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太初>第六十七章 金翅大鵬靈符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七章 金翅大鵬靈符犬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都市言情

蒲漢忠苦笑一聲,道:「這可沒有買,我們得上山去抓,抓了之後便自己馴服,這就是修仙六藝中的御,也是極為重要的一門學問。」

「修仙六藝?」秦浩軒有點尷尬了,雖然楚長老也教過,但自己大部分時間都在沉睡修鍊,徐羽的筆記有著她的獨到之處,只是比起長老的講解便要差了一層意思。」

「修仙六藝便是,法便是靈法道術,丹便是煉丹之術,煉製靈丹妙藥,器便是煉器之術,製作各種法器,符便是制符之術,製作出各種靈符,陣便是布陣之術,御則分為兩種,一為駕御法器的方式方法,二為馭獸馴獸。」

「御中的馭獸又分為許多小類,馭獸又分為馴服野獸、馴服靈獸、培養靈獸、靈獸進階等諸多學問。」

聽著蒲漢忠的講述,秦浩軒更加感覺修仙是多麼複雜和深奧,光是修仙六藝中的一個御,便已如此複雜。

他在心裡暗暗思量,這種大力猿猴如果能弄上一批,對付平常的耕種勞作肯定是沒問題了,照顧了地里莊稼的同時,還能不耽誤自己的修鍊時間,可算是一舉兩得的美事呀!

「蒲師兄,這大力猿猴在哪裡有捕?捕個十隻需要多久?」

「在距離靈田穀不遠有一個百獸山,這百獸山極大,山上甚至有靈獸出沒,所以極為危險,這種大力猿猴在野獸中都不算厲害的,所以在百獸山的邊緣地區可以捕獲,若是捕捉十隻的話,七天足矣。」蒲漢忠說罷,對秦浩軒道:「去百獸山歷練一番也好,在入仙道之後便是入紅塵,入紅塵之前先見見不同的風景也不錯,也順便讓你知道修仙並不是種地打坐就能行的,若能在外面遇上仙緣,獲得奇遇,那修為速度將十倍百倍提高。當然,前提是你根基要打的牢靠才好。」

蒲漢忠說罷,秦浩軒也不再在荒地里停留,和蒲漢忠一起回宿舍收拾東西準備去百獸山捕捉大力猿猴,見秦浩軒和蒲漢忠離開,徐羽也急忙跟了上去,她也聽到秦浩軒和蒲漢忠的對話,知道他們兩準備去百獸山捕捉大力猿猴,從羅金花嘴裡得知,那百獸山上的靈獸本事都不小,即便是她都不敢單槍匹馬前去闖蕩,蒲漢忠只是仙苗境十葉,秦浩軒也才剛剛出苗,現在就去百獸山,是不是有點太瘋狂了?

不行,必須得阻止他們,不就是為了隨從嘛,在沒人的地方分兩個給他不就是了,但是徐羽腳步才跨出幾步,又頓在原地,因為她知道這種贈予對自尊心極強的秦浩軒來說是一種侮辱。

「徐羽,蒲漢忠是咱們太初教的老人了,他有數,不會有什麼問題的。」羅金花輕輕拍著徐羽的後背低聲安慰:「你也不想去損傷秦浩軒的自尊心吧?」

徐羽點頭凝望著羅金花:「師姐,真的沒有危險嗎?」

羅金花微笑著把頭輕點:「自然堂修為不怎樣,能夠延續到今天,自然也有他們的獨到之處不是?蒲漢忠也不是第一次進山,放心便是。」

徐羽懸著的心,重新放回,心中暗暗祈禱秦浩軒早去早回,辦事順利。

秦浩軒和蒲漢忠的對話並不只有徐羽聽到了,一直關注著他們這邊動態的張狂和耶律齊也聽了個七七八八,當他們知道秦浩軒準備去百獸山時,張狂激動了,這不是天賜除掉秦浩軒的良機嗎?

張狂心中動了殺念后,又很快醒悟過來,我現在已經是仙苗境一葉的無上紫種,秦浩軒不過是剛剛出苗的弱種,我沒事老跟他過不去幹嘛?

他一邊這樣問著自己,一邊想著原因,最終得出結論是,秦浩軒這傢伙以前還打斷了自己幾根肋骨,自己看著他確實非常來氣,若是能收拾一頓,找回面子也是好事!

估摸著秦浩軒和蒲漢忠已經收拾好並朝百獸山進發后,張狂暗暗思忖該如何動手,他在心中盤算道:「秦浩軒的入道師兄蒲漢忠是仙苗境十葉,我的入道師兄耶律齊是仙苗境二十葉,如果能拉上耶律齊,讓他去收拾蒲漢忠和秦浩軒,要多容易有多容易?不過得怎麼樣才能說動耶律齊呢?」

張狂將目光放在耶律齊身上,發現耶律齊也正望著百獸山的方向,眼中精芒閃爍。

張狂忽然想起耶律齊昨天晚上,總是旁敲側擊的問自己一些關於秦浩軒的事,尤其在秦浩軒是不是獲得過什麼仙緣奇遇或特殊法寶的問題上糾結很久,他頓時明白了耶律齊的心思意圖。

於是張狂湊到耶律齊耳邊,小聲而神秘的說道:「耶律師兄,我想起來了,這個秦浩軒每天晚上總是神秘失蹤,很少回寢室睡覺……」

張狂這種故作曖昧的語氣讓耶律齊眼中精芒一閃,道:「哦,當真?」

張狂鄭重地點了點頭。

「我看其中必有詭異,甚至可能是接觸魔道妖人也說不定,你我作為正道弟子,一定要堅決抵制這種邪魔外道,走,我們悄悄的跟上去瞧瞧,若他們真是心懷不軌,便將他兩一舉擊殺1耶律齊眼珠一轉,義正言辭的小聲說道。

張狂笑了,是不是邪魔外道難說,自己雖然不是很將秦浩軒放在眼裡了,但若是能順手利用師兄將其除掉,倒是何樂而不為的事情?

