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太初>第六十三章 毒谷絕仙劍無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三章 毒谷絕仙劍無形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武俠修真

獸皮筆記本的第一頁詳細記載了道心種魔大法的來源及忌諱。

原來這道心種魔大法並不是老魔自創,而是一個十分強大的邪門前輩所創,這道心種魔大法雖然是魔門功法,可修鍊道心種魔大法不但要求道心極為堅固,還要在體內種下魔種,形成仙魔種,而且必須修鍊正宗的道門正法,如果修鍊魔門功法,魔氣相衝將死無葬身之地。

沒有道門正法輔以修鍊的道心種魔大法將不得寸進,看到這裡,秦浩軒暗暗忖道,看來自己想要離開太初教,另尋一個地方單獨修鍊的念頭並不現實,因為離開太初教就沒地方學習正統的道門靈法了。

即便是留在太初教,也不是隨便就能接觸到道門正法的,太初教的道門正法需要到達一定境界才能可以學習,越是高級的道門正法,學習的要求也越苛刻。

筆記本的後面,記載著一個秘法,修鍊這個秘法之後,身體會變大,拳腳力氣也會增強許多。

神識強的好處這時候顯現出來了,秦浩軒快速翻動筆記,一目十行,但這些文字就像刻在他腦子裡面一般,一字不落的記下了。

秦浩軒剛剛看完,這個看似極為牢固的獸皮筆記本在毒氣的侵蝕下,徹底化作一堆灰燼。

「還好我看完了。」秦浩軒長吁一聲,還好趕在筆記本被毒氣侵蝕前看完了。

這時,他的目光也轉移到了從不死巫魔身上找出來的另外一個東西上,這是一個不知什麼材料製作的地圖,似紙非紙,似皮非皮,摸上去手感極好,柔軟舒適。

這張地圖也不知是誰人所繪,地形山勢勾勒得十分精細,一勾一勒間都不潦草,看完地圖后,回味起來有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

「剛才那獸皮筆記本看起來極為牢固,沒想到不到一刻鐘便化作灰燼了,這塊不知是什麼材料的地圖,卻沒一點事?」

雖然不知這地圖的用途,但光憑它在絕仙毒谷毒氣侵蝕中還能毫髮無損,就能判斷它必非凡品,所以決定將它帶走。

秦浩軒眼光從地圖轉移到那幾枚丹藥上,在絕仙毒谷曠日良久的毒氣包圍下,這幾顆丹藥雖然靈氣盡失毫無藥力,但好在一直被老魔貼身攜帶,沒有被毒氣侵蝕,說不定往後能根據這幾枚殘丹分析出他們的組成成分,在幾千年之前那場仙魔大戰後,許多高級丹方消失,現在不少的丹方也是依據以前的丹藥藥性和成分推算出來的。

將這些東西收拾好,秦浩軒又望了一眼不死巫魔,暗暗想道:「老魔啊老魔,雖然你處心積慮算計我,但從另外一個層面來說幫了我不少忙,有朝一日待我本體有足夠實力能走進這絕仙毒谷,再將你入土為安,也算一份報答吧1

他沒有再猶豫,頂著絕仙毒谷巨大的壓力,再朝前方走去。

吞噬了不死巫魔的魔念之後,秦浩軒神識大漲,終於有實力走去上次那地方,看看那究竟是什麼寶貝,在如此深沉的毒氣下,都還能感覺到它的靈氣跳動。

這一路來不時能看到仙魔大戰時留下的骸骨,原本應該是灰白色的屍骨在毒氣天長日久的侵染下變成了墨黑色,還有許多徹底碎成破銅爛鐵的法寶,以及殘破的靈符,更有許多被毒氣侵蝕幾千年,已然變成劇毒之物的殘丹,修為境界弱的光是碰到這些毒丹都會被毒死,別說依靠這些殘丹分析出丹方了。

原本還抱著尋一些正統道門正法秘籍的秦浩軒,在找了一圈之後徹底絕望了,心裡暗暗想道,這些人難道出門都不帶秘籍的?還是被毒氣侵蝕了幾千年,什麼秘籍都變成灰燼了?

