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二十九章 道不同何以為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章 道不同何以為謀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不少人對秦浩軒一個區區弱種指導紫種弟子徐羽的行為,都表示出不屑甚至嗤笑,而偏偏徐羽很認真的點了點頭,道:「浩軒哥哥,你放心,我不會像他們這樣的,你說的很對1

張狂的一個小弟更是毫無顧忌的嘲諷道:「弱種弟子也來教訓紫種,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也只有徐師姐這麼天真善良才會相信他的鬼話。」

秦浩軒懶得搭理對方叫囂,李靖聽得只是心中暗笑秦浩軒目光短淺,不愧只是從小地方出來的獵戶,身為皇帝王爺已經可以從民間拿到百姓想象不到的資源肆意享用,作為太初掌教!

那能夠得到的資源,恐怕是在場所有人想破腦袋都想不到的豐富吧?僅僅只是潛龍觀的靈氣,便不是太初其他地方可以仰望企及的。

只有真正站的更高才能看的更遠!沒有那樣的高度,怎知那高度所見之處的資源是多麼驚人。

李靖越想越是覺得自己之前有些過度重視這秦浩軒了,站在井底的蛤蟆,終究只是站在井底的蛤螅如果秦浩軒去過潛龍觀,如果他能感受過潛龍觀里的靈氣比外界濃郁十倍百倍,想來他也不敢這樣口出厥詞,哼,不過秦浩軒一個區區弱種,一輩子雜役弟子的命,哪有機會去潛龍觀那種地方?

張狂眉頭緊鎖,少有的沒有立刻暴脾氣去反駁秦浩軒,經過黃龍的教誨,他現在冷靜下來聽秦浩軒的話,反而覺得頗有幾分道理,只是……這些道理雖對,卻不足夠全面。

「浩軒,你說的倒是有幾分道理,只是可惜……」張狂笑道:「修仙,還是需要資源的。若沒有資源,也休想有多大成就。唯有成為掌教,方能享有太初最好最優的修仙資源,只可惜你乃區區,永遠也不會懂得成為掌教的好處。這樣亂放厥詞影響徐羽師妹紫種的前途,小心被教中長老聽去,給你安一個引紫種入歧途的罪名,將你化為痴傻。

秦浩軒面對張狂居高臨下態度的教育譏諷,笑了笑,並不說話,人跟人之間若是話不相投的話,說半句都太多了。

張揚一旁暗暗點頭,雖然和張狂撕破臉皮,但對於張狂說的成為掌教就能獲得更優門派資源,對未來成就好處更大這一點,他還是深有體會,有了古雲子的指導和提供的丹藥,以及幫他洗髓伐骨,灰種的他也僅僅比張狂晚了幾個時辰,甚至還在李靖和徐羽兩個紫種弟子之前紮根成功!

這一切,就是資源的好處!

可惜秦浩軒這番話傳不到掌教黃龍真人的耳里,做了幾十年掌教的他一定會對秦浩軒刮目相看!作為太初教掌教,雖然享有太初教的最優資源,但太初教資源有限,他修鍊到仙嬰道果境以來便不得寸進,又因為掌教身份的牽絆無法離開,到了黃龍真人這個境界,更明白心境和眼界的重要,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被牽絆在小小的黃帝峰,就等於禁錮了思想和眼界,錯過了可能有的種種際遇!

相比起際遇的頓悟和許多天材地寶靈丹妙藥,當太初教掌教能享有的這點最優資源,實在是不足一提。

當然,黃龍若是在此,也不會看輕張狂等人,這些剛剛入仙道的弟子年紀還小,不過是十六歲罷了,未來無論是修為還是心境上都有很大的成長,紫種天資奇高,難免生出驕傲之心,日後隨著修行日漸深入,自然也會心性有很大的成長,不必急在一時。

修仙不是短跑,而是漫漫長跑!

「日後,你修為無法做寸進時,自然是知道我今日之話是對的。」張狂知道既然秦浩軒毫不在乎他們的言論,那再諷刺也沒意義,便轉身回房了。

秦浩軒仍舊是淡然的微笑,說起修仙資源,難道絕仙毒谷會比區區一個太初教掌教能用的資源會少么?憑著絕仙毒谷的資源,都還要個人的刻苦和豁達的心境才能有大成就,光憑資源就能成為多強大的高手,這不是一句屁話么?一葉金蓮就是活鮮鮮的例子。

一葉金蓮這種老祖宗級別都夢寐以求的天材地寶還不夠好?若不是自己修鍊了道心種魔大法,吃了之後直接就會撐死了!

眼下只是種植仙根境,只需要汲取許多靈力灌輸仙種,早日出苗就行,但隨著境界高深,不但需要靈力的堆積,更需要闊達的心境。

道心種魔大法上所說,一時頓悟,抵得十年苦修!

這些天飽受一葉金蓮藥力折磨的秦浩軒想了許多,最終得出的結論是,修仙者的對手永遠不是人,而是天!

