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太初>第二十五章 心重思多纏仙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五章 心重思多纏仙路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都市言情

眼見主子被人侮辱,李靖的小弟們比自己被罵還難受,毫不示弱的回嘴,冷嘲熱諷漸漸變為罵戰,李靖那張臉也愈發的陰沉,他養尊處優十六年,聽慣了吹捧奉承,就連他的父皇也沒斥責過他幾句,這還是第一次被人當面羞辱!

在他們兩方的唇槍舌劍中,秦浩軒面色如常,張狂和李靖都和他有嫌隙,他們兩人若能狗咬狗打起來,他當然是樂見其成的!

但剛剛從岩漿地窖出來,就碰到兩伙人跟村婦罵街一般拌嘴,實在是大煞風景,尤其是見李靖面色愈發的難看,這場罵架有升級的趨勢,為了耳根清凈,秦浩軒微微一笑,勸李靖道:「李師兄何必動怒?和一群口無遮攔的小人動怒有什麼意思?不如多加修鍊,早日紮根,再比張狂早出苗,就等於親手扇他們耳光,這些狗仗人勢的狗腿子便無話可說了。」

經秦浩軒一提醒,李靖也醒悟過來,張狂率先紮根對自己這邊的士氣已經造成打擊,如果再圖口舌之快,和張狂那伙子人吵起來,無異於把臉湊上去給他們打,而且還可能引發肢體衝突,徹底撕破臉皮,這對他的長遠計劃有百害而無一利。

「秦師弟說的有理。」李靖臉上怒氣退卻些許,強作笑容道:「秦師弟剛從禁閉山出來,我也不多打擾了,告辭。」

被張狂拉開距離的李靖沒心情再和秦浩軒寒暄下去,加上秦浩軒不冷不熱的態度讓他很不爽,尤其是剛才他勸自己的話,在李靖心裡掀起幡然大浪。

你秦浩軒一介山野村民,又只是區區弱種而已,這種粗淺的道理還用得著你來教我么?不就是仗著徐羽做靠山么,還真把自己當人物了!況且自己今天這些禮賢下士的手段換到別人身上,那人早就感動得痛哭流涕下跪效忠了,你卻不識好歹,用平輩論交的語氣跟我說話,給你半分顏色你就要開染坊!

對李靖來說,他能擺出一副平輩論交的模樣去拉攏人心,那人就必須擺出一副宣誓效忠的模樣才對,更何況秦浩軒剛才說張狂的小弟是仗勢欺人的狗腿子時,也若有若無的在自己小弟身上掃了一遍,就沖這一點,可以看出秦浩軒對自己依舊沒有好感,不可能來自己麾下效力。

對於這種沒自知之明的,遲早是要除掉的,但眼下他還有利用價值,暫且讓你蹦躂幾天!

在李靖眼裡,目前靈田穀中能和他平輩論交的也就張狂和徐羽兩人,張揚和慕容超這兩個灰種都沒資格。

「告辭。」秦浩軒雙手抱拳,連腰也不彎,僅僅拱手回禮,臉上神情雲淡風輕,絲毫看不到對李靖的一絲尊重。

秦浩軒這幅舉動不僅讓李靖心中不爽之極,就連李靖的小弟們也一百個不舒服,他用平輩的態度和李靖相交,那就等於高他們一等,一個區區弱種,憑什麼踩到我們頭上?尤其是被秦浩軒打過的慕容超,更是一臉不忿,但為了不破壞主子的長遠大計,只能轉過頭不去看他。

李靖這邊罵不還嘴后,張狂的小弟們也沒興趣繼續和他們糾結,將嘲諷對象轉為秦浩軒。

張狂和秦浩軒有宿怨,在靈田穀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這些小弟們更是毫無顧忌的百般嘲諷辱罵,以其討好張狂。

秦浩軒只是冷笑,這些個人也都知道張狂不會派他們找自己動手,倒是不必怕被化為痴傻廢去修為,但真的以為這樣巴結張狂便有用嗎?張狂雖然跋扈,心中卻自小便有大志,真的展翅高飛,怎麼會看得上你們?可這世上偏偏有人不懂,拍強人的馬屁,不如努力將自己變成強人來的好。

「喲,看到沒,秦浩軒關了七天禁閉出來了。」

「哈哈,看他衣衫襤褸的,在那裡肯定沒少吃苦頭!就這是得罪張狂師弟的下場1

「那是,以張狂師弟的修鍊進度,出苗出葉還不是手到擒來?據說紫種弟子仙苗境二葉,也有資格越級挑戰仙苗境五葉!以張師弟的資質,師長們還不盡心培養,傳授各種無上妙法!到時候有得他好受1

頓時,又響起了一陣爆笑,間雜著各種對張狂的阿諛馬屁。

片刻后,張狂身邊響起一個陰陽怪調的聲音:「你說他身上又沒長龜殼,怎麼這麼耐打呢?」

「也許人家龜殼在衣服裡面,你看不到呢,你有本事脫了他衣服看看么?」

那一臉猥瑣笑容的傢伙道:「我可沒那本事,我又不是徐羽,脫不下他的衣服呀……哈哈1

本來他們的嘲諷傳到秦浩軒耳里,權當瘋狗亂吠,完全沒往心裡去,但當他們侮辱徐羽時,秦浩軒終於忍不住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在太初教中,徐羽是唯一一個真心實意將他當朋友的人,並不因為自己是紫種弟子而覺得高人一等,相反處處關心維護自己,他們可以叫囂自己無所謂,但因為自己而讓徐羽受到侮辱,這個就過分了。

眾人都發現他的臉上浮現出了怒意,,大步流星的走向張狂那一堆人。

大家皆被秦浩軒的劇烈反應所吸引,還未走遠的李靖等人也停下腳步,看秦浩軒一個人,怎麼應付甚至還有好幾個仙苗境五葉師兄的張狂那伙人!

