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太初>第二十一章 從來莫欺少年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一章 從來莫欺少年窮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武俠修真

秦浩軒想上前打斷對方,可這靈法顯然早算到因為聚集法力時間較長,而令人近身,所以靈法發動的那一刻,袁山象的身體四周,早已經形成了龜殼外星的護身之力進行防護。

「千刀萬剮1看到漂浮在袁山象身前的匕首,一個識貨的老油子驚呼出聲,千刀萬剮是雜役弟子所能學到的靈法中威力較大的一門,對施術者的要求很高,這門靈法考究的是對靈力的精準控制力,對每一絲靈力都要控制入微,才能很完美的施展出來。

這一門靈法最高境界可以幻化出一千柄匕首,實力越強匕首殺傷力越大!以袁山象目前的實力,還只能幻化出五十柄匕首,但這用來對付秦浩軒已經是綽綽有餘了!

在昏黃的火光跳動中,由靈力凝結的匕首閃爍著寒光,饒是那些老油子也不禁打了個寒戰,一個個認為秦浩軒這下必死無疑了!

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感頓時湧上心頭,秦浩軒心頭狂跳,靜靜停頓在空中的五十柄匕首猶如五十道催命符,一個不好真會被這些匕首射成篩子。

只見袁山象嘴角噙著玩味的笑容,右手一揚,一道匕首試探性的射向秦浩軒。

匕首行進速度極快,但在秦浩軒全神貫注的注視下,隱約看清匕首的行進軌道,在它即將射到自己心口時,身子猛然左傾,險險躲過這一刀。

袁山象沒有給秦浩軒半秒休息時間,在他躲過第一道匕首后,又有三道匕首閃爍著寒光,從左中右三個方向射向秦浩軒,尤其是左右兩柄匕首,繞了一個大大的弧形,夾擊秦浩軒的兩肋,中間那柄匕首照樣直指心口。

「控法能力罕見啊!竟將靈力匕首在這般高速的移動中轉彎1

在老油子的驚嘆聲中,袁山象嘴角的笑意更濃了,看來這裡還是有識貨的人嘛,今天第一次亮出這一手底牌,立刻就贏得許多讚歎,也不枉自己閉門苦練三年。

三道寒光分三個方向激射而來,勉強看清它們襲來軌道,卻沒有更好躲閃方法的秦浩軒立刻蹲在地上,一個懶驢打滾,雖然沾了一身塵土,但再度險險躲過去了。

只見這三道匕首嗤噗一聲,竟然插入堅硬勝鐵的岩壁中一寸來深。

「有種你再躲1一連兩次失手的袁山象也是惱的厲害,雙臂一彈,靜靜停頓在他身前的四十多柄匕首高速旋轉起來,併發出一陣陣嗡鳴聲,以秦浩軒為中心,由各個角度激射過去,將圍觀的老油子們看得目瞪口呆。

同時控制四十六柄匕首從四十六個不同軌跡攻擊對手,有的直行,有的繞行,有的飛到秦浩軒上空再居高射下,無異於布下一張天羅地網,哪怕是插翅都難飛了。

這種控法能力很是變態啊,他們望向袁山象的眼神登時多了幾分崇拜,一個五大三粗的粗獷漢子,要修出這種心如細發的控制力,的確很不容易,一般人能同時控制二十柄,已經很了不起了。

袁山象展示出的這一手控制力不但將這群老油子震住,就連鐵門外偷窺的兩名執法弟子也自愧弗如,同樣是仙苗境五葉的他們,自忖以他們的靈力控制力,最多同時控制三十把匕首,這是直線攻擊無任何花樣的單純控制,如果要像袁山象那般,每柄匕首從不同角度甩出不同弧線梗難度翻倍,控制的數量也要減半到十五柄。

在這一陣匕首的寒芒中,秦浩軒精神前所未有的集中,此時他的心中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躲開這些匕首天羅地網般的攻擊,一定要活下去,就算不為自己,也要為父母活下去!只要自己還活著,哪怕是做最為低下的雜役弟子,父母都能繼續領每年兩百兩銀子的供奉,不用再為生活憂愁!

活下去!活下去!我要活下去!

在強烈的求生慾望下,秦浩軒心中雜念盡去,腦海中也清明一片,泥宮丸猛然一跳,之前對戰袁山虎時腦海中的那道金色光芒再度炸開,整個人頓時變得精神奕奕,彷彿眼前被揭開一層白紗,那種前所未有的清晰感再度呈現,就連遠處地上的一粒灰塵,也看得清清楚楚。

四十六柄高速襲向他的匕首,在秦浩軒眼裡慢得如同龜爬,他還能清晰的看到匕首在空中轉彎的軌跡,不過秦浩軒也知道,他雖然能看清楚這些匕首的來勢,卻未必能躲過它們,自己的身體還是太弱了。

於是他的目光再度望向袁山象。

隨著秦浩軒精神的高度集中,他的眼中閃過一道不為人知的微光,感覺到袁山象腦海中那道如幼苗般細小的金光,那是一道比袁山虎粗壯許多的金光,但依舊和自己仿若河流般寬廣的龐大金光沒有可比性。

