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六十四章 三月初訓苗驚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四章 三月初訓苗驚堂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吞食了七星菌后,熟悉的燥熱再次彌散在秦浩軒全身,不過這一次體內積余的藥力遠不如上次吞食一葉金蓮的多,以現在消耗靈力的速度,恐怕用不了多久就會消耗乾淨,看來往後去絕仙毒谷尋找靈藥的次數會越來越頻繁,所以在神識修鍊這塊就更不能鬆懈了,若是尋不到靈藥,那自己修鍊的速度比其他弱種弟子也快不了多少。

趁現在正是夜黑天高人熟睡的時機,秦浩軒離開了靈田穀,尋了一個偏僻得不能再偏僻的山腳,他迫不及待的要試試無形劍的威力了,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雖然以他現在出苗境的修為,肯定連無形劍萬分之一的威力都使不出來,但也好順便過一把乾癮嘛!

不僅是秦浩軒,飛劍也是每個修仙者心中最理想最完美的法寶!

他按照御劍術上介紹的認主儀式,取了一根長針,取了一滴心頭血滴在無形劍劍身上,只見這柄和空氣幾無區別的無形劍上紅芒閃爍,在這時秦浩軒感覺自己和它彷彿建立了一種莫名的聯繫,說不清道不明,就像被一根無形的細線牽扯著,哪怕它在千里之外,都能準確感應到它位置的感覺。

秦浩軒默運靈訣,靈力在體內流動,通過那絲無形的細線,秦浩軒嘗試著將體內靈力過渡到無形劍中。

嘗試了一次又一次,但手掌中的無形劍就是沒有反應,是自己御劍訣出錯還是靈力太弱,或者靈力根本沒進入無形劍?

秦浩軒暗暗猜測,鍥而不捨一遍遍的嘗試,又一遍遍失敗。

在不知失敗了多少次后,秦浩軒感覺手中的無形劍彷彿微微動了一下!

原本有些心灰意冷的他瞬間來了神,再度加大靈力的投入,努力用心去感應著無形劍,與無形劍的心靈感應也愈發的強烈。

終於,在一次默運靈訣之後,失敗無數次的秦浩軒終於成功了,他只覺得自己心頭猛然一跳,隨後手掌中的無形劍如一道閃電,嗤得竄了出去,果然無影無形,若不是仗著心靈感應,秦浩軒還真找不到無形劍了。

無形劍激射出了三丈遠,將一塊約半尺厚的石頭射穿一個很小的小洞,不但無影無形,就連破空聲都沒有。

秦浩軒撿回無形劍,被他的威力驚呆了,這還是自己剛剛出苗使出來的威力,若再強一些,體內靈力再足一些,千里之外取敵首級完全不在話下。

一向心性平和的秦浩軒再也壓抑不住心頭的狂喜,臉上洋溢著激動而滿足的笑容,成了!真的是飛劍!太好了!飛劍無形無影!只要我多多修鍊御劍術,便能多一個關鍵時刻的保命絕殺!

怎麼這麼累?秦浩軒先是疑惑,隨即驚悚的發現,丹田中的靈力在催動無形劍時,瞬間消耗掉了三成!我的天礙…仙苗差點因為靈力不足乾枯至死。

若是按照弱種弟子正常汲取靈力的速度,恐怕等到仙苗枯死也供應不上礙…好在我修鍊的是道心種魔大法,而且體內有剛剛吞食的七星菌打底,這才撐過來了……

秦浩軒擦掉額頭的冷汗,急忙盤腿擺出一個五心朝天的姿勢補充體內靈力,否則體內仙苗非乾涸死不可。

好一會兒,從修鍊中恢復正常的秦浩軒才緩緩吐出一口濁氣。

看來這無形劍的品階太高,自己修為太弱,且御劍術不全,隨便使出消耗靈力過巨,可是會出問題的。

「不知道掌教真人的飛劍,有沒有我的飛劍好呢?」秦浩軒發現自己的問題根本不是自己可以回答的,乾脆轉換了思考方法,這等重寶必須藏好!不要生死危機關頭不能輕易動用,若是惹人眼紅出手搶奪,以我目前的修為,壓根反抗不了。

等秦浩軒恢復靈力后,天色已漸漸放亮,他爬起來走向靈田穀。

對於新入門的這些新弟子,今天是極為重要的一天——三個月初訓期滿!

