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五十五章 生死不悔住桀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五章 生死不悔住桀獄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一名弟子剛解說完糧食餵養靈獸和煉丹的作用,這時一旁一個略胖的新弟子也想在徐羽面前表現自己,露個臉熟,於是也跳出來說道:「秦師兄,他說的可不全面,煉丹不止需要糧食,還需要靈獸呢,所以你的玉米才賣得這麼好,甚至還有人強買強賣,就是因為他們想要將自己靈獸養得更好以後煉出更強的丹藥,不知道這個您聽楚長老說了么?」

秦浩軒苦笑著搖搖頭,他不止上課時需要修鍊跟睡覺,便是平日里旁人看不到的時候,也需要訓練跟睡覺來對抗體內的藥力,哪有時間聽楚長老的課,至於徐羽筆記關於靈獸記載這塊,他也直接忽略過去了。

「那我給您講解講解吧。」那微胖的弟子頓時來了神,終於有在徐羽和秦浩軒面前露臉的機會了,沒等秦浩軒許可,他就開始滔滔不絕的說了起來:「你肯定以為靈獸就是養個樂呵,平時解解悶,關鍵時刻拿來當戰鬥幫手的吧?」

看著這麼略胖弟子手舞足蹈激動的樣子,徐羽笑而不語,而秦浩軒很認真的點點頭,充分表達了對他這名「小啟蒙仙師」的尊重。

「靈獸除了可以和主人並肩作戰外,還有一個特殊的功用,那就是靈獸的血肉,皮毛都是煉丹的材料,一些高級靈獸如果生長了一定的年月,還會生出內丹,這些內丹更是煉丹的極品材料1

聽說靈獸的血肉皮毛內丹可以用來煉丹的時候,秦浩軒微微有些愣了,這是不是太殘忍一些,竟然將自己餵養多時的靈獸殺了就為了煉一顆丹。

見秦浩軒聽得出神,那名胖弟子更加激動了,手腳揮舞的幅度也愈發的大了,他學著楚長老講這裡時那副老氣秋橫的模樣說道:「一般來說,仙苗境時衝擊第一片仙葉,第四十五、四十六、四十七、四十八乃至四十九片仙葉這種大境界大關卡時,都需要用到靈獸血肉皮毛內丹煉製的仙丹,其中以靈獸內丹煉製的仙丹是最好的,而那頭靈獸越強大,煉製出來的丹藥藥力也就越好了1

胖弟子見秦浩軒眉頭微皺,似乎在若有所思時,忽然大聲說了一句:「還有一個用處就是,如果壽元即將消耗完了,可以殺一頭靈獸,將它煉製成一枚延壽丹就可以延長一次生命,不過延壽丹只有第一次服用有效果,而且用來製作延壽丹的靈獸資質越好實力越強,那麼延壽丹的效果就越強!一顆延壽丹很多時候等於多給了修仙者一次機會,假如能在延長的這次壽命里突破一個大境界,那麼又能獲得新的壽元!增加成仙的希望……」

「謝謝師弟解說1秦浩軒一面恍然大悟的點頭,一面對這兩名為他解說的人微微躬身一禮,讓這兩人喜上眉梢,能得到目前靈田穀最強最能打的秦浩軒的感謝,這可真讓自己臉上貼金啊,更何況還在無上紫種徐羽的面前露了臉。

聽他說完,秦浩軒微微嘆一口氣,原來自己的一級玉米這麼暢銷呢,原來都是為了把自己的靈獸培養得更好,不但可以和自己並肩作戰,還能在關鍵時刻殺了煉製延壽丹,真可謂一舉多得啊!

家裡圈養的一頭土狗,要是養個幾年十幾年都還會產生深厚的感情呢!修長生真的冰冷啊,竟然捨得將與自己朝夕相處,並肩作戰,甚至還有機會幻化成人型,並且通人性的靈獸殺害,就為了提升自己的實力,當真是殘酷冷漠至極。

「哎,靈獸也是一條命,往後也有可能幻化成人型的,怎麼可以為了自己一己之私,將陪伴一輩子的它殺掉呢?」想了一會兒,秦浩軒終究還是沒忍住,輕聲感嘆出來。

他這句話剛剛出口,附近幾名徐羽陣營的小弟頓時緊張地不得了,東張西望確定沒有外人聽到這句話才放心下來。

「秦師兄啊,這種昏話你往後別再說了1

看到他這句話說出來之後,就連徐羽的臉上都緊張起來,他好奇的問道:「怎麼不能說?」

「到底是什麼忌諱我也不清楚,反正楚長老是這麼交代的,以前有門派前輩就是說了你剛才一樣的話才被關起來的!你不知道,在你關禁閉的那段時間,咱們這群新弟子每個人都去過關重刑犯的桀獄送飯,就是為了警戒我們千萬不要亂說這話,千萬別觸犯門規,否則一樣被關到桀獄去1

