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太初>第二十二章 門規所在化痴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二章 門規所在化痴傻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都市言情

袁山象望向秦浩軒的眼神真要噴出火來,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秦浩軒死了何止千次,他怒道:「天作孽尤可活,自作孽不可活,不管你用了什麼妖術法寶,今天我要你碎屍萬段來贖罪1

他右手從懷中摸出一枚靈符,這是一枚泛著青色光澤,約摸兩指大小的青玉,上面雕刻著一些玄奧莫名的符文。

一股燥熱的氣息從靈符中透出,彌散在並不寬闊的岩漿地窖中。

這塊靈符中封印的是叫烈焰的靈法攻擊,烈焰的威力比之最初級的靈法火球術不知強了多少倍,只要輸入足夠的靈力就能催動它,它爆發的威力相當於一名仙苗境六葉高手全力一擊,足以將一棵半個人粗細的大樹炸成粉末,就算袁山象這種仙苗境五葉修士在這靈符攻擊下,也無法全身而退,秦浩軒就算是銅皮鐵骨,也必然受不了這靈符的威力。

靈符的價值,除了秦浩軒這種剛入門的弟子外,在場所有人都清清楚楚,這一枚相當於仙苗境六葉修士一擊的靈符,普通雜役弟子至少要省吃儉用兩年才能買得起,這還是風調雨順大豐收的情況下。

在實力不強的雜役弟子眼中,擁有一枚靈符等於生命多了一重保障,就這麼隨便用出來,真是奢侈浪費啊!

就算躲在鐵門外面那兩名執法弟子,眼神中也掠過一絲不舍,心頭感嘆著姓袁的心中真生出了殺機,恐怕他一半以上的身價財產都賠進去了吧。

盛怒之下的袁山象哪還會覺得可惜,如果多幾枚靈符他也會毫不猶豫的一起使出來,恨不得將秦浩軒炸得粉身碎骨才好。

就在他正要注入靈力催動靈符時,一股強烈的危機感湧上秦浩軒心頭,他再度聚精會神,死死盯著袁山象,想要再度使出神識攻擊,只是袁山象已經有所準備,打起十萬分精神,拚命朝靈符中灌輸靈力。

秦浩軒彷彿看到袁山象體內靈力流動,就要足夠催動靈符了,情急之下大吼一聲,腦海里的金光一陣閃爍,再度分出一道彈向袁山象,這一次有些準備的袁山象雖然沒有再度獃滯,但也微微一愣。

秦浩軒等的就是這一愣,他悍不畏死的撲上去。

靈符給他的危險感覺甚至比袁山象使出靈法千刀萬剮時還要濃烈,說什麼也要將它毀了。

只要沒了這枚靈符,一隻手和兩條腿骨折的袁山象暫時也奈何不了自己,雖說修仙者自我恢復能力強,但那也大不了每天痛揍他一頓,給他舊傷添新痛,那樣他就沒法報仇了!

袁山象一愣之下回過神來,看到秦浩軒已經撲到眼前,而他的手距離靈符十分近了,再慢一點就要被搶走了!一直處於實力和心理上風的袁山象終於慌了!

這時他心頭的殺意更濃,務必要保住靈符,哪怕拼著被逐出宗門等重罰,也要用它除掉秦浩軒,否則後患無窮!

斷了雙腿無法挪動位置的他,在秦浩軒來勢洶洶之下,連催動靈符的時間都沒有,只好身子往後一仰,哪還顧得什麼高手風範,毫無形象的在地上打了幾個滾,手腳斷骨處的疼痛撕心裂肺,更堅定了他除掉秦浩軒的決心。

秦浩軒並不是他遇到過的最強對手,卻是他遇到的最可怕的對手,這人心狠手辣,竟然將自己打折雙腿一手,如果剛才清醒得再晚片刻,右手肯定也會被打斷。

可以想象若是在沒有人的荒郊野外,秦浩軒就不是打斷自己手腳這麼簡單,肯定會抹脖子殺了自己,以絕後患。

秦浩軒拼了命搶奪靈符的舉動,以及他讓人短暫失神的「妖術」,讓袁山虎渾身戰慄,開始害怕起來。

秦浩軒現在還只是一介凡人,破種才兩天,卻將仙苗境五葉的自己打敗。

在修仙界,不管用什麼手段,只要能戰勝對手就是實力!但不管怎麼說,一個剛破種的凡人打傷仙苗境五葉的強者,這本身就是無比可怕的事情!

