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三十一章 壞心算計反助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一章 壞心算計反助獻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秦浩軒在徐羽房間一直待到夜幕降臨,徐羽才將楚長老的八卦術數給講解完,她雖然講解得很細緻,還加入了不少自己的體會和理解,但秦浩軒還是一知半解。

眼見夜幕降臨,老呆在徐羽這個姑娘家的房間,雖然他們二人冰清玉潔,但難免其他人會說閑話,於是辭別了徐羽,在食堂又一次鞏固了「飯桶」這個外號后,吃飽喝足的秦浩軒並不准備回宿舍,而是繼續去昨晚那個灌木叢練功。

只是還沒走到灌木叢,古雲子早在這裡等候多時了。

古雲堂堂主,在太初教也是位高權重的高層人物,怎麼可能出現在靈田穀的這些僻靜地方呢?而且看他那架勢,擺明是沖著自己來的。

「弟子秦浩軒,拜見古堂主。」雖然詫異,但秦浩軒還是恭恭敬敬行禮。

「請起。」古雲子一臉和藹笑容的伸出右手,虛虛一扶,秦浩軒感覺一陣大力將他拜下去的身子托起。

「秦浩軒,本座今天特地是來找你的,本座觀察你很多天了,覺得你很有毅力,道心堅固,可堪造就,雖然只是一個弱種,達不到進古雲堂的要求,但本座可以私相傳授,只要你的修為提升上來,本座就能名正言順的將你納入古雲堂中做一個正式弟子。」

古雲子開門見山,說出這番話來,倒讓秦浩軒覺得十分忽然。

當日在測試時,古雲子並沒有關注他,在測出他是弱種后,甚至都沒有多看他一眼,今天又特別前來找自己,還說要私相傳授這種話,說不出來的古怪。

古雲子貴為四大堂堂主,屈尊紆貴親自來指點一個新入門的弱種弟子,這在其他人看來完全是天大的際遇,不當場樂瘋了才怪,秦浩軒雖然沒拒絕,但也只是禮貌的謝過,不咸不淡,完全沒有欣喜若狂的表現,眼神中甚至還流露出一絲絲疑惑。

原本還對秦浩軒存有試探態度的古雲子滿意了,這個秦浩軒跟傳言中的一樣,道心堅固,心性極穩,看來這些天甚囂塵上的關於他和仙苗境五葉修仙者拼個兩敗俱傷的消息,也肯定是真的了。

想到此處,古雲子露出滿意的笑容,道:「浩軒啊,你有什麼疑惑,盡可提出來,本座都可以為你解惑。」

要說疑惑,秦浩軒還真有一些,既然古雲子主動送上來為他指導,那麼不用白不用,當即毫不猶豫的問了起來,而古雲子對他提出來的疑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態度相當熱情,這副求賢若渴的模樣相當到位,秦浩軒心頭的懷疑不但沒有因此消除,反而更加濃郁了。

要說比自己資質好的人太多了,像古雲子這種宗門高層,除了那幾個強種弟子,想收其他人的話,不是招手即來的事么?何苦在自己身上花這麼大工夫呢?

但疑慮歸疑慮,秦浩軒還是很聰明的沒有表示出來,古雲子這種宗門高層,可不是他能得罪得起的。

古雲子解答著秦浩軒的提問,心中再次猶豫,這年輕人雖是弱種,在修鍊之上卻有著天然的觸覺,提出的問題比張揚更有深度很多,若是將其練成屍兵……

古雲子心中越發不忍,自己在門派多年來雖然也會依仗著身份,去做些利於自己的事情,卻從來沒有真正害過哪個教中弟子,真若將人練成屍兵,太過有傷天和……只是若無這弟子化作屍兵去干擾三名紫種的心境,張揚未來想成為掌教也是難了,自己這一脈還從未出過掌教呢。

沉吟了半響,古雲子把牙一咬,罷罷罷!張揚便是成為掌教,也只能壓得了紫種一時,對太初未來並未有損,卻讓我這一脈也出過風頭,犧牲一個弱種值了!日後哪天我也坐化了,去見開派祖師賠罪便是。

解答了秦浩軒提出的一些疑惑后,古雲子故作沉思,想了許久才為難的說道:「你的體質特殊,修鍊這些最初級功法實在是糟蹋人才,我這有一個極為罕見的靈法,乃是我年輕時雲遊四方時得到的,很適合你修鍊。」

古雲子將懷裡準備好的一瓶丹藥拿出來,倒出來一顆給秦浩軒,道:「這種丹藥名為壯魄丹,吃了之後,配合我教你的功法,可以大幅度增強身體強度。」

秦浩軒拿著黃豆大小的丹藥並不想吃,可古雲子那熱切的注視讓他心中懷疑加劇,卻不知該如何拒絕。

「難道你認為我還會害你不成?」古雲子開口詢問,秦浩軒張口想要回答,一個『我』字才出口,又是一顆黃豆大小的丹藥由古雲子的指尖彈出,直直飛入其口中,這丹藥入口即化,秦浩軒甚至連往外吐的機會都沒有,便化作一股清流進入腹中。

