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二十四章 少年心性真少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四章 少年心性真少年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黃鸝掃了一眼禁閉室其他人冷道:「出去后,好好看一看太初的規矩,不然!下次就是你們了……」

幾名老油條紛紛縮了縮脖子,連連點頭不斷。痴傻院!那這輩子都翻不了身了,成為整天留著口水的傻子,還要為太初勞作耕田,一直到死。

走出禁閉山,重見天日的秦浩軒重重吐了口濁氣,這幾天在岩漿地窖中吸收了不少藥力,此時雖然沒有地熱,但體內的燥熱不像進去時那麼難以忍受了。

回到靈田穀,看到張狂宿舍外車水馬龍,熙熙攘攘,好不熱鬧。

為了凸顯強種弟子的優越感,宗門在秦浩軒被關到岩漿地窖的第二天,給三名紫種和兩名灰種弟子每人配備了一個單人宿舍,不用再睡大通鋪。

此時的張狂正一臉喜氣,面對各種各樣層出不窮的馬屁,他雖面帶笑容,但一臉倨傲一覽無遺。

「恭喜張師弟,修仙七天紮根,破了咱們太初教最快紮根記錄,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啊1

「現任掌教黃龍真人當年也花了二十天時間才紮根成功,你的速度不但比黃龍真人快,還將其他兩個紫種甩開了,真是了不得1

……

一陣馬屁過後,一名插不上話的師兄急了,也不顧其他人拍馬屁正拍得爽,直接拿出自己早準備好的一簍子禮物。

「張師弟,這是愚兄自種的紫薯,味道比你現在吃的饅頭好多了,裡面的靈氣也比普通的穀物要強很多。」

張狂毫不客氣的接過簍子,道了一聲謝謝,立刻就掀起了一陣送禮狂潮。

「區區薄禮,不成敬意,還請張師弟笑納。」

「這株三十人蔘,切開泡茶,有養氣提氣的功效,張師弟練功累了正好飲用。」

「師弟入門不久,想必沒有稱心如意的丹爐吧?這個丹爐是青銅煉製,添入了少許秘銀,比一般鐵鼎更能鎖住藥力。」

「張師弟,這是我煉的聚靈丹,食用后可以加速靈力恢復……」

眼見別人送的禮愈發貴重,一些禮物很一般的都不好意思拿出手了,為了討好張狂這個最有出息的紫種弟子,更有甚至都拿出自己的老婆本,只見一位手揣在懷裡半天,好半響才下定決心,道:「師兄沒別的好拿出手的,這枚靈符不算什麼罕有的物事,但注入靈力引發后,相當於仙苗境七葉強者一擊,以張師弟天縱奇才,肯定是用不上的,但也是我的一點心意1

其他人沒想到,為討好張狂,竟然拿珍貴的靈符當禮物!

對他們這些實力低微,前途堪虞的雜役弟子來說,在危急時刻,一枚靈符甚至能挽救性命。

面對這些師兄的馬屁和禮品,張狂照單全收,一一笑納了,在他眼裡,這些雜役弟子用一些廉價的東西,就博得自己的好感,他們非但沒虧,反而賺大了!若不是入門沒幾天,這些東西哪能入他法眼。

這一幕落在禁閉歸來的秦浩軒眼裡,在心底暗暗告誡自己,一定要抓緊修鍊,張狂七天紮根,可自己仙苗才長出很短的一層根須,往後一定要多去絕仙毒谷走走,再尋些天材地寶,最好學學煉丹術,這樣才不至於那些罕見的天材地寶被自己如牛吃草的糟蹋了。

正得意洋洋的張狂眼角餘光也看到了秦浩軒,眼神中閃過一絲忌憚,這樣你都不死?好!很好!若是以前我,還會把你放在眼裡,但現在!我已經紮根!只要出苗,再學一些厲害的仙術,就一定能將他打敗!

不管怎麼說,我是紫種,而秦浩軒只是最差的弱種而已!

秦浩軒雖然懂進退明事理,也依然是少年心性,有著年輕人該有的脾氣,見張狂那得意的樣子,自然不打算讓對方大喜的日子過的太過舒坦,能夠對方添堵,也絕對不會放過這種機會。

「我說張狂……」秦浩軒的話引來了張狂身邊所有人的注意:「我出來的時候,執法隊把袁山象宣判了,廢去修為化作痴傻,丟入痴傻院成為勞作。你跟你身邊那些東西注意一下,好好學學太初的門規還是好的。」

什麼?圍繞在張狂身邊拍馬屁的人,臉上紛紛露出驚懼,袁山象被廢了?紫種都沒保下來?

張狂面色陰冷,執法堂早就有人來打過招呼了,袁山象的事情自己也出力過了,但確實救不下來,本打算日後找時間安撫一下袁家的人,沒想到這秦浩軒居然在這時候跑出來煞風景。

張狂這裡所發生的一切,也看在不遠處的徐羽和李靖等人眼裡,笑的徐羽連連鼓掌,這下子!所有想要幫張狂,以求拉近關係的人,做事情前要多掂量掂量了。

李靖一臉從容淡定,心裡暗暗焦急,同樣是紫種弟子,張狂七天紮根,刷新了太初教最快紮根記錄,而我還沒紮根,在這裡就被張狂拉開了距離,如果這個距離繼續被拉大,那往後我在宗門中,如何能拿到掌教大位!

