體內五片靈葉連連搖晃,發出陣陣靈力形成一道道靈法。

舒服!痛啊!舒服!痛啊!

秦浩軒左閃右躲生怕懷中小蛇被發現,赤雲炎爆猶如一道道澆灌了火油的箭雨,在強弓之下連射,躲得開第一支,卻避不開第二支……

眨眼間,秦浩軒原本就有些襤褸的外套更是殘破不堪。

不能就這麼被打下去!繼續下去小蛇真的要被發現了!這是我最大的底牌了!秦浩軒把頭一低用肩膀去護胸口的小蛇,抬眼用餘光鎖定著對手,危機感和怒火交加的秦浩軒嘴裡爆出一聲怒吼,就連躲在一旁看熱鬧的老油子們都能感覺到他身上急劇升騰的怒氣。

「區區螻蟻還敢有脾氣!嘗嘗老子的隕石拳1袁山象冷笑一聲,身上靈力波動,在秦浩軒怒髮衝冠時,身上肌肉塊塊暴起,鼓足力氣虛空打出一拳,拳速奇快無比,帶起嘶嘶破空聲,一道拳頭虛影透體而出,拳頭虛影迎風見長,化作磨盤大小,直朝秦浩軒腦門砸去。

感受著隕石拳帶起的可怕氣勢,看戲的老油子們喜笑顏開,這兩天被秦浩軒欺壓得喘不過氣的他們,恨不得秦浩軒血濺五步慘死當場才好。

避無可避的秦浩軒只能硬生生的受了這一拳,磨盤大小的拳頭砸在他腦門上,發出啪的一聲悶響,秦浩軒的身子倒飛出去,再度撞在岩壁上,腦袋將堅硬的岩壁砸出一個小坑,震得碎石簌簌掉落。

趴在地上的秦浩軒如死狗一般,好半響都不見動彈,也不知是死是活。

「你看他一動不動的,猜猜他死了沒?」

「不好說,我們那麼打,他一點傷都沒有!不過現在打他的可是仙苗境五葉強者,我看很可能是昏過去了。」

「我也這麼覺得,如果就這樣死了,豈不是太可惜了1

「可惜什麼,想想兩天前你怎麼被人家虐,你就不覺得可惜了1

「你一說,我又恨得牙痒痒了,真解氣1

隕石拳這種極端剛猛霸道的靈法十分難練,但一旦練成,威力非比尋常,這一拳打在秦浩軒頭上,劇烈的疼痛感瞬間讓他短暫昏迷,好一會兒才恢復知覺。

「不堪一擊1袁山象嘴角牽起一絲冷笑,靈田穀這兩天關於秦浩軒的傳言甚囂塵上,為此他還特意花重金,買了一枚初級攻擊靈符備用,沒想到三兩拳就將他打倒了。

「痛!痛死了!爽!爽的全身都酥麻的爽!爽的真想再挨個幾拳啊!可是這種拳頭挨多了,我真的會被打死礙…」

秦浩軒雙手撐扶著地面,嘴裡喃喃的低語,像是跟自己在說,又像是在同對手錶白,身體搖搖晃晃的重新站了起來。

怎麼可能?袁山象眼睛陡然瞪大,便是仙苗五葉的修仙者被我隕石拳打中頭,腦袋都會變成爛泥,真正的岩石也會化為齏粉,怎麼這秦浩軒的額頭上只是略有淤青紅腫,看上去並無大礙?

「哇唔,那個怪胎竟然受傷了,你看到沒,他額頭都腫起來了1

「仙苗境五葉高手果然不同凡響,竟然傷到他了!只要能傷到他,就一定能殺死他1

五葉境……怪不得這麼強……秦浩軒用力甩了甩頭暗道:幸好吞了金蓮,不然剛剛就被他給打死了!

「怪不得有人要我進來收拾你。」袁山象粗獷的聲音回蕩在不大的岩漿地窖中,精神也在這一刻驟然集中,一個能接下自己一招隕石拳的人,哪怕是個凡夫俗子也有資格成為他的對手了:「小子,記住我叫袁山象!你前天打的袁山虎就是我弟弟,今天我是來為他報仇的!免得待會死了不明不白,做個糊塗鬼1

袁山象說罷,張開雙臂,精純的靈力從他體內湧出,幾息之後,凝結成有若實質的一柄柄匕首,足足花了二十息的時間,這些匕首才全部成型,靜靜停頓在空中,蓄勢待發!

讓一個仙苗境五葉強者花二十息時間凝聚靈法,這靈法的威力肯定了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