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五十九章 仙家枝葉生七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九章 仙家枝葉生七脈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秦浩軒等人種出了一級玉米,被楚湘子強買后,楚湘子還親自來靈田穀補足差額,還有百花堂的羅金花親自來靈田穀找他們訂購玉米的事情很快傳開了,張狂、李靖和張揚三人的表現也各不相同。

對於秦浩軒這幾日大出風頭的事,張狂並不很在乎,出苗后的他心境提高許多,自認為是一個貨真價實修仙者的他謹記黃龍真人的教誨,也懶得和秦浩軒計較,在他眼裡,秦浩軒哪怕鬧出再大的動靜,都只是一個凡夫俗子而已,不值得自己耽誤寶貴的修鍊時間去關注。

李靖則在努力閉關修鍊,三個紫種已經出苗了兩個,讓他沒空顧及其他人的長短是非,他的目標也十分明確,他的競爭對手是張狂和徐羽,秦浩軒再怎麼樣也只是一個弱種,上不得檯面。

而灰種的張揚卻不同了,在秦浩軒氣走楚湘子后,他立刻將自己的小弟們召集起來,開始商量如何對付秦浩軒。

「諸位,我師父古雲子的侄子古小雲被他害他那麼慘,如今又欺我師兄楚湘子,這等於是一次次打師尊他老人家的臉!這事情,我覺得不能這般算完。」

張揚怒氣沖沖的說完,聽到老大又要去找秦浩軒的麻煩,張揚的小弟們面面相覷。

秦浩軒是弱種沒錯,可是他這個弱種連古小雲那種仙苗境七葉的修仙者都能給收拾了,連仙苗境二十葉的楚湘子都要跑來給他補差價,百花堂的羅金花師姐都要跑來拉攏他們,現在借他們幾個膽子,也不敢去招惹秦浩軒那祖宗呀!更何況據說在九陰冰窟,有人暗算秦浩軒,進去了七個仙苗境六葉的強者,結果全被秦浩軒打成重傷,出來時半人半鬼奄奄一息,再聽到秦浩軒的名字就像見了鬼一般避之不及。

「怎麼,沒人願意為我辦事了?」張揚聲音提高了幾度,他的眼神漸漸變得陰冷起來,一一掃過那幾名投誠過來的六葉師兄。

在張揚煞氣逼人的目光下,一名仙苗境六葉修仙者哭喪著臉,道:「張師弟,你不是不知道這個秦浩軒有多古怪,就連古小雲都栽在他手裡,我們幾個上去,哪能討到好處呢?更何況最近徐羽帳下也招收了幾個仙苗境六七葉的師兄弟,我們就更沒有把握了1

聽到這些推脫,張揚雖然心生不爽,但也知道他們說的是事實,煩躁的揮了揮手道:「那這段時間,麻煩幾位就守在我的房間外,我要閉關出苗!不想被打擾到。」

在張揚也死了找秦浩軒麻煩的心思后,秦浩軒終於得以安寧了。

第二天,李靖的房間傳出濃郁的靈氣波動,一道淡淡紫氣衝上雲霄,彷彿接天地之氣,片刻后紫光收回,李靖出苗了!

走出房門的李靖滿面春風,被徐羽和張狂甩在後面,讓他十分抑鬱,好在現在也及時出苗了。這時他的一個小弟將秦浩軒這幾天的種種表現彙報了一次,李靖聽在耳里只是淡淡一笑,道:「不必計較,繼續拉攏。」

出苗后的李靖心境和張狂一樣,已經不屑與凡夫俗子的秦浩軒計較,自己已經是溝通九天靈氣的修仙者,而秦浩軒還是一個肉體凡胎,距離出苗還有很大一段的距離,就像一隻螻蟻,讓李靖提不起踩踏的心思,現在他的全部心神都放在怎麼趕超張狂和徐羽上面。

在李靖出苗之後的第二天,閉關修鍊的張揚也出苗了!又過了十來天,慕容超也出苗了!

時間一天一天的流逝,秦浩軒每天在學堂和田地之間奔波,收了一茬玉米又種上一茬玉米,忙著挑水澆水,忙著在學堂上打坐修鍊。

即便是楚長老,也對秦浩軒佩服不已,一兩次在上課時間修鍊和瞌睡不難,難能可貴的是這兩個多月,秦浩軒沒聽過一次完整的課,每天堅持來學堂修鍊和打瞌睡,這種堅持不懈,令楚長老又好氣又好笑,若不是看在徐羽的面子上,他早就將秦浩軒趕出學堂了,要瞌睡和打坐哪裡去不得,非要來學堂,這是在挑釁我的底線和耐性么?

其實秦浩軒還真不是挑釁楚長老的耐性,他體內一葉金蓮藥力每天都在折騰著他,不打坐修鍊會直接爆體身亡的,而且白天靈田穀里出入的弟子眾多,很難找一個隱蔽處安安靜靜的修鍊,萬一被人暗算了那豈不是死不瞑目么?在課堂里修鍊雖然被楚長老記恨,但至少安全不是?

