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太初>第四十二章 傷疤好了忘卻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二章 傷疤好了忘卻痛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武俠修真

此時的秦浩軒個和徐羽、慕容超一起在食堂吃飯,得到消息的古小雲立馬趕了過來,一臉驕狂的指著他道:「秦師弟,我說的換地的建議,你考慮得怎麼樣了?」

秦浩軒很不爽的停下扒飯的動作:「不可能。」

古小雲胸口劇烈起伏了半響,給你這些日子,是讓你四處打聽一下我的名頭,結果你竟然敢這樣回答我?

「好你個秦浩軒,若非我叔叔悉心指點你,你區區一個弱種又有什麼能耐在二十天內紮根!現在老子跟你換塊地,那是給你面子,你忘恩負義惹毛了老子,沒你好果子吃1

秦浩軒冷笑著瞪著古小雲,古雲子心腸歹毒,給自己吃腐蝕丹練煉屍大法,怕事情暴露只好跑來靈田穀,說自己是他調教出來的,好處和名聲全被他沾了,在古小雲這混帳嘴裡倒成了大恩大惠,自己就活該用一塊上好的靈泉地換他一塊一等靈地。

「古堂主看的起我,那是我的造化。與你何干?換地之事還是請師兄休要在提了。」

秦浩軒毫不客氣的趕人,將個古小雲氣得半死,但礙於徐羽和慕容超在,一旦打起來肯定會將他們兩人牽連進來,這兩個特殊仙種弟子,尤其是徐羽這個紫種他自忖得罪不起,否則早動粗了!

一張臉脹成豬肝色的古小雲氣急敗壞道:「好,好,秦浩軒,你等著瞧,有你後悔的時候1

秦浩軒紮根以及在食堂和徐羽慕容超一道逼退古小雲的消息傳來,李靖立刻警覺起來,之前徐羽紮根他還覺得很正常,但秦浩軒一個弱種弟子二十天紮根,這種逆天的速度他就覺得很不正常,而且秦浩軒還將他陣營中除去他之外,資質最好的慕容超挖走了,現在他們三人組成了一個小團體,就連古小雲這種靈田穀一霸都不敢與之衝突。

莫非秦浩軒也想拉起一支力量?如果真是如此的話,不論是在太初教形成一個屬於他秦浩軒的團體,還是以後支持徐羽爭奪掌教之位,都是他李靖所不能容忍的。

如果說李靖只是擔心秦浩軒別有野心的話,張狂就已經被秦浩軒的紮根震驚得寢食難安了。

他不止一次兩次想將秦浩軒置之死地,雖然沒有成功,但是秦浩軒也早有察覺,現在秦浩軒得到了古雲子的賞識,私相傳授並且二十天紮根成功,又有徐羽這個紫種弟子和慕容超這個灰種的傾力支持,在他們三人小團體中隱隱還是龍頭老大,徐羽和慕容超一切以秦浩軒馬首是瞻。

如果秦浩軒真的拉起一個小團隊專門和自己作對的話,就憑著他小團體里的一個紫種和一個灰種,就能夠讓自己疲於應付了,而且張狂也有和李靖一樣的擔憂,害怕他真的拉起一支小團隊,為以後徐羽爭奪掌教之位做打算。

就算秦浩軒只是一個弱種,這次二十天紮根表明他不但不是廢物,而且還很出色,也藉此進入了宗門高層的視野,往後想要對付他就難上加難了。

雖然黃龍真人將張狂叫去潛龍閣一番訓話,但這番訓話並沒有讓張狂斷絕對付秦浩軒的心思,只是讓他學會了如何隱忍,待實力和勢力成熟時再下手。

在秦浩軒紮根消息傳來時,張狂也將自己陣營的人,甚至幾個仙苗境五葉的雜役師兄叫到一起商討。

「秦浩軒不能留,否則他坐大了和李靖聯手,最先倒霉的是我們1

「張師弟,何必在乎一個弱種。便是二十日紮根又如何?修仙之路漫長,你乃紫種之姿,來日修為定將他甩到雲泥之別的地步。」

「不如找一個由頭,請幾位仙苗境五葉的師兄出手,把他給廢了?」

這個點子一被提出來,幾名仙苗境五葉的強者立刻面面相覷,其中一個立刻出聲斷然拒絕:「不行!秦浩軒有古雲堂主撐腰,腰桿硬底氣足,沒來得找個由頭對付他,萬一傳到古雲堂主耳朵里,我們還怎麼在太初教立足?更何況古雲堂主是張揚的師父,而張揚又和老大不合,我看如果硬來的話,將他們兩伙人逼得組成聯盟,我們往後的日子也不好過。」

他嘴裡說得大義凜然,但心下卻打著小鼓,秦浩軒的赫赫威名他們都聽說過,早前就和仙苗境五葉的袁山象拼個兩敗俱傷,更何況他現在還紮根了,要是自己這幾個仙苗境五葉拿不下他,反被他打傷了,以後還有什麼臉面在太初教立足。如果若真是把他收拾了,那他們又會擔心古雲子報復的話,張狂肯定會將他們幾個人推出來頂罪,到時候好處盡被張狂佔了,自己卻要被逐出宗門或者在禁閉山關個三年五載,這一輩子不就毀了么?

