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四十五章 就坡下驢黑心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五章 就坡下驢黑心手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他宣稱要爭奪掌教大位,說張狂和李靖都不是對手……他還說……」說到這裡,張揚故意停頓了一下,面露難色的望著古小雲,做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古小雲聽到這裡,心中只剩下了冷笑,這張揚還真是信口胡說的能手,自己這些日子一直想要打秦浩軒那塊靈泉地的主意,早已經派眼線時刻盯著了,這種話若真的是他說過,早應該已經傳到自己耳中了。

「他還說古雲堂堂主的侄子古小雲在他面前都不敢囂張,三番五次找他換地,都被嚴詞拒絕,現在那個古小雲就跟你們田裡的玉米苗一樣焉1張揚小聲的慢慢說著,一面觀察古小雲的臉色,見他那張胖臉從白轉紅,最後變成青色!

古小雲生氣了,至少在張揚的眼中,這位胖臉師兄被自己激怒了!

古小雲確實面露怒容,只是他心中卻開心的不得了,自己確實想要找秦浩軒麻煩要那塊靈泉地,只是苦於沒有借口!

如今!想瞌睡便有人送來了枕頭,張揚既然來亂嚼舌根,那自己順著他立刻發怒就是,日後回頭打了秦浩軒,占足便宜,被執法堂找上門來也可以推到張揚的身上,說是他說的。

古小雲狠狠的瞪著張揚,怒道:「你沒騙我?他確實是這麼說的?」

「借我幾個膽子也不敢騙古師兄您啊!您可是我師尊的親侄子,往後仰仗你的地方還多著呢,哪敢騙您?」張揚大聲表態,以證清白,見古小雲果然信了自己七八分,心中賊笑不已,秦浩軒啊秦浩軒,你就等著瞧吧!

「那王八蛋竟然敢說我跟田裡焉了的玉米苗一樣?我讓他焉,我讓他焉……」暴怒的古小雲將自己田裡的靈藥打斷十幾顆,一臉彷彿那就是秦浩軒一樣,等他怒氣稍微平息一點,隨後假裝發覺自己辛辛苦苦種下的靈藥被暴怒下的自己打斷這麼多,頓時又怒髮衝冠,把帳全部算在秦浩軒身上了,一臉心疼的怒道:「該死的秦浩軒,害我弄死這麼多靈藥,老子現在就去找他換田,如果他再拒絕,今晚我就把他田裡的玉米苗全毀了1

挑撥成功的張揚心裡欣喜,臉上卻做出一副委屈的模樣:「那秦浩軒太可惡了,毀了他的玉米田算是便宜他了,就沖著他在背後污衊您的話,您都要將他那塊田地換來才能補償你的名譽損失1

「哼,這還要說1古小雲冷笑著,眼中閃爍著冷厲,一副勢在必得的模樣。

「那小弟就等古師兄為我們出頭做主了。」

跟在古小雲離去的身後,張揚心裡暗暗冷笑,雖然古小雲資質一般,為人過於衝動,但仙苗境七葉的實力,加上又有他叔叔那座大靠山,足夠秦浩軒喝一壺了。

就在古小雲一行人要去找秦浩軒時,秦浩軒三人也正朝農田這邊走來,他心裡盤算著下午澆水之後再挑些水,明天就只有徐羽的一個大缸子沒挑滿了,挑滿后就可以放心的關禁閉去。

看到秦浩軒迎頭走來,一臉怒氣的古小雲快步衝上去,一把揪著秦浩軒的衣領,一副要將他生吞活剝再挫骨揚灰的神情。

「秦小子,老子今天再問你一次,這塊地你是換還是不換1古小雲一臉凶神惡煞,他說狠話時,臉上的肥肉一顫一顫。

「不換!老子也說了很多次,老子不換1一上來就被古小雲揪住衣領,秦浩軒就算是個泥菩薩也來了火,一把甩開古小雲的手,慍怒著回應:「你就死了心吧,就算你叔叔古雲子親自來,也休想跟老子換1

「好你個忘恩負義的王八犢子,竟然直接提我叔叔名諱,還有一點尊師重道嗎?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1古小雲揚起拳頭就要打下來,秦浩軒也毫不示弱,眼看一場肉搏是免不了了。

忽然,徐羽一個箭步擋在秦浩軒身前,一言不發,一雙燃燒著怒火的眼神死死瞪著古小雲。

古小雲的拳頭眼見著就要打在徐羽臉上,以他的力氣,就算不用靈力,也足夠把瘦小的徐羽打飛了,看到徐羽再一次擋在秦浩軒身前,在拳頭距離徐羽不足一寸的地方,古小雲連忙收住拳頭。

打一個秦浩軒不算什麼,哪怕他是最強弱種也不怕,但若是打了徐羽,那他古小雲恐怕就不是關禁閉這麼簡單,廢除修為驅逐出門牆都不會有人覺得出發過重,「無上紫種」這四個字在整個修仙界,那都是響噹噹的名頭。

「沒種,一打架就靠女人擋在前面,我看你還是早點回去抱著你媽媽喝奶吧,這點膽氣都沒有,還來修什麼仙?」雖然不敢打徐羽,但古小雲那張臭嘴開始辱罵起秦浩軒來,前來農田幹活的人越來越多,古小雲辱罵得更起勁了,他身後的那幾個小弟也開始幫腔起來,唯獨張揚一個人閉著嘴,但一臉得意的神情,正幸災樂禍的看著熱鬧。