這人把話題挑起,其他幾個也紛紛附和道:「是啊,桀獄實在太可怕了,讓我在那地方呆一天,我一天就能死在那裡了1

秦浩軒將詢問的目光轉到徐羽身上,徐羽點了點頭道:「我去送過一次飯,桀獄可比禁閉山恐怖多了,你呆過的岩漿地窖和九陰冰窟加起來,也不如桀獄恐怖呢1

如果不是看徐羽一臉正色,其他弟子也不像開在玩笑的樣子,秦浩軒還真以為他們是開玩笑的。

「可不是,你關禁閉的那段時間,我們這夥人都去過桀獄給那些犯了重罪的師兄師姐們送飯1

秦浩軒身旁一個弟子一邊掐著手指,嘴裡念念有詞,亂七八糟的說著一個個人名,似乎在推算什麼,好一會兒才對秦浩軒說道:「秦師兄千萬可別亂說了,我算了算順序,明天就輪到你給桀獄里一個叫倫理獄的重犯門人送飯,你明天可就知道了,千萬別亂說了。」

面對這幾名弟子的敦敦囑咐,秦浩軒倒是十分感激,一雙眼睛在他們幾人身上掃過,充滿感激。

其中一個見秦浩軒聽得這麼認真,於是又悄悄湊過來道:「在桀獄里有一間特別開闢出來的監獄,裡面關押的就是犯了人獸戀這種大忌大罪的人,現在這個特別關押人獸戀的名叫倫理獄的地方,這很多年前只關著一名女前輩,當初剛入倫理獄時是比灰色仙種還要強許多的褐色仙種!她可是門派里公認的天資極佳資質出眾,可惜在她入門幾年,修鍊到仙苗境三十多葉的時候,竟然和自己可以幻化人型的靈獸相戀了,犯了人獸戀這種極為可怖的大忌,惹得掌教黃龍真人勃然大怒,甚至許多大長老、太上長老也紛紛表態一定要嚴懲她,於是她就被關到現在,成為每一屆新弟子送飯的反面教材1

聽他說完,秦浩軒輕聲提問道:「那隻可以幻化人形的靈獸呢?也被抓了1

「沒有,據說是跑了吧!靈獸可都是沒良心的東西,就那位師姐還信著靈獸的話,堅信那隻靈獸一定會跑回來將她救走!哎1

不知不覺,他們已經走到宿舍區,與徐羽、秦浩軒二人分別後,他們各自帶著心滿意足的微笑離去了,當夜無話,第二天……

秦浩軒剛剛從灌木叢中修鍊出來,匆匆在食堂吃過飯後,就要準備去學堂聽課,這時一名雜役師兄將他叫住,道:「秦師弟,今天輪到你去桀獄送飯了。」

昨天聽人提起過這桀獄,知道是太初教關押重刑犯的地方,所以秦浩軒也沒啥吃驚的,順手就接過那名雜役師兄遞來的飯,經過他的指點后朝桀獄所在方向走去。

桀獄距離靈田穀有一些距離,足足走了一個時辰,山勢愈發的險惡陡峭,氣候也愈發的惡劣,在一座小山峰的山腹中,裡面就是令整個太初教弟子聞風喪膽的桀獄了!

秦浩軒毫不猶豫的跨進了山腹入口,走過一段漆黑無亮的狹窄洞道,足足走了一盞茶時間,這才看到前方出現了一團亮光,仔細看時,就知道這裡才是真正的桀獄入口。

一走到桀獄真正入口附近,氣溫也不再穩定,一會兒變得極冷,一會兒變得又極熱,如果不是有體內一葉金蓮殘餘藥力在作怪,在這惡劣的時冷時熱的氛圍中秦浩軒也不會感覺舒坦好受了!

在這一冷一熱兩種極限下,秦浩軒但覺渾身舒坦,在這冷熱兩重天的衝擊下,修為稍微差一點的根本無法久待,但秦浩軒卻覺得十分舒服,這種一冷一熱兩種陰陽極端,在他體會下卻是調整得極為到位,除了剛走進來時有些不舒服不習慣外,倒不像其他新弟子一般,剛走到門口就崩潰了,好久才壯起膽子走過去完成應該完成的程序。

只見秦浩軒徑直走過一排排上書血紅小獄名的各個監獄房間,找到一個名叫倫理獄的監獄,將吃食擺放在牢門口。

按照規矩,每個看到這個女人的弟子,都要大聲質問她知不知錯,秦浩軒雖然對她勇敢追求愛情,竟敢和自己圈養的靈獸談戀愛的勇氣所感動,但誰知道暗地裡有多少雙眼睛正瞪著自己呢?所以還是按照規矩正色問道:「師姐,你的靈獸情人拋棄你離去,留下你一個人在這裡受苦,你值得么?」

那女弟子冷笑一聲,她那張瘦長的瓜子臉十分白皙,不知是否是在監獄關了太多年,過了不知道多少年不見天日日子的緣故,她的血色很差,顯得十分蒼白。

「他會來接我的,他一定會來接我的,你們等著看好了呢。」女人的很是平靜優雅,更像在深閨中等待情郎私會的大家閨秀,而不像是在受刑的罪人,雖然被關在這個暗無天日,忽冷忽熱的桀獄中,可眼眸里卻充滿了希望的光芒。

對於這個例行問話的流程,以及她回答了太多年的答案,秦浩軒早就了如指掌,再看了看懸挂在牆上,還沾染著斑斑血跡的各種刑具,饒是他也忍不住打了個寒戰,這些逼供工具一旦用上,除非有大毅力,道心很堅固的人或許能夠堅持下來,否則就算一個清清白白的好人也會被屈打成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