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三十四章 荒丘毛地藏靈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四章 荒丘毛地藏靈泉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在楚長老這些外人眼裡,秦浩軒走走停停,到處站站,還裝出一副心力交瘁的模樣。

「你看秦浩軒的模樣,若不是我們都知道八卦術數和風水推演不是他這種做法,外行還真會被他騙到。」

「哼,可不是,等徐羽找出靈地了,然後悄悄做一個記號,再將他叫過去接收,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宣稱自己找到靈地了。」

正在用神識查勘腳下靈地的秦浩軒此時精力消耗巨大,沒心思跟這些人計較,只見他越走越偏,最後來到一片長著半人高雜草的貧瘠土地上。

踩在這些土地上非但不柔軟,反而有種踩在石板上的生硬感覺,凹凸不平還有些咯腳,這一片土地在整片土地的角落上,因為雜草叢生,土質太差,來這邊走了一圈的弟子們紛紛離去,最終這裡只剩下跟著秦浩軒而來的徐羽,還有也一路走來的慕容超。

用楚長老教的一些方法,檢查了下地質,又用八卦術數和風水知識推演了一番的徐羽,面色略有些為難的說:「浩軒哥哥,這裡的土地恐怕是劣等土地吧?」

此時的秦浩軒正全神貫注的用神識覆蓋腳下土地,他有一種直覺,這片雜草叢生的貧瘠土地里必定有靈地!

見秦浩軒沒有搭理自己,徐羽也不再說話,再次推演起這裡出現靈地的可能性有多大,但推演出現靈地的可能性還是為零。

那邊楚長老見徐羽還在這塊貧瘠的土地上浪費時間,心裡不禁有些焦急了,在他的推演下,這裡的二十幾塊田地全是差到不能更差的劣等土地。

將這二十來塊田地排除出十來塊劣等田地后,秦浩軒走到最邊緣的三塊田地中。

如果說那十多塊田地是劣等田地,那麼這三塊田地簡直連劣等都稱不上,好歹那些劣等田地上還長些雜草,這幾塊除了黑黝黝生硬的土塊,連雜草都不生一根,在楚長老等人看來,簡直貧瘠到不能再貧瘠了,在這裡種植靈藥,註定要顆粒無收。

站在這一片田地上,神識消耗得差不多的秦浩軒將分出一道金光,覆蓋在腳下的土地!

他將神識深入地下一米,一無所有。

地下兩米,還是沒有靈氣,比最劣等的田地還要差。

難道自己的感覺是錯的?秦浩軒正準備放棄的時候,他忽然感覺到地下兩米處有一股細微的水流,這水流里似乎含著蘊含著一股極為純凈的靈力,不用心感覺是察覺不到的。

頓時,他來了精神!

將神識再往下探去幾寸,神識消耗過度的他臉色都蒼白了幾分,一陣清晰的水流聲由神識傳遞到他的腦海,這水流里傳來一陣濃郁的靈氣波動,猶如一個健壯成年人的脈搏,靈氣砰砰的跳動聲震得他熱血沸騰!嘩嘩的水流回蕩在秦浩軒腦海里,前所未有的悅耳動聽!

這三塊地下有靈泉!

之前秦浩軒也悄悄用神識查勘了張狂和李靖找的靈地,能清晰感覺到他們靈地地下藏著極為濃郁的靈氣,而他找到的這三塊賣相極差的靈地地下卻沒有靈氣,而是一股嬰孩臂膀粗細的靈泉,在徐羽複述楚長老講課時得知,靈泉是極為罕見的,每塊地下有靈泉的靈地都是年年大豐收,因為有靈泉的灌溉種啥得啥,收成多少完全不要看老天的臉色。

這三股靈泉隱藏得極深,若不用神識,單單用簡單的推演,是根本找不出來的。

即便是心性沉穩如秦浩軒,也忍不住一喜,要知道地下有靈泉和有靈氣完全不是一個概念。

當即用不容置疑的語氣,對還在查勘的徐羽說:「師妹,我就選這一塊吧。」

他頓了頓,道:「你也在這兩塊里選一塊吧,我看右邊那塊比較好1

見秦浩軒毫不猶豫的插上標有自己名字的木牌,徐羽也毫不猶豫的順著秦浩軒的指點,將寫著自己名字的木牌插到右邊那塊土地上。

而距離他們二人不遠,也對這三塊貧瘠得寸草不生的田地生出興趣的慕容超,在凝視秦浩軒一會兒,又將目光停留在徐羽身上,最終也將寫了自己名字的木牌插在左邊這塊土地上。

這一幕將楚長老急得半死,秦浩軒只是弱種,選一塊劣等田地也符合他的身份,但徐羽和慕容超是特殊仙種啊,他們可是太初教未來的希望,這要是被秦浩軒誤導選一塊劣等土地,這對他們未來的影響很大。

他急忙走了過去,一聲不吭的從懷裡掏出一個羅盤,一雙閃著精光的眼睛四處張望,查勘山勢水流,推斷大嶼山靈脈走勢,推演得不亦樂乎。

推算了半響,楚長老闆著臉狠狠瞪了秦浩軒一眼后,又換上一副和顏悅色的表情對徐羽和慕容超道:「選了這塊地,明年別說填飽肚子,你們連門派貢獻都交不上!現在我給你們一次換地的機會,後悔還來得及1

楚長老剛說完,秦浩軒便用堅定的語氣對徐羽說道:「聽我的,錯不了1

於是徐羽朝秦浩軒臉上望了一眼后,也毫不猶豫的搖頭拒絕道:「長老,我不改了。」

見徐羽毫不猶豫拒絕楚長老的一番好意,原本還有些搖擺的慕容超也決心博一把了!大不了跟紫種弟子一起餓死,不丟人。

在秦浩軒挑選田地時,距離他不遠的慕容超能感覺到他身上傳出一股莫名的氣質,猜不透看不懂,在別人眼裡神經兮兮的背影,在他眼裡卻是高深莫測。

在慕容超私心裡,秦浩軒雖然只是一個弱種,但他這段時間帶給其他人的訝異,就連張狂和李靖兩個紫種弟子也望塵莫及,說不定他這次選的還真是靈地!

