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四十四章 你追我趕斗出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四章 你追我趕斗出苗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伸手不打笑臉人,李靖笑得這麼謙和而且說話又如此客套,自己也不能失了禮,當即秦浩軒笑著陪臉道:「李師兄客氣了,你的情誼我心領了,只是紮根而已,不值得三番兩次的道賀,更受不起你的重禮1

「秦師弟說的哪裡話!師兄的一點點心意,請務必接下,否則就是看不起我這個做師兄的1李靖笑著,將手中包裝精緻的禮物放在徐羽的桌子上,道:「據說這幾日秦師弟借挑水磨礪意志錘鍊道心,這份堅持和努力,我望塵莫及。」

面對李靖誇讚的話語,秦浩軒只是淡淡一笑,他從李靖的話里聽出一些別的意思,笑了笑,道:「李師兄過謙了。」

就在他們寒暄時,門外又響起了敲門聲,一個聲音在門外低聲說道:「徐師姐,我想投奔您的陣營,效犬馬之勞。」

見裡面的人沒有迴音,那聲音很快又說道:「徐師姐,我以前在李靖師兄的陣營,與慕容師兄很投緣,後來慕容師兄來了您這,我想了很久,今天也決定跟他一起過來,還望徐師姐能收下我。」

他後面的這句話讓房間內三人的面色為之一滯,雖說平時慕容超離開李靖陣營,和秦浩軒、徐羽組成鐵三角,但這被李靖有意忽略,從來不當著他們兩人的面提起,以免影響拉攏徐羽的計劃,等於是默認了慕容超的反水。

但門外那人的這番話,不止讓李靖顯得很尷尬,就連徐羽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平時敲她門表忠心的人不少,今天當著李靖的面,竟然有李靖陣營的人表示要投奔,這就顯得他們在挖李靖的牆角。

那人見徐羽沒有回應,在外低聲道:「那小弟明天再來懇求師姐。」

聽著他離去的聲音,李靖忽然拉起一個微笑,半真半假的說道:「徐師妹威名愈發的響亮了,又有秦師弟的大力支持,師兄我也得靠邊站啊1

徐羽笑笑不說話,但秦浩軒哪會聽不出李靖的意思,而且在這一瞬間,頓時明白李靖這次找他的用意,肯定是這幾天外面的風言風語太多,李靖終於坐不住,來試探自己態度的。

雖然他們只是一個三人小團體,但有徐羽這個無上紫種坐鎮,又有慕容超灰種為輔,加上秦浩軒在外的赫赫威名,以及二十天紮根后獲得的最強弱種的名號,他們這個異常彪悍的三人小團體在靈田穀中影響力漸漸增大,十分被看好,平時慕名投奔的弟子漸漸增多,但無一例外被拒之門外。

原本並不將他們放在眼裡的張狂和李靖都擔心起來,李靖的小弟三番五次在他耳邊進言,說目前人心不穩,陣營里不少人搖擺不定,私下和秦浩軒接觸,若不是秦浩軒拒絕,早有不少人跟著慕容超反水了。

這才有了李靖這次拜訪秦浩軒,沒想到還真被他撞上自己的小弟前來投奔他們的三人小團體。

不得不說李靖裝出來的修養功夫還是很不錯,即便是發生了這件事,他臉色一滯之後又恢復了自信的微笑,淡定從容,波瀾不驚。

秦浩軒在他臉上實在找不出一絲異樣,組織一下語言后,說道:「想必李師兄也知道,這種投機者牆頭草兩邊倒。」

李靖微笑著點頭,一雙透出自信目光的眼睛禮貌的注視著正在說話的秦浩軒。

秦浩軒頓了頓,又道:「這麼說吧,不管我和徐羽,還是慕容超,都對掌教這個位置沒一點興趣,更沒想法樹大旗招小弟,否則要做早就做了,也不必等到現在。」

「既然秦師弟快人快語將這話挑明,那麼我就放心了。」李靖微微一笑,拱了拱手,但從他眼神中閃爍的質疑看出,他對秦浩軒的話並不相信。

這麼明顯的質疑連徐羽都瞧出來了,秦浩軒豈會瞧不出來,他也淡淡一笑后,道:「我和徐羽、慕容超是因為性格相投,慕容超也厭倦了這種爭的日子,這才和我們兩人走得比較近。李師兄也知道,我和張狂以及張揚都有宿怨,如果你們幾方起了衝突,我是絕對不會幫他們的,倒是李師兄這段時間幫了我們不少,若有需要請開口,我們定當量力而為1

得到秦浩軒這句話,李靖這才略微放心一些,雖然還是有些懷疑,但秦浩軒把話都說到這個份上,再糾纏下去也沒意思,不如暫時結成同盟,至少可以保證他們幾個不會被張狂或張揚拉過去。

別看他們的小團體只有三個人,他們三人的號召力和影響力比自己有過之而無不及。

「如此,那李靖謝過秦師弟和徐師妹了。」李靖拱了拱手,道:「天色已晚,先告辭了。」

「李師兄慢走。」秦浩軒微微躬身回禮。

李靖走出徐羽的房間,眼角餘光看到躲在牆角的黑影迅速離去,朝張狂房間走去,想必是張狂安插在這裡的眼線無疑。

那眼線發覺自己被李靖發現,一陣狂奔跑到張狂房間,氣喘吁吁稟報道:「老大,我按照您的吩咐照辦了,裡面的徐羽、李靖還有秦浩軒都沒有說話,現在李靖離開徐羽房間了,看他的臉色,肯定和徐羽秦浩軒達成了什麼協議。」

