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六十九章 底牌之中有底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九章 底牌之中有底牌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蒲師弟,抱歉了。你無法進入太初英靈山了。」耶律齊嘴上道著歉,行動上卻沒有絲毫停歇,幾個靈訣操縱,符虎的搖頭擺尾間膨脹數倍,化為小房子般大校

這隻符虎是一隻壯年斑斕虎的靈魂,製成符虎后不但具備斑斕虎的凶性,還能在他爐火純青的馭獸術控制下攻擊力倍增,蒲漢忠仙苗境十葉的修為絕對抵擋不祝

「耶律齊,你違背太初教規,可知道後果?」蒲漢忠面色嚴肅怒斥,手指沖著秦浩軒偷偷擺動,示意自己拖住對方,讓其抓緊時間逃走。

二十葉的修為!秦浩軒從沒有面對過,真正第一次面對時,那強大的威壓令自己的雙腿不受控的在顫抖,他有想過逃走,可是看到蒲漢忠的動作,卻怎麼也邁不開逃走的腳步,自己豈能用師兄的性命做拖延,來換取自己的活命機會。

「蒲師弟,你認為你能拖得住我嗎?」耶律齊的眼睛深處帶著幾分嘲諷:「今天你們誰也離不開,我可不想承受太初的教規責罰,所以只能委屈你們死到哪千丈懸崖之下了。」

蒲漢忠手掐靈訣,符狗也是見風便長,轉眼間也化身為水牛大小,雖然比不上符虎的大小,周身卻也散發著流光溢彩。

「一條老狗也敢顯眼?」

耶律齊也不屑再跟蒲漢忠廢話,捏動手訣操控符虎,朝蒲漢忠一指,那符虎悶吼一聲,帶起一陣腥風撲向蒲漢忠。

符虎撲來時,巨大的壓力讓蒲漢忠額頭沁出一層細密的汗珠。

「呔,畜生1蒲漢忠也不猶豫,同樣捏動手訣,指使符狗撲了上去,這符狗不但體魄比符虎小了一截,而且凶性也遠不如它。

虎是萬獸之王,斑斕虎更是虎中之尊,但蒲漢忠這隻符狗只是一頭即將老死的狗而已,兩者相差太過懸殊。

戰鬥一開始,蒲漢忠的符狗便被符虎一巴掌拍飛,符狗身上已經顯出一些裂紋了,但蒲漢忠馭獸的手段確實了得,立馬又指揮著不知疼痛的符狗反撲上去,同時轉頭對秦浩軒大喊道:「浩軒!跑!你想我白死在這裡嗎?」

秦浩軒也不再猶豫,他知道繼續留在這裡,只會搭上自己的性命,而且蒲師兄還要分神照顧自己,只會讓師兄更沒有機會逃走,但他剛剛拔腿,那邊張狂已經堵住了他離開的方向。

「秦浩軒,這麼著急的去哪裡?不想看看你的師兄是怎麼死的嗎?」張狂笑著掐捏靈訣操控起了符狗說道:「你不是很仗義嗎?怎麼?要拋棄自己的師兄逃命?」

耶律齊的符狗搖頭晃腦化為牛犢子大小,一聲狂吠直撲秦浩軒,符狗的奔騰發力令地面上的大片草皮飛上天空,大地都微微顫抖著。

秦浩軒腳腕發力晃動身體一個橫移,躲開直撲的符狗,暗暗慶幸對方操控受罰粗糙生疏,不然那符狗若非騰空,而是貼地,一個抓地轉身便能甩回到自己身上。

張狂一擊不中也不急躁,雙手靈訣連連變化,紫種的天賦在這一刻完全綻放了出來,符狗的反應明顯比初次撲擊快了數分。

蒲漢忠的符狗被虎尾掃到翻滾飛出,他自己也是受到牽連的吐了口鮮血,那符狗撞斷兩棵大樹才停住倒飛,狗體之上已經有了明顯的龜裂。

差距!雙方的符獸差距太大!蒲漢忠便是精通馭獸,依然還是無法支撐太久。

秦浩軒躲避符狗,將蒲漢忠的情況看在眼中,心裡暗暗著急,若是符狗徹底碎裂,那麼師兄真的沒有回天之力了!必須幫忙!神念!給我出來!

秦浩軒腦海中如同霧狀的金色神識,這一刻迅速的匯聚,轉眼間形成了一個金色的漩渦,勉強將神識凝聚成為了一條肉眼不可見金色的光束,直撲耶律齊!

操控符虎的耶律齊猛地感覺到大腦內部一陣疼痛,那疼痛讓他瞬間猛地跪在了地面,符虎在瞬間失去控制,生生撞斷幾棵大樹停在了原地。

秦浩軒暗罵倒霉,只差數米的距離,這符虎便衝到山崖外面!到時便是耶律齊,恐怕也沒有辦法將符虎叫回來了吧!

「師兄1秦浩軒一聲大吼,蒲漢忠的符狗早已經騰空而起直撞符虎而去!

機會!蒲漢忠也知道,這是最好的機會!

耶律齊大腦劇痛,心頭更是大驚,一邊跪在地面,一邊高速打量著四周的情況,傳聞這百獸山詭異得很,常出現許多實力強悍的異獸,許多高手都莫名其妙在這裡隕落,莫非是有什麼實力強悍的異獸盯上自己了?

砰!

符虎被撞得的連連後退,蒲漢忠手掐靈訣連連催動,符狗瘋了一般的撞擊著符虎,將它一點點撞向懸崖邊緣……

「滾1

耶律齊看到符虎即將倒退出懸崖之外,一聲怒吼,強行提起精神操控著符虎一擊虎爪將衝擊的符狗拍飛出去,數條裂痕在符狗的身上顯現而出。

可惜!