聚精會神的操縱著腦海里那道金光,嘗試了無數次后,秦浩軒猛然將腦海中的金光分出一道彈了出去,瞬間穿透袁山象腦海,將他腦海中那縷金光湮沒。

一瞬間,袁山象感覺自己大腦就像要裂開般疼痛,天地時間彷彿都停止了運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意識瞬間空白,整個人渾渾噩噩的獃滯了。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四十六柄即將將秦浩軒打成篩子的匕首失去了控制,忽然停頓在空中,然後直線墜落,還沒落地就化作一道道無主靈力,消散無蹤。

如果再慢上一點,秦浩軒就真的成篩子了。

在別人眼裡,在被嚇傻了的秦浩軒的影響下,袁山象也忽然獃滯了,然後……然後他們也看不懂了。

圍觀的老油子們想破腦袋,也想不通袁山象為何忽然收手。

難道是後繼無力?看袁山象遊刃有餘中氣十足的樣子,怎麼可能!

難道是怕殺人後被逐出宗門?開玩笑,開弓哪有回頭箭,在這些匕首射出去后,強行收手,勢必導致靈力反噬,輕則經脈盡斷,重則氣血逆行身亡。

這些解釋彷彿都有道理,但又都說不通。

在鐵門后偷窺的兩名執法弟子,以及老油子們絞盡腦汁想不明白的時候,駭人聽聞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剛才差點被射成篩子的秦浩軒忽然暴跳起來,像離弦的箭一般衝到袁山象身前,狠狠一拳揍在他鼻樑上。

一臉獃滯的袁山象登時鼻血長流,應聲倒地,龐大的身軀砸在地上,塵土飛揚。

情勢瞬間逆轉,只見秦浩軒毫不客氣的撲了上去,一頓老拳鋪頭蓋臉的打在袁山象身上。

沒有意識,無法調動靈力護體的袁山象充其量比普通人強壯一些,在秦浩軒這一頓老拳下,袁山象渾身奼紫嫣紅,處處淤青,一張臉蛋腫脹得比當初的老葉還要難看。

看過秦浩軒兩場搏鬥的執法弟子面面相覷,如果不是親眼看到,他們一定以為這是別人編的笑話。

一個修仙者,仙苗境五葉的修仙者被還是凡夫俗子的秦浩軒如此暴打,而且並不是無法反抗,只是不知為何忽然就獃滯不動了,沒有任何意識,像靶子一般任打任殺。

在袁山象身上打了十幾拳后,想到他足以打傷自己的仙苗境五葉實力,等他清醒后對自己依舊是很大的威脅!

一不做二不休,秦浩軒下手越來越重,尤其挑他的手腕和腳腕重點照顧。

但聽一陣的骨折聲響起,袁山象雙腿腿骨被打折!

你不仁,我不義!這是秦浩軒一直以來做人的準則,仁慈等於對自己殘忍,尤其是想置自己於死地的敵人!

秦浩軒打得正爽,打斷袁山象雙腿后,又將他左手手骨打斷,正要廢掉他右手時,忽然感覺袁山象的意識在反撲,靈力也開始在經脈中流淌,並護住袁山象的身體,導致自己再打在他身上就像打在石板上一樣,拳頭被反震得隱隱作疼。

這是要清醒的徵兆!

這幾天徐羽送來的筆記中,也有一些對神識的介紹,秦浩軒愈發確定剛才的攻擊就是神識攻擊,只是因為自己實力太弱,歸根究底還是一個初涉修仙的凡人,不懂神識攻擊的竅門,威力自然也展現不出來,否則袁山象哪能這麼快就清醒過來,若是自己懂一些神識攻擊竅門,甚至可以直接抹掉他的魂魄,那他不死也成白痴了。

秦浩軒剛剛跳開,袁山象便從獃滯中清醒,當初袁山虎花了近一百息時間才清醒過來,他不過二十息時間就恢復意識了,看來敵人的靈魂越強恢復也越快,如果碰到更強者,以自己這種毫無竅門的神識攻擊,恐怕只能讓他獃滯一下,或者只能起到干擾作用。

清醒過來的袁山象感覺自己渾身生痛,再看到自己身上到處是淤青,臉更是腫脹得跟豬頭差不多,左手和雙腿傳來陣陣劇痛,完全不聽使喚!竟然是被這個凡人打得手腳骨折了!

這是怎麼回事?剛才莫名其妙腦袋劇烈的疼痛,然後彷彿墜入無底深淵中,失去了意識知覺,好不容易清醒過來時就成現在這樣了。

堂堂仙苗境五葉修士,在整個太初教龐大的雜役弟子群中,也處於中上流階級,被一個剛剛入門的凡夫俗子打成骨折,何況還在這麼多人面前被毆打,可以說顏面全無,若是傳出去勢必淪為他人笑柄,往後還怎麼在宗門立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