在課堂上,楚長老掃視一遍新弟子,發現都來齊了后,開始說道:「今天是你們入門三個月整的日子,按照本教規矩,在三個月內紮根的,將成為我教的外門弟子。而出苗的弟子將能直接成為四大堂的內門親傳弟子,在三個月內出葉的弟子,更會被四大堂堂主,甚至是某位長老挑選為道傳弟子!接下來的三個月將是對你們這三個月初訓期的考驗——入仙道儀式,門派還將為沒紮根弟子提供三個月免費供應的口糧,如果在接下來的三個月入仙道期間內還無法紮根者那就只能逐出門牆,遣回原籍。」

楚長老逐出門牆遣回原籍的話音剛落,下面一陣嘩然。

這些新弟子被選入太初教時,哪個不是風風光光被人羨慕嫉妒,要麼一朝被逐出門牆遣回原籍,不但自己,就連父母親朋都抬不起頭做人了。

最重要的,太初為了保守自己的秘密,定然會將很多的記憶都徹底抹掉,聽說被抹掉記憶,幾乎都會變成痴傻。

楚長老清了清嗓子,鎮壓了台下的嘩然,又道:「若是你們有機緣的話,長達三個月的入仙道也是很好的機會,在入仙道期間內紮根的,也有一定機會成為本教外門弟子,如果能在入仙道儀式中出苗出葉的,也將享有成為內門,甚至道傳弟子的待遇1

雖然出苗出葉后的待遇,早就從靈田穀那些雜役師兄處得知了,但從楚長老嘴裡說出來那感覺又是不同。

眾人羨慕的眼神投射在張狂、張揚、李靖和徐羽四人身上,他們四個人都已經出葉了,肯定是四大堂主爭搶的對象,張揚更是在三個月前就成了古雲堂的弟子。

五名特殊仙種弟子,只有慕容超一人還沒出葉,楚長老眼神在四名出葉弟子身上掃過後,落在了慕容超身上,勉勵道:「慕容超,以你的資質,只要你抓住入仙道這個機會就能很快出葉,屆時和紫種弟子一樣,也能夠成為道傳弟子1

楚長老的勉勵讓慕容超既感動又尷尬,不少弱種弟子看向他的眼神幸災樂禍,五個強種弟子就他一個人沒有出葉了,在起跑線上就輸給其他四名強種弟子,未來成就可想而知。

李靖陣營的幾名小弟竊竊私語道:「慕容超一臉反骨相像連老天都不見待,活該不出葉1

「就是,就是,咱老大可是天子之子,又是無上紫種,豈是慕容超這種忘恩負義的灰種能比擬的?」

這些人的聲音雖然很小,但出苗后的弟子們五官敏銳,他們的低聲議論還是一字不落的被慕容超聽在耳里,臉色陰沉下來,若不是被徐羽拉住,他早就掀桌子揍人了。

楚長老清了清嗓子,將教室里嘈雜的聲音壓下去,而後目光又在這些新弟子身上掃過一圈,最後落在秦浩軒身上,讓他哭笑不得的是,秦浩軒竟然還在打坐修鍊,心中暗嘆朽木不可雕也,就知道一味的傻修鍊,但不忍看他糟蹋了自己一顆堅固的道心,當即出聲提醒道:「秦浩軒,秦浩軒……」

楚長老的叫聲讓秦浩軒從修鍊中睜開眼睛,茫然望著楚長老,這還是三個月來,楚長老第一次叫醒他。

「你的道心很好,接下來三個月的入仙道期間,只要你勤奮刻苦修鍊,多看看徐羽做的筆記,很有希望出苗1

驟然得到楚長老的關心,秦浩軒微微一笑,點頭稱是。

這時,一個驕狂的聲音響起:「三個月?我也很期待,秦浩軒可以三個月內出苗。」

這個插話的人不是張狂是誰,在這課堂上,除了他這種天生紫種的驕子,誰敢擾亂課堂?

