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太初>第四十七章 禍水東引冷箭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七章 禍水東引冷箭出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女生小說

九陰冰窟比岩漿地窖還小一點,說滴水成冰也不為過,吐一口唾沫還沒落地就變成冰渣了。

目視了一遍這裡的格局后,秦浩軒很意外的發現,這裡的人分成兩邊,一邊坐了十幾個人,另外一個約摸五十來歲的中年人獨自占著一面,那十幾個人寧可擠在一起也不敢坐過去,但饒是如此,他們偶爾看向那中年漢子的眼神充滿了不屑。

在壽元比普通人普遍要長的修仙界,五六十歲只能算是中年。

秦浩軒走進來后,沒有人欺負他,也沒有人搭理他,在感覺到他身上氣息很弱,連仙苗境都不是之後,連看都懶得看他一眼。

「奇怪的一群人。」

秦浩軒心裡嘟囔了一句,也隨便找了個地方開始打坐修鍊起來,在九陰冰窟雖然不如岩漿地窖舒服,但渾身燥熱的他在這裡還是很適應,汲取九陰冰窟里獨有特色的靈力和體內燥熱的藥力中和,別有一番風味。

他不知道的是,隨著帶著嚴寒的靈力汲取入體內,和一葉金蓮的藥力再湧入丹田,從仙根湧入仙苗,他體內仙魔種中一直發出主根的魔種部分,也開始蠢蠢欲動。

正在暢快修鍊的秦浩軒總算求得一份安寧,但他被關進來之前,痛揍仙苗境七葉的古小雲的英雄事,卻深深震撼了靈田穀中所有人,即便是他走了,還有不少人對他念念不忘,李靖就是其中一個。

一個人坐在房間里,遙望著漆黑如墨的蒼穹,李靖自言自語:「好傢夥,竟然連仙苗境七葉的古小雲都能打趴下!即便是偷襲,也有些過分了。」

他咬了咬牙,似乎在下什麼決心,眼中不斷閃爍著凌厲的殺機,最終桌子一拍,決然道:「就這麼定了!秦浩軒啊秦浩軒,要怪只能怪你太礙眼,若徐羽不是對你言聽計從,不願投奔我旗下,或許能留你一條命,不過眼下……既然你躲進了九陰冰窟,那麼久別怪我耍手段嫁禍他人了。」

下定決心后,李靖也決定拿出自己的隱藏實力,他親自將兩名表面上並沒歸附他,實則早是他陣營中人的仙苗境六葉弟子叫來,在他們兩人臉上掃過後,輕聲道:「二位師兄請坐,這次我有事想拜託兩位師兄。」

這兩名仙苗境六葉弟子受寵若驚,雖然他們現在修為遠比李靖強,但李靖是無上紫種啊,未來註定是無比矚目的大人物,他們兩個進入李靖陣營,就被他有意雪藏了,一直遺憾沒有立功表現的機會。

眼下機會來了,當即連連說道:「力所能及定不推辭,師弟吩咐便是。」

「行,那我也明人不說暗話,我想請兩位師兄故意鬧事,關進九陰冰窟后殺掉秦浩軒,然後嫁禍給張狂和張揚1

這兩位仙苗境六葉的強者心裡一驚,同門相殘在太初教可是重罪,說不好還會逐出山門,至少也會被重重懲罰,而且指正張狂和張揚,萬一以後被他們報復……

李靖從他們眼神中看出了擔憂,笑了笑,道:「這事若辦成了,李靖必定不會虧待兩位師兄,只要兩位師兄受幾年責罰,藉此事打倒張狂和張揚,我飛黃騰達之日,必定就是重謝兩位師兄之時。」

兩人臉色很是難看,畢竟前些日子袁家兄弟的下場,可是擺在那裡的!真的將秦浩軒給殺了,承受怒火的定然不會是這位紫種師弟,而是自己這兩人了。

仗勢欺人的事情可以做一做,幫忙打架的事情也能做一做,但是這種事後擺明沒有任何好處的事情……別說做了!連想都不會去想。

李靖看到兩人臉上的難看面色,心中暗罵不止,臉上卻依然堆著笑容說道:「兩位師兄可是擔心會像袁家兄弟那樣?二位師兄,殺掉秦浩軒之後,便說他是無緣無故發狂,攻擊二位。你們不得不自保,如此一來……九陰冰窟中的其他人,師弟我也會買通……」

兩人很想拒絕,因為這個實在是太危險了,只是聽李靖如此安排,又覺得或許可以冒險一試,因為若是真的成了而不受罰,那麼日後定然可以跟著李靖往高處走。

李靖安靜的看著兩人,他很清楚,這兩位師兄在靈田穀太多年了!以他們的資質根本不可能出頭,自己是他們唯一的機會!哪怕非常的危險!

兩人在李靖的注視下,動心了!