看了一陣子熱鬧,看到張狂和李靖也圍了上來,張揚這才開口對古小雲道:「好了好了,古師兄,您這麼罵一個吃軟飯的有什麼意思,不如讓我跟他說幾句吧。」

早前看到站在古小雲身後的張揚,秦浩軒就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了,肯定是張揚挑撥離間,這古小雲才怒火中燒的跑來興師問罪討要自己靈泉地的。

張揚走前幾步,但不敢太靠近秦浩軒,畢竟他可是連仙苗境五葉強者都打得倒的人,遠遠的勸道:「秦浩軒,我師尊古堂主悉心指導你修為,讓你區區一個弱種在二十天就紮根了,按理說你應當好好感激我師尊!不過我師尊心胸寬廣不圖小利,喜歡指點你這種弱者,讓你們也在門派中有立足之地。現在古小雲師兄乃是我師尊他老人家的親侄子,眼下古師兄要種一批靈藥,一等靈地的靈氣不夠,想換你的靈泉地種一年,你三番五次拒絕,今天還和古師兄起衝突,這就是你的不對了1

張揚這一番長篇大論說下來,顛倒黑白的功夫顯然已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幾句話就將秦浩軒描述成一個忘恩負義的人,還將古小雲強取豪奪的作風掩蓋,頓時博得古小雲極大好感,大聲附和張揚道:「對,就是張揚師弟說的這樣1

秦浩軒臉色漸漸黑了下來,若不是慕容超死死拉著,他早躍上去將張揚痛揍一頓了。

徐羽冷冷瞪了張揚一眼,將目光定格在古小雲那張肥胖的臉上,語氣冷漠道:「你鬧完了嗎?你鬧完了我們要幹活了,你請自便吧,別擋著我們的路1

饒是徐羽是無上紫種,但現在不過是種植仙根境的紮根期,古小雲怎麼說也是後台背景極硬的仙苗境七葉強者,擋著這麼多人的面,被一個剛剛紮根的小女孩這樣說話,一張老臉頓時掛不住了,惡狠狠的直視秦浩軒,道:「我再問你一次,這塊地你換不換1

秦浩軒一雙眼睛緊緊盯著張揚,將張揚看得心裡發虛,不禁後退幾步,躲在古小雲身後,秦浩軒笑了:「呵呵……」

簡單的兩個疊字,透出的無盡嘲諷,讓古小雲感覺自己好像被秦浩軒給當眾抽了兩個耳光,乾脆咬牙威脅道:「行!行!你行!你如此態度,這塊地里若是能長出東西來,我把這土都給吃了1

秦浩軒鼻端發出一聲嗤笑,臉色前所未有的嚴肅,望著古小云:「如果我這塊地出了一點差池,古小雲……我當日怎麼收拾那些仙葉的師兄,就加一百倍的教訓到你身上。」

古小雲與秦浩軒吵過架的當夜,夜黑風高,夜霧濃濃。

幾個黑影打著火把從田埂上走過,朝秦浩軒靈泉地的方向走去,在這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夜裡,這幾道人影嫌田埂不好走,直接闖到新弟子們的玉米地里,踩著柔軟的土地一路暢行無阻,在這片已經生得鬱鬱蔥蔥的大農田裡,不知踩壞了多少玉米苗。

但他們毫無顧忌,有說有笑,一個聲音道:「老大,待會一起把徐羽和慕容超的田也毀了嗎?尤其是徐羽那娘們,每次都跟您作對1

說這話的人的腦袋被一個胖胖的黑影狠狠敲了一下,惡狠狠道:「你他媽想死別連累我!徐羽和慕容超田裡的玉米苗別動一根,否則老子剝了你們的狗皮,聽到沒?」

「是是,老大1

這幾個黑影正是古小雲和他的幾個小弟。

古小雲白天再次提出換地被秦浩軒拒絕後,雙方起了口角衝突,古小雲警告秦浩軒的同時,也被秦浩軒狠狠警告了一番,這讓他覺得很沒面子,晚上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想了很久。

這個秦浩軒號稱最強弱種,但是這一屆有三個無上紫種和兩個灰種,他這個最強弱種並不怎麼被宗門高層關注和重視,毀了他的田地,大不了被叔叔臭罵一頓,能狠狠出一口惡氣也好,自己堂堂仙苗境七葉的修仙者,又是古雲堂主的親侄子,連一個剛入門不到一個月,沒實力沒背景的凡夫俗子都吃不住,傳出去還怎麼在太初教立足?再說了,那塊靈泉地自己可是眼饞得緊,說什麼也要弄到手。

古小雲當即打定主意,決定今晚就去把秦浩軒地里的玉米苗給毀了!

他們幾人一到秦浩軒的地里,這些已經長得半人高,再過不久就能有收成的玉米苗都被連根拔起,然後再從中折斷,秦浩軒辛辛苦苦勞作了好多天的莊稼很快被他們毀得乾乾淨淨。

借著火把光,看著滿地狼藉的玉米杆子,想象明天秦浩軒看到這場景那欲哭無淚,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神情,古小雲滿意的笑了,現在他最想做的就是回去睡個香甜的囫圇覺,然後等著明天秦浩軒哭著喊著找他換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