楚長老親自推演吸引了其他弟子的目光,也順勢看到徐羽和慕容超在秦浩軒的慫恿下,各自選了一塊爛得不能再爛的劣等田地,頓時嗤笑聲一片。

「這幾塊地連雜草都不生,又干又硬,就連楚長老看了都皺眉頭,分明是差到極點1

「嘿!我剛還羨慕楚長老特殊照顧他們,讓他們重新挑選呢,沒想到跟茅坑裡的石頭一樣,又臭又硬,簡直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1

「這個秦浩軒真是的,自己找死還要拉徐羽和慕容超墊背1

「徐師妹可以說天真爛漫遭秦浩軒蒙蔽,難不成慕容超的腦袋也燒糊塗了?」

「要是他們明年的門派貢獻交不上,那樂子就大了1

聽著一片竊竊私語,張狂望著李靖冷笑一聲:「為了拉攏徐羽,竟然派慕容超討好秦浩軒,小心偷雞不成蝕把米,你明年還要幫他貼補門派貢獻,白白糟蹋了一個灰種小弟。」

李靖微微一笑,不理會張狂的嘲諷,心頭卻掀起軒然大波,張狂以為慕容超是他派出去的,但他自己還能不知道么?他只是讓慕容超暫時放下對秦浩軒的仇恨,以免影響他拉攏徐羽的大計,可沒說讓他主動去接近呀!

徐羽和慕容超的堅決讓楚長老無可奈何,心中暗暗尋思,一定要想個辦法將秦浩軒和徐羽分開,免得被秦浩軒帶壞一顆無上紫種,要是掌教怪罪下來自己可擔不起。

滿臉不悅的楚長老見勸不服徐羽和慕容超,又狠狠瞪了一眼秦浩軒后將所有新弟子都聚集起來,開始實地上起了種植課。

幾名雜役師兄在楚長老的示意下,提來了幾袋種子,分別是穀子、玉米、小麥、地瓜等常見的農作物,種植靈藥對種植環境要求較高,種植難度也比較高,這些新弟子連灌靈術都無法施展,這裡的田地除了那幾塊靈地外,其他的即便種下去也很難有收成。

「這裡的農田相對來說比較貧瘠,我建議你們先種玉米和地瓜這兩樣較易成活的作物,成熟后除了自己的口糧之外,其餘部分可以和圈養了靈獸的師兄換些靈獸糞便施肥。」望著一干弟子詫異的眼神,楚長老繼續說道:「一塊貧瘠的田地也可以培養成靈地,只要你們肯花功夫挑靈泉灌溉,再用成熟的作物跟圈養了靈獸的師兄換靈獸糞便施肥。」

楚長老說起靈獸糞便時,李靖等人臉上露出幾分嫌惡的表情,他們這些養尊處優的公子哥兒連衣服都不願洗,壓根就沒想過還要擺弄糞便那麼噁心的東西。

這兩百名新弟子中,也有不少出身貧寒,各種農活沒少做過,聽說灌溉靈泉和施肥可以將貧瘠田地培養成靈地,當下摩拳擦掌躍躍欲試,原本的沮喪也化作滿腔熱情。

徐羽不無擔心的望了望腳下生硬的土地,她毫不猶豫的聽秦浩軒的話選了這塊地,並不代表她完全認同秦浩軒的觀點,以為這就是一塊靈地了。

雖然地不可貌相,土質疏軟看似肥沃的田地並不就是好地,但這土地又黑又硬,就連楚長老推算一番后都搖頭,很難說是什麼好地。

她選這塊地的原因,更多是為秦浩軒爭面子!而慕容超選這塊地的原因更簡單了,一來徐羽都選了,二來儘管他和秦浩軒之前還有嫌隙,但這幾天的相處下來,秦浩軒帶給他種種驚訝,讓他的潛意識裡十分信任秦浩軒。

隨著楚長老大手一揮,弟子們紛紛忙活起來,有的去靈泉挑水,有的鬆土播種,忙得不亦樂乎。

看著其他忙活的師兄弟,徐羽也一臉正色對秦浩軒道:「浩軒哥哥,我們要努力灌溉,種出更多果實去換靈獸糞便,然後在這塊地上種一大片靈藥,讓他們知道,你選的地不比他們差1

神識消耗巨大,略顯疲倦的秦浩軒笑了笑,沒有多做解釋,撿起地上的鋤頭道:「我們先鬆土吧。」

鋤頭挖在又干又硬的土地上,秦浩軒卻甘之若飴,自小就擔起養家重任的他每天都要上山和兇猛的野獸搏鬥,那時候最大的願望就是有一塊這樣的田地給他刨食。

一畝地說大不大,半個時辰的時間,足夠松一次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