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太初>第三十章 誤入歧途嘆可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章 誤入歧途嘆可惜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都市言情

沒有人敢揚言自己參透了煉丹之術,也沒有人敢說自己通曉陣法奧秘,但即便如此,已經很了不得了!

修仙,最愚蠢的便是只知打坐練氣,汲取靈力!

楚長老不是那個滿臉絡腮鬍子,一臉陰冷的仙師,他對秦浩軒昨天和今天的表現及言論並不知情,看了幾眼秦浩軒后,便不再關注他,對他來說,只要將四名已經紮根的弟子教好就夠了,太初教的未來都在他們的肩上。

在課堂上打坐,有啟蒙仙師坐鎮,在眾目睽睽之下秦浩軒這次打坐前所未有的放鬆,不必像以前那樣,還要擔心張狂或者李靖派人暗算他。

運起道心種魔大法,巨量靈力湧入秦浩軒的體內,在他熟練的操作中,迅速中和體內燥熱的藥力,再度灌入仙種之中,一點一點的看著仙種內的仙苗根須長長,張狂對自己的迫害愈發明顯,必須抓緊時間紮根,消耗完體內一葉金蓮積蓄的藥力,然後再去絕仙毒谷走一趟,如果能尋些靈丹妙藥固然是好,但如果能尋些護體的法寶更妙。

正在滔滔不絕講課的楚長老偶爾望了正在打坐的秦浩軒一眼,弱種就是弱種,汲取靈力的時候,就連半點靈力波動都沒有,這種汲取靈力的速度,就算全天候打坐修鍊,連灰種弟子都趕不上,更別提紫種了!

看來他被關了幾天禁閉,不但沒有變聰明,反而在死胡同越走越深了。

回想起秦浩軒第一天便破種給他帶來的訝異,楚長老在心頭暗嘆一句:「一顆好好的道心,卻誤入歧途,可惜,可惜了1

隨著楚長老關於八卦術數的越發深入,越來越多的弟子如墜迷霧,根本聽不懂講些什麼,一個弱種弟子心想自己反正聽不懂,不如也像秦浩軒那樣打坐修鍊,至少還能提升些許實力呢!

他剛剛盤腿,正要入定,忽然被一個風刃打飛,只見講台上的楚長老怒目斜視,閡瘓洌骸骯齔鋈ィ

那名被風刃打得暈頭轉向的可憐弟子剛指著秦浩軒,想要為自己辯解幾句,楚長老又一個風刃將他打出學堂!

親眼看著那名被打飛的弱種弟子,其他人望著能自由打坐修鍊的秦浩軒艷羨不已,一些風言風語也就由此而生了。

「不愧是有紫種弟子做靠山,上課打坐,楚長老都不敢管他。」

「那是,可惜紫種女弟子只有一個,要不哥們也找一個抱著睡個晚上,然後在太初教橫行無忌了。」

後面這個是慕容超的聲音,他們距離秦浩軒很遠,以為他聽不到自己說話,卻萬萬沒有想到修鍊了道心種魔大法的秦浩軒,不但身體極為強壯,而且五官也極為敏銳,他們的這些竊竊私語一字不落的落在他耳里,並且輕而易舉的分辨出是誰說的。

秦浩軒在心中冷笑,當初你們要立威做壞人,搶奪同門弟子的被子,若不是自己強勢,那晚他和徐羽兩人就只能凍一晚上了,現在人家一鳴驚人,成了受宗門重視的紫種弟子,和自己關係極好!你們又開始嫉妒了,想方設法拉攏不說,拉攏不成還說這些風言風語,當面一套背著一套!這種心態怎麼可能修仙?榮辱不驚都做不到,來日若是僥倖修鍊到渡劫那一關,定然也會被心魔廢掉,輕則成為廢人,重則成為死人!

不過可不是每個人都能修鍊到渡劫那一關的,就以他們的心性,秦浩軒可以打包票絕對沒戲!

楚長老一直講到中午時分才下課,在他說下課時,修鍊的秦浩軒也感覺飢腸轆轆,恰逢其會的睜開了眼睛。

看到秦浩軒在下課收功,楚長老給他投過去一臉不屑的表情,嘆了一口氣道:「朽木不可雕也1

對他來說,秦浩軒上課修鍊就是不尊重自己的表現,就算他有紫種弟子做靠山,自己礙於紫種弟子的面子,不好將他趕出學堂,但也不必要給他好臉色看。

秦浩軒知道楚長老那句朽木不可雕也是指的自己,他朝楚長老投去一個歉疚的眼神,萬般無奈,並不是自己不想聽課,相反楚長老講的這些課程都是修仙的基礎常識,十分有用,但自己聽課的代價就是被一葉金蓮剩餘的藥力撐爆身體。

雖然有苦衷,但卻不能說,讓秦浩軒十分憋屈,在其他弟子鄙夷的眼神中,和徐羽離開學堂。

因為上午講的八卦術數太過深奧,對這些初涉修仙的弟子來說很難理解,貪多嚼不爛,所以下午楚長老便讓弟子們自行學習或修鍊。

吃過午飯後,秦浩軒依舊來到徐羽的房間,一邊看著筆記,一邊由徐羽講解八卦術數,不得不說徐羽的悟性極佳,別人聽得如同天書的八卦術數在她這裡完全不成問題,不但將楚長老講課的內容完全複述出來,還加入了自己不少理解和觀點,秦浩軒雖然也聽得一知半解,但卻比自己單獨看如同天書的筆記要強得多。