這丹藥一入體內,很快便感覺身體各處火辣辣的,正好與體內一葉金蓮的藥力抵充掉一些,舒服得秦浩軒直想呻吟。

這一刻秦浩軒也顧不上古雲子到底對自己有什麼想法,既然這丹藥可以抵充部分一葉金蓮帶來的火熱,那總歸是好一些的。

「速速按照本座的指引來進行導氣。」古雲子按住秦浩軒,一股氣流打入他的體內,強行勾動著秦浩軒體內靈氣轉動起來,僅僅只是短短時間,秦浩軒已經感覺身體各處肌肉明顯增強變硬不少,自身力量較之以前大了很多。

這一切都是在古雲子『幫助』下完成的,秦浩軒根本無法拒絕,雖然感覺古雲子有些古怪,但說不出古怪在哪裡。

見秦浩軒乖乖的吞食了丹藥和修鍊了煉屍大法,古雲子心滿意足,在即將離開前,囑咐他道:「這個功法乃是我年輕時外出雲遊時得到,太初教宗規教義森嚴,嚴禁修鍊外派功法,所以你切不可將此事宣揚出去,否則對你有百害而無一益。」

古雲子半是囑咐半是威脅的話語,讓秦浩軒心裡更覺得蹊蹺,既然明知太初教嚴禁修鍊外派功法,古雲子身為堂堂古雲堂堂主,還知法犯法,其中定然有鬼。

但是去告發古雲子,秦浩軒自問地位遠不如對方,雖然太初規則所在,但就怕自己還沒告發,就被弄死了。

在古雲子離去后,秦浩軒立刻回到宿舍,借著昏黃的燭光,憑著回憶將古雲子的那套功法記錄下來,然後百無聊奈的在宿舍中打坐了幾個小時,等其他人都睡著后,他將靈魂附身在小蛇上,叼著這片記錄著功法的紙張,迅速去往絕仙毒谷。

絕仙毒谷一如既往的陰沉壓抑,有段日子沒有來的秦浩軒,剛跨進絕仙毒穀穀口,便感覺一陣陣巨大壓力排山倒海的壓來,彷彿要將他壓成齏粉。

叼著這張紙張的秦浩軒來到不死巫魔身邊,見著這條小蛇叼來一片紙張,不死巫魔覺得很奇怪,勉強睜開眼睛粗略掃了一遍,冷笑一聲,用虛弱無力的聲音說道:「這功法名為煉屍大法,是一個叫天屍宗的陰毒宗門的功法,配合這個功法,應該還有輔助修鍊的丹藥吧?這種丹藥叫腐蝕丹,長期服用能將你的身體變得刀槍不入,全身僵硬如殭屍,但攻擊和防禦力大增!而且還會侵蝕你的意識,不用多久你就會變成一具沒有意識的行屍走肉,完全被人控制。」

說不了話的秦浩軒心中大駭,雖然看出古雲子沒安好心,但想他堂堂古雲堂堂主,又是太初教高層,最多將自己導入歧途,卻萬萬沒有想到自詡正派的太初教中,竟然還存在他這種陰險惡毒的人物,用這等陰險惡毒的功法來殘害自己。

他腦筋飛快運轉,思量古雲子的目的,就算把自己練成屍兵,自己修為不強,煉製出來的屍兵肯定也是最低級的,以古雲子的實力又怎麼看得上眼?如果他看不上眼為什麼又要如此殘害自己?

莫非是為了別人?

秦浩軒忽然想到,張揚七天紮根,這種堪比紫種弟子的進度,如果光憑他一個灰種肯定是不可能做到的,那麼背後肯定有人幫忙,而張揚早就內定為古雲子的弟子,可想而知,幫助張揚紮根的人必定是古雲子無疑!而古雲子對自己的這番所作所為,肯定是受張揚慫恿!

秦浩軒想通其中關節,心頭一陣惡寒,修仙界真是太陰暗了,一個地位崇高,實力強大的堂主,竟然做這樣下作的事情!

「還是上頭有人罩著好辦事啊1秦浩軒心頭哀嘆一聲,自己來太初教,處處遭人算計,以前被張狂李靖算計,只要自己努力修鍊,實力到達一定程度就可不必怕,但眼下古雲子算計自己,這已經超出他的應付範疇。

正應了一句老話,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他在心頭暗暗告誡自己,往後一定要對他人多加提防,無緣無故對自己好的人,肯定都別有所圖,否則這世上那麼多人,不隨便抓一個表示愛心,偏偏找自己幹嘛?

想到這裡,秦浩軒的眼神有意無意落在不死巫魔臃腫醜陋的身上,心中忽然一震,這老魔頭也是無緣無故的對自己好,難道這老魔頭也對自己別有所圖?

恰巧,不死巫魔也張嘴了,用虛弱的聲音說道:「煉屍大法雖然惡毒,但是你可以繼續修鍊,我傳給你的道心種魔大法比較奇特,可以將那腐蝕丹中的毒性去除,變成真正淬鍊身體的靈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