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六十八章 深山靈猿猛虎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八章 深山靈猿猛虎吼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張狂點了點頭,才操縱了一會兒符狗的他感覺自己體內靈力消耗不少,想要自己操縱符狗找秦浩軒,只怕人還沒找到,自己的靈力就耗盡了。

耶律齊接過符狗,捏動手訣后,符狗低沉地嗚咽一聲,猛然竄了出去。

這符狗遠遠跟在秦浩軒和蒲漢忠身後,它擁有狗的靈敏嗅覺,不論他們走多遠都能聞著氣味跟上去。

**************

大山密林,樹木參天,想要在其中尋找一種野獸,也並非易事。

秦浩軒正打算四處尋找野獸的糞便,通過不同的野獸糞便來分辨,與之相關的其他野獸都會在何處棲息。

「不用這麼麻煩,浩軒,我們有更加簡單的方法。」

蒲漢忠說著從懷中拿出一張黃色符紙,折了一隻紙狗,從懷中取出一個瓷瓶,揭開封印將裡面的靈魂放了進去,他的功力不如耶律齊,約摸五十息的時間,這符狗才微微戰慄,而後汪汪叫了兩聲,有氣無力的。

「這叫符獸,先用符紙折成模型,而後用符獸訣將殺取的動物靈魂附上,用修仙六藝中的御來驅動,也是馭獸的一個分支。」蒲漢忠頓了頓,道:「這符狗是我取的一頭即將老死的狗的靈魂,用來追蹤氣味,尋找大力猿猴還是行的,但戰鬥力不強,有的人為了追求強大的符獸,在那動物壯年時期便將其獵殺,取其靈魂封印,這種符獸強則強矣,但因為壯年時期就被斬殺,其靈魂怨氣過重,如果馭獸能力不行,將有可能出現反咬主人的情況。」

秦浩軒愣了愣,道:「那我能驅動它么?」

蒲漢忠搖了搖頭,道:「你現在還沒出葉,驅動符獸必須地仙苗境一葉的修為,等你出葉了,若是不嫌棄師兄這符狗老邁,到時候送你。現在已近午時,我們快去找大力猿猴吧,天黑了后百獸山裡可不太安全1

秦浩軒頓覺心中暖意上涌,自然堂或許修為不如別人,但心……真的非常真。

蒲漢忠從懷中拿出一縷大力猿猴的毛在這符狗鼻端一過,而後捏動手訣,這符狗立刻開始竄了出去,

大力猿猴喜吃無花果,但這種無花果一般生長在懸崖附近,所以極擅攀爬的大力猿猴也索性居住在了懸崖旁的樹上。

百獸山極大,即便是蒲漢忠也來得不多,所以只能跟在符狗的身後,符狗在叢林中左竄右竄,極為靈巧,行進了一炷香的時間,來到一個懸崖前。

蒲漢忠看到這個懸崖,神色一凜,道:「這便是百獸山外圍最危險的地方,名叫斷魂崖,據說斷魂崖深有千丈,哪怕是修仙者掉下去也必死無疑,你在這裡務必要小心。」

秦浩軒探頭從懸崖邊往下看,只見雲霧飄渺,深不可見底,丟下一顆石子,半天都不見響動。

在懸崖邊上,長著許多高大的無花果樹,這些無花果樹都有兩人合抱粗,雖然是深冬時節,但這些四季都能開花結果的無花果樹上還是掛滿了紅得發紫的無花果,一股若隱若現的果香味彌散在這懸崖邊,不過這些無花果樹上並沒有大力猿猴。

蒲漢忠解釋道:「現在是午後時分,這些畜生估計吃飽了四散玩去了,很快就會回來,我們快躲起來,待會千萬不要直接和大力猿猴起衝突,否則他們四散逃去就難抓了,捕獲他們還是要用計的。」

蒲漢忠收起符狗,然後從懷裡掏出一把果乾均勻的撒在地上,對秦浩軒道:「這些果乾里放了迷魂散,大力猿猴吃了後會暫時迷失心智,我們就能將它們帶回去然後再慢慢馴服。」

準備工作做好后,蒲漢忠找了一塊有凹洞的岩石,帶著秦浩軒躲了進去。

沒多久,一陣窸窣的攀爬聲傳來,只見一隻只大力猿猴抓著粗大的藤條,從其他樹上盪了過來,不過一盞茶時間,就來了大約十幾隻。

這些大力猿猴並沒有發現他們兩人,畢竟這百獸山平日里人煙罕至,有實力捕捉靈獸的徑直往深山中去了,像它們這種在野獸中都不算很出色的獸類,很少有人會來騷擾他們。

一回來的大力猿猴便開始嬉戲玩鬧,成年的大力猿猴足有一人高,毛髮雪白。

蒲漢忠以前也捕過大力猿猴,所以十分耐心的等待著,他知道這些畜生玩累了就會找吃食,這些果乾都是無花果晒乾之後,再抹上蜂蜜,比新鮮的無花果味道更好,這些猴子必然抵禦不了美食的誘惑。