可惜,連上天都同情秦浩軒這個「弱者」。

在袁山象翻滾的前方,凸起一個尖尖的岩石,正巧撞在他的斷骨處,傷處劇痛使得他滾動的速度不由一滯,而就在這一滯間,窮追不捨的秦浩軒沖了上來,壓在袁山象身上,專挑斷腿斷手處一陣狠打。

就算袁山象是仙苗境五葉的強者,但還是人身肉體,劇痛之下被秦浩軒奪走了右手中緊捏的靈符。

失去最後依仗的袁山象又怒又怕,凝聚全身靈力,狠狠一掌拍在秦浩軒的胸腹部,但聽幾聲悶響,被擊中的秦浩軒斷了數根肋骨,身子橫飛出去,一口鮮血從他嘴裡噴出。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秦浩軒一個凡胎肉體,以極其慘烈的方式,和仙苗境五葉的高手拼得兩敗俱傷,這一幕深深的震撼了所有人!

看著躺在遠處重傷的秦浩軒,斷了兩條腿一隻手的袁山象空有一身靈力和滿腔怨恨,但眼下的傷殘之軀根本挪不過去,完全奈何不了秦浩軒,目前他唯一擊殺秦浩軒的希望就是那枚靈符,可那枚靈符被秦浩軒以這種極其慘烈的方式奪走了!

痛啊!但痛的代價是把東西搶了過來!

「呸」

秦浩軒很痞的將一口血唾沫吐在地上,咬牙忍痛將靈符砸在地面,雖然這東西是好寶貝,但也是目前岩漿地窖中唯一能威脅到他的東西,毀掉是最安全的做法。

看著成為一地碎屑的靈符,不論是岩漿地窖中的老油子們,還是躲在鐵門外的兩名執法弟子,都對殺伐果斷,不為眼前利益蒙蔽雙眼的秦浩軒生出懼意!

心中同時閃過一個念頭:千萬別得罪秦浩軒!

這時袁山象也看到了角落裡那群老油子,靈機一動,喊道:「誰殺了他,我出去後送他三枚靈符1

三枚靈符!

重獎之下必有勇夫!三枚靈符對這裡任何一個人,都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然後那群老油子們望了望重傷的袁山象,又望了望另外一頭斷了幾根肋骨的秦浩軒,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卻沒一個人敢動彈。

一個仙苗境五葉修士都被他打得如此凄慘,眼下雖然受了點傷,但誰知道他還有什麼底牌?

相比三枚珍貴的靈符,還是小命更重要!

秦浩軒只是冷笑:「殺我?到這時間你還有閑情想著我?好好思考下,待會你怎麼向門派解釋,進入此地殺我的事情吧。按照門規,你會被廢去一身修為,化為痴傻之人丟出太初。」

袁山象聽到這話頓覺一股寒氣直衝腦門,若是殺了秦浩軒,自己可以隨意誣陷死掉之人做了什麼,而如今其還活著……自己這次恐怕……

一想到森嚴的教規,袁山象眼前變得一邊漆黑,之前的受傷加上剛剛的精神打擊,令他暈了過去。

秦浩軒在岩漿地窖以弱欺強,打得十多個仙苗境弟子哭爹喊娘,又和一個仙苗境五葉弟子拼個兩敗俱傷的消息,被一個當天下午出獄的老油子繪聲繪色的傳出去。

「聽說沒有?秦浩軒在禁閉室里,和進去找他麻煩的袁山象對戰,竟然兩敗俱傷,甚至略微佔了點上風優勢1

「怎麼可能?袁山象可是仙苗境五葉的弟子!咱們這些靈田穀弟子里,修為也算出類拔催,聽說三個月之後,他也可能會參加最後的選拔,有機會成為真正山門弟子的。」

打傷仙苗境三葉的袁山虎,已經讓秦浩軒名聲大作,靈田穀中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人人稱奇!現在又傳出更加震撼的消息,他打敗仙苗境五葉的袁山象!更將所有人震驚得瞠目結舌。

太初教平日里還算平靜,突然出現如此八卦的新聞,頓時成為了眾人空耳相傳的第一新聞。

這個消息很快就傳到徐羽和李靖的耳里。

一個初涉修仙的凡夫俗子和仙苗境五葉修仙者兩敗俱傷?

