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太初>第四十九章 從來人狠話不多【失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九章 從來人狠話不多【失誤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科幻小說

這是秦浩軒進了太初教后,遇到的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好人,這也讓秦浩軒感覺到十分溫暖,修仙界的人大多薄情寡義,為了自身利益不顧他人死活,古雲子就是典型,但也還是有那麼幾個好人的,若是真如蒲漢忠說的那樣,那麼他的師父也算是修仙界為數不多的一個好人了。

「我看蒲師兄忠厚得很,又本著與人為善的信念,那怎麼會被關禁閉呢?」

蒲漢忠苦笑一聲,道:「我自然堂在太初教五個堂中最弱,因為一些特殊緣故,我師尊的修為也不是很強,所以其他堂的人看不起我們自然堂,上一次有一個古雲堂的仙苗境三十葉高手出言侮辱的師尊,被我打成重傷,就判到這裡關禁閉了,到今天已經關了半年,再過幾天就刑滿釋放,又能看到師尊他老人家了1

「仙苗境三十葉?」秦浩軒愣了愣,這個蒲漢忠怎麼看也不過仙苗境十葉的水準,怎麼可能將一個仙苗境三十葉的高手打傷呢?

看到秦浩軒眼裡的疑問,蒲漢忠笑了笑,道:「當然不是我赤手空拳打傷的,以前師尊耗費靈力給我煉製了一道威力巨大的靈符,我是用他把那人打成重傷的1

「原來如此,蒲師兄尊師重道,浩軒佩服。」秦浩軒溫和的笑著,蒲漢忠在他心裡的形象又拔高几分,為了維護師尊名譽,以仙苗境十葉的修為和仙苗境三十葉的人火拚,這得多尊重愛戴他的師父,才會做出這種瘋狂的舉動,而且為了維護師尊的聲譽,竟然不惜將一枚威力巨大到足以重傷仙苗境三十葉強者的靈符用掉,在靈田穀那些雜役弟子眼裡,一枚相當於仙苗境六七葉高手全力一擊的靈符,在太初的新進弟子中也要賣上天價,更何況是一枚至少相當三十葉威力的靈符,在太初恐怕都不是便宜貨了。

想到這裡,秦浩軒對自然堂和璇璣子的興趣又濃了幾分,有機會倒是一定被蒲漢忠如此推崇和捍衛的師尊是什麼樣的人。

在接下來的十幾天中,又有一共四波仙苗境六葉的弟子進九陰冰窟刺殺秦浩軒,但無一例外在蒲漢忠的幫助下擋了下來,有蒲漢忠庇護的秦浩軒將他們幾人的飯全部搶來自己吃了,晚上睡覺也能高枕無憂,有一個仙苗境十葉「強者」護佑,根本不用擔心自身安危。

倒是那幾個進來刺殺秦浩軒的人紛紛傻了眼,有仙苗境十葉的蒲漢忠庇護,他們完全沒有機會接近秦浩軒,在接下來的十幾天中,他們的日子過得悲慘無比,不但吃不飽還睡不香,每天晚上都要提心弔膽留一個心眼,其中有幾次秦浩軒就趁半夜,突然暴起偷襲了好幾次,將他們六個中的四人打成重傷。

秦浩軒在靈田穀被稱之為人狠話不多?很多弟子以前只是聽過卻沒有看過,如今……這幾位六葉弟子親身體會了什麼叫做人狠話不多,當然……是以身受重傷作為代價。

同時也知道了秦浩軒的記仇問題,秦浩軒沒事就會暴起偷襲,哪怕你已經身受重傷,他只要覺得你有威脅,便來折騰你一頓,運氣好的,斷一根骨頭,運氣差的……嗯……

幾人滿腔憋屈的怒火,想要聯手偷襲一下秦浩軒?但又奈何不得秦浩軒身前那位蒲漢忠。

當然!如今他們便是想奈何秦浩軒都做不到了,只燒香乞求這位小怪物,別沒事就過來晃蕩一圈!那個是……真的嚇人啊!

時間過得飛快,在九陰冰窟這麼惡劣的環境中,秦浩軒如魚得水,而且又蒲漢忠的庇護,又不用擔心被人偷襲暗算,一心一意撲在修鍊上,仙種隨著他體內靈力的積累變得愈發的大了,卻始終沒有出苗的跡象,這讓秦浩軒很不解,但也不敢出聲詢問,就算詢問了蒲漢忠也肯定無法解答他的疑惑。

在這些沒日沒夜的修鍊中,蒲漢忠對秦浩軒也佩服不已,一天最多休息一兩個時辰,其餘時間只要不是吃飯上廁所就全部撲在修鍊上,如此高強度的修鍊對身體的損傷是極大的,更何況他只是一個剛剛紮根的弱種,在九陰冰窟這種鬼地方應該過得極其痛苦才對,但這半個月相處下來,他不但沒垮掉,反而比進來時更加強大了。

其實最讓蒲漢忠佩服秦浩軒的是,他這個剛剛入門一個月的新弟子,十幾天就被刺殺四五次,而他似乎已經適應了這種被刺殺的生活,鎮定自若,連一點慌張都沒有,還表現出非比尋常的殺伐果斷,尋找一切機會報復刺殺他的人,大概也知道自己會比他早出去四天,所以在早早的做準備了。