除了徐羽認同秦浩軒的觀點,不少人認為秦浩軒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但在一個不為人注意的角落,站著一個滿臉絡腮鬍子的大漢,面色陰冷,他站在那棵大樹的樹蔭之下,整個人彷彿就融入了自然,如果不是很認真的去看,粗粗掃過一眼是根本發現不了他的。

他將這件事的始末看在眼裡,尤其是秦浩軒對徐羽說的那番話,更是頻頻點頭,心中暗嘆:道心很強,悟性很好,可惜資質太差!可惜啊可惜,若是這種道心悟性放在其他三個紫種弟子任何一人身上,他們未來的成就都不可限量。

這場鬧劇不歡而散,吃過早餐后,他們匆匆趕往學堂。

楚長老走進學堂,感覺到四道微弱的元力跳動,赫然是紮根成功的表現,驚訝的望著三名紫種弟子和灰種的張揚,一雙眼睛尤其在張揚身上停頓許久。

三名紫種弟子八天紮根成功,這倒能說得過去,無上紫種嘛,各個方面都比其他人優秀這也是很正常的事,可是張揚只是一個灰種弟子啊,記得當年同為灰種的掌教黃龍真人也花了足足二十天才紮根成功,這還是刷新了太初教最快紮根的記錄了。

再看另外一個灰種慕容超時,發現他還沒紮根。

莫非張揚有什麼奇遇不成?否則怎麼可能這麼快就紮根成功呢?

一個灰種弟子紮根最快也要修鍊二十天,而無色飽滿仙種需要二十五天以上,無色弱種可能一兩個月都扎不了根!

震驚歸震驚,但他還是沒忘記自己的本職工作,清了清嗓子,道:「今天我為大家講的是八卦術數,如果你們沒有學好,往後就學不會布陣法,因為這是陣法布置的基礎知識1

「陣法也是修仙者一門高深的學問,用處很大,比如說在外探險尋寶,遇到了危險,可以通過布陣來化險為夷。」

「陣法又分為幻象陣和攻防陣兩類,幻象陣會讓敵人產生各種幻覺,比如天崩地裂,比如刀山火海,抑或是懸崖絕壁,一些修為高深的強者布下幻象陣,再配合神識攻擊,深陷陣法中的敵人被嚇破膽而死的可能性很大。」

「而攻防陣就顧名思義,是攻擊和防禦的陣法,如果陣法中的人行差踏錯一步,該陣就會藉助天地之威,攻擊陣法中的人,也有一些高深的陣法能對布陣者加持,抗擊打能力更強。」

楚長老將陣法的妙處介紹之後,聽講的弟子眼裡已經冒出精光,顯然是很感興趣,一副躍躍欲試的神情,為免這些弟子急功近利,他又加上一句:「陣法是一門高深的學問,對布陣者要求極高,一個不好甚至可能反噬自己,布陣者基本功不過關很難成功布出陣法,或者僥倖成功,但因基本功不過關,最終導致走不出自己所布的陣法,被困死在自己的陣法中,這類似的笑話也有很多。」

楚長老的一番話,頓時將那群躍躍欲試的人的想法打消了,見目的達到,楚長老微微一笑,道:「不過陣法也沒這麼難,只要你們將基礎打好,布置幾個幻象陣十分簡單。」

「好了,我們先來講講八卦術數吧,八卦由乾、坤、震、艮、離、坎、兌、巽這八卦組成,而術數即是因這八卦不同擺列而生出的各種演算法,迥然不同的推法會生出各種結果,比如陣法的生門、死門、傷門等便是由此而生……」

楚長老說得津津有味,台下的新弟子們也聽得入了迷,八卦術數雖說是布陣的基礎知識,但卻深奧莫名,一些悟性好的弟子還能聽得一知半解,一些悟性差的聽得雲里霧裡,但為避免以後不要發生自己布陣困死自己的這種笑話,也尖著耳朵努力的聽著。

這兩百名新弟子中,唯獨有一個人例外。

坐在課堂里的秦浩軒感覺體內積余的藥力又開始躁動起來,渾身血肉又彷彿要自燃一般,在這種燥熱下,他哪裡還能靜下心來聽講呢?若不是這些天的折騰讓他的忍耐提高許多,換成其他人,早就脫了衣服光著膀子了,但秦浩軒又強忍了一會兒,實在扛不住時,才悄悄對徐羽說道:「你幫我做筆記,我打會兒坐。」

在徐羽詫異的眼神中,秦浩軒自顧自的擺出一個五心朝天的姿勢,開始汲取靈力,中和體內愈發躁熱的藥力,生怕再晚片刻,那些藥力就會將自己身體撐爆。

秦浩軒的這個舉動看在楚長老眼裡,他眼中閃過一絲不悅,但又看了看旁邊記錄筆記的徐羽,念及徐羽的面子,才沒有打斷秦浩軒,否則以他的脾性,早就暴跳著將秦浩軒趕出學堂了!

他在心裡暗嘆一聲這弟子太過執著,完全本末倒置。

修仙不是單單打坐練氣,汲取靈力就能成就無上大道的,這是一門龐大的學問,它裡面包含了煉丹、符籙、布陣等等許多學科,即便是這些學科,又有哪一門是簡單易懂的?許多天資極佳,悟性過人的天才,終其一生也不過將修仙這門龐大學問中某個學科參悟到登堂入室,即便是這樣,都能成為修仙界舉足輕重的泰山北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