有張狂開了這個頭,其他人也敢瞎嚷嚷了,他的小弟們紛紛附和:「張狂師兄,您這話說的有些打臉了。秦師弟乃是弱種,半年能出苗已經是運氣。」

「對啊,您這話說出來不是將他放在火爐上面烤嗎?靈田穀那些弱種的雜役師兄,哪個不是兩三年才出苗,秦師弟雖然出色,一年能出苗已經是祖墳冒青煙了吧?」

嘲諷秦浩軒的聲音一起,那些平日里看不慣他的人紛紛加入,學堂里很快就亂成一團麻,楚長老不悅的狠狠咳嗽幾聲,眼神掃視一圈,在楚長老凌厲的眼神注視下,這才重歸安靜。

就在楚長老想繼續說話時,被眾多弟子嘲笑了一番的秦浩軒忽然出聲了,他說道:「我已經出苗了。」

秦浩軒雖然說得語調很是平淡,但落在其他人耳里卻如驚天巨雷。

許多人用質疑的眼神瞪著秦浩軒,每個人臉上都寫著四個大字:「怎麼可能?」

秦浩軒從入門到現在,給他們的驚訝太多了,初訓第一天破種,紮根速度僅比強種弟子慢了一線,又以弱欺強,打得仙苗境六七葉高手滿地找牙,對普通人來說,這些都是不可思議的奇。

所以當秦浩軒說出那句話時,其他人心底已經信了七八分,只是不願意承認罷了。

「你這話說的有點大了,出苗有這麼容易么?」

「秦師弟,出苗這種事情做不得假的……」

「弱種,三個月內時間如何出苗?」

秦浩軒的話音剛落,學堂里頓時炸開了鍋,質疑聲四起,即便是楚長老也用一半懷疑一半期許的眼神望著秦浩軒。

「為什麼我不可能出苗?」秦浩軒用十分淡然的語氣和不快的語速一個字一個字說出來,出苗期的氣勢從他身上毫無保留的散發出來,即便是那些不願意承認的人,也不得不承認秦浩軒是真的出苗了!這就好比在剛才嘲諷他的那些人臉上狠狠抽耳光,把他們一個個抽得暈頭轉向。

講台上的楚長老短暫失神,自言自語:「真是……怪才1

秦浩軒出苗,眾人心裡百感交集,真心實意為他高興的莫過於徐羽,坐在秦浩軒身旁的她淺笑嫣然,輕聲笑道:「恭喜浩軒哥哥出苗,創下咱們門派弱種最快出苗記錄,誰說弱種不如強種嘛!我看你以後比很多強種還要強1

對於徐羽的褒揚,秦浩軒報以真誠的笑容。

坐在他們兩身後的慕容超心中滿是驚訝,秦浩軒竟然三個月就出苗了,這種速度已經追平了灰種的自己,如果再不加快速度努力出葉,一旦被秦浩軒反超,那想和徐羽成為雙修伴侶的事可就難說了。

在他的心裡,一直認為秦浩軒是弱種,是需要自己和徐羽保護的對象。

張狂詫異的揚了揚眉毛,雖然自己葉子都出來了,可秦浩軒這弱種居然也已經完成了出苗,這跟所有師兄說的都不同嘛,他身上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的秘密?

李靖若有所思的打量著秦浩軒,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去對待這位弱種師弟,拉攏的價值是有的,但是……這人的性格有些太硬,說好聽點叫做有傲骨,硬骨頭,說不好聽點就是讀書人的那種氣節,有點酸腐的味道,卻又沒有很多人讀書人那種軟骨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