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四十八章 太初自然結良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八章 太初自然結良緣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兩名仙苗境六葉太初弟子同時使出自己最強殺招攻擊秦浩軒,這一擊若是打實了,秦浩軒就算不死也重傷。

這種下狠手終於驚動了關在九陰冰窟里其他人。

只見獨自坐在一方的中年漢子忽然躍起,在那兩名刺殺秦浩軒的仙苗境六葉強者捏動靈訣后,他也迅速捏出一個靈訣,但是他靈訣的準備時間遠比那兩人要短很多,幾乎是靈訣捏動的瞬間,一道無可頗靈法橫掃而來,不但為秦浩軒擋住即將打到身上的致命攻擊,還將那兩個仙苗境六葉強者掃飛。

那兩名仙苗境六葉強者被打飛,但卻沒有受傷,從地上爬起來用不可思議的眼神望著那中年漢子,這中年漢子不過五十歲上下的年紀,仙苗境十葉的修為,按照他的年齡和實力比,資質很是一般,看起來不像四大堂出身的。

秦浩軒弓起的身子慢慢收了回去,剛剛便是沒人出手,他也早已經準備好了躲避,只是突然出現這樣的事情,他想要在一旁看清楚,這三人是在演戲,還是真的有人出手幫忙。

刺殺秦浩軒的其中一個仙苗境六葉弟子質問道:「你可知道,我們是紫種的人?」

「弟子之間的恩怨無法避免,但派人行兇殺人就太過分了,而且他看起來只是一個入門沒幾天的新弟子,剛剛紮根,你們兩個仙苗境六葉同時下殺手,傳出去不怕人家笑話么?至於紫種弟子,那又如何?依然還是太初弟子1

「老子連殺人後的重罰都不怕,還怕人家笑話不成?我們的恩恩怨怨與你無關,我勸你少管一點1

「這位師兄,我再說一次,我們跟的人是無上紫種張狂。你如今這般多管閑事,絕對不是什麼聰明的表現。修仙之路很長,做任何事情之前,最好想好再做。」

那中年漢子笑了笑,道:「我蒲漢忠只知太初教規,便是掌教也會遵從。還真不知,紫種可以凌駕教規之上這件事情,便是掌教真人在此,我也依然如此。」

「蒲漢忠?你這名字我們沒聽過,你說你師父是誰1

「我師父他老人家的名諱豈是隨便能跟你們提起的?我來自自然堂,我師父他老人家是自然堂堂主1

蒲漢忠話一出口,那兩名仙苗境六葉的弟子面面相覷,隨後臉上露出玩味的嘲諷笑容:「太初傳說中第五堂?自然堂?呵呵,那還真是名師高徒了。速速滾到一旁,免得來日張師弟成就掌教之位,真的將你們自然堂移出五大堂。」

「自然堂也敢高調?何時敢出頭管閑事了?先回去將自己堂內弟子修為提高一些再說吧!呵呵」

秦浩軒聽得幾人對話,心中生出不少的疑惑。

從來只聽說過太初教有四大堂,從來沒聽說過還有第五堂自然堂的。

不過這個自然堂的人看起來要比其他四個堂正氣許多,就憑這位蒲漢忠挺身而出搭救自己,其他關在這裡的犯事弟子只是冷眼旁觀就可瞧出一二。

在蒲漢忠自報家門,說出自己是自然堂的人時,不僅那兩個刺殺自己的人發出不屑的大笑,就算其他不敢接近蒲漢忠的人,嘴角邊上也掛著一絲若有若無的嗤笑,彷彿對蒲漢忠的出身極為鄙夷。

其實太初教除了四大堂之外,確實還有一個第五堂,只是第五堂的堂主修為實在是太弱了!弱到個人修為甚至比不上四大堂主的道傳弟子強大。

所以這一系,在整個太初雖然不屬於透明狀態,卻也差不了太多。

也因為自然堂的整體太弱,所以在分配資源之時,自然堂能夠得到的分配額度也是最少最差的,如此惡性循環多年,自然堂越發的貧弱,久而久之便讓很多人都開始遺忘他了。

在其他人眼裡,自然堂的堂主璇璣子只是因為輩分大,但在太初教里,說話的分量還不如其他四大堂主的道傳弟子重,當年他入門沒幾天,自然堂的老堂主戌道子壽元即將到頭了,無奈外出尋找續命或者突破的機緣,匆匆將堂主之位傳給璇璣子,時間一晃就過了百年之久,老堂主戌道子再也沒回來,估計是壽元耗盡死了。

自然堂雖然弱,但自然堂的弟子都很團結,仙苗境十葉以上的也就那麼幾位,其他幾百人都是弱種,只是剛剛出苗,蒲漢忠就是自然堂最強的兩名弟子之一,修鍊到了十葉,比較出名的,還有一個七十歲名叫華山軒的大師兄修鍊到了仙苗境十五葉,至於堂主璇璣子的修為也還沒突破仙樹境。

待那兩個刺殺秦浩軒的仙苗境六葉笑完了,他們斂起笑容板起臉,直視蒲漢忠的臉龐,滿臉的輕視,道:「蒲師兄,識相的話還是讓到一邊的好。紫種張狂可不是你跟你的自然堂可以得罪的起的。若是惹惱了張狂,就憑你們自然堂的實力……呵呵……等些年月張狂修鍊大成,你們自然堂一定會被他連根拔起!哪怕你那堂主師父也擋不住1