必須得儘快紮根,然後爭取第一個出苗!趁現在差距還不大,迎頭趕上再超越他!

徐羽眼神複雜的望著在岩漿地窖中呆了幾天,衣衫襤褸又消瘦了幾分的秦浩軒,心頭沒來由的有些難受,再看向正朝秦浩軒投去挑釁一般目光的張狂時,又生出些擔憂。

現在張狂還沒出苗,派人去欺負秦浩軒,等張狂一旦出苗了,就不再是派人欺負秦浩軒這麼簡單了。

一個紫種弟子,勢必被宗門重點培養,而秦浩軒再怎麼樣也只是一個弱種弟子,哪怕秦浩軒再努力,未來的成就也比不上張狂,而這個張狂能在七天紮根,就眼前的狀態,他的資質甚至要好過自己和李靖。

待張狂學到厲害的靈法,別說秦浩軒,就算自己的日子也不會好過。

想起初上大嶼山,在秦浩軒保護下才得以安睡的那一夜,徐羽暗下決心,無論怎麼樣,也不能讓張狂欺負秦浩軒!

跟在李靖身後的人也各懷心思,紛紛思量自己是否跟對了人,如果往後李靖的日子不好過,他們這些做小弟的也很難出人頭地。

看到秦浩軒的徐羽迎了上來,上下打量一番秦浩軒,問道:「你沒事吧?」

「我很好啊,在禁閉山裡有吃有喝,還沒人打擾我清修1

徐羽莞爾一笑,旋即又將目光轉向張狂那邊,略有些擔憂的嘆息一聲:「我還沒有紮根。」

「沒紮根就沒紮根唄,來日方長嘛1秦浩軒表情輕鬆,又安慰了徐羽幾句后,道:「不要在這裡耽誤時間了,我很好,快回去修鍊吧。」

被張狂刺激的徐羽點了點頭,為了不被甩開太遠,她回自己房中修鍊去了,而那邊的李靖也笑著迎了上來。

看著呼吸平穩的秦浩軒,如果不是打探來的線報說他確實受了傷,他怎麼也不會相信他被仙苗境五葉修士打了一掌,無法相信僅比普通人壯實幾分的秦浩軒能打得一群仙苗境二三葉的老油子服服帖帖,更無法相信他能打斷一個仙苗境五葉修仙者的雙腿一手,還每天去蹂躪他一頓!

秦浩軒,你身上究竟有什麼秘密呢?李靖心中閃過無數個疑問,但卻是一臉熱情洋溢的笑容,見秦浩軒身上的衣衫已經有些破爛了,他忙使了個眼色,一名會意的小弟立刻脫下自己身上衣衫,給秦浩軒披上,若不是早已看透李靖的秦浩軒,換不知情的人看到這種禮賢下士的手段,早感動得熱淚盈眶了。

「今天是秦師弟從岩漿地窖出來的好日子,愚兄我同一干弟兄在這裡等了許久了。」李靖走了上來,一臉盈盈笑意,拉著秦浩軒的手,作著親熱狀:「你在岩漿地窖中威風八面的事我們可都聽說了,師兄我佩服得五體投地啊!我的這些兄弟們聽說之後對你更是萬分傾慕,都主動前來迎接秦師弟,祝賀秦師弟從岩漿地窖安然無恙的走出來1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對李靖雖然沒好感,但他畢竟幫了自己,不給面子豈不是顯得自己太小氣,和他寒暄了幾句后,便將手抽出來,被一個大男人這麼拉著手,他覺得不習慣!

再說了,站在李靖身後的慕容超怒目橫眉,那神情恨不能生吞活剝了自己,哪有半分傾慕之意。

「李師兄客氣了,我在岩漿地窖被惡人欺負,要不是李師兄仗義相助,現在是缺胳膊還是少腿都說不好。」

秦浩軒淡淡一笑,不卑不亢的回應李靖。

而張狂那邊的熱鬧也漸漸淡了下去,目光轉到李靖和秦浩軒這邊,想到張狂和李靖以及秦浩軒都有嫌隙,一個想要拍馬屁卻不得竅門的小弟忽然靈機一動,張口諷刺道:「跟一個弱種廢物,哪有這麼多廢話好說。」

「是啊,別看都是紫種,但紫種跟紫種也是有區別的。」

頓時,張狂的小弟們人人不甘示弱,紛紛冷嘲熱諷起來,張狂聽著對李靖和張狂的諷刺,比拍他自己的馬屁還高興,哈哈大笑起來。

遭受嘲諷,秦浩軒杯然,但李靖一張笑臉卻拉了下去,他的小弟們也一個個怒目圓瞪,眼看就要爆發衝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