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六十章 不死巫魔重現天【重複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章 不死巫魔重現天【重複已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古雲堂,古雲子的密室。

正在打坐練氣的張狂身前,堆積著三四個空丹藥瓶,古雲子板著臉坐在一旁,暗暗觀察著。

在三個無上紫種相繼出葉后,古雲子終於沉不下氣了,趁著夜黑天高,悄悄將正在閉關的張揚提到自己的密室,取了幾顆珍藏的丹藥讓張揚吃下去,加快他出葉的速度。

吞食了丹藥后,張揚渾身皮膚泛起詭異的紅色,臉蛋更是脹紅得如要滴血一般,吞入腹內的丹藥化作一股股強勁的靈力,在他體內橫衝直撞,張揚不慌不忙的引導體內澎湃靈力湧入仙苗,在充足的靈力供應下,仙苗以最快的速度汲取,可以明顯感覺到它的蛻變。

古雲子望著散落的空丹藥瓶,一臉肉疼,但為了自己這個寶貝徒弟不被紫種弟子拉開太遠,他不得不這麼做,根據這些天對張揚的觀察,發現他距離出葉也不遠了,只差這臨門一腳,雖然消耗很大,但只要他能趕上紫種弟子的進度,創造出灰種力壓紫種的修仙界神話,再大的代價也值得。

張揚這一打坐就是一宿,在天明時分,張揚身上終於透出即將出葉的種種徵兆。

古雲子一邊欣喜一邊嘆氣,自己耗費了這麼多的資源,才讓張揚勉強跟上那三名紫種弟子的步伐,但還是無可避免的被他們甩開一步,自己還是低估了紫種的逆天程度,如果能得到傳說中的一葉金蓮煉丹,張揚肯定能暫時超越那三名紫種!不過一葉金蓮那級別的靈藥就連老祖宗這種千年巨頭都可望不可即,他也只能想想而已了。

古雲子做夢也想不到,他處心積慮想變為屍兵的秦浩軒,就生吞了一株千年巨頭們都夢寐求之不可得的一葉金蓮,這事若是被他知道,跳起來罵秦浩軒敗家不說,甚至可能生出抽秦浩軒血,食秦浩軒肉的念頭。

古雲堂,古雲子的密室。

正在打坐練氣的張狂身前,堆積著三四個空丹藥瓶,古雲子板著臉坐在一旁,暗暗觀察著。

在三個無上紫種相繼出葉后,古雲子終於沉不下氣了,趁著夜黑天高,悄悄將正在閉關的張揚提到自己的密室,取了幾顆珍藏的丹藥讓張揚吃下去,加快他出葉的速度。

吞食了丹藥后,張揚渾身皮膚泛起詭異的紅色,臉蛋更是脹紅得如要滴血一般,吞入腹內的丹藥化作一股股強勁的靈力,在他體內橫衝直撞,張揚不慌不忙的引導體內澎湃靈力湧入仙苗,在充足的靈力供應下,仙苗以最快的速度汲取,可以明顯感覺到它的蛻變。

古雲子望著散落的空丹藥瓶,一臉肉疼,但為了自己這個寶貝徒弟不被紫種弟子拉開太遠,他不得不這麼做,根據這些天對張揚的觀察,發現他距離出葉也不遠了,只差這臨門一腳,雖然消耗很大,但只要他能趕上紫種弟子的進度,創造出灰種力壓紫種的修仙界神話,再大的代價也值得。

張揚這一打坐就是一宿,在天明時分,張揚身上終於透出即將出葉的種種徵兆。

古雲子一邊欣喜一邊嘆氣,自己耗費了這麼多的資源,才讓張揚勉強跟上那三名紫種弟子的步伐,但還是無可避免的被他們甩開一步,自己還是低估了紫種的逆天程度,如果能得到傳說中的一葉金蓮煉丹,張揚肯定能暫時超越那三名紫種!不過一葉金蓮那級別的靈藥就連老祖宗這種千年巨頭都可望不可即,他也只能想想而已了。

古雲子做夢也想不到,他處心積慮想變為屍兵的秦浩軒,就生吞了一株千年巨頭們都夢寐求之不可得的一葉金蓮,這事若是被他知道,跳起來罵秦浩軒敗家不說,甚至可能做出抽秦浩軒血,食秦浩軒肉的舉動。

第二章、不死巫魔降臨

一大早,就聽到張揚屋外傳來一陣陣喧鬧嘈雜聲,張狂和李靖紛紛走出房門,看到張揚正被一群狗腿子圍住阿諛奉承。

「雖說咱老大隻是灰種,但是修鍊速度可不比什麼紫種要慢1

「可不是,昨天傍晚張狂、李靖才出葉,咱老大今天一早就已經出葉了!這種速度,當之無愧的灰種第一人,毫不遜色他們紫種呀1

「老大加把勁,早日出第二片葉,讓他們幾個紫種瞧瞧你的厲害1

「還有那個秦浩軒,仰仗著徐羽和慕容超的威風整天耀武揚威,那張狂這些日子都消停了。」

張狂身邊的人聽到這話,面色紛紛微變,看向身旁的張狂,想知道這位紫種在想些什麼。

張狂臉上的笑意很是從容,只是瞳孔深處閃爍著濃郁的殺機:「何須在意別人說什麼?不過皆是螻蟻罷了。至於秦浩軒,待我修鍊到十一葉時,他可能連葉都沒生,殺他便是易如反掌之事。至於張揚?各位師兄也不需要著急,等到我的修為同他徹底拉開時,讓他活著嘗試一下什麼叫做絕望不是更好?」

張狂身邊的人這才發現,如今張狂師弟真的變了很多,在他看來秦浩軒和他完全不是一個等級,就像人和螻蟻的區別。

紮根境的秦浩軒只能驅動靈符,不能使用靈法攻擊,但是仙苗境一葉的自己可以學習靈法道術,靈符這玩意用一個少一個,而靈法卻可以源源不斷的施展,玩死秦浩軒不是舉手之勞么?

