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太初>第六十五章 夏雲自然初交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五章 夏雲自然初交手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武俠修真

秦浩軒的舉動,引來的更多是其他人的不解,雖然是一個弱種,但畢竟也是出苗的弟子,不論是李靖還是徐羽以及慕容超,都是可以幫他說話的,這三人的話語權還是不小的,為了拉攏他們三人,也一樣會面子帶他一起的,何必選擇自然堂?

面對這些非議,秦浩軒毫不理會,而蒲漢忠也早已經習慣了別人用異樣眼光審視自然堂。

在秦浩軒想來,自己只是一個弱種,而自然堂的弟子也都是弱種,相比起強者雲集的四大堂,自然堂的更加了解弱者該如何努力去提升修為,而那些飽滿種子的四大堂師兄卻不知道弱者該怎麼修鍊才能提升最快。

反而是最弱的自然堂是最了解弱者怎麼修鍊,畢竟他們有這麼多年經驗積累。

只有弱者才能更了解弱者。

秦浩軒選擇了自然堂的蒲漢忠,遭到所有人的不解,即便是徐羽陣營的小弟也覺得很沒面子,秦浩軒好歹也是出了苗的人物,如果他能放下面子,讓徐羽幫忙說幾句話,屈就一下,進一個四大堂入道師兄的隊伍也不難。

在他們心裡,四大堂的入道師兄即便是一對多的輔導,也要比自然堂一對一要強啊!

張狂眼中更多的只是輕笑,秦浩軒本來就是弱種,現在更是挑選了一個垃圾堂的入道師兄,往後想不廢都難!

唯一對秦浩軒抱有信心的是徐羽,在她心裡秦浩軒的每個決定都有他的道理,而他的每個決定都不會錯!

分好組后,楚長老將所有人帶到靈田穀一大片荒地前。

看著這片雜草叢生的荒郊,有的地方還有一層厚厚的碎石,說是荒地都有些抬舉了。

楚長老指著道:「這裡的地都是未經開墾的,同樣也是良莠不齊,你們都由各自的入道師兄帶著選地劃地去吧,未紮根弟子沒有地,紮根弟子每人五畝,出苗弟子每人十畝,出葉弟子每人二十畝地!划好地后找我通報,這塊地就屬於你了。」

楚長老話音剛落,經驗豐富的入道師兄們便帶著各自的人馬走進這片荒地,對於入門多年的他們來說,選地可不簡單,而想選一塊好地更是難上加難!

在所有人爭先恐後的走進荒地,開始竭精殫力的選地工作時,秦浩軒卻不慌不忙的走向楚長老。

看到秦浩軒走來,楚長老正了正神色,以為他有什麼疑難問題,準備在為他答疑解惑的同時,好好教育這個主次不分,但道心堅固的弟子,也算盡一份啟蒙仙師的本份。

只見秦浩軒恭敬的行了一個禮,道:「楚長老,弟子昨天僥倖出苗,能否請楚長老將我家裡的年俸提到出苗階段,六百兩一年的標準?」

正準備為秦浩軒答疑解惑的楚長老愣住了,半天後才鐵青著臉嗯了一聲,心下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別人都去搶好地了他還有心思計較這些,難道挑十畝好地不比那六百兩銀子重要?

在楚長老點頭后,秦浩軒這才和同樣目瞪口呆的蒲漢忠一起走向荒地。

在荒地中,蒲漢忠開始就選地言傳身教起來:「想要知道一塊地是不是好地,我們可以從四周風水地勢推算,接下來你認真看我怎麼做。」

蒲漢忠從懷中掏出一個羅盤,正準備用風水地勢結合八卦術數的知識推算一番。

這一幕正落在不遠處手中同樣拿著羅盤的夏雲堂耶律齊眼裡,他嗤噗一聲嗤笑起來,對他的輔導學員張狂道:「論起八卦術數,夏雲堂當之無愧的第一,其他三大堂都不得不服,你看他那個榆木疙瘩做的破羅盤,準確度一看就知道極低,再看他拿羅盤的姿勢要多外行有多外行,張狂師弟你仔細看我的姿勢動作。」