在這十多個大力猿猴中,有一隻與眾不同的猴子渾身暗金色毛髮,身高僅有一米出頭,只有大力猿猴幼仔大校

秦浩軒注意到,這裡的大力猿猴似乎將這一身暗金色毛髮的猴子當成異種看待,不但不和它玩耍,甚至連它接近自己都很反感,每次這隻暗金色的猴子靠近大力猿猴的群體時,就會出現一隻身強體壯的大力猿猴將它推得遠遠的,有一次甚至直接抓起這隻暗金毛髮的猴子丟到另外一棵樹上。

看這小猴子一身耀眼奪目的漂亮毛髮,加上勻稱的體型,秦浩軒好奇的問道:「蒲師兄,這隻暗金毛的猴子是什麼猴?」

蒲漢忠仔細看了看,又低頭沉思許久,道:「這隻猴子在異獸志上並無記載,異獸志只記載比較出名的獸類,所以它應當不是什麼異種好猴,可能就是平日里常見的猴子吧。」

又過了一會兒,大力猿猴們玩累了,開始在樹上摘無花果吃,這時一隻嘴饞的猴子忽然發現地上的果乾,登時吱吱的叫了一聲,攀著一根藤條飛快竄下樹來,撿起一塊果乾塞進嘴裡。

才剛咀嚼兩下,塗抹過蜂蜜的果乾,美味得讓它興奮大叫起來。

其他的大力猿猴看到它那享受的模樣,也立刻從高高的樹榦上抓著藤條爬下來,紛紛搶食地上的果乾,最後從樹上下來的是那隻暗金色的小猴子。

其他大力猿猴下來時,還要抓著藤蔓一直滑下來,但它卻不同,只見它站在離地足有兩丈高的樹榦上徑直跳下來,在距離地面還有一丈高時,它伸出右臂一把抓住垂在半空中的藤條,一緩墜落速度,這才鬆開藤條自由落下。

落下時輕巧無聲,而後朝有果乾的那邊走去。

暗金色猴子展現的這一手在秦浩軒看來,明顯比大力猿猴輕盈許多,當下對這暗金色猴子生出一些興趣了。

這猴子走到大力猿猴附近時,正在搶食果乾的大力猿猴見它走來,嘴裡都不約而同的發出尖銳的警告聲,眼睛里充滿敵意,彷彿這小猴子只要再敢往前走一步,就要將它撕成碎片似的。

金色小猴果然不敢再往前走,但塗抹了蜂蜜的果乾確實太香了,它在附近徘徊捨不得離去。

沒過多久,果乾里的迷魂藥開始作用了,吃了果乾的大力猿猴開始步履虛浮,像喝了酒一般走不穩路,不過片刻便紛紛倒地,只剩下沒有吃果乾的這隻暗金色小猴子。

這小猴子見大力猿猴們倒下去之後,一眼奇怪的推了推其中一隻,見他們沒有反應,眼神中多出幾分驚恐了。

這時蒲漢忠和秦浩軒也從岩石凹洞中走出來,那暗金色小猴子看到忽然冒出來的兩個人,更是驚恐萬分,逃開幾步,身子一躍,攀著一根垂下來的藤條,三兩下便竄到了無花果樹上。

對這隻暗金色小猴子很有興趣的秦浩軒還想多看兩眼,忽然感覺到有兩道充滿殺意的眼睛在身後望著自己,他猛然轉過身,看到剛趕過來的耶律齊和張狂。

看他們來者不善的模樣,秦浩軒一顆心頓時沉了下去,耶律齊可是仙苗境二十葉的高手,自己和蒲漢忠兩人加起來,恐怕也不是他的一合之敵。

蒲漢忠陰著臉,沉聲問道:「你們跟蹤我們,想幹什麼?」

「殺了你們。」

張狂陰冷的站在耶律齊的旁邊開口,雖然年紀不大,但短短的一句話卻透著肅殺的冰寒,便是蒲漢忠都感覺到一股透入骨髓的懼意,秦浩軒的雙眉不自覺擰緊,他感覺到如今的張狂跟以前的張狂真的有了極大的變化。

這才多久?秦浩軒不得不感嘆,修仙居然可以讓人在短時間內,氣質上有了脫胎換骨的變化,以前那個狂傲小人得志的張狂,現在在他身上看不到了。

耶律齊更是挺了下胸口,能讓無上紫種欠自己人情,別說殺一個沒甚背景和實力的弱種,便是更強的角色,也還是很值得,更何況這秦浩軒身上肯定有探測靈田的特殊法寶,如果能奪過來,自己可就發達了。

蒲漢忠那張臉愈發的陰沉,在這一瞬間他腦海中閃過很數個脫身良策,但面對耶律齊這個仙苗境二十葉的高手,這些辦法都沒用。

他沉聲道:「你們不知道同宗內鬥相殘,是很大罪的么?」

耶律齊冷笑一聲,道:「將你們兩都殺了,不就沒人知道了?」

對付出身自然堂的蒲漢忠,耶律齊心中有一股說不上來的鄙視,殺這種人若是還需要親自動手,實在有辱自己的身份,他從懷中早做好的符虎放出來,雙手捏動手訣,十息之後,這符虎顫慄起來,雙爪往前一伏,昂頭便是一聲驚天虎嘯。

這聲虎嘯逼渾厚霸氣,將秦浩軒耳膜都差點震聾,樹上那隻暗金色更是被這聲虎嘯嚇破了膽,腳一軟便從樹上掉下來,若不是眼疾手快用尾巴勾住了一根藤條,此刻只怕摔成肉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