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四十一章 世人皆非睜眼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一章 世人皆非睜眼瞎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那些同樣是弱種的弟子不得不感慨,秦浩軒似乎得盡上天眷顧,甚至能和紫種弟子叫板作對,而自己卻要百般討好這些特殊仙種,給日後謀求一條好出路打好基矗

如果一個特殊仙種弟子二十天內紮根,對這些弱種們來說是理所當然的,但秦浩軒的紮根瞬間讓他們心理失衡了!感覺到其他人望向自己目光形形色色,秦浩軒愈發感覺自己和他們格格不入。

修仙修心,自己確實有著奇遇,但心……自己從最初便同他們不同,這也是其中不可少的重要原因。

其實秦浩軒的紮根不但讓弱種弟子們嫉恨不已,就連楚長老震驚之餘,也頻頻思考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難道現在的弱種憑著刻苦勤奮就勤能補拙了?他一腦門的疑問,這還是他當了幾十年入門仙師以來,碰到的最奇葩但最令他吃驚的弟子,這秦浩軒上課不是打瞌睡就是打坐,道心堅固卻太過固執,四處樹敵導致剛入門就被關了七天禁閉,但又以凡夫俗子的身體打傷仙苗境三葉和五葉的修仙者。

『這秦浩軒身上到底有何等奇遇?』楚長老揣測半天,還是想不通到底如何的奇遇,暗暗打算到夜深時去秦浩軒處探查一番,若真是重大奇遇便上報掌教,看掌教的定奪,是否將奇遇收回送給紫種,還是任由奇遇歸秦浩軒所有。

秦浩軒的種種事說出去都沒人相信,但他又真實的存在著。

一個弱種弟子二十天紮根的消息,登時在太初教傳得沸沸揚揚,甚至傳到宗門高層的耳里,連四堂堂主都震動了,期間也生出不少謠傳,有的說秦浩軒是刻苦勤奮才二十天紮根成功的,也有說秦浩軒肯定是煉了什麼妖法詭術,一時間眾說紛紓

潛龍觀,黃龍真人正在吞吐靈氣,大量靈氣聚集在他頭頂,凝成一條條絲綢摸樣,漂浮在半空中有若實質,每一個呼吸間,都有凝聚成數匹絲綢那麼濃郁的靈力被他汲齲

一隻小紙鶴從窗口飛進來。

小紙鶴是黃龍真人閉關時,自己的眼線將宗門大事及時通報他的手段,感應到小紙鶴飛進來的黃龍真人連忙收功,將落在他身旁的小紙鶴拆開,通讀其中內容后,即便是貴為太初教掌教的他也表現出一副凝重深思的神情。

「一個弱種二十天紮根?」黃龍真人喃喃自語一句,做了幾百年掌教,通曉太初教數千年悠久歷史的他搜腸刮肚,也想不起來他所知的哪個弱種能在二十天就紮根的,自己這個灰種當初也花了二十天才紮根,其他灰種更是二十一二天左右。

再將小紙鶴里的內容看完,那張紙在黃龍真人揉捏下化作碎屑隨風飄散。

「秦浩軒,又是這個秦浩?」黃龍真人面色古怪,自言自語道:「可惜你與張狂不和,同李靖也有點過節。不然或可培養一番。想來,身上定是有著一番奇遇吧?」

權衡利弊后,心中有了某種算盤的黃龍真人沒有深思下去,一個弱種弟子二十天紮根很是駭人聽聞,但修仙界之中奇妙之事本就很多,若是有奇遇,走到今日這個地步也不是沒可能,只是會是什麼奇遇?

若真是有奇遇,又該如何處置?剝奪奇遇送給紫種?黃龍忽然覺得自己很好笑,若秦浩軒真有奇遇那是他的運氣,何必剝奪?有他這樣一個人也不錯,還可以在低層次是磨練下紫種們的心性,若是將這種可能並非特大的奇遇剝奪而送與紫種,反而會讓紫種的心性走偏。

黃龍越想越覺得應該如此,同那些七八天紮根的紫種和八天紮根的灰種張揚比起來,這種駭人聽聞又顯得那麼微不足道了,要怪只怪運氣不好,恰好在連出三個紫種,灰種都不值錢的這個時期來到太初教,否則以他的表現,絕對會被重點培養,不過現在三個紫種弟子都培養不過來,哪還有時間管他一個區區弱種。

一直在靈田穀中布了眼線的古雲子在第一時間得知秦浩軒紮根的消息,喜出望外的同時滿是驚訝,在聽到關於秦浩軒的種種傳言被傳得神乎其神時,他害怕自己喂他吃腐蝕丹的事情敗露,殘害宗門弟子,私藏邪教邪功的大罪就連他這個四大堂主之一都擔當不起,於是親自趕到靈田穀,和楚長老等一干長老說:「秦浩軒是我私下相授的弟子,還請幾位平時多加關照。」

作為四大堂之一的古雲堂堂主,在宗門中絕對是高層的存在,竟然為了給秦浩軒正名親自跑來說明,楚長老等人當即看秦浩軒的眼神又有些異樣了,有古雲子私下相授,全力栽培,一個弱種在二十天紮根雖說也算奇,但至少還能說得過去了,可太初教比秦浩軒資質好許多的人不勝煩數,古雲子為什麼偏偏看上秦浩軒了呢?