張狂冷冷掃了那名仙苗境五葉師兄一眼,他哪裡會瞧不出他們心裡的那點小算盤,當即道:「不必多說,我自有打算1

說罷,張狂揮了揮手,示意他們出去,一個人坐在房間里默默思量。

「一定不能逼得秦浩軒和張揚,甚至和李靖聯盟對付我1張狂默默思量著,正不知如何對付秦浩軒,又要不被古雲子嫉恨,還要不讓他和張揚結成同盟對付自己,這時一個小弟敲門走進來,在他耳邊耳語幾句,剛才還愁眉苦臉的張狂頓時樂了。

遣走報信小弟,張狂又自言自語道:「今天早上在飯堂,古雲子那不成器的侄子又找秦浩軒換地,差點和他們幾個起衝突,看來挑撥他們關係的突破口,還在古雲子那個不成器的侄子身上1

想到此處,張狂微微一笑,立刻起身去找古小雲。

張狂找到古小雲時,那古小雲正在生悶氣,他堂堂一個仙苗境七葉修仙者,又是古雲堂堂主古雲子的親侄子,在靈田穀中就算楚長老也要給三分薄面,那個叫秦浩軒的傢伙仗著自己有兩個特殊仙種,尤其是那紫種徐羽的庇護,肆無憚忌,毫不將自己放在眼裡,是可忍孰不可忍!

「古師兄!早上好。」

張狂裝出一副偶遇的樣子笑著作揖,他的主動打招呼讓還在生氣中的古小雲感覺很有面子,也強拉出笑臉,回了一個禮。

「一大清早的,古師兄一臉晦氣。怎麼?誰惹您不高興了?」

古小雲並不是傻痴,聽著張狂的話只是冷笑,對方這態度顯然是知道了自己在秦浩軒那裡落了面子丟了人,才跑來攛掇自己的。

張狂自嘲的笑了笑,反省自己裝的過頭,但依然厚著臉皮的繼續說道:「聽說古堂主幫秦浩軒紮根,師兄想借著這份天大的恩情,去換他手中的那塊地,卻被他當著眾人的面給拒絕了?」

古小雲眉頭鎖死的輕微點頭,二十天紮根這種事情,便是對於一顆灰種都異常難得,算得上是大喜訊了,對他一個弱種,堪比再生父母的恩情了。

一想到這些,古小雲顧不上嘲諷張狂自作聰明的跑來攛掇自己,心中對秦浩軒的無名火蹭蹭上漲個不停。

「有點忘恩負義了。」張狂的聲音不高,隨意點評的口吻反而助長著古小雲心中的怒火:「若古堂主如此幫我,我手中若是有靈泉地,確實願意同古師兄一換。」

古小雲顧不上張狂話里的虛假成分,單單隻是一個紫種這樣對自己,心中早已經受用無窮,對比起弱種秦浩軒的姿態……

再次想到秦浩軒,古小雲恨得牙根痒痒,指關節因為握拳過度用力發出嘎嘎的脆響。

「張師弟,若有機會我定會向叔叔力薦,求他將你收入門下好生培養。」古小雲一邊恨著秦浩軒,一邊不忘跟紫種,未來的太初大權者之一送順水人情。

聽了古小雲這句話,張狂心裡嗤笑,暗道誰稀罕你那叔叔,當初四大堂主搶著收我做徒弟,現在倒好像我沒人要似的,送我這種連白水都不如的人情?難怪入門好幾年了才仙苗境七葉,就你這智商,活該被秦浩軒欺負。

張狂心中嗤笑,但眼下還用得上這傢伙,臉上還是保持著感謝的微笑:「既然古師兄看得起我,那我也為古師兄出個能教訓秦浩軒一下的計策,您看如何?」

古小雲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明知道張狂這是在利用自己,卻也還是想要借著對方的計策收拾收拾秦浩軒,不然自己在這塊地的名聲都被搞臭了。

「那個秦浩軒不是不肯跟你換地么?對這種不知好歹的傢伙,我看就該給點教訓,讓他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張狂壞笑一聲,湊到古小雲耳邊道:「古師兄你今晚就去他田裡,把他莊稼都給拔了!讓他白忙活一場,往後他田裡種啥拔啥,一直到他跟你換地為止。」

聽到張狂的這個建議,古小雲冷笑一聲,道:「張師弟與我的想法不謀而合了,我今天晚上就準備去拔的,果然是英雄所見略同啊1

「對,對!英雄所見略同1張狂陪著笑,心頭卻是狂罵:真要跟你個狗熊略同,那我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

「既然你我投緣,以後也別叫師兄師兄的怪生疏的,你就叫我一聲古哥吧1古小雲靈機一動,看著張狂那副善良真誠的模樣,也知道趁機若是拉拉關係,或者拜個異性兄弟,那麼日後張狂崛起之日,自己不但面上有光,在太初橫著走都可以了。

張狂面色一滯,但很快反應過來:「那小弟就多謝古哥看得起我了!不過小弟還有一個事要跟古哥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