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三十七章 機關算盡仙魔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七章 機關算盡仙魔種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雖說很多人認為修魔者在同境界要比修仙者戰鬥更兇猛,但後期修魔者每進一步都極為困難,這時,那些魔道強者就開始琢磨,是不是可以搶奪一個修仙者的仙種,融合在自己魔種之中,實現仙魔通體,融合出一顆仙魔種。

夢想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幾乎每個嘗試仙魔種的魔道強者都失敗了,久而久之仙魔種成為魔道強者可望不可即的傳說,據說擁有仙魔種的魔道高手根基極穩,未來成就的上限更是難以用常理推斷。

「天不滅本座啊!將道心種魔大法和投胎轉世大法融合在一起,不但讓他發覺不出異樣,還為我錘鍊身體,為我奪舍打好了基礎!還融合出無數魔道高手夢寐以求的仙魔種!厚積薄發的仙魔種,雖然初期進展速度不快,但上限卻天然高。」

不死巫魔得意的自言自語,但說到仙魔種在未來修鍊上也會有很多麻煩,他不禁皺了皺眉頭,但很快又舒展開來。

想那麼多麻煩幹嘛?現在都還沒奪舍呢!車到山前必有路,自己在絕仙毒谷不見天日,若是都能跑出去,還能被怎麼修鍊難倒么?

快快成長吧,你出苗之時,就是我奪舍重生之日!

滿心疑惑的秦浩軒,又檢查了一遍仙種,發現仙種在變大之後毫無異象,一顆懸起的心稍稍放下一些,回到宿舍,準備修鍊神識。

根據楚長老所說,修為達到老祖宗那級別的修仙者,都極為重視神識的修鍊,不但可以用來對敵,還可以煉丹、制符、布陣等等,這些在其他弟子眼裡根本無法理解,他們連神識是什麼東西都想象不到,但吃過神識甜頭的秦浩軒卻格外上心,尤其是昨夜去絕仙毒谷走了一百多步后難得寸進,他就更在意神識修鍊了。

回到宿舍躺在床上,此時夜深人靜,其他弟子都睡著了,秦浩軒也放心的將靈魂附在小蛇身上,雖然不準備去絕仙毒谷,但他發現將靈魂附在小蛇身上就是修鍊神識后,他決定每天都修鍊一陣,這樣下次去絕仙毒谷,就能將去靈氣跳動那,看看到底是什麼寶貝了。

打坐練氣到半夜,又附身在小蛇身上修鍊神識到五更天的秦浩軒才停止修鍊,剛合上眼沒睡多久,就被一陣雞啼給喚醒了。

秦浩軒勉強睜開眼睛,要不是昨天在靈地里種植了玉米,又很好奇地下有靈泉究竟會比別人快多少,他還真捨不得起床。

在食堂草草吃過早飯後,由楚長老組織起全部新弟子,浩浩蕩蕩開往農田。

遠遠的可以看到,昨天還是一片荒蕪的農田,此時鬱鬱蔥蔥生了一地的綠芽,迎著朝陽,生機勃勃,一眼看過去賞心悅目。

「哈哈,我的玉米苗長芽了1一個弱種弟子遠遠的嚷了一聲,立刻贏得諸多白眼和鄙視,整片農田除了秦浩軒三人的在最角落,被半人高的雜草擋住了看不到外,觸目所及一片綠芽,所有人的田裡都長出一寸深的小苗了,尤其是張狂、李靖還有張揚三人的田裡更是長了一寸半,而楚長老悄悄為徐羽和慕容超種的那兩塊靈地,更是長了接近兩寸深的綠芽。

羨慕了張狂等人一番后,有人玩起了競猜。

一人神秘兮兮問道:「你說秦浩軒他們三個的玉米苗長出多少了?」

另外一個歪著脖子想了很久,想起昨天秦浩軒三個也擔了不少靈泉灌溉,就算那土再貧瘠,有靈泉灌溉應該還是會長出一些的,於是一邊說一邊比劃道:「這麼高。」

他伸出手指,比劃了一個指甲高的高度。

登時惹起鬨堂大笑,其他人也紛紛比劃起來,但包括楚長老在內的大多數人堅定的認為,他們地里肯定還是一片空白,就算有靈泉灌溉,但沒有靈氣滋潤,不過杯水車薪。

「亂猜啥,跟過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在一個弟子的提議下,就連楚長老也心動了,帶頭跟在秦浩軒三人身後,而李靖張狂等人又跟在楚長老身後,其他弟子見他們都去看熱鬧了,也紛紛跟了上來。

昨天被徐羽和慕容超拒絕後,楚長老耿耿於懷,這兩個特殊仙種弟子不聽自己的,反而盲目聽信一個上課睡覺的弱種弟子的鬼話,這讓他很不爽。

以楚長老的經驗,這麼貧瘠的土地,就算每塊地里澆一百擔靈泉水也是白搭,沒有靈氣的滋潤,那種比普通土地還差的地,要想長出農作物,談何容易。

想到這裡,他臉上不禁露出狹隘的笑容,想像著秦浩軒三人在其他弟子的嘲諷聲中無地自容的模樣,就像吃了人蔘果一樣暢快!