之後,他們兩人相視一笑,彼此都從對方眼神里看到了對方的真正目的。

「這些活你們先做著1張狂將農活丟給隨從,和耶律齊悄悄也朝著大山的方向走去。

「師兄,看不到人了礙…」張狂有些焦急,這耶律齊答應去追殺那兩人,移動的速度卻很慢,不久前那兩人就看不到人影,他卻始終不著急,再這樣下去人就追丟了。

「不急不急。蒲漢忠畢竟是仙苗境十葉的修士,跟得太明顯勢必會被發現,那樣就真的沒機會了。」

耶律齊搖晃著手指,從懷中掏出一張符紙,折成一隻小狗模樣,朝這紙狗吹了一口氣,然後從懷中掏出一個封著鎮魂符的白玉瓶子,倒出一顆黃色光點附在紙狗身上,而後雙手捏動靈訣,嘴裡念念有詞,一道靈法打入到紙狗身上!

約摸三十息的時間,這紙狗渾身戰慄,然後忽然跳動起來,搖頭擺尾,伸懶腰舔爪子,就如真正的狗一般。

張狂看得一驚,訝異地問道:「耶律師兄,這是什麼?」

耶律齊解釋道:「這便是修仙六藝中的符的一種,符獸!將一張紙符疊成動物模樣,再附上之前捕獲的動物魂魄,用符法御三種結合,加上魂魄,便能讓它成為活起來,被你所利用!當然,這是比較低級的符獸,高等符獸也要經過長時間祭煉,畫上高端的陣法方能使用,掌教真人手中有一頭金翅大鵬的符獸,翅膀揮動一下便能引動風雷,曾經在幽冥戰場上,出盡了風頭。」

在耶律齊解釋時,一隻田鼠從灌木叢中竄出來,只見這紙狗汪得一聲撲了上去,不過片刻就將那田鼠咬死,喉嚨里還發出嗚嗚的低沉嗚咽聲。

張狂再度被這紙狗驚到了,這紙狗竟然還有攻擊力!

「這符獸是我斬殺了一頭壯年犬獒取其靈魂,那犬獒原就十分兇殘,所以成為符獸后,也承襲了原先那動物的習性。這還只是最初級的符獸,喳們氣味,用來跟蹤很好,也有一定的戰鬥力,當然,戰鬥力的強弱還取決於馭獸的能力。」

「這符狗還不算厲害的,真正厲害的符獸可以驅虎御獅,騰龍駕鳳!就像我們太初教的幾隻護山大符獸,戰鬥力十分強悍,曾經也有魔門狂徒聯合一起偷襲進攻,宗門岌岌可危,便是這幾隻護山大符獸發威,才得以力挽狂瀾!當然,想要製作符獸,第一要求就是你能弄到符獸靈魂,還最好是壯年時期斬殺。」

看到這隻符狗,想起它剛才那兇殘的模樣,張狂見獵心喜,問道:「耶律師兄,這符獸你還有多少?」

耶律齊笑了笑,道:「製作一個符獸可不簡單,我這裡還有一隻符虎,攻擊力比這符狗要強多了。」

看著耶律齊從懷裡掏出一隻摺疊好的符虎,張狂眼睛都放光了,道:「這符獸我能控制么?」

「你現在已經出葉了,仙苗境一葉就可以控制初級的符獸,待我們辦完事,我就將這符狗送給你吧1

說罷,耶律齊開始教了張狂一些駕馭符獸的方式方法,道:「製作符獸的重點在於符和法,至於怎麼操縱就在於御了,以你體內現在的靈力,能操縱符獸半柱香時間。」

「半柱香?」張狂不大滿意的皺了皺眉,按照耶律齊說的馭獸方法,捏起手訣,嘴裡念念有詞,然後符獸並沒有反應。

耶律齊一臉微笑的望著他,道:「馭獸的方法需要多練才行。」

張狂很是唇角勾起點點孤傲的笑,不再說話,再次捏動法訣念動咒語,在他想來需要反覆練習的是天資較差的弱者,像他這種無上紫種,做什麼都應該一接觸就上手才對。

一連失敗了三次,張狂在第四次終於驅動了這隻符狗,在張狂生疏的操作下,按照他意願做著各種動作。

擁有並成功操縱屬於自己的第一隻符獸,張狂笑得很開心,他已經在想如何操縱這隻符狗咬死秦浩軒了,耶律齊看著他臉上的笑容,也覺得十分欣慰,只要能和張狂結緣,送一隻符狗算什麼,和他結緣后將他拉入夏雲堂,師尊指不定如何感激自己呢!

好快的上手速度!耶律齊看到張狂的操縱,心中也是驚訝,從之前的沉思中退了出來,眼裡全是羨慕,無上紫種果然是上天的寵兒!當初我足足花了三天時間才能駕馭符獸,但張狂只失敗了三遍便成功了,這種天資天賦實在是逆天!

斂去臉上的震驚,耶律齊道:「張師弟,這符狗我們先辦完事再送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