這種事若發生在別人身上,李靖一定不信,但聽說那個凡夫俗子是秦浩軒,他完全就信了。再看同樣得到消息后氣急敗壞急得跳腳的張狂,登時猜到了這件事肯定和他脫不了干係。

「肯定是張狂乾的1徐羽一臉著急的說道:「不行!我要去岩漿地窖看一下浩軒哥哥……」

李靖攔住焦急得準備馬上去岩漿地窖探視的徐羽,一臉溫和笑容的說道:「徐師妹,你就這麼去也於事無補,不如我們從長計議?」

儘管對李靖沒有一絲半點好感,但念及他在執法堂幫過自己,再加上自己確實沒有解決事情的良方,徐羽停住腳步耐著性子聽他說話。

「我看此事肯定和張狂脫不了干係,否則一個仙苗境五葉的修仙者,無緣無故找秦師弟麻煩幹嘛?而且我也收到一些風聲,張狂前兩天還在找人故意犯事,關進岩漿地窖收拾秦師弟。」

被李靖一點,徐羽更加焦急了,原本只是猜測是張狂乾的,現在在李靖嘴裡更是證實了她的猜想,以張狂和秦浩軒的嫌隙,不將秦浩軒弄死,他是不肯罷休的,說不定還會派人去岩漿地窖對付秦浩軒,臉上焦慮之色更重。

見徐羽上鉤,李靖心頭暗喜,只要將她拉到自己這一邊,張狂一個紫種也翻不起什麼風浪,雖說徐羽淡泊名利不喜拉幫結派,但好歹也是一枚無上紫種,未來成就不可限量,有了她的支持,自己通向掌教之路也會更加順暢,當即笑容更加溫和燦爛。

李靖頓了頓,故意道:「我看張狂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眼下最好的辦法,便是學張狂那樣,徐師妹也可找一個強力的幫手,故意鬧事關進岩漿地窖,貼身保護秦師弟。」

李靖的這個建議是不錯,可徐羽自從測出無上紫種后,前來討好她的人大把大把,但她對這些各懷鬼胎的勢利眼不理不睬,所以至今還是孤家寡人一個,不像其他兩名紫種弟子眾星拱月,身邊小弟無數。

雖然也想像張狂那樣找人送進岩漿地窖,但一來無人可用,二來也不認識執法堂的人,禁閉山上禁閉室成千上萬,很難保證分配到岩漿地窖去。

極擅察言觀色的李靖哪能瞧不出徐羽的心思,當即笑了笑道:「徐師妹放心,你的事就是愚兄的事。這段時間你忙於修鍊,交際不如我開闊,我有幾個古道熱腸的朋友,其中就有一個是執法堂的人,若是請他們幫忙,必定能派一個穩妥的人,混入岩漿地窖保護秦師弟。」

「謝謝李師兄仗義相助,若浩軒哥哥能安然無恙的出來,徐羽定有所報。」徐羽愁容稍展,禮貌的朝李靖微微一笑,巧兮嫣然,那一霎她眉眼間透出的女性特有嫵媚,讓見慣了諸多絕色美女的李靖也不禁動容,她不是那種一見傾城再見傾國的女子,中上之姿卻百看不厭,那股淡然的氣質,是很多女人都沒有的。

李靖不禁暗暗自責,當初怎麼沒瞧出她是女兒之身,還好死不死的得罪了她,否則現在也不要費這麼大氣力了,現在她一口一個浩軒哥哥,和秦浩軒的關係好成這樣,對付秦浩軒的計劃也要先行擱淺,把徐羽綁到自己船上后,再從長計議。

「徐師妹放心,這件事就交給我吧。」李靖應諾后,便匆匆告辭離去,必須得儘快落實此事,要是秦浩軒在岩漿地窖出了什麼意外,他拉攏徐羽的計劃又要延後了。

徐羽看著李靖的離去,轉身走向執法堂的位置,袁家這人此次做的事情,便是張狂也沒辦法張嘴袒護,既然袁家的人敢這樣找麻煩,那麼久準備接受門規的出發,廢去修為化為痴傻好了!太初的門規,可從來都不是擺放在那裡,只讓人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