蒲漢忠自始至終面色都很是平靜,他的修為不高,臉上的氣度卻並不差:「自然堂自由自然堂的命數,太初也有太初的規矩。張狂如今還小,並未見過天地之大!當他領略長生奧妙,你以為他還有心情管你現在認為重要的事情?井底的蛤蟆1

兩名六葉弟子心中有些發虛,端坐在高山之上的教中長者到底在想些什麼,自己並不知道!但如今自己的想法,早已經跟進入山門前的凡俗百姓完全不同了,若張狂真的隨著修為增長……

「你們兩人為巴結紫種,壞紫種心性!掌教若是知道,你們認為是會懲罰紫種?還是會懲罰爾等?你們忘了自己也是弱種?你們忘了太初教規,大家本事同源太初子弟,不分裡外?如此以命相殺,紫種保的住你們?」

兩名六葉弟子聽得頭皮陣陣發麻,心中連連發慌,之前的自信之氣早已消散的無影無蹤,只是如今勢成騎虎!真的就這麼認了?那出去怎麼跟李靖交代?這李靖表面上禮賢下士,但看他這嫁禍計策便知道,他比張狂還要狠毒百倍!

「蒲師兄……我們也有難處……」

兩名六葉修為弟子異口同聲的用上軟語,抱拳拱手,彎腰……把姿態放的很低,想要找出解決辦法,最差也要讓蒲漢忠放鬆警惕,再去偷襲秦浩軒!至於以後的事情……李靖若是不幫忙的話,自己將他捅出去便是了!看誰日後還會給他賣命!他為了保住還有人給其賣命,也要保下自己才可以。

兩人心中想法很是相似,精神都放在了蒲漢忠的身上,放鬆了對秦浩軒的注意,始終沉默的秦浩軒卻在這一刻突然暴起。

秦浩軒的速度極快,他蓄力已經很久很久,等的便是兩人的警惕放鬆,可這兩人自從進入這裡邊一直從未對自己放鬆過警惕,直到……現在!

沒有防備的兩人,蓄勢待發已久的秦浩軒暴力衝擊!令秦浩軒變成了房間中所有人都想不到的豹子,一個縱撲狠狠的撞在其中一人的小腹之上,強大的衝擊力將人撞得倒飛出去,胸腔附近的骨頭嚓嚓響動個不停,一口熱血從他的喉嚨中噴涌而出。

秦浩軒一個衝擊撞飛一人,同時那拉高到身後的拳頭,狠狠的甩在了另一人的臉上!

「嚓1一聲清脆的骨折聲響起,聽得眾人頭髮都有些發麻,而中拳的哥們,鼻樑斷裂鮮血長流不止,痛得他幾欲暈厥。

骨折?打骨折?這種事情,秦浩軒早在大田鎮便已經在張狂的身上輕車熟路,來到太初也經過多位師兄的「幫忙」鍛煉,現在可以說是爐火純青,這位師兄瞬間享受到了眾人幫忙鍛鍊出的打架成果。

下一刻!就像古小雲挨揍一般,秦浩軒一通亂拳狠揍,專挑那人的要害部位打,對於師兄們的抗擊打能力,秦浩軒更是了如指掌,雖然他們是修仙者,但眼下修為還不強,靈力無法將全身煉得如銅皮鐵骨,只要不給他們靈力護體的機會,他們跟普通人也沒什麼兩樣。

另外一人倒在地上一邊吐血,一邊看著同胞被揍,硬是被秦浩軒的霸氣所攝,好半響沒回過神來,等他回過神來時,秦浩軒已經將他夥計給收拾利索,拍拍手板躲到蒲漢忠身後去了,接下來的時間,兩人別說對付秦浩軒,就算翻身都不能自理。

這兩人雖然對蒲漢忠的出身真的看不上,但畢竟是仙苗境十葉的弟子,真的貿然上去捉拿秦浩軒,肯定過不了他那一關,而且最重要的……如今兩人受傷,秦浩軒不上來找麻煩就已經算是運氣了!

兩人一面防備秦浩軒再度偷襲,一面輸入靈力到他夥計體內,以免身受重傷的他被九陰冰窟的寒氣凍死。

蒲漢忠有些目瞪口呆的看著秦浩軒,這個剛剛紮根的傢伙,竟然悍不畏死的衝上去,把一個仙苗境六葉的修仙者打傷,這還是人嗎?

剛才若是其中任何一人反應及時,一個靈法便可以把他重傷或殺死。

倘若換成其他人,面對比自己強大如此之多的兩名仙苗境六葉修仙者,早就哆哆嗦嗦的坐以待斃了,如果有人出頭庇護,一定是躲在庇護者身後屁都不敢放一個,但這傢伙完全不要命啊,竟然主動衝上去打人,下手又狠又准,還真打殘了一個。

「年輕人,你就坐到我旁邊,不要再這麼衝動了1蒲漢忠好心的將秦浩軒叫到他身邊,雖然是自衛,但真的動手過激把人打死的話,也是麻煩事情。秦浩軒也樂得找個大靠山,在這個九陰冰窟里,蒲漢忠的仙苗境十葉保護他是綽綽有餘了。

「蒲師兄,我是剛剛拜入咱太初的秦浩軒,感謝你的救命之恩。」看著蒲漢忠善良的臉龐,秦浩軒抱起雙拳,深深躬身行禮致謝。

蒲漢忠憨厚一笑,語氣淡然的說道:「沒什麼,師父他老人家常教我們要與人為善,今天適逢其會伸出援手,也算你我有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