三個月初訓期還沒過,便有四名新弟子達到出苗境一葉的境界,傳出去不知羨煞了多少雜役師兄。

張狂、李靖和徐羽三人是無上紫種,三個月內出葉還可以歸咎於他們絕世罕見的天資,可張揚只是灰種,但僅僅比他們三名無上紫種慢了一天出葉,這種進度和資質,不得不令人驚嘆萬分。

李靖走出房門,冷眼瞧了一眼得意洋洋的張揚,冷哼一聲後走向學堂。

接下來的幾天過得十分平靜,所有人一如既往的忙活自己的學習和修鍊,張狂、張揚和李靖也罕見的沒有去找秦浩軒的麻煩,秦浩軒也一如既往的在課堂上打坐睡覺,晚上照舊在那個僻靜的灌木叢修鍊和吃古雲子每天送來的腐蝕丹。

這一天晚上,古雲子照例送來了腐蝕丹,臉上掛著和藹的微笑,鼓勵秦浩軒努力修鍊,一雙眼睛卻精芒閃爍,尤其在秦浩軒吃下腐蝕丹閉上眼睛修鍊后,可以清晰的在他眼神里看到流露出的心痛。

吃了幾十顆腐蝕丹,可是秦浩軒的神識還沒被腐蝕,這種奇葩的表現讓古雲子又是欣喜又是痛恨!

吞下腐蝕丹后,秦浩軒毫不猶豫的摒棄雜念,沉心靜氣開始練氣,古雲子瞄了他一眼后也就離去了,雖然他不明白秦浩軒為何吃了幾十顆腐蝕丹后心神還沒被控制,但是他不認為一個弱種能翻出什麼浪花來。

腐蝕丹的毒性照舊被神識吞掉一半,而另外一半被魔種吸收。

就在古雲子離去不久,秦浩軒感覺體內靈力翻騰,腐蝕丹的藥力就像掉進滾油里的一滴水,引發了一連串劇烈反應。

丹田中那枚比尋常仙種大許多的仙種瘋狂汲取靈力,體積又開始膨脹起來。

這是要出苗了嗎?秦浩軒心裡大喜,一面汲取外界的靈氣,一面努力壓制著體內劇烈反應的靈力,通過仙根傳輸給仙種,眼見仙種愈發的變大,在源源不絕的靈力供應下,仙種又長大了許多!

就在這時,仙種上方原本就破開的那條細縫漸漸變大,秦浩軒隱約感覺到仙種正散發出無比蓬勃的生機,彷彿是新的生命即將孕育發芽!

這是要出苗了!秦浩軒眉頭一跳,心中欣喜,但卻不敢有絲毫怠慢,井然有序的汲取外界靈氣供應體內瘋狂汲取靈力的仙種,在這種時刻若是靈力供應出現空檔,功虧一簣不說,甚至對往後的修鍊造成很大的影響。

時間緩緩流逝,秦浩軒完全沉浸在修鍊的世界中,感受著仙種的膨脹,小心翼翼的輸送著靈力。

如果光憑秦浩軒汲取外界靈力的速度,恐怕到天亮也出不了苗,但是秦浩軒可是生吞了一葉金蓮這種天材地寶的人物,似乎感覺到秦浩軒即將出苗,他體內還殘餘的一葉金蓮藥力就像打了雞血般振奮起來,主動伴隨靈力流向他的丹田處。

有了一葉金蓮藥力的補充,仙種膨脹速度迅速加快!僅僅是一刻鐘時間,秦浩軒體內仙種又增大了一倍有餘。

可能是因為仙種變大,導致仙種壁變薄的緣故,仙種徹底破開並沒有遇到多大阻力。

一顆清脆的仙苗從仙種裂縫中,艱難的冒出一個小頭,它所透露出的強烈生機讓秦浩軒精神一振。

是要出苗了么?秦浩軒有些不敢置信的睜開眼睛,若是他三個月出苗的消息傳出去,給別人的震驚絲毫不亞於張揚三個月出葉的消息。

秦浩軒能感覺到自己的心境在出苗后,有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提升,以往落入眼帘的一草一木只是簡單的一草一木而已,但現在這些花草樹木落在他眼裡,卻是如此生機盎然,彷彿能說話一般。

就在秦浩軒重新閉上眼睛,準備調動體內靈力完成出苗步驟時,絕仙毒谷的不死巫魔也猛然醒了過來,他那雙渾濁的眼睛前所未有的閃亮,一改往常的死氣沉沉,就像絕處逢生的人兒,迫不及待的抓住最後一根稻草。

「天尤見憐,本座在絕仙毒谷受困多年,苦苦堅持幾近油盡燈枯,終於給我送來重生的希望!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