在新弟子三個月初訓期的最後一個月,這批新弟子中的兩個飽滿仙種和不是很飽滿的仙種也相繼出苗,秦浩軒還是每天堅持不懈的在課堂修鍊,楚長老對他能在初訓期內出苗已經徹底絕望了,雖然秦浩軒是第六個紮根的人,但畢竟是弱種,而且完全不聽課,不注重基礎的修仙知識,這種本末倒置的行為,哪怕他日夜修鍊也是白搭,註定無法在修仙路上長久平穩的走下去,只可惜了他如此堅固的道心,卻偏偏走了歪路。

「不對勁啊1秦浩軒在心裡自言自語,時間一眨眼就過了三個月,再有不到十天就是初訓期滿,要舉行入仙道儀式的第一步了,可是他的仙種在汲取了靈力后變得愈發的大了,足足是當初紮根時仙種的三倍大,這在任何一個修仙者眼裡都是不敢想象的大小,可是不論仙種怎麼變大,它就是不出苗。

此時雖然過了深冬,但大嶼山初春的寒意比起深冬時節要過之而無不及,更是在入夜時飄起了鵝毛大雪,不到半個時辰便將整個大嶼山披上一層素裹銀裝。

包括已經出苗的幾位新弟子,身上都還穿著棉襖,秦浩軒還是那一喪衣,在料峭春寒中無比自如,依舊去那個灌木叢打坐修鍊,等候古雲子送來腐蝕丹。

這一個多月,古雲子每天都風雨無阻的送來了腐蝕丹,這些腐蝕丹煉製不易,但為了張揚,他已經豁出去了,眼看著秦浩軒的身體愈發的強壯,修為也日漸精深,可是神智還沒有被腐蝕丹所腐蝕,這讓他又是高興又是憋悶。

高興的是秦浩軒身體素質好,控制他需要的腐蝕丹越多時間越久,往後的發展潛力也越大。鬱悶的是秦浩軒這種吃法,簡直要將他的家底給掏空了!

服用了這麼多腐蝕丹,丹藥的毒性一半成為神識的食物,壯大了神識,一半又變成仙種的食物,秦浩軒發現,在仙種底端又有一根粗大的黑色根須冒出頭。

「難道是紮根沒扎完?還有一根仙根沒長出來紮根?」秦浩軒十分不解。

秦浩軒雖然不解,但這一切的始作俑者不死巫魔卻笑得十分開心,魔種吸收了腐蝕丹的毒性,主根也慢慢長出來了,魔種主根冒頭就昭示著秦浩軒的仙魔種會很快出苗,屆時自己就能奪取他的身軀,成為這顆仙魔種的主人。

天亮后,在灌木叢修鍊了一個晚上的秦浩軒走到徐羽的房門口,原想叫她一起去吃飯上學,在門口的他忽然感覺一陣強烈的靈力波動,附近的靈力以極快的速度從四面八方湧向徐羽的房間,這種異狀將不少人吸引了過來,也有一些仙苗境的雜役師兄目瞪口呆的望著徐羽的屋子,喃喃自語道:「天吶,這就是無上紫種的資質么?入門不到三個月就要出第一片仙葉了1

徐羽屋外的人越來越多,徐羽的小弟們也紛紛趕來維持秩序,防止有人驚擾到正在全心全意衝擊仙苗境第一葉的徐羽。

時間緩緩流過,猜測越來越多。

「出葉出了這麼久,莫非出的是最極品的七脈仙葉么?」

「有可能,徐師妹可是無上紫種,七脈仙葉對我們來說遙不可及,可對她來說應該不成問題。」

「嘖嘖,第一片葉出就是七脈仙葉,如果四十九片仙葉有一半是七脈,那可就了不得了1

「換你當然不可能,可人家是無上紫種,沒什麼不可能的1

就在他們議論紛紛時,徐羽房間的靈力波動漸漸消失,很快一切重歸平靜。

吱呀一聲,房門打開,一臉淡定從容的徐羽臉上掛著和煦的微笑走了出來,一群人瞬間圍上去討好,各種馬屁紛擁而至。

看到徐羽第一個成功出葉,秦浩軒也是微微笑著,為她的成就感到驕傲,因為圍在徐羽身邊的人實在太多,用人山人海來形容都不為過,若不是慕容超及時組織徐羽陣營的小弟死死擋在她身邊,徐羽只怕能被這些人給抬起來。

也難怪他們這麼激動,以前都是張狂最快紮根和出苗,這一次卻成了徐羽,一直不顯山不露水的徐羽,修鍊進展速度竟然比張狂還要快許多。

徐羽出葉的消息很快傳遍靈田穀,早早得知消息的張狂、張揚和李靖都不約而同的選擇了閉關,這一天上課,從未曠課過的他們三人不約而同的曠課了。

看到徐羽出葉后散發出來的淡雅氣質,舉手投足之間彷彿都有一股淡淡靈氣,楚長老面露驚喜,無上紫種就是不同,三個月初訓期內能出苗已經是一頂一的資質了,以往能有幾個弟子能出苗都夠驚喜的,沒想到徐羽竟然帶頭出葉,而且不甘落後的張狂和李靖肯定也會在三個月初訓期結束時出葉成功。

不過楚長老看到張狂、張揚和李靖空缺的座位后,暗暗嘆息一聲:「有競爭意識是好的,可是沒必要啊,不過剛開始起步修仙而已,一時的得失快慢有這麼重要麼?修仙的基礎知識是很重要的,他們兩個紫種弟子可別主次不分,學秦浩軒那樣可就得不償失了1

楚長老狠狠瞪了一眼已經在打坐修鍊的秦浩軒,在他眼裡秦浩軒已經是資質愚笨主次不分的代表,之後開始講課。

下課時已經是傍晚了,剛走出學堂,距離宿舍區還有一段距離時,就感覺到在張狂和李靖的房間相繼揚起一陣強烈的靈力波動!

張狂和李靖的小弟紛紛圍著他們的房門外,感覺他們即將出葉的一些雜役師兄也帶著各自的禮物在此等候了。

不多久,張狂搶先一步出葉,而後李靖也出葉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