說罷,耶律齊拿著那塊虎骨木製作的精緻羅盤,對著天上太陽比劃幾下,找准八卦方位,然後推演,整個過程如行雲流水,儼然一個得道高人,相較蒲漢忠生疏的動作,確實要漂亮許多。

張狂看著耶律齊熟稔漂亮的動作心中除了佩服之外,同時也有幾分擔憂,這耶律齊雖然是夏雲子的道傳弟子,而且夏雲子也放言耶律齊在三十年後,在六爻卦上的成就絕不會低於自己,精研六爻卦可比選一塊好地困難無數倍。

只是……秦浩軒上次的靈泉之地……張狂至今記憶清晰,那可是讓長老都丟過面子的事情。

「師弟,這塊地並非良地。」耶律齊轉身張狂說道:「此地倒是很適合自然堂弱種配弱地。我們去其他地方再找找看?」

張狂身後的幾個小弟,臉上的表情各是不相同,有人堅信夏雲子的道傳弟子有過人之處,也有人一樣在擔心,秦浩軒……有什麼古怪手段。

「自然堂的人能推算出個什麼好歹來,耶律師兄提點你一下,當你推算一年了1

張狂紹嘗試的發出挑釁,想秦浩軒的反應,只是一上來就侮辱到了自然堂的邊緣,饒是蒲漢忠修養極好,也瀕臨暴怒邊緣。

耶律齊平時也不是一個尖酸刻薄的人,今天這樣也是不得已而為之,因為既然有機會和張狂一起,那就要想盡辦法和他拉好關係,從而與張狂結緣。

在修仙上,結緣可不是打好關係這麼簡單,更多的是兩個人相識相處的時間長了,生出一些莫名的心靈聯繫,這樣在未來的修鍊才能彼此幫忙互相提攜。

如果能和張狂結緣,對耶律齊也絕對是一個莫大的機緣,畢竟張狂可是無上紫種啊!

若是能藉此將他拉入夏雲堂,師父夏雲子指不定怎麼感激自己呢!

耶律齊正要和張狂去其他地方尋找好地時,忍無可忍的秦浩軒冷笑一聲,道:「這便是夏雲堂的本事么?推算來推算去,最終只推算出這不是塊好地,你看這地里連草都不如旁的地肥,這不就知道了么?」

張狂聽到秦浩軒的話,心中咯一下子,隱隱有一種要被打臉的感覺。

秦浩軒諷刺完,也不顧一臉陰沉的耶律齊,闊步走了一百米左右,神識散開,深入地下十米,開始查勘地下靈氣。

一般八卦術數推算,最多只能算到地下三米有沒有靈氣,秦浩軒如今在增加了不死巫魔之後的神識不但輕易直接深入地下十米,還細化深入到每一顆土壤,一邊走一邊對比附近土壤的靈氣濃郁度,便是二十米的距離也一樣能做的到。

他在之前就將神識發散在附近地域,感覺這些地下靈氣都不濃郁,但有的土壤顆粒中蘊含著十分濃郁的靈氣,他將這些田地對比一番后,最終選定了一塊地下靈氣還算濃郁,然後土壤含靈氣也是最多的十畝田地,然後站在其上,朗聲道:「你夏雲堂的花拳繡腿再漂亮又怎麼樣?別看蒲師兄推算的動作不好看,但架不住他實在啊!蒲師兄算出這塊地就是上好的靈地1

他說罷,開始劃地,只見他劃了一塊並不規則的十畝田地出來,而後一眼鄙夷的望著耶律齊。

秦浩軒嘲諷耶律齊,自作主張開始劃地時,蒲漢忠額頭上直冒冷汗,這地哪裡是他推算出來的,而且這地表面是一層足有一寸厚的碎石,碎石下面又是兩寸深的沙土,沙土下面的泥土雖說不算很差,但絕對算不得好啊!如果選這塊地,光把表面一層碎石和一層沙土刨掉,都是一個浩大的工程。