日後即便李靖無法超越張狂,在太初教也定然是一方諸侯,所謂靠著大樹好乘涼,往後在太初教的日子定然還是會很舒服的。

權衡利弊后,這兩名仙苗境六葉強者狠下心來,都從彼此眼裡看到對方的堅決,不謀而同的對李靖說道:「請師弟說說計劃吧1

他們三人密謀了許久后,又悄悄離去,只待第二天天明后依計劃行事了。

第二天天一亮,李靖便來到徐羽的門外,神情中略帶幾分焦躁心憂的模樣,敲開徐羽門后,悄悄的和她耳語道:「徐師妹,我得到線報,張狂和張揚昨晚連夜找人,密謀再將高手送進九陰冰窟殘害秦師弟的事。」

「啊1徐羽一驚,雖然他也一直有這樣的擔心,但是沒想到張狂行動得這麼快,不過這些天和秦浩軒的相處,也讓她變得更加沉穩,不再像以前那麼焦急著要親自去保護秦浩軒。

「徐師妹你放心,我不會眼睜睜讓張狂和張揚的詭計得逞,待會我也物色一個高手,進去保護秦師弟,不過此事你千萬不要聲張,也千萬別跟宗門長輩說起,以免打草驚蛇讓張狂這些人的動作更加小心就不好辦了。」李靖見徐羽表情不大,擔心她會去跟宗門長輩求助,連忙撫慰她,半賣人情半威脅。

畢竟是心地純凈的小姑娘,涉世不深,又關乎她最在乎的浩軒哥哥的安慰,被李靖一嚇,徐羽心中剛剛升起要向宗門長輩求助的念頭立刻被打消了,對李靖說道:「拜託李師兄幫忙了1

看她那情懇意切的模樣,李靖連連答應,心中更得意幾分,不過一個小女孩而已,一哄就上當,等自己殺了秦浩軒,栽贓嫁禍張狂和張揚兩個,讓你對我感激涕零,又沒了秦浩軒這個主心骨,看你不乖乖投靠我!

外面發生的一切秦浩軒自然是不知道,但是有了在岩漿地窖遭遇張狂派人刺殺的經驗,他修鍊睡覺都留了一個心眼,所幸第一天平安無事,關在九陰冰窟的這些人除了吃飯時跟幾個熟人偶爾聊幾句外,壓根都沒正眼瞧過他,那個自成一派的五十來歲的中年漢子,也獨來獨往,不與他和其他人打交道。

關到九陰冰窟的第二天,作為一個修鍊狂人,秦浩軒只睡了一兩個時辰后,便爬起來開始修鍊,在他修鍊得正爽,鐵門嘩啦一聲打開,兩名新人被執法弟子押送進來。

有了被刺殺經驗的秦浩軒立刻警覺的睜開眼睛,當他眼神和那兩名新來的仙苗境六葉強者眼神撞在一起時,心裡莫名生出一絲危機感。

果然,待那兩名押送的執法弟子走後,這兩名仙苗境六葉的強者就一臉冷笑著走到秦浩軒身前:「你就是秦浩軒?」

秦浩軒暗自提氣,毫無懼色的回答一句:「我就是1

「沒錯,那就是你了!我們受張狂師弟委託,滅了你這個屢屢得罪他,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1其中一個說罷,雙手捏出一個靈訣,開始調動體內靈力,另外一個也沒閑著,擋住秦浩軒的去處,也掐動靈訣,準備圍攻秦浩軒!

事到眼前躲不開避不掉,秦浩軒也不慌張,像這樣真刀實槍的對上一個仙苗境六葉強者他都沒有勝算,更何況還是兩個,但他不是束手待斃的人,哪怕是死到臨頭也要拼一把,就算死了才不會後悔!

「受死1那兩名仙苗境六葉強者靈訣掐動,幾息之後他們身邊靈氣激蕩,顯然各自都用上最強的絕招,他們可絲毫不敢輕視秦浩軒這個怪胎對手,這一擊只能成功不能失敗,如果不能殺掉秦浩軒,不但李靖的計劃可能會失敗,他們兩個也失去立功表現的機會,還可能導致李靖的計劃破產、敗露。

不管怎麼樣,秦浩軒必須死!

兩名仙苗境六葉太初弟子同時使出自己最強殺招攻擊秦浩軒,這一擊若是打實了,秦浩軒就算不死也重傷。

這種下狠手終於驚動了關在九陰冰窟里其他人。

只見獨自坐在一方的中年漢子忽然躍起,在那兩名刺殺秦浩軒的仙苗境六葉強者捏動靈訣后,他也迅速捏出一個靈訣,但是他靈訣的準備時間遠比那兩人要短很多,幾乎是靈訣捏動的瞬間,一道無可頗靈法橫掃而來,不但為秦浩軒擋住即將打到身上的致命攻擊,還將那兩個仙苗境六葉強者掃飛。

那兩名仙苗境六葉強者被打飛,但卻沒有受傷,從地上爬起來用不可思議的眼神望著那中年漢子,這中年漢子不過五十歲上下的年紀,仙苗境十葉的修為,按照他的年齡和實力比,資質很是一般,看起來不像四大堂出身的。

秦浩軒弓起的身子慢慢收了回去,剛剛便是沒人出手,他也早已經準備好了躲避,只是突然出現這樣的事情,他想要在一旁看清楚,這三人是在演戲,還是真的有人出手幫忙。

刺殺秦浩軒的其中一個仙苗境六葉弟子質問道:「你可知道,我們是紫種的人?」

「弟子之間的恩怨無法避免,但派人行兇殺人就太過分了,而且他看起來只是一個入門沒幾天的新弟子,剛剛紮根,你們兩個仙苗境六葉同時下殺手,傳出去不怕人家笑話么?至於紫種弟子,那又如何?依然還是太初弟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