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七十三章 做賊心虛多出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三章 做賊心虛多出力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你便是秦浩軒?」許長老走到秦浩軒身前,居高臨下的態度不再然的從體內散發了出來。

秦浩軒心中閃過無數個念頭,為何這位長老會前來找自己,但還是盡量讓自己面色平靜,站起身,恭敬的行了一個禮道:「弟子正是秦浩軒。」

「跟我走一趟1許長老聲音清冷,說罷便準備帶走秦浩軒。

這時,璇璣子急忙插嘴道:「請問許長老,你要帶著我的弟子秦浩軒,能告知是什麼事么?」

許長老臉上閃過一絲不爽,自己堂堂黃帝峰的長老,來你這個自然堂帶走一個人,還需要跟你左右請示么?但璇璣子的地位在名義上要比自己高,所以他還是耐著性子解釋道:「當初入門時,測試秦浩軒只是弱種,但一個弱種不可能這麼快紮根出苗,這速度都能趕上灰種了,所以我們幾位長老商量之後,決定重新為秦浩軒進行一次仙種測試。」

既然不是張狂的事發,璇璣子也放心了,對一旁的蒲漢忠道:「原來如此,漢忠,那你就陪秦浩軒一同去吧。」

「璇璣子堂主,您的無名峰又沒有仙雲車,我的仙雲車也只能再乘坐一個人。」許長老生硬的拒絕了璇璣子的要求,然後對秦浩軒道:「走吧1

秦浩軒苦笑一聲,修仙者大多為了自己的利益不擇手段,道貌岸然的古雲堂堂主古雲子就是例子,就連古雲子都如此陰險狡詐,他可不相信這些長老真這麼好心,只是單純的為了重新測試自己的仙種,暗暗懷疑對方是不是因為自己修鍊過快,懷疑自己身上有何重寶,想要進行謀奪吧?

在太初雖然也遇到了璇璣子跟蒲漢忠這樣暖心的長輩,可也同樣遇到了古雲子那種心狠手辣之輩,秦浩軒第一個想法,本能的便是朝著威脅到自己的方向去想。

不止秦浩軒,入門幾十年的蒲漢忠也瞧出了貓膩,什麼時候黃帝峰那些深居簡出無利不起早的長老們這麼好心腸了?竟然為一個弱種弟子勞心勞力,只怕是別有所圖吧?想到秦浩軒擊殺耶律齊的那一手,他頓時也著急起來,雖然太初有規矩,長輩不可奪弟子之奇遇,但……這年頭不是所有人都遵守規矩,很多人在利益面前還是想要冒險一把。

怎麼辦?蒲漢忠凝眉思考,小心的密語傳到秦浩軒耳中:「徐羽……」

這名長老將秦浩軒帶出內院,在院中祭出仙劍,那柄二指寬的仙劍迎風見長,而後他又丟出一個拳頭大小的仙雲車模型,吹了一口仙氣,捏動靈訣念動咒語,這仙雲車模型漸漸變大,這是一個小型仙雲車,只能夠容納一個人。

在太初教,長老擁有一個私人仙雲車也是很正常的,只要你能拿出適量的資源就能換到一輛。

秦浩軒聽到蒲漢忠的提示,頓時明白了這是什麼意思!

許長老明顯感覺到蒲漢忠用了密語傳音,卻因為沒有事先集中精神,錯過了聽到話音內容的機會,當下的臉便冷了下去,看向蒲漢忠的眼神里有著質問跟不滿。

「長老……」秦浩軒抱拳畢恭畢敬說道:「徐羽師妹托我從師父他老人家這裡要了點丹藥,可否先去一趟靈田穀,再去……」

徐羽?許長老沉默了,若是換個人直接拒絕掉便是了,可這徐羽乃是無上紫種,整個太初教都極為看重,若是回頭那小丫頭片子去掌教真人那裡告狀,說自己耽誤她修行,那便不好了!再說,得罪徐羽也是得罪整個百花堂,這有點犯不上了。

「那便去趟靈田穀便是。」許長老催動仙雲車,兩人一同坐車升上高空。

在仙雲車的窗戶看下去,無名峰在自己腳下漸漸變小,山山水水迅速朝後退去,彷彿一伸手便能摸到天上的雲朵,在半空中也能看得更遠,大半個大嶼山盡收眼底,他甚至還能看到遠處絕仙毒谷方向那一抹隱晦的陰暗。

兩人轉眼來到靈田穀,眾弟子看到秦浩軒從仙雲車上走下,也是好奇的很,這一刻秦浩軒可顧不上跟眾人解釋什麼,邁步便走向了徐羽的住處。

許長老的到來,令楚長老也出來迎接,兩人在仙雲車旁邊攀談,也在這交談時間,許長老從楚長老的口中越發的了解秦浩軒跟徐羽的關係,暗暗慶幸自己還好之前的決斷。

秦浩軒進入徐羽房間,不等對方說話,從懷中快速摸出小蛇同無形劍,一齊放在了徐羽的手中說道:「幫我保管好這些物件,能讓我相信,同時能保證它們不被人拿走的人,在太初也只有你一個人了。」