蒲漢忠暗嘆的同時,秦浩軒更是惱怒,若是會的神識的修鍊之法,剛剛或許能一擊讓耶律齊化為痴傻!最差也能讓他眩暈短暫,那樣符虎也已墜入懸崖深處。

耶律齊重新指揮符虎,這符虎沉吼一聲,嘯聲回蕩在四周樹林,然後攜帶勢不可擋的沖勢,捲起一地落葉,沖向蒲漢忠的符狗。

秦浩軒看到符狗已經進入頹勢,這一擊被撲中也便完了,當下連忙凝聚神識散箭再次衝擊耶律齊。

痛!耶律齊雖然早有防備,可是卻無法抵擋神識的衝擊,這次的疼痛令他捧頭慘叫,雙膝再次跪地,符虎自然也便停止了衝擊,此時符虎距離符狗僅有兩尺遠,只要再慢一點點,符虎光撞就能撞碎這符狗。

蒲漢忠手掐靈訣連連發力,符狗繞過符虎直撲耶律齊!

砰!砰!

兩聲悶響不分先後的響起,秦浩軒同耶律齊兩人齊刷刷的倒飛出去,後背重重的撞在一棵大樹之上。

耶律齊痛的來不及反應,而秦浩軒則是連續分神幫忙,剎那的疏忽令操控符狗越來越靈活的張狂抓到機會,狠狠的撞在了他的胸口之上。

噗!噗!

秦浩軒同耶律齊紛紛吐血,便是有著靈藥布滿身體的秦浩軒,也一樣無法安然的接下這個衝擊,符獸的衝擊比起當日交手的仙葉師兄們強大太多了,這一個衝擊令他又痛又爽。

痛的是貌似斷了幾根胸骨,爽的是這個衝擊令體內的靈藥燥熱化去不少,好似同血肉骨融合在了一起。

「師弟……」蒲漢忠驚得分神連忙出手操控符狗幫忙衝擊那又要撞向秦浩軒的符狗。

砰!

張狂的符狗被攔腰撞的橫飛出去,蒲漢忠的符狗也同樣倒飛出去不少距離。

秦浩軒忍著痛喊道:「別管我!殺耶律……」

蒲漢忠也是人老成精,瞬間明白了事情的輕重,耶律齊若是活著,他們兩人今天誰都跑不掉!

耶律齊抬手擦拭掉唇角的血漬,眼睛閃爍著驚訝,惶恐,還有凶獰,他驚訝自己居然被蒲漢忠傷到了,惶恐這大山之中到底有什麼詭異的力量居然可以讓自己痛的差點暈過去,凶獰則是自己的受傷,激起了心底的凶性!

「蒲漢忠!給我去死1耶律齊凶吼一聲,雙手捏訣,隨著他手訣捏動,周圍風起雲湧,地上厚厚的落葉被卷得飛飛揚揚,漸漸的形成了一道小龍捲風暴!

符虎就屹立於這風暴的風眼之中,蓄勢待發。

看這氣勢別說蒲漢忠那一頭符狗,就算再來一百頭也完全不是對手,雙方根本不是一個層面的呀!

苦力支撐了這麼久的蒲漢忠大驚,心知此時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當下一咬牙,將師尊贈予他的那枚仙苗境三十葉的靈符拿了出來。

這枚靈符剛剛出手,一股強大的靈力波動傳來,操縱著符虎輕巧將蒲漢忠符狗撕裂的耶律齊也被嚇了一跳,雖然他知道蒲漢忠肯定有底牌,但沒想到他竟然會有仙苗境三十葉的靈符,還好自己發現得早,否則被他打死了得有多冤枉?

為了奪得秦浩軒尋找靈地的異寶,耶律齊咬了咬牙,從懷中也拿出一枚靈符,在蒲漢忠引發靈符的瞬間,他也引發了靈符。

蒲漢忠的靈符爆發后,只見靈符中蘊含的龐大靈力化作一個兩三丈高的巨熊,掄起小山一般的拳頭砸向耶律齊和張狂。

在這巨熊的威壓下,耶律齊動作一滯,相當於仙苗境三十葉高手一擊的靈符威力果然不是他能抵禦的,用己身靈力牽動自己手中靈符后,大喝一聲:「爆1

只聽啪一聲,耶律齊手中的靈符也爆開了,靈力比蒲漢忠那張靈符還要濃郁和龐大!

這可是一張仙苗境三十五葉的靈符啊!耶律齊一臉肉疼的看著化作一捧碎屑的靈符,又將眼神看在秦浩軒身上,心裡暗暗詛咒道:「若是在你身上沒找出那異寶,我一定將你們兩碎屍萬段,再挫骨揚灰1

耶律齊的這張靈符使出來后,他和張狂的危機瞬間解除,三十五葉靈符龐大的靈力化作一柄方天畫戟模樣,將那三丈高的巨熊虛像刺碎,而後攜餘威擊在蒲漢忠身上。

躲無可躲避無可避的蒲漢忠狂噴出一口鮮血,原本紅潤的臉色瞬間蒼白,本來只有一些細細的魚尾紋的臉上彷彿瞬間多了許多皺紋,身子如軟麵條一般倒在地上,看來受傷不輕。

耶律齊冷笑一聲:「不自量力1

他闊步走上去,準備將蒲漢忠滅口,以便專心擒拿秦浩軒后再將寶貝逼問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