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太初>第三十九章 從來患難交真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九章 從來患難交真情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都市言情

古小雲紹緊跟古小雲身後說道:「師兄,接下來您打算怎麼收拾那姓秦的?」

「收拾個屁1古小雲低聲罵道:「沒看到他身邊有顆紫種嗎?回頭這事情從長計議,看看其他兩顆紫種那裡是否能下手做點什麼……」

「那您剛剛跟張揚師弟說話時……」

「呵呵……張揚真當我蠢啊?幾句話便能挑撥的我去找秦浩軒事情?那可是背後站著紫種的人!我若當時不對張揚表現出對秦浩軒的憤怒,他豈不是還會找機會刺激我?我臉丟的還不夠嗎?剛剛我表現的生秦浩軒的氣,他暫時不會再來挑撥刺激我,讓我丟面子。」

古小雲一邊說一邊加快離開的腳步,腦海中還是在思考如何弄過秦浩軒手中那塊有靈泉的田地,擁有靈泉的地,那可是能夠種植高級靈藥的,手裡這支百年血參如今在自己的地中,已經不會再有任何成長,便是兩百年三百年五百年,藥效也還是如今天一般。

除非有高級靈地!古小雲很清楚,想要從其他師兄弟那裡弄到好的靈地更難,若是借種在那裡……日後也要將部分分給別人,如今……秦浩軒的地是最好的選擇!

「浩軒哥哥,待我修鍊有成,將他們都投入到冰火獄受罰1

徐羽面帶著幾分不忿,看在秦浩軒的眼中只是苦笑,雖然有徐羽和慕容超撐腰,避免了和古小雲直接衝突,但徐羽和慕容超總不能一輩子為自己撐腰,而且我也不喜歡仰仗別人過活。在太初教這個人心險惡的地方,還得加快加強修鍊,有了實力后才能守住本該是自己的東西!否則會被人吞的連骨頭都不剩。

經過這件事,秦浩軒的睡意也去了大半,看著別人都在拚命挑靈泉灌溉田地,為升級靈地而努力,從古小雲嘴裡得知靈地也分為三六九等的,當即也不再偷懶,拾起地上的空桶子就去挑水。

挑水雖然是個苦力活,但卻能磨礪道心,這對急需提升實力,想要全方位提高的秦浩軒來說,也是一種不錯的修鍊方式,修仙並不只是打坐練氣,這些天來秦浩軒愈發注重煉心,因為靈力的積累可以靠靈丹妙藥天材地寶來彌補,但心境的修為是吃多少靈丹妙藥都提升不了的。

挑了近一百擔水后,時近中午,即便是巫修的秦浩軒也有些扛不住了,累得坐在地上休息,這時,慕容超湊了上來,也將扁擔撂在地上,一屁股坐在田埂上。

「秦師兄,昨天謝謝你幫我鬆土、挑水。」

雖然說這兩天和慕容超走得比較近,但秦浩軒和他交流不多,也不明白慕容超究竟打著什麼算盤。

秦浩軒望了望這個出身公侯世家的公子哥兒,投去一個溫和的笑容:「謝謝你上午幫我解圍。」

慕容超也笑了笑,在這一笑之中,剛才那欲言又止的神情也煙消雲散,道:「秦師兄,往後我們成為朋友吧?」

「朋友?」這個詞從慕容超嘴裡說出來,讓秦浩軒多多少少有些驚訝,笑著詢問道:「為何?」

「同你還有徐師妹在一起,我覺得很輕鬆,不要勾心鬥角,不要爾虞我詐,而且你身上有一股說不出的魅力,即便是他們三個紫種弟子都沒有的魅力,在我們這一批兩百名弟子中,我覺得你是最接近道的人。」

「道?」秦浩軒面露迷惘,似是自言自語道:「道是什麼,何謂道呢?」

說著,他沉默了半響,一雙眼睛望著遼闊的天際,似在沉思著,好久才回過神來,道了一聲謙:「不好意思,我走神了。」

「沒有,秦師兄,你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彷彿蘊含哲理,從你這兩天挑水就能看出來,即便是李靖和張狂,他們都比不上你,我們比你更是差遠了。」

慕容超眼神中透著真誠,和剛來太初教時那天晚上搶被子的惡人模樣截然不同,可能是這幾天關於他的流言蜚語冷嘲暗諷,讓他幡然醒悟了吧。

「秦師兄,我出身在公侯世家,自小接受綱常倫理的教育,但那只是凡夫俗子遵循的禮法,在你身上我學到了平等和尊重,懂得了什麼叫不屈。修仙者就是要不屈於天才能有大成就,如果連不屈於人都做不到,還談什麼不屈於天?」

聽著慕容超的話,秦浩軒微微一笑。

「秦師兄,你的資質雖然比不上我,但你能和徐羽平等相交,能找到靈泉地,還以德報怨的幫助我!這幾天包括李靖陣營的人,都在嘲笑我還沒紮根,你和徐師妹是所有人中唯一沒有暗地嘲笑我的人,我很希望能和你們成為朋友,若是以後我的修為能僥倖在你之上,像古小雲這種惡徒,我絕對不會讓他們欺負你,如果有能力,我還會幫你提升1