徐羽望著秦浩軒給的東西,很快便明白了這是秦浩軒的最大秘密,一股熱流湧上心頭,能夠幫忙保守這樣的秘密,代表浩軒哥哥對自己的信任。

秦浩軒不做任何停留,轉身便走,他知道蒲漢忠師兄也值得信任,可……蒲漢忠師兄的地位太低,遠不如徐羽,雖然她的修為如今還是很低,但紫種天然地位極高。

便是放在師兄說的霄雲閣,那也一樣是極高地位的存在,不是太初教沒見過什麼世面,而是紫種的珍貴程度外人難以想象。

許長老看到秦浩軒走出房間,停止了同楚長老的寒暄,帶著秦浩軒上了仙雲車直奔黃帝峰。

仙雲車在黃帝峰的半山腰停下來,許長老將仙雲車收好后,便要帶他一起登通天梯上黃帝峰,因為除了掌教、太上長老和老祖宗有御劍或乘車直上黃帝峰的特權外,就算幾大堂主也沒這個資格,一旦強行御劍或乘車登頂,就會被護山大陣當成入侵外敵擊殺。

這時正巧碰到一個長老,那長老和許長老打招呼道:「許師兄,今天這麼有興緻帶著弟子坐仙雲車呢?御劍不是方便多了么?」

許長老望了秦浩軒一眼,冷哼一聲,語氣帶著幾分得意的高傲:「仙劍這麼尊貴的東西,豈能隨意給新入門的弟子見識?」

秦浩軒詫異的望著許長老,本以為對方只是個普通的長老,沒想到是一名有飛劍的長老!聽說師兄說,整個太初都沒多少飛劍!符劍到是有不少,但真正的飛劍極其難得,楚長老也只是一把符劍在手而已。

那長老嘿嘿一笑,也朝秦浩軒投去一個藐視的眼神,不過這個藐視眼神秦浩軒沒有看到,此時他的注意力完全放在四周的山水花草上,這是他第一次來到黃帝峰半山腰之上的區域,入目所及一片山水如畫,仿若人間仙境,樓宇閣樓,小溪流水,雖然是深冬時節,但這裡卻如春天一般溫暖,那些叫得出名叫不出名的花花草草爭奇鬥豔,一片鳥語花香之聲。

秦浩軒還發現,越往峰頂走,靈氣就越濃郁,可惜這許長老在太初教的地位也不算太高,才離開半山腰往峰頂走了一里左右,便將秦浩軒帶進一座小院里。

走進小院,秦浩軒看到在院中還正襟危坐的坐著三個長老,他們看到許長老將人帶來,一個個都睜開了眼,那一雙雙如刀子般鋒銳的眼神在秦浩軒身上掃過,彷彿要將他看穿一般。

秦浩軒能感覺到他們的眼神彷彿有透視的能力,在他們眼神的注視下,自己身上沒有半點秘密可言。

他們三個看了一會兒,其中一個還詫異的「咦」了一聲,和另外兩個交換了眼神后,彼此從對方眼神里看到了失望。

很明顯,他們在秦浩軒身上並沒有看出什麼異常來,秦浩軒身上雖然有點靈氣,但這靈氣就是出苗期弟子身上正常的靈氣波動,並沒有其他詭異的地方。

「你坐。」其中一個長老指著自己身前一張石凳,秦浩軒也不怯場,這種時候越是表現得畏畏縮縮,說不定還真被他們瞧出點什麼來。

他大大方方的走過去,朝這三名長老恭敬的行了一個禮,然後坐在石登上。

待秦浩軒坐定,這名長老伸出右手搭在秦浩軒的腦門上,一道雄渾的靈力從他手掌透出,湧入秦浩軒的體內開始探測。

這道靈力四處亂竄,將秦浩軒身體每個角落都檢查一遍,也沒有發覺任何異常,秦浩軒體內只有微弱的靈氣,仙種雖然出苗,但這苗也和一般弱種一樣孱弱,可以說渾身上下沒有半點出奇的地方。

沒有查出什麼異常的地方,這名長老收回了手,轉過身去失望的搖了搖頭,長嘆了一口氣道:「確實是弱種1

這時另外一名長老還是一臉質疑,一個弱種怎麼可能在三個月出苗呢?他身上既然沒有重寶,那說不定是吃了什麼仙丹靈藥吧?他一邊想著,也將手放在秦浩軒的腦門上,注入一道靈力查勘。

但是他還是失望了,秦浩軒身上既沒有重寶,也沒有吃過什麼仙丹靈藥,他的經脈中靈力弱得可憐!

看到這個長老失望的眼神,秦浩軒心裡暗道僥倖,這還要多謝耶律齊,若不是他昨天暗算自己,逼得自己不得不拼盡全力用無形劍擊殺他,而將體內七星菌的藥力消耗完畢,今天肯定也逃不脫這幾名長老的查勘,那時可就沒辦法解釋體內如此濃郁的靈力了。

很多事情真的是福禍難說啊!

四名長老沉默的時間,一隻紙鶴飛入四人其中,這四人立刻認出是古雲子發來的紙鶴傳音,連忙帶著紙鶴到另外一個房間展開來聽。

「諸位,浩軒這孩子道心堅固,本座很是欣賞喜歡,暗中給過不少資源幫助,還請不要太過為難這孩子,對他有何疑問都可以前來找本座。」