走到靈氣跳躍的地方,秦浩軒看到一株如蘑菇般的靈藥,這個靈藥楚長老也曾介紹過,名叫七星菌,在灰黑色的菌頂,有一個北斗七星模樣的圖案,所以秦浩軒一眼就認出來了。

這七星菌雖然比不上一葉金蓮珍貴,但也是難得的靈藥。

這裡距離絕仙毒穀穀口約摸兩百步遠,已經是秦浩軒的極限,再說附近也沒感覺到靈氣波動,再搜尋下去也徒勞無益。

於是秦浩軒毫不客氣的將七星菌採擷下來,帶著那張地圖和老魔身上找到的殘丹準備離開此地。

就在他要離開此地時,眼角餘光看到在一具屍骸下,有一塊反射著微光的小晶體。

這麼小一塊小晶體,莫非是某個強大法寶的殘片不成?秦浩軒本著看看不吃虧的心理,將這塊小晶體從黝黑的屍骸下翻出來。

這塊小晶體僅有小拇指大小,如空氣一般透明,若不是剛才角度十分湊巧,反射的微光恰巧被自己的眼角餘光捕捉到,是根本不可能發現的。

仔細瞧了瞧,秦浩軒發現這塊小晶體是一柄縮小版的飛劍,心中暗暗震驚道:「莫非這就是傳聞中的飛劍?傳聞中飛劍可大可小,剛剛煉製出來的飛劍就如一柄普通寶劍三尺青鋒的模樣,隨著修仙者修為精深以及時不時的煉化,飛劍的體積會漸漸變小,有的飛劍甚至能變成拇指大小,吞沒口中,張嘴可千里之外取敵首級,也能御劍飛行,在必要時只要掐動靈訣,默運靈力,便可將飛劍瞬間變大,大得可斬斷大山,橫斷大江。」

這柄飛劍僅有小拇指大小,看來已經是煉製得十分完美的極品飛劍,秦浩軒喜出望外,要不是小蛇無法說話,他一定要引吭高歌一曲,發泄內心的激動和喜悅。

因為道心種魔大法需要道門正法輔修的緣故,自己無法離開太初教,可繼續留在太初教往後的麻煩肯定會不斷,現在的張狂和李靖以及張揚都相繼出葉了,等他們實力到達一定境界肯定不會放過自己。

還有楚湘子,那天將他徹底得罪了,以他那狹隘心性,必定會找自己麻煩!

如果自己有這柄飛劍作為底牌,至少也能增加一個保命的手段!

而且在太初教中,那些仙苗境三十葉的師兄都未必能有一柄最初級的飛劍,傳聞要達到仙苗境四十五葉的實力,才能嘗試煉製飛劍,而且材料十分稀有,成功率又低,所以太初教弟子中,真正擁有飛劍的人很少,好一點的飛劍更是鳳毛麟角!

秦浩軒也曾見過宗門前輩長老御劍飛行,從目測對比來說,這些前輩長老的飛劍都比不上這一把!

不過,喜上眉俏的秦浩軒轉眼又開始愁了,因為他從楚長老講課中知道,每把飛劍都有各自不同的御劍術,低級的飛劍或許還能套用其他低級飛劍的御劍術,勉強能夠驅動,但越是高級的飛劍御劍術越是獨特,如果沒有對應的御劍術,除非以大神通重新祭煉一番,否則跟擺飾品無二。

目測這柄飛劍的大小,估計原主人的實力一定不會弱,而重新祭煉必須實力比原主人更強!

以自己目前的實力……還是尋找御劍術更靠譜。

於是,秦浩軒又鑽進在那堆屍骸中尋找其他寶物。

很快,他在屍骸中尋到一本已然破破爛爛的秘籍。

摸到這本秘籍,秦浩軒立刻察覺出它的不尋常,楚長老曾在課堂上說過有一種名叫崑崙樹的奇木,每千年可取一次樹漿,用這些樹漿可以製作出一種紙,這種紙不懼水火,燒不著浸不爛,放千萬年都不會腐爛,辨認它最明顯的特徵就是散發出一種似薄荷的清香。

嗅著淡淡的薄荷香味,秦浩軒不禁輕聲感嘆,這絕仙毒谷的毒氣竟然如此厲害,就連崑崙紙都能腐蝕掉,只不知那地圖是什麼材料所制,到現在還能完好無損。

翻開這本殘破的秘籍,借著絕仙毒谷不論白天黑夜都一成不變的昏暗光線,他如饑似渴的閱讀起來。

從楚長老講課中,秦浩軒知道每把飛劍都有各自不同的御劍術,所幸這本秘籍就是他剛得到飛劍的御劍訣,在秘籍的開篇記載著關於這柄飛劍的來歷,它名叫無形劍,可惜御劍術殘破不全,但秦浩軒還是很認真的將這篇缺字少句的御劍訣強記下來。

「無形飛劍?這是什麼飛劍?上課的時候,長老沒有講過的飛劍……使用時竟然可以無影無形?」秦浩軒月刊心中疑惑越多:「算了!至少是飛劍!三十葉師兄都沒有的飛劍!我現在有一把了!而且還有與之匹配的御劍術!大豐收1

這一次在絕仙毒谷大豐收,秦浩軒進出兩趟才將這些寶貝轉移出去,得到無形劍這種重寶,差點沒把他樂開花,儘管御劍術不全,但只要修鍊好了,總能驅動這柄無形劍,大不了威力打個折扣而已,待往後接觸的道門正法多了,觸類旁通或許能將這御劍術慢慢完善起來。

出苗之後,秦浩軒需要的靈力也比以前更多,所以他毫不猶豫的吞食了七星菌,若是這一幕落在太初教那千年巨頭老祖宗的眼裡,也會心痛得直跳腳。

「哎!奢侈是奢侈了一些……但沒辦法啊!我不會煉丹1秦浩軒回味著剛剛一口吞下的七星菌連連嘆氣:「若是會煉丹,我的修為還能再快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