不過秦浩軒既然選了,蒲漢忠也不好當眾駁回去。

被秦浩軒嘲諷了的耶律齊很快肅清臉色,他在秦浩軒選中的地上踢了幾腳,全是碎石,這種地在風水上來說怎麼也算不得好地,心中想道:「蒲漢忠這種自然堂出來的弱者,見識淺薄,怎麼可能推算出好地?這秦浩軒跟傳聞中的也不同,很是孟浪。既然如此,那我便仔細推算一把,令張狂知道我夏雲堂在太初的能力……」

耶律齊朝蒲漢忠輕笑著搖了搖頭,拿起手中的羅盤,熟稔而快速的推算起來,姿勢更是華麗中帶著幾分仙氣。

張狂的小弟想要開口助威,卻被張狂一個冰冷的眼神給阻止了,三個月的仙道初修,讓他越發的感覺到仙道的浩大,同時心性也早不是最初那樣浮躁,當然……對秦浩軒的討厭不但沒有說好減弱,還又有所增加。

所以,如今張狂對秦浩軒做任何事情,對待起來,都變得比以前更加謹慎,以免讓自己這紫種身份面上無光。

楚長老看到張狂的態度,心中暗暗點頭欣賞,雙腿卻不自覺的走到了秦浩軒的附近,同時拿出羅盤開始迅速推演,有過上次秦浩軒的神奇表現選地之後,他也有些懷疑耶律齊的推算,雖然這是夏雲子的道傳弟子,按說不會出問題。

可不管從哪個角度來說,秦浩軒選的這塊地都算不上好地,但有了在秦浩軒手裡折戟沉沙的前車之鑒,楚長老還是認認真真的推演著。

這兩人推演之初臉上都掛著一絲淡定的笑意,隨著他們兩人推算的手法越來越快,手中羅盤在他們手中就如陀螺一般快速轉動,複雜的手勢更是看得有心學習的其他人眼花繚亂。

他們兩人越是推演越是心驚,嘴角掛著的那一絲不屑笑意早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凝重和驚駭的表情。

「好地!好地1楚長老最先完成了推算,長長呼了一口氣,發出了由衷的讚歎!

楚長老的讚歎讓剛才嘲諷蒲漢忠和秦浩軒的人們一個個張大了嘴,彷彿能塞得進雞蛋。

緊接著,但聽「啪」的一聲,耶律齊手中羅盤掉在地上,他一臉蒼白的望著秦浩軒,眼中充斥著種種不可思議,彷彿看到了鬼一般。

在楚長老完成了推算之後,他也完成了推算,看著推算出來的結果,再加上楚長老的確定,一直不敢置信的耶律齊也不得不相信,秦浩軒確實選了一塊好地。

至於秦浩軒說這塊地是蒲漢忠挑出來的話,完全就是放屁了,秦浩軒開始選地劃地時,蒲漢忠還在辛苦推算,而且就憑他傳承自自然堂的三腳貓推算手段,給他三五天都找不出這塊地,即便是楚長老和自己,也足足花了一炷香的功夫才驗證了這是一塊好地。

要知道找一塊地比驗證一塊地,難度又要大上很多倍了。

這地里的靈氣掩藏得極深,而且土壤顆粒中飽含靈氣,完全有悖於一般的風水常識,要用反八卦的手段才能推算出來,但誰會因為找一塊地而用上反八卦這種極為複雜,一般只有在布置陣法時才用得上的推算手段?所以如果不是秦浩軒找出這塊地,他們也辯不出這是一塊好地。

楚長老和耶律齊兩人疑惑的望著蒲漢忠,這自然堂難道又研究出了什麼新的尋找靈地的方式不成?整個太初教,這堂最弱,也因為他們最弱,所以最能夠研究各種奇怪的方法,來想法提升他們的修為,難道這又是一種方式?

張狂看到兩人的反應,頓時明白了發生了什麼,心中暗暗慶幸,還好自己阻止了跟班的那些亂放厥詞,不然這次又被狠狠打臉了,少不得要被李靖等人看了笑話,傳導長輩耳中,只能壞自己的名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