蒲漢忠吃過晚飯後,看著還在大口大口扒飯的秦浩軒說:「秦師弟,明天我就要刑滿釋放了,接下來的這幾天,你自己多加留心1

「恭喜蒲師兄……」秦浩軒含著一口飯,含糊不清的說道,這幅餓死鬼投胎的模樣,惹起蒲漢忠又好氣又好笑,躲在那個角落裡,近十天沒有吃飯的那幾個刺殺者餓得奄奄一息。

蒲漢忠略有些擔憂的望了秦浩軒一眼,道:「他們一天三餐的口糧都落入你肚子里了,每天才給他們吃小半碗飯,就算在外面都熬不住,更何況在禁閉山這種惡劣的環境里,要不多給他們吃點吧。」

「若不是師兄你宅心仁厚,這種想要我命的人,我恨不得將他們生生餓死,給他們小半碗飯,已經是留他們一條生路了,若不是有你在,他們來刺殺我時可曾想留我一條生路么?」

蒲漢忠聽得暗暗點頭,這半個月來他故意從各個方面了解秦浩軒,而秦浩軒也表現出真性情的一面,兩人惺惺相惜,為此蒲漢忠甚至想過有機會一定將他引薦給師尊,如果能被師尊收錄門下則是再好不過了,一來自然堂也可以庇護秦浩軒,二來自然堂也需要秦浩軒這種殺伐果斷的人才,從這半個月對他的觀察來看,蒲漢忠有一種預感,這個秦浩軒日後一定不是池中之物!

第二天,鐵門被打開,走進來一個身穿紫色道袍,留著一縷山羊鬍子的老道士,這老道士發須皆白,面上也生著許多細密的皺紋,一副元壽將盡的模樣。

蒲漢忠看到這個老道士走進來,登時老淚縱橫,快步走到那老道士身邊,噗通一聲跪倒在地,匍匐在地上:「不肖弟子蒲漢忠,拜見師尊1

這老道士赫然就是自然堂的堂主璇璣子,他一把扶住蒲漢忠,聲音慈祥,道:「起來,快快起來。」

「弟子不肖,在九陰冰窟關了半年,不能在師尊馬前鞍後效勞,不能侍奉師尊,師尊還記掛著我這個不肖弟子,屈尊紆貴親自來禁閉山接弟子,弟子……弟子銘感五內,弟子愧疚……」

說著,五十多歲的蒲漢忠竟然像小孩子一般放聲哭出來了。

「漢忠你受苦了,消瘦了這麼多,不過半年不見,還是這麼勤修苦練,修為沒有落下來,實在是難能可貴1璇璣子一臉慈祥笑容,將蒲漢忠硬生生從地上拉起來,上下打量一番后,發覺蒲漢忠在九陰冰窟這半年並沒有落下修為,很是欣慰。

被璇璣子稱讚,還一臉淚水的蒲漢忠倒是扭捏著不好意思起來,對璇璣子說道:「要說起勤修苦練,弟子遠遠不如這位叫秦浩軒的師弟,他被關進來半個月,每天除了吃飯,和睡覺的一個多時辰,其他時間全部花在修鍊上,而且在九陰冰窟這種環境中,這麼痴狂的修鍊,身體還這麼健壯,弟子十分欽佩。」

抱著要將秦浩軒引薦給師尊的蒲漢忠,抓住話頭就將秦浩軒給拋出來了,聽到蒲漢忠在見到師尊后,竟然先誇起自己,秦浩軒連忙走了幾步走過來,對璇璣子恭恭敬敬行了一個晚輩之禮,道:「弟子秦浩軒,見過璇璣前輩。」

璇璣子一雙似乎能看透人心的眼睛在秦浩軒身上掃過,然後很是滿意的點點頭,道:「不必多禮,漢忠很少這麼夸人,你一定很出色了。」

「弟子不敢,蒲師兄廖贊了。」秦浩軒再行一禮,微微一笑。

蒲漢忠忽然又跪在地上,對璇璣子說道:「師尊在上,弟子有一事想求您,秦師弟為人虛懷若谷,待人和睦,道心堅固,可惜只是弱種,因為表現出眾,受盡和他同年的紫種弟子嫉恨,三番五次派人來九陰冰窟刺殺他,要不是弟子庇護,秦師弟恐怕性命不保。弟子想懇請師尊收錄秦師弟,一來能借師尊之名庇護他,二來秦師弟本人也極為出色,日後定能光大我自然堂門楣,望師尊成全。」

秦浩軒聽蒲漢忠竟然是為自己求情,心中感激之餘,也五體投地跪了下去,從他對璇璣子的觀察來看,璇璣子確實如蒲漢忠所說宅心仁厚,是修仙界少有的好人,雖然自然堂在四大堂的夾縫中苟延殘喘,存活得十分艱難,但他只要璇璣子首肯,就沖著自然堂在璇璣子倡導下實行的與人為善的宗旨,那幾百人團結一心和睦共處的美好氛圍,他都願意毫不猶豫的拜入自然堂門下。

活了一百多歲的璇璣子修為雖然比不上其他四大堂主,但一雙看人的眼睛還是不錯,再綜合從來不對他說謊的蒲漢忠的高度評價,璇璣子對秦浩軒也十分滿意,如果能收下這麼一個弟子,說不定以後自然堂的門楣能在他手上發揚光大也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