楚長老很快知道了古雲子的傳話,立時打消了去探查秦浩軒的想法。

在漫天謠傳和所有人的嫉恨中,唯有徐羽和慕容超是真心祝福秦浩軒的。

創造了弱種紮根最快歷史記錄的秦浩軒沒有絲毫的驕狂,經過昨夜一夜的打坐練氣,他發覺自己的仙種都還比較弱,往後還得多加疏通,讓這些仙根變得更強,這樣對往後修鍊的進度也有很大的好處。

紮根之後,若說秦浩軒最高興的還是宗門給自己家裡的補貼,從兩百兩銀子一年提高到三百兩銀子一年,想到自己父母得知自己因為努力提高而多發的那一百兩銀子,肯定會笑得很燦爛。

在秦浩軒默默規劃自己未來的同時,卻不知因為他,張狂和李靖兩大陣營的骨幹成員多次碰頭,為應對秦浩軒的崛起而商量計策。

在剛剛得知秦浩軒紮根消息時,李靖立刻將陣營的幾個骨幹成員召集在他房間中開會。

剛一開始討論,各種話頭立刻針對秦浩軒刺去!

「我覺得這個秦浩軒肯定有古怪1

「廢話,一個弱種二十天紮根,能不古怪嗎?要是不古怪,沒見你紮根1

「我怎麼覺得他野心不小,一面拉攏徐羽,讓徐羽死心塌地唯他馬首是瞻,整天浩軒哥哥浩軒哥哥叫得肉麻死了,還把慕容超也招收過去,我們這一屆五大特殊仙種弟子,張狂、張揚和您都自成一派,唯有徐羽和慕容超倒成了他的人!我看他是想控制徐羽和慕容超,慢慢擴張勢力,最終讓徐羽或者慕容超出來當掌教,自己過一把幕後掌教的癮1

這一位分析得頭頭是道有理有據,李靖雖然不能完全認同,但也覺得他說得有點道理,不過就憑秦浩軒一個弱種,一無後台二無潛力,有野心也沒有用武之地。

就在李靖默默分析時,一名小弟慌慌張張闖進來。

「師兄……師兄,剛得到消息,古雲堂堂主古雲子真人親自到靈田穀,對楚長老等人說明秦浩軒是他私相傳授的弟子。」

得知消息的李靖驚得從椅子上彈起來,登時坐立難安了。

原來的秦浩軒只是一個弱種,而且也沒有人重視和在乎他,就算有一個徐羽,後來加上一個慕容超和他交好,但這也無濟於事。

現在的秦浩軒卻不同了,拋開他究竟有多少條仙根完美契合,這個沒人知道暫且不說,光憑速度他就以弱種的身份,追平了現任掌教真人的紮根記錄,而且還得到了古雲堂堂主古雲子的賞識,古雲子為了給秦浩軒正名,甚至屈尊紆貴主動跑來靈田穀和幾位長老說明情況,擺明車馬告訴他們秦浩軒是自己私相傳授的弟子。

能被古雲堂堂主私相傳授,那這身份就可圈可點了,有古雲子的支持,這弱種若是幫徐羽爭掌教之位,加上慕容超從旁協助,豈不是真的可以威脅到自己了?

古雲子來到靈田穀說明秦浩軒是他私授的弟子時,就連同樣是被古雲子私相傳授的張揚也心生憤懣,秦浩軒一個弱種弟子而已,憑什麼值得師尊屈尊紆貴私相傳授,不過早前古雲子曾說秦浩軒的事包在他身上,莫非這就是師尊的一步棋子?張揚似乎隱約猜到了什麼,震驚之餘隱約還有幾分期待。

不過張揚可不是甘心於坐視事態發展的人,翻來覆去的想了很久,他忽然想起了被秦浩軒狠狠落了面子的古小雲,當即靈機一動,立刻找上門去。

「古師兄,不知你還記得那個秦浩軒么?」

張揚一提起秦浩軒,古小雲的臉登時就沉了下去,在那次被秦浩軒拒絕之後,他也數次找秦浩軒要求換地,但無一例外的被他拒絕了。

「古師兄你最近忙於修鍊,可能還不知道那個秦浩軒紮根了吧?」

「紮根?他一個弱種弟子,入門二十天紮根了?」古小雲詫異的望著張揚,一臉的不可思議。

張揚冷笑一聲,道:「古師兄肯定想不到的是,幫助秦浩軒紮根的就是你的親叔叔,我的師尊古雲子堂主。」

古小雲再次被張揚的消息震驚,暴跳起來怒吼:「你說的可是真的?」

「千真萬確1

「好個秦浩軒,在我叔叔培養下紮根了,連我想跟他換塊地都不肯,走,跟我找他麻煩去1

得知秦浩軒原來受了自家叔叔這麼大好處,古小雲底氣又足了起來,帶著幾個狗腿子氣勢洶洶的找上門去。原還想是宗門裡哪位前輩高人在幫他呢,原來那個人就是自家叔叔,這樣一來事情就好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