「你要幹嘛!張狂老大的住所,是你隨便能過來的嗎?」

「快滾遠點,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1

眼見秦浩軒大步流星的走過來,幾名修為不夠的弟子率先慌了神,這幾日秦浩軒的名頭如雷貫耳,傳言仙苗境五葉的袁山象和他兩敗俱傷,袁山象現在可是已經被廢去修為化為痴傻了,秦浩軒卻活蹦亂跳,哪有一絲半點受傷的樣子!退一萬步,秦浩軒和袁山象兩敗俱傷是以訛傳訛的假新聞,可他打得仙苗境三葉的袁山虎哭爹喊娘,這可是許多人都親眼看到的。

看到秦浩軒眉眼間熊熊燃燒的怒火,以及他那一往無前的氣勢,前來討好張狂的這些人都不自禁的讓了一條路,以他們的修為,別說袁山象,就連袁山虎都及不上,犯不著自討其辱!

張狂感受到秦浩軒的怒火和霸道,在人群堆里的他也不由得後退一步,眼神掠過一絲驚懼。

剛剛退開一步的張狂恍然醒悟過來,自己堂堂一個紫種弟子,前途無可限量,更何況這裡還有這麼多仙苗境的小弟,甚至不乏仙苗境五葉的強者,有他們在,自己還怕秦浩軒幹嘛?

儘管不斷為自己打氣,但張狂還是心裡發虛,不禁又有些沮喪,秦浩軒在他心中積威太重,已然成了他難以跨越的一座心理障礙,原本測出自己是紫種弟子時,心理優勢讓他頓覺底氣十足,但秦浩軒這個變態,不知道用什麼手段,竟然將仙苗境三葉的袁山虎擊敗,還和仙苗境五葉的袁山象拼個兩敗俱傷,這才過了幾天,又生龍活虎的出來了。

這一切,他自忖自己是做不到的!那種對秦浩軒的心理優勢,一瞬間又化為灰燼了,再看向秦浩軒時,眼中怨恨更重,簡直恨不得生吞活剝了他。

擋在張狂和秦浩軒之間的最後一道屏障是幾名仙苗境五葉的師兄,眼看秦浩軒大步流星的走來,即便是和他們相距不過十步,但秦浩軒還沒有停頓腳步的意思,原本以為以他們仙苗境五葉的實力修為,足以震住秦浩軒,讓他不敢再靠近,但秦浩軒完全沒把他們當回事。

十步……

七步……

五步……

秦浩軒越走越近,那股勢不可擋的氣勢,讓幾名仙苗境五葉的師兄也心中發虛!

氣勢這東西就是這樣,你強我就弱,我弱他就強!在秦浩軒只差兩三步就要撞到他們身上時,他們不約而同的選擇了讓開一步。

原想還有幾名仙苗境五葉師兄做屏障,還有幾分心安的張狂猛然一顫,一直想置秦浩軒於死地,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可在秦浩軒距離他不足三步時,他又開始害怕起來,之前那一臉的洋洋得意盡數消失,儘管他在努力掩飾,但驚恐的神情還是從他眼神中流露出來!

秦浩軒完全無視張狂恨之入骨的眼神,徑直將張狂身旁那個猥瑣弟子一把揪出,提在半空中,眸子里含著蕭瑟的殺意,冷冷地直視他的眼神,道:「信不信他還沒出苗,我就廢了你1

那名被秦浩軒提在半空中的猥瑣弟子,哪還有剛才侮辱秦浩軒和徐羽時的氣勢,一雙腿在半空中亂蹬,被秦浩軒揪著脖子的他一邊將求助的眼神投向張狂和那幾名仙苗境五葉強者,一邊死鴨子嘴硬的強作鎮定:「你敢1

殊不知說這兩個字時,他的聲音里都帶著顫音,他也完全忘了自己是仙苗境一葉的修仙者,在秦浩軒盛名之下,他想都沒想過要攻擊擒住自己的秦浩軒,早已被他的強勢嚇破了膽。

「大不了關禁閉,你覺得我怕?」秦浩軒冷笑一聲,緊了緊擰著他脖子的手,那猥瑣弟子登時滿臉通紅:「口出侮辱紫種弟子之言,我宰了你,長輩們都不會說什麼,你信嗎?」

秦浩軒說罷,一雙肅殺的眼神掃過全場,剛才還蠢蠢欲動,想要上前搭救那猥瑣弟子的人,也都躊躇不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