秦浩軒又是微微一笑,心裡閃過一絲感動,從慕容超說這些話時的表情看,確實是發自真心的。

「朋友是互相幫助互相扶持,患難與共禍福同享的人,絕對不會在危難時刻落井下石。如果你能做到這一點,我們就是朋友1

聽著秦浩軒鄭重其事的話,慕容超認真的點點頭,在他們相視而笑中,兩隻手掌拍擊在一起,緊緊相握。

在接下來的幾天中,所有新弟子上午來農田照顧莊稼,下午自行修鍊,到第五天下午,慕容超的房間里傳來一陣輕微的靈力波動。

慕容超紮根了!

十四天紮根,雖然比不上張揚,但比現任掌教黃龍真人二十天紮根的成績又要早六天!五名特殊仙種弟子全部紮根,這不由得楚長老不高興,在慕容超紮根后,他趕來慕容超的房間,好好勉勵一番。

紮根后的慕容超,走出自己房門時,感覺到原本嘲諷過自己的李靖陣營的那些人,眼神都有些躲躲閃閃,而李靖也笑著迎了上來,恭喜他紮根成功,對李靖這種笑面虎,慕容超表現得十分淡漠,學秦浩軒那般不冷不熱的回復著他。

李靖原本還想多寒暄幾句,得知慕容超紮根消息的秦浩軒和徐羽也來了,他們二人一出現,慕容超不再理會正熱情和自己搭訕的李靖,換上一副笑臉迎上秦浩軒和徐羽。

如果不是還存著拉攏徐羽的計劃,慕容超這種當眾落李靖面子的舉措,早就逼得李靖和他翻臉了,但即便是現在李靖心中也在暗暗發誓:「慕容超啊慕容超,你等著瞧,待我拉攏了徐羽,非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不可,讓你為自己反水付出代價,告誡其他人,我李靖可不是張狂1

「恭喜。」秦浩軒笑了笑,說出這兩個字,雖然不是動聽悅耳的馬屁話,但飽含真誠。

「秦師兄,我終於紮根了,以後也不用被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人瞧不起,走,去我屋裡坐坐,我和你分享一些紮根的經驗吧。」

面對慕容超發出的邀請,秦浩軒也卻之不恭了,雖然徐羽也說了一些自己紮根的經驗,但徐羽畢竟是紫種弟子,資質悟性要比弱種的秦浩軒強太多,她的經驗雖然十分珍貴,但並不適合秦浩軒,而灰種的慕容超的紮根經驗,會更加適合秦浩軒一些。

在李靖冷眼怒視下,他們三人攜手走進房間,更讓這個心比天高的皇子暗暗發誓,以後一定要讓秦浩軒和慕容超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時間再度飛逝,眨眼又過去了五天,五天前慕容超毫無保留的將自己紮根經驗分享出來,讓秦浩軒大受啟發,這幾天一直感覺自己就要紮根了,但就像難產的孕婦一般,紮根的感覺來了很久,但仙種卻還不見動靜。

這天夜晚,秦浩軒坐在灌木叢中,將古雲子送來的那顆丹藥消化完,在古雲子離去后,他內視一番發現,自己仙種已經被細小的根須纏繞了,頓時讓他大感疑惑。

仙根不是一條主根扎入丹田中的嗎?怎麼自己的仙種卻是這麼多細細的側根,卻偏偏不見主根在哪裡呢?

秦浩軒想了許久,卻始終找不出問題所在,不敢找人詢問的他只能繼續疑惑了。

又打坐練氣了一會,將體內靈力注入仙種中,這幾天時不時表現出要紮根架勢的仙種又蠢蠢欲動起來,被仙種騙了不少次的秦浩軒也沒在意,繼續將靈力灌輸進去。

正在他全神貫注汲取靈力,中和體內一葉金蓮殘餘藥力的時候,忽然心裡莫名其妙咯一下,體內仙種忽然劇烈顫抖起來。

怎麼回事?秦浩軒停止往仙種注入靈力,但仙種的顫抖卻更加厲害,從徐羽和慕容超分享的紮根經驗來看,沒有提及紮根時仙種會劇烈震顫啊,莫非這是自己仙種變異的表現,還是仙種變異后又接連這麼多天吸收了腐蝕丹的毒性,要再度異變了?

不過這時候胡思亂想是無濟於事的,秦浩軒心中一驚,要是再這麼想下去,演變成心魔就麻煩了,他迅速將腦海里種種雜念趕出去,抱元守一平心靜氣,默默注視著正在發生變化的仙種。

在震顫的時間裡,仙種的裂縫中,生出一條條細小的根須,足有一百根之多,將整個仙種纏了一圈后,這一百根細小的根須開始蔓延向秦浩軒的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