這一下午,就在徐羽的講解和打坐修鍊中度過,徐羽也習慣了在講解的過程中,秦浩軒忽然焦躁的打坐入定,修鍊一會兒后又恢復如常,繼續聽自己講課。

這些新弟子中,除了有人給秦浩軒開小灶外,張揚也享受著小灶待遇。

剛剛吃過午飯,他便悄悄離開靈田穀,在約定好接頭的地方,看到早已等候他多時的師父古雲子。

古雲子胖胖的身軀背負雙手,站在一塊巨石上遙望大嶼山深處,那裡雲霧飄渺,正是絕仙毒谷的方向。

張揚來到此處,恭恭敬敬的行禮,然後將自己今天在八卦術數上的疑惑告訴古雲子,古雲子冷笑一聲,道:「八卦術數,這種玩意是夏雲子最擅長的,乖徒兒,師父告訴你,修仙道上萬千途徑,完全沒必要走那些所謂捷徑,咱們古雲堂的宗旨就是,自身實力壓倒一切1

他頓了頓,又略有些驕傲的說道:「你看夏雲堂精通陣法八卦,煉丹製藥,夏雲子整天算那些八卦術數,研究丹經葯義,頭髮都掉光了,可還不是跟為師難分上下平起平坐,你現在努力修鍊就行,這些基礎的知識雖然要懂,但不必太過糾結,以免耽誤自身進展。」

聽到師父這些話,張揚心中雖然有些不認同,但想起在師父的扶持下,七天紮根成功,和紫種弟子平起平坐,風光無比,當下不在懷疑,點頭稱是。

在古雲子的指導下,張揚又練了一會兒功,但臉上卻始終掛著若有若無的一絲愁緒,古雲子人老成精,豈會看不出來,當下正色詢問張揚道:「徒兒,你是否有什麼心事?心中若是有事,久而久之成了心疾,對你未來極有害處。」

「師父,徒兒卻有心事。」張揚深深一躬,道:「弟子有一同鄉,現在也在太初教門下,名為秦浩軒,雖然只是一個弱種弟子,但實力憑地強悍無比,甚至還跟一個仙苗境五葉高手兩敗俱傷,他就像一座大山一樣,一直壓在弟子心頭。」

「哦,你的同鄉,那也應該是張狂的同鄉,我記得你和張狂走得極近吧?」

「張狂在別人面前囂張跋扈,但在秦浩軒面前卻像老鼠見了貓,昨天還被他騎在頭上欺辱。」

古雲子嗤笑一聲,心中一道靈光閃過,道:「張狂這紫種雖好道心卻差了太多,你放心便是,這件事包在為師身上了。」

有了師父古雲子的保證,張揚興高采烈的繼續練功,古雲子陷入沉思,他也聽過堂內弟子傳過這個新入門的弱種弟子的傳聞,但他以為這是以訛傳訛的,一個剛入門幾天的凡夫俗子,被仙苗境三葉強者用靈法擊打,竟然像沒事人一樣?而且還在岩漿地窖跟一個仙苗境五葉強者拼得兩敗俱傷?岩漿地窖那地方,一個凡夫俗子進去,能否活著走出來都是問題,還怎麼跟一個仙苗境五葉強者打?再說了,仙苗境五葉的境界雖然是個渣,但也不至於這麼不堪吧?

這些聽起來怎麼這麼天荒夜談呢?身上或許有什麼就連這秦浩軒自己都不知道的小奇遇?

古雲子原本對秦浩軒並未太上心,小小凡人便是有奇遇,也不過是小奇遇罷了,大奇遇通常都伴隨著大風險。

太初弟子也有人曾經有過奇遇,只是修仙界的規律通常都是大奇遇伴隨大風險,一般情況下的小奇遇,太初的長輩們也不會去奪齲

就如同對於小孩子走在路上撿到三個銅錢是天大的收入,對於成年人來說,那不過是三個銅錢罷了。

只是如今……古雲子因為張揚的話,反而讓他想出了秦浩軒來完成的一計!這一計還能完美的避過黃龍掌教事後的探查。

修仙,修為提升固然重要,最重要是一點是修心,若是有心疾的修仙者,就算天資再好未來成就也肯定有限,從剛才弟子的口述中,秦浩軒一定是張狂和張揚二人共同的心疾,古雲子準備為張揚完成壓倒秦浩軒的心愿,徹底去除他的心疾,同時也為張狂未來戰勝紫種弟子增加一個底牌。

早年古雲子曾有一個奇遇,得到了天屍宗部分靈法。

這個天屍宗修鍊的靈法極其邪毒,將修鍊者煉製成自己的屍兵,這種屍兵不但可以繼承被煉製者的全部修為,還沒有自我意識,完全聽命於煉製者,更為重要的是隨著屍兵也會隨著主人的修為提升而提升,煉製材料越好,屍兵未來的成長空間越大。

如果真如張揚所說,那這個秦浩軒完全是煉製屍兵的絕佳材料,身體強壯,不出苗可以與仙苗境五葉弟子兩敗俱傷,即便是古雲子都有些心動,不過為了成就張揚,過一把未來無上掌教師尊的威風,他還是決定把這麼好的煉製材料讓給張揚了。

只是這般去害一個本教弟子,古雲子心中實是不忍,考慮再三才勸告自己,這秦浩軒不過是一弱種弟子,未來進境定是有限,不如化為屍兵祝張揚一臂之力,也是為太初出一份力,來日下山時多給秦浩軒父母一些銀兩,讓其過個好的晚年,這樣一來秦浩軒化為屍兵也算是盡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