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二十八章 煮豆相煎何太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八章 煮豆相煎何太急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吞下這顆萬靈丹的張揚感覺一股股雄渾的靈力從丹田中滋生出來,運行引氣術的效率也比以前要強很多倍,他不知道自己在運轉引氣術的時候,他附近的靈力就如三名紫種弟子修鍊一般沸騰起來!

古雲子看得眼冒精光,暗贊夏雲子煉丹術果然是一絕,不枉花費血本換來這顆萬靈丹!

張揚不斷汲取靈力灌輸在裂開一條小縫的仙種裡面,裡面仙苗的根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起來,並升出仙種,片刻后,汲取了一陣子的張揚感覺差不多了,停止運行引氣術,將全身靈力一股腦灌進仙種。

在海量靈力的灌輸下,仙根再度長長一些,最終在靈力的引領下,扎入張揚的丹田!

一股很微弱的靈力波盪了下,張揚身上氣勢微微一揚,古雲子那原本就不大的眼睛頓時笑得只剩一條**。

「師父,我成功了,我紮根成功了!我比李靖和徐羽還要先紮根成功1

古雲子激動得也想放聲大笑,但在弟子面前還要顧及點師尊形象,他斂去心中激蕩,頷首道:「灰種本來就不弱,只要贏在起步線上,灰種也不見得會輸給紫種1

這一番話說得張揚激動不已,他的心中也有一個小算盤!

張狂雖然是紫種,但在秦浩軒這個弱種面前都連連碰壁,處處吃癟,在他的小弟中威望已經大減,只要自己能加緊修鍊,趕在他們之前出苗,然後壓制秦浩軒,那些忠於張狂的牆頭草肯定會投奔自己,只要能在這些師門長輩表現出不遜色紫種弟子的潛力,未來一定能獲得更多關注,說不定能創造出灰種力壓紫種的傳奇故事!

比李靖和徐羽還先紮根的張揚自信心無比膨脹,經過這件事,他相信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事在人為並不是一句空話!

躲在灌木叢里修鍊了一夜的秦浩軒,這一夜瘋狂的汲取靈力,中和一葉金蓮的藥力注入仙種中,他能感覺到仙種裡面那棵小仙苗的根,又長長了一些。

眼看天色漸亮,這裡距離靈田穀不遠,為了避免駭人聽聞,他從灌木叢中鑽出來,抖了抖被寒霜凍得發硬的衣衫穿上,朝學堂走去。

在經過李靖的房子前,他感覺到一陣輕微的靈氣激蕩,一臉春風得意的李靖從房間里出來,從他眼中的疲憊可以看出,他必定是卯了一晚上的勁衝擊紮根,總算在天亮時分成功了!

這是第二個紫種弟子紮根成功,感受到這陣靈力波動的弟子,連忙湧出宿舍來到李靖門外,紛紛恭賀他紮根成功!

在眾多馬屁包圍中,李靖看到那邊路過的秦浩軒,得意的笑著打著招呼,道:「秦師弟,早上好。」

秦浩軒也回復一個禮貌的笑容,拱了拱手,道:「恭喜李師兄紮根成功。」

這麼一句簡單的祝賀,讓李靖心裡微微不爽,但想到還要借秦浩軒拉攏徐羽,加上紮根的喜悅讓他心情大好,大踏步走上來,道:「我剛剛紮根成功,徐師妹還沒紮根成功吧,走,我們一起去徐師妹的房間,我要將紮根的心得感受,與徐師妹分享1

李靖的慷慨惹得一干弱種弟子艷羨萬分,但秦浩軒還是不咸不淡的微微一笑,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若不是覺得徐羽沒甚野心,對他未來不存在什麼威脅,於是借傳授紮根經驗,一面顯示自己的能力,一面將徐羽拉上他的賊船,否則他會這麼好心么?

李靖紮根成功的靈力波動,自然驚動了張狂,他從房間里走出來,站在門口,望著那邊洋洋得意的李靖,嘴角閃過一絲不屑的笑容。

看到李靖臉上的得意,以及李靖的小弟們那股揚眉吐氣的神情,張狂這邊的人不高興了,不過是紮根而已,足足比張狂師兄晚了整整一天,有什麼好得意的,於是新一輪的冷嘲熱諷,唇槍舌劍又開始了。

「同樣是紫種,同樣的起點,慢一天紮根就弱一個等級,不知道有什麼好高興的,難道他們連這個淺顯的道理都不懂么?」

「還好我們老大紮根在前,不然就某些人的這副德行,還真以為老子天下第一了。」

張狂這邊小弟還沒說幾句,李靖的兄弟們受不了了,紛紛反擊。

「聽說過什麼叫小時了了大未必佳么?」

「第一個出苗再說這種話吧,紮根算什麼?」

這種唇槍舌劍聽起來實在躁耳,李靖揚了揚手,阻止了小弟們駁嘴,道:「不必多說,正如秦師弟所說,不爭一日之長短,出苗再見分曉1

李靖故意用上秦浩軒的話,然後朝他微微一笑,拉攏示好的意思極為明顯,見李靖提到自己,秦浩軒只是禮貌一笑,心裡對李靖這種拉攏人心的手段佩服不已,如果用在其他人身上,必定更加死心塌地了。

李靖的小弟們卻不像秦浩軒這麼斯文,他們紛紛附和和喝彩,諸如「老大英明,老大心境寬廣實乃我教之福」的馬屁話不絕於耳。

望著一直沉默不語的秦浩軒,被幾句馬屁拍得笑容洋溢的李靖再次提道:「走吧,我們去徐師妹那,我想將紮根的一些經驗告訴徐師妹,助她也早日紮根1

但既然李靖主動提出了,秦浩軒當然不能替徐羽回絕,既然他想示這個好,而且對徐羽有益無害,那也就隨他去了。

他們剛走近女弟子宿舍區時,又感覺到一陣熟悉的靈力波動從徐羽房間內傳出,赫然是徐羽也紮根成功了!