聽到那些亂七八糟的議論聲,秦浩軒面色如常,昨夜附身了小蛇的他現在疲倦的走向自己的靈地,跟在他身後的徐羽和慕容超心裡可不像秦浩軒那樣胸有成竹,他們心中敲起了小鼓,想象著要是待會沒長出莊稼來,怎麼面對其他人,尤其是楚長老奚落的眼神。

他們貴為特殊仙種弟子,要是被那些弱種弟子當面奚落,那滋味可夠他們受的。

走到那片長滿雜草的土地時,走在最前面的秦浩軒忽然停了下來,一路走來魂游天外的他,忽然想起還沒看別人的莊稼長成什麼樣呢,尤其重點看了看楚長老種的那兩塊靈地,他笑了笑又一聲不吭的轉身開路。

這楚長老果然和自己較上勁了,他種的那兩塊地,明顯就是為徐羽和慕容超種的嘛,他昨天用了靈雨術,相當於每畝地澆灌一百擔靈泉水,地里的玉米苗長了兩寸深,自己的地下有靈泉滋潤了一夜,怎麼也要強過他的靈雨術吧?

在楚長老等人眼裡,秦浩軒這個表現就是虛心了,一個個面帶玩味的笑容,緊緊跟在徐羽和慕容超後面,準備看他們三個人的笑話。

昨天被秦浩軒趕跑的那幾個李靖小弟遠遠跟在他們後面,已經準備好嘲諷的言辭,就等他們出醜了。

走過雜草地,入目是一眼嬌艷欲滴的綠,每一株玉米苗都彷彿是最上等的玉翡翠精雕細琢出來的,光這成色就比張狂李靖甚至楚長老的要好很多,而且每一株玉米苗都有三寸高,遠比他們幾人種的玉米苗要高多了,就算是楚長老,也被這一幕震驚得目瞪口呆。

昨天被秦浩軒趕跑的那幾名李靖的小弟,看到走在最前面的徐羽、慕容超,還有張狂李靖和楚長老等人都獃滯了,還以為他們這表情是因為秦浩軒三人地里什麼都沒有,在他們想來,那種硬得跟石板有一拼的土地,能長出莊稼才叫見鬼了。

頓時忍不住嘲諷全開:「我就說這種破爛地里能長出什麼東西,別說楚長老和殿下他們地里,最少都是一寸半甚至兩寸深的苗,就連咱地里都長了一寸來深,可憐徐羽和慕容超白忙活一天了吧?叫你們不聽楚長老勸1

他們的話頓時惹得後面同樣不知情的弟子大笑,有弟子開始拍楚長老、張狂、李靖甚至張揚的馬屁,大讚他們地里莊稼長的好。

他們馬屁越是拍得震天響,越是相當於打楚長老等人的臉……

「住嘴1眼見他們沒完沒了,羞愧得無地自容的楚長老喉嚨發出一聲怒吼,手裡捏出一個法訣,將靈力化作無數道火球,精準的打在每個拍履嘴上,燙得他們哭爹喊娘。

這時,那些馬屁王們感覺不對勁,再圍上來看時,看到秦浩軒等人地里長出的三寸高,猶如翡翠玉雕般精緻漂亮的玉米苗,一個個獃滯得說不出話來。

就算去除足足比楚長老地里的玉米苗高一寸的個頭不說,就這成色也遠不是他地里那些苗能比的呀!

如果秦浩軒三人地里的玉米苗成色只算一般的話,那楚長老地里玉米苗連歪瓜裂棗都算不上,至於張狂李靖他們幾個地里的那些……只能當雜草了。

這……這怎麼可能!包括楚長老,所有人心頭都閃過這個疑問。

看著翡翠玉雕一般的玉米苗下那些又干又黑又硬的泥土,就這些看上去連劣等都比不上的土地,卻長出了最好的靈地都比不上的玉米苗。

秦浩軒地里的莊稼長得比楚長老的還好,博來一片羨慕的同時,更多的還是嫉恨。

如果李靖、張狂這種紫種弟子的田裡莊稼長得好,在別人眼裡就是理所應當的,誰讓他們是紫種弟子呢?但秦浩軒只是區區一個弱種,他的莊稼怎麼能長得比別人好,甚至還強過楚長老呢?

不止這些弟子們想不通,就連滿臉羞愧的楚長老自己也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難道是他的地里有蹊蹺?

楚長老都用看待怪物的眼神,望著一臉寵辱不驚的秦浩軒,心裡在想他究竟是怎麼找出這三塊地的?難不成是上課睡覺神仙託夢不成?

面對楚長老如利刃般直刺人心的眼神,秦浩軒臉色平靜如常,彷彿自己地里的莊稼比他的莊稼長得好並不是什麼稀罕事,不足為奇,附身小蛇的後遺症發作,睡意一波波襲來,也顧不上別人望著他的詫異眼神,趴在田埂上睡著了。

心中積鬱的楚長老悄悄離開現場,將靈田穀另外幾名長老找來共同研究這三塊地的奧秘,期間他們幾人甚至爭得面紅耳赤,花了整整一個時辰,將附近山勢龍脈研究了一遍,最後得出的結論是,這地下竟然有殘留的靈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