聽聲音,他赫然就是那個自稱李靖陣營,要投奔徐羽的人。

低頭沉思的張狂嗯了一聲,揮了揮手示意他出去,冷笑著自言自語道:「李靖啊李靖,你終於也忍不住了。」

自從秦浩軒傳出紮根消息后,好事者扣了一個最強弱種的帽子在他頭上,這幾天里,瞧出他們這個鐵三角實力的投機者們不斷前去投奔,雖然都被拒絕,但還是讓張狂怒火萬丈,李靖也滿心的擔憂。

就在李靖走進徐羽房門時,早在那邊布下重重眼線的張狂立刻收到消息,為了破壞他們的關係,靈機一動便派了個人冒充是李靖陣營的人,聲稱投奔徐羽。

「秦浩軒啊秦浩軒,別以為和李靖走得近我就對付不了你。」對自己舉措很滿意的張狂獰笑著自言自語,但當他眼神落在刻在床頭的忍字上時,心神不由得一凜,暗道一聲罪過,又讓仇恨控制住心神了。

自從那夜在潛龍觀回來,被掌教黃龍真人點撥的張狂就在這個床頭刻下忍字,提醒自己時時得忍,不論是對秦浩軒的仇恨,還是未來和李靖爭奪掌教大位,魯莽必定不成大事。

「連秦浩軒都紮根了,我必定抓緊修鍊,趕在所有人之前出苗1手指在忍字上撫摸劃過,張狂暗暗發誓,隨即將滿腔的恨意撇開,拿起床頭的一本書看了起來。

張狂能想通的道理李靖很快也想通了,回到自己房間的他也想到秦浩軒二十天紮根的事,李靖心裡掠過一陣不安,即便是張狂和徐羽紮根他都沒有這種不安的感覺。

「得抓緊修鍊了,若是再被張狂搶在前面出苗,臉面就不知道往哪裡擱了1李靖盤膝坐在床上,正要平心靜氣打坐入定的他腦海中閃過一個古怪的念頭:「若是秦浩軒搶在所有人之前出苗會怎麼樣?」

這個念頭一閃而過,即便李靖也自嘲的一笑,我怎麼會有這個想法,這是完全不可能發生的事嘛。

接下來的兩天,兩名紫種弟子又恢復以前刻苦學習的勁頭,神情里的爭強鬥狠淡了許多,這讓揪心了好幾天的楚長老頓時放下心中大石,若是他們兩個只顧著爭強鬥狠,反而忽略了最主要的學習和修鍊,那簡直是本末倒置,好在他們兩人資質悟性都不錯,既然想明白這個道理就行。

直到這一刻,楚長老又一次發自內心的開始喜歡秦浩軒了,這麼一個弱種的出現,居然可以激勵著紫種們專心發奮修鍊,好事,好事!

沒有他們兩人暗中指手畫腳,秦浩軒這兩天的日子也清靜許多,每天在學堂上完課後,就和徐羽、慕容超一起去給地里的莊稼澆水,眼看著玉米苗一天天長高,在他們的悉心照料和靈泉地的作用下,他們三人地里的玉米苗要比其他人的高出三分之一,鐵缸里的水也快要蓄滿了,秦浩軒覺得自己就快可以準備鬧事去禁閉山了。

所謂樹欲靜而風不止,張狂和李靖兩人互相競爭,現在不約而同的消停下來認真學習,看在張揚眼裡是他們害怕秦浩軒的修為追上他們,一時半會又奈何不了秦浩軒,所以才暫時消停的。

「呵,還是紫種呢1看著認真學習的張狂和李靖,張揚嗤之以鼻:「既然你們兩個沒這能力,那麼打擊秦浩軒的事就讓我來吧!正好打擊打擊秦浩軒的囂張氣焰,證明我比你們要強,嶄露頭角出出風頭1

想到即做,眼下自身實力遠遠打擊不到秦浩軒的張揚立刻前去尋找古小雲。

此時的古小雲正指使著小弟給他的一等靈地澆水施肥,自己正捏著靈訣,施展了一遍靈雨術后,又為地里種植的靈藥施展灌靈術。

「古師兄正在辛勤勞動呢?」張揚遠遠的笑著打招呼,道:「可有用得上師弟我的?」

古小雲斜眼瞥了他一眼,翻著白眼道:「你能用靈雨術么?你可以給我的寶貝靈藥灌靈術么?」

張揚苦笑著搖了搖頭,道:「小弟修為尚淺,這些靈法可還使不出來。」

「那不就得了。」古小雲又翻了個白眼,繼續為靈藥施展灌靈術。

張揚雖然感覺今天古小雲對他冷淡了許多,但也懶得深究其原因,面帶一臉可惜,嘆氣道:「可惜啊,古師兄沒能把秦浩軒那塊靈泉地換來,否則以古師兄這麼的辛勤勞動,再加上靈泉地的效果,一批靈藥種下去不用多久就能收穫,而且藥力也要好很多了。」

這句話果然戳到古小雲的痛處,剛才還在為地里莊稼灌靈的他像被踩了尾巴的兔子,頓時跳了起來,嘴裡罵罵咧咧,道:「遲早老子叫他後悔莫及。」

張揚微微搖頭,又暗嘆一聲:「古師兄你不知道,這個秦浩軒現在氣焰囂張得很,上次在學堂里甚至公然宣稱……」

被張揚挑撥幾句,剛才還不冷不熱的古小雲立刻打在學堂宣稱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