感覺到這陣靈力波動,原本想拿紮根經驗示好的李靖臉色大變,暗嘆道自己還沒來得及示好,徐羽怎麼就能紮根成功呢!心中惋惜不已,又錯失了一個拉攏徐羽的大好機會。

但在徐羽走出房門時,李靖還是換上一臉親和的笑容,拱手祝賀:「恭喜徐師妹也紮根成功1

徐羽只是微微一笑,道了聲謝謝,至於李靖手下那些人送上的馬屁,她一概無視了,徑直走到秦浩軒身邊,道:「浩軒哥哥,我們去吃早飯,然後上課去吧?」

「一起吧。」李靖哈哈一笑,插了句嘴,努力做出同他們兩個很熟稔的樣子,也不顧秦浩軒和徐羽是否同意,便和他們兩並排走去食堂。

食堂在男弟子宿舍區的後面,在他們去往食堂,經過男弟子宿舍區張狂住所時,聽聞那邊又傳來了一陣驚呼聲。

「張揚……張揚也紮根成功了1

「天,灰種和紫種同時紮根成功1

……

即便是秦浩軒,也不由得停下腳步望了過去,正好看到正在招收小弟的張揚。

此時的張揚哪還有往日里跟著張狂身後那副小弟樣子,神情倨傲,自信笑容洋溢於表,氣勢外放,故意將自己紮根的事實展示出來。

張揚的表現讓張狂很不爽,這人剛回來便大肆挖自個牆角,讓自己的小弟認他當老大,而且更讓張狂不爽的是,竟然真的有幾個人,圍繞在張揚身邊,認可他做老大!

就算你八天紮根成功了又怎麼樣?還不是區區一個灰種而已么,竟然想騎到自己頭上來,還大肆挖自己的牆角,這種行為無疑狠狠扇了張狂一個耳光。

看到張狂憤怒的眼神,張揚露出一本正經的笑著,抱拳說道:「狂哥,從今日起,小弟就自立門戶了。不再跟在您屁股後面讓您心煩了。太初掌教之位,小弟也想在未來爭上一爭。」

張狂聽得牙齒都要咬碎了,卻發現張揚的話還沒說完,這位剛剛徹底完成紮根的灰種弟子繼續著他的挑釁:「狂哥,做弟弟的便是自立門戶也還是要勸你兩句,你同李靖為掌教位暗鬥不止,卻沒人敢挑到明處,這份氣魄連我都不如。便是紫種又能如何?咱太初上下的未來,豈能讓沒有雄心壯志,沒有氣量膽魄的人統領?況且,你身為紫種弟子,連秦浩軒這個弱種都擺不平,昨天還被他騎到頭上羞辱,懦弱如你,既沒手段又沒胸襟,太初掌教我看你還是死心吧。」

若是沒有昨夜掌教叫張狂去潛龍觀說的那番話,讓他心性有了很大提高,今天聽到張揚的這些話,張狂就算不氣死也氣炸了,現在雖然的氣是免不了要生上一番,但卻很快恢復了平靜,淡定而驕傲的回答道:「呵呵,我說揚師弟,你只是區區一介灰種,紫種的境界豈是你能懂得的?我不管你有什麼奇遇,但未來的無上掌教之位,你連角逐的資格都沒有,我勸你及早打消這個想法,儘早給我跪地磕頭道歉,念在兄弟一場的份上,我既往不咎,否則你往後的日子恐怕不會很好過的。」

張狂說罷,再看秦浩軒身旁的李靖,李靖雖然沒有說話,但臉上一直噙著一絲幸災樂禍的笑容,在張揚說張狂和他沒有氣魄時,他依舊沒有反駁,但眼中精芒連閃,整個人隨意站在這裡,氣定神閑,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與張揚跋扈囂張的暴發戶形象截然不同,孰高孰下立判。

表面上看起來,李靖不屑與張揚爭搶,但他表現出的氣勢直白的告訴所有人——我看不起張揚,你不配和我爭,甚至不配讓我跟你說話。

看了張狂、張揚的這場鬧劇,秦浩軒只是搖頭,曾經在鎮子上兩個聯手欺負人的兄弟,如今居然鬧到反目的地步,這張狂的心倒是靜了很多,張揚如此出頭,那相當於在同時挑戰三名紫種,這樣的心態……未來恐怕要吃大虧。

剛入門才八天,剛剛紮根而已,就為還距離十萬八千里的掌教之位開始爭鬥拌嘴,真搞不懂他們現在有什麼好爭的?爭的是誰強誰弱?那也不是這八天就能看出來的,先一步紮根又怎麼樣,修仙路上際遇萬千,哪怕天資再好,際遇不同也會導致未來成就高低有別。

而且在無上大道面前,眾人皆是螻蟻,就算是紫種,也不過是天地間的一顆塵埃而已!修仙之人不向天爭命,以圖長生不老羽化飛升,卻為一個掌教之位爭來搶去,實在是鼠目寸光,膚淺之極!

秦浩軒轉過頭,對一聲不吭的徐羽道:「修道修的是成仙得道,爭掌教之位有什麼用?在我眼裡,做上掌教只能讓自己心裡多一份凡心,更被繁雜事務牽絆住修鍊的時間和心境,也會讓你錯過可能有的許多際遇!他們爭奪掌教之位簡直是本末倒置,妹子,日後哪怕你再有怎樣強大